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场食品安全战

  那也许是身为人母的芭芭拉一生最绝望的时刻:病床上,两岁的儿子凯文浑身插满管子,喊着“求求你,给我水喝。”孩子的肾功能在几天内迅速衰竭,医生严令不能喝水,芭芭拉只能一边哭,一边拿出泡在水里的小块海绵,给儿子擦擦嘴。

  住院12天后,凯文在芭芭拉的怀里去世了。而起因,只是一片夹在汉堡里的牛肉。

  直到儿子住进医院化验了粪便,芭芭拉才知道,汉堡的肉里竟出现了O157:H7。她从没听过这个名词,但她日日和这种细菌的携带者打交道——全美超过80%的肉类加工厂里的牛肉。

  2001年,这位年轻的母亲加入了食品安全宣传战线,她要替死去的儿子追问,那一个个散发着诱人光泽的汉堡,在递到人们手里之前,到底经历了什么?

  她看到了一个被工业巨头所控制的世界。每一家大公司都在辩解“我们已经尽责了”,但在他们“负责任”的体系中,风险一点点累积,最终导致了一个孩子的死亡。

  在拥挤的饲养工厂,数以万计的牛犊子出生在那里,牛粪深及脚踝,苍蝇成群飞过。它们吃的不是草,而是不会轻易腐坏、很便宜的“玉米激素套餐”。动物学家把探照灯打进牛的瘤胃,里面泛着脓液,散发出阵阵恶臭,“这里滋生了太多细菌”。夺走凯文生命的O157:H7,就出自这样一个个病变的牛胃里。

  食品巨头拒绝向芭芭拉道歉。在凯文去世16天后,他们才宣布召回导致孩子死亡的那一批肉。食品巨头的底气来自《食品诽谤法案》,甚至在科罗拉多州,任何人都可能因为批评当地生产的牛肉而被送去坐牢。

  美国著名脱口秀主持人奥普拉,曾因在电视节目上质疑牛肉安全而吃了官司。整整消耗了6年以及上百万美元的诉讼费后,她才等到姗姗来迟的胜利。芭芭拉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么多“食品黑幕”从来没人揭开。

  为儿子一路奔波的芭芭拉胖了,脸上生出了皱纹。尽管无数次想要放弃,可新闻里时不时冒出的那些孩子因食用牛肉中毒丧命的消息,总会让她一次次选择继续。

  她也终于等来了更多民众的支持——超过10万人签写请愿书,要求从学生营养餐中移除垃圾食品和苏打水,许多人加入拒绝快餐牛肉的行列。在科罗拉多州,她也终于等到了州议员的支持:“食品安全是关乎你我家庭的事情,不能一味沉默。”

  2011年,凯文去世整整10年后,美国总统奥巴马签署了《食品安全现代化法案》,美国政府自此有权力取缔不合格食品工厂。而法案的前身,正是那部一直没有被通过、以逝去孩子命名的——《凯文法案》。

  (生如夏花摘自中青网)

  袁贻辰

赞 (0)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