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持向上的姿态

  最富有的才女

  她是华人世界最富有的才女,一支笔打造出几亿资产——成功创业、才华横溢、嫁入豪门,女人所有的梦想,她几乎都实现了。

  她开公司,1977年创办碧利菲佣公司,为中国香港家庭引进菲律宾女佣,成为香港社会史上很重要的一大创举,3年净赚9千万;2004年由她一手创立的勤+缘媒体服务有限公司上市,她宣布封笔从商,2006年转售部分股份,套现2173.75万港元。

  她写小说,10年出版超过100部,仅仅1989年创作第一年,就出版了《尽在不言中》《芳草无情》《风云变》《豪门惊梦》4本小说,封笔前总共写了1千多万字。

  她选择与爱的人结婚,丈夫黄宜弘是香港商界翘楚,出身显赫,商誉极好,不仅担任香港金利来集团及亚洲金融集团董事,同时还是全国人大代表、香港立法会议员,投资遍布世界。

  所谓“逆袭”

  朋友问我,如果梁凤仪没有后来“逆袭”成功,就是个普普通通的中年妇女,你还会佩服她吗?

  我也很认真地说,仅仅她敢于39岁辞职挑战新领域,并且一生不肯与自己不喜欢的人合作,就已经让我刮目相看。甚至我深信,从来没有什么所谓的“逆袭”,那些柳暗花明的转折,都倚着背后“尽在不言中”的执着。

  确实,“逆袭”是个特别讨巧的戏份,非常能够满足观众扬眉吐气的即视感,那种善恶各有报的如愿,就好像衣锦还乡的灰姑娘终于闪瞎了后妈的眼,白雪公主最后嫁给王子气碎了恶毒皇后的心,这些故事,都让善良的人们觉得生活美好,黑暗短暂,风水轮流转。

  可是,那些走过黑暗的人,往往不是凭着“总有一天光明会来到”的天真,而是做好了“或许永远都不会好起来”的决绝,所以,他们才能够保持耐力、精力和体力与黯淡的生活长久共处。

  梁凤仪的第一本小说名叫《尽在不言中》,出版时她已经39岁。那时,她的第一次婚姻结束,一个年近不惑的离异女子,因为厌倦办公室战争而离职,等待她的会是什么呢?第一次婚姻失败后一年多的时间里,梁凤仪陷落在“全职悲哀”中,几乎一天24小时都在为离婚情绪低落。

  一个传统家庭出身的女子,都把首次婚姻没有白头到老当作人生遗憾。难得的是,即便如此,她和前夫何文汇也没有形同陌路,他让她洞悉了自己的弱点和错误,他们把对旧伴侣的感念转变为亲情,梁凤仪小说封面上的书名,大多由何文汇题字,当她的作品被改编成电视剧时,很多主题曲由何文汇填词。

  多年后,梁凤仪谈到这段前情,说了6个字:情已远,恩尚在。懂得反省和感恩的女子,做什么都不会太差。

  而她和黄宜弘的婚姻,却是被一场灾难加速。独居的梁凤仪回家后遭遇两个蒙面绑匪的侵袭,周旋近8个小时终于被释放。此后,绑匪打电话勒索,她不断拖延时间,让警方追踪到隐匿位置将绑匪抓获。

  她全程没有掉过一滴泪。相反,从美国出差回来的黄宜弘闻讯后,却落了泪:“男人爱女人,就应该有能力保护她。我没有做到,所以我不配说爱你。”绑匪被公审时,黄宜弘坚决不让梁凤仪去法庭,不愿意她记住坏人的相貌成为终生阴影,他说:“我去盯着他们,看清楚他们的模样,保证以后绝不让他们接近你。”他说到做到,每次开庭都坐前面盯着绑匪,直到审判结束。

  她后来说:“感情需要经过能表现品格和深刻地爱护对方的难忘事件孕育出来,才值得生死相许。”这场磨难,加深了两人的依恋,相恋数年之后终成夫妻。

  感情上的良性循环激发了她的创作才情,她开始创造另一个奇迹:每天写1万5千字的小说,每个月出两本书。在很多人每天阅读量都达不到1万5千字的时候,她居然能够每天创作1万5千字,同样以码字为职业的我深知其中的劳动量。

  所以,那些逆势而上咸鱼翻身的人,都特别善于把命运踢过来的冷板凳坐热。他们在生活抛物线的底端积累了足够的能量,屏住气慢慢释放,把自己送到高速公路入口,再铆足了劲儿全力出发。

  他们把痛苦像糖一样吃掉,在最艰难的时候还能对着世界微笑。这样的人即便达不到通俗意义上的“成功”,也足以令人尊敬,那种就算“洗个碗”也比90%的人优秀的认真和坚持,最终让他们释放出光彩。

  幸与不幸都像多米诺骨牌,有人天生具备把好运气延伸下去的能力,有人后天拥有止损抗摔的能力,那些“逆袭”的人,惊艳我的并不是他们的成功,而是他们始终保持的向上的姿态。

  (继续前进摘自《人生与伴侣》2016年24期)

  李筱懿

赞 (0)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