长在大商场里的孩子

  不是日常消费可以负担的

  小春是一家创意手工店的员工,她带着孩子一起做陶土玩偶,小玩偶200元,大玩偶300元。一位妈妈跟在女儿身后,不时递盒牛奶、送个纸巾。家距离商场远,他们偶尔开车过来,“价格太贵,不是日常消费可以负担的”。

  商场里总有这样一幕场景:孩子坐在小火车里,父母、爷爷奶奶跟着小火车走。吴师傅是一家商场小火车的司机。周末是他最忙碌的时候,一天六七十趟。8分钟,30元,完成一趟环商场小火车之旅。11点,刚满两岁的李明刚从早教班下课,正被妈妈抱在怀里,等待着登上这辆小火车。他在旁边的早教机构上课,一天学费200元。身边的家长都带着孩子上四五个班,可自家孩子什么都不学,李明父母总觉得“心里不是滋味”。但同时,他们也有疑问:“能学到什么呢,也就是唱歌跳舞瞎玩呗。”

  “玩”,在这个两岁孩童的世界里是有爬上爬下的楼梯,走路还摇摇晃晃的小伙伴,绘得出颜色的画笔,不成型的舞姿,走了调的歌声……每天200元,一个月三四千元的投入意味着什么,李明自然还不明白。

  门口玩手机的家长

  体感游戏的店员吴晓从上午10点开店忙碌到晚上10点关门。5台设备前游客不断,每来一位客人,她都要站在电视机前,矫正精确度。

  小孩子体力强于大人,在游乐场里玩上一天不是问题。但很少有家长陪玩,不到成年人小腿高的围墙内,孩子拿着乐高玩具、海洋球到处摸索,围墙外父母拿着手机,玩游戏、刷微信,将孩子玩耍的照片发到朋友圈内,等待着一连串的点赞。

  一位妈妈在附近麦当劳买了一份套餐,坐在长凳上休息,看着楼下的女儿滑冰。教练演示一遍后,穿着黑色紧身服,膝盖套着护套的女孩绕着中心场地一圈圈练习。到了暑期,商场里滑冰场的生意越来越好。一般门票价格在60元左右,而要聘请教练,一次的价格则要300元以上。

  大学教师张海华在做母亲前,觉得这些项目不过是劳民伤财,做了母亲后才发觉“原来孩子的时间也是需要打发的”。不过,形式变了。

  出生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家长,童年是在田垄上跑,在山间跑,鞋子还没来得及脱就“嗖嗖”爬上树。到了饭点儿,妈妈们站在门口喊着各家孩子的名字,连续几声后,孩子一溜烟跑回家。

  这就是张海华回忆中的童年。而她女儿的童年——“妈妈开车送去商场上早教课”成为重要的一部分。

  被妈妈们拖来上早教课

  早上10时,商场的闸门“哗”地被拉开,欢迎它的第一批客人。保安打开一扇小门让一群睡眼惺忪的小客人提前进入商场,他们是被妈妈们拖来上早教课的。

  余安妮曾是上海一家幼儿英语培训机构的老师,她带了5个班级的孩子,年龄3~15岁不等。工作一个月,余安妮就病倒了。没有时间休息,上课要很“High”,不停地讲话,不让年龄小的孩子分心。很快,重感冒、失声成了她上岗后的第一重考验。

  余安妮班上有77名学生。有些孩子天赋好,对英语有兴趣,能长时间集中精力跟读,有些孩子5分钟也坚持不了,跑去看电视、玩手机,一旁的父母干着急。

  从3岁起,陈娟的女儿开始了一门美国少儿MBA课程,直到6岁。一开始,这个提议遭到了孩子父亲和奶奶的反对。当时,她已经在上“儿童运动班”。“孩子上这么多课,有什么必要?”这是忧虑之一。除此以外,价格也是一大原因。身边的妈妈们讨论,十几万元的投入,都能培养一个博士了。

  当时,陈娟最忙时管理着3个公司,家中的杂事也令她心情烦躁。没有时间陪伴孩子,她把孩子交给早教机构。女儿生性外向、活泼开朗,小朋友和老师都喜欢她。但在家中,孩子未完成的一点小事会令陈娟急躁起来,大声训斥。上了小学后,陈娟渐渐发现孩子越来越安静,做事缺乏自信。

  “早教不是机构能教出来的,更重要的是父母的言传身教”,后来,她辞去了繁重的工作,选择了现在的保险行业。她记得,主管最打动她的一句话是“做孩子的榜样,和孩子一同成长。”

  对于5岁半男孩的妈妈臧晔来说,商场向来不是最优选择。她强调自己并不是商场消费的典型客户群。孩子3岁前,多是老人带着,去商场逛逛是个安全、妥当的选择。天气晴朗时,她更愿带着孩子去公园。

  3岁后,商场的早教已经不能满足臧晔的需求。到体育馆学滑冰,到绘画馆学绘画,到剧院学戏剧……孩子的时间被塞得满满当当,但他也乐得其中。兴趣班像一颗颗种子,未来能开出什么样的花,臧晔没有预设,更多的是给孩子的成长道路提供一些选择。

  (清风摘自《中国青年报》2016年8月30日)

  曹忆蕾 吐提 韦袆

赞 (0)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