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别告诉你妈

  周末带儿子踢球,追球的时候他摔倒了,摔破了胳膊肘。第二天,我爸看见孙子的伤,批评我:“你这当爹的,带孩子怎么那么粗糙呢?你小时候,我可从没让你磕碰着。”听到这话后,我沉默了,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我6岁时

  那个礼拜日天寒地冻,我妈值班,我爸带我去奶奶家蹭饭。吃完午饭,我爸说:“我带你去日坛公园玩吧。”

  日坛公园中间有个小人工湖。湖面没有完全冻上,只是微微结了一层薄冰。我蹲在湖边用树枝够冰片儿。玩了一会,有点起风,我爸就催我回去。

  我玩得正带劲,不想走,他威胁我说:“你不走,那我自己走了啊。”

  我用树枝拍打着冰面,没抬头。我知道他只是吓唬我,他躲到了远处的一棵树后,露了一下头,我看见他了。

  我继续够着冰。离我稍远的湖面上有一片冰,格外晶莹,我很喜欢。于是,我为了够到它,一努力栽到了湖里。

  我在掉到湖里的一刹那,脑子很清晰,特意高喊了一声“啊”代表救命。

  刚掉到湖里,因为有冰,我没有马上沉下去。我用手抠着湖边的山石,同时双脚急速乱蹬,企图通过高频率的蹬踹来让自己浮起来。然而,我终于体力不支,只能任由自己沉下去,水没过了我的脖子,我感觉自己快不行了,然后,我的脚就碰到了湖底的地。我踏实地站在了湖里。

  我静静地站在冰水混合物里,只露着头,等待体力的恢复。我不忘初心,在水里还走了两步把那片冰拿在手里,扔到了岸上。我为自己感到自豪,我太冷静了。

  大约1分钟后,我恢复了体力,爬了上来。当我哆嗦着走到我爸藏身的那棵树后,他正在背着身抽烟。

  回家的路上,我俩谁也没有说话。走到奶奶家住的胡同口,我爸用手拦住我,“回家不要告诉你奶奶,还有你妈。”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样子:棉衣棉裤在寒风的吹拂下结冰了,像穿上了一身盔甲,每迈一步都异常艰难,并且伴着冰渣折断的声音。

  我吸了一下鼻涕:“爸,我这样,瞒不住吧。”

  我7岁时

  我爸工作调动,从东城到西城。家先搬了,学还没转。

  早上起来,我爸骑着自行车,我坐在前横梁上,从王府井沿护城河,一路往西,最终到达位于西城灵境胡同的小学。每天如此。

  有一天,我爸带我骑到皇城根,停了下来。他抬手看了看表,跟我说:“我得先上个厕所。”我已经习惯了。

  这间公厕是一个标志性建筑,我爸经常骑到这儿,生物钟的闹铃就被触发。时间久了,我有时候也会被触发。那天,我也被触发了。“爸,那我也去。”

  我爸点了点头,锁上了车。我俩走了进去。我听到我爸在隔壁蹲下,点了一根烟。我踏实地放松开始上厕所。

  过了一会儿,我听到我爸走了出去。紧接着,就听到了一个熟悉而清脆的声音,那是自行车开锁时的“咔哒”声。几乎没有任何停顿,踢车支子声,车链子滚动声,蹿几步的上车声,一气呵成,连贯地传入了我的耳朵。

  我感到不对劲,提上裤子跑了出去。我爸和自行车都不见了。我果断地追了起来。

  在护城河边,一个帅气的男孩,像野狗一样,追着一辆骑得嗖嗖的自行车,高喊着“爸,你等会我”。我追上他,用手拉住后车架子,他车一歪停下来,转身做出要打人的架势。一看是我,才小声说了声:“哟!”

  到了学校门口,我走进去,我爸叫住我说:“回家别告诉你妈。”

  我8岁时

  三年级时,学校放假两周。我爸怕我一个人在家不安全,就带我去他单位。

  一路上阳光很好,我坐在后座上左顾右盼,他骑着车,哼着京剧。两人心情都还不错。

  大街上车也少,他很快就骑到了单位门口,看架势他减速准备停车,我正想着今天会跟谁家的孩子碰上呢。然后,我爸一个漂亮的回旋踢,右脚精准地踹在我脸上,一脚把我从后座上踹了下去。

  我没有一点点防备,大头朝下倒在了我爸单位的牌子下,虔诚而严肃。

  把我踹下去的瞬间,我爸头都没回冒出一句:“我去,忘了带着你呢!”赶紧下了车过来看我。

  我正坐在地上发蒙,胳膊肘流着血。他递给我一张手纸,问我:“疼不疼?”我勇敢地摇了摇头。

  “那你晚上回家,别跟你妈说啊。”

  8岁以后

  8岁之后,我就很少跟他出去了。他主动要求,我也会婉拒,惜命的孩子早当家。

  “听见没有,以后带孩子上点心,一天到晚毛毛躁躁,没个当爹的样儿!”我被我爸的责怪拉了回来。

  我点着头,嘴里应承,心里想着:“男人何苦为难男人。”

  成长不易,且行且珍惜。

  (摘自露脚脖儿微信公众号)

  二姐夫

赞 (1)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