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看本站内容更方便

范冰冰:我已超额完成理想

  这个秋天,出道近20年的范冰冰收获着《我不是潘金莲》《绝地逃亡》《封神传奇》《爵迹》等多部风格不同的热映大片。

  一路走来,范冰冰正蜕变为真正的演员,塑造着越来越丰富的人物角色。同时,她连续两年登上福布斯全球女演员收入排行榜Top5,并成为榜单中唯一的华人面孔。自信,担当,智慧,她以自己的努力活成一部明星教科书。

  “性格这个东西真的没法选择”

  “我觉得很多方面我和李雪莲挺像的。”带着一丝不苟的妆容、扑闪着浓密黑色睫毛的范冰冰,这样形容她和《我不是潘金莲》的主角李雪莲的关系。她演绎的那个角色耗费了自己10年的青春与热情,只为去“论个真假”。那是个“一根筋”的村妇。

  但事实上,任何人都清楚,村妇李雪莲与女演员范冰冰之间巨大的差异。这种差异,从某种角度上讲,牵引着人们对这部作品的好奇。

  开机之前,冯小刚给范冰冰发了一条信息,“这个角色不讨好也不要博同情,不能往漂亮化妆,没有特写和近景,拍的戏可能有一半要剪掉,失败的风险也很大,拍摄预计3个月不能请假,每场戏需要事先排练,也没有预算付你高片酬,拍摄完成前不会有媒体探班和宣传。你接受吗?”

  在冯小刚的记忆中,范冰冰没有片刻的迟疑就爽快地答应了。而电影拍摄结束之后,冯小刚说,范冰冰完全兑现了她的承诺。

  《我不是潘金莲》整整封闭拍摄了3个月,而在那几个月的时间里,范冰冰把自己变成了李雪莲。她在婺源找了一名宾馆女服务员,请对方把所有的台词用婺源话都录下来,然后一遍一遍听录音练习。每一天范冰冰都必须迅速学会新的技能,终于有一天,当她化好妆,自己一个人到菜市场去买菜、去和当地百姓聊天时,“完全没有人能认出我,那时候其实我有种成就感,让我很高兴。”

  隐匿在熙熙攘攘的农贸市场中,她开始真的相信,似乎真的有一个叫做李雪莲的女人存在过,与她有着某一部分相似的性格,但命运的翻云覆雨,让那个女人的生活走向了另外一种可能性。“偶尔闲下来,我也会想,李雪莲这样究竟值不值得,把什么都搭进去了,而如果她(李雪莲)不是这样一个处理方式,她的人生会不会更快乐一些。”范冰冰说。但很快她说服了自己。

  范冰冰想到了自己小时候的事。那时候她很倔强调皮,惹怒了母亲,母亲随手抄起旁边的衣服架子打她,但范冰冰认为自己没有错,后来衣架抽到身上被打断了,她也不肯求饶。“你必须要在道理上说服我,要不再怎么压迫也没用。有时候性格这个东西真的没法选择,它是命运交到你手里的一把钥匙,它能决定你是要极尽单纯地过一生,还是要经历很多波折再有所收获,我觉得我所能做到的就是,如果命运选择了我,我就欣然接受命运给我的一切。”范冰冰最后说。

  “我必须做得很成熟,别人才不会骂我”

  拍完《我不是潘金莲》后,范冰冰回到了北京,又成了那个美衣华服的女明星,一个拥有自己工作室的老板,参加各种各样的活动,与各界名流侃侃而谈。而对范冰冰来说,那些礼服与酒会,活动与访谈,不过是一层层加在她身上的包装纸,但她不太愿意让人们看到那些糖纸背后的东西。

  这么多年过去,观众们似乎在看着范冰冰长大,看她一路从小女孩迎着漫天飞舞的绯闻走去,从配角演到主角,直到很多年过去,她又成了“范爷”。范爷很美,范爷很强大。“万箭穿心,习惯就好”“我不嫁豪门,我就是豪门”,这些语录都出自范爷。但仔细回想一下,范冰冰最初走进我们视野的样子,也并非如今这样气场磅礴。

  她的“伯乐”是琼瑶剧女星刘雪华,因为在刘雪华主演的一部电视剧中跑龙套,刘雪华注意到了那个有着一头长长黑发的女孩,低眉顺眼地坐在那,有着小狐狸一样宁静又机警的眼神。

  刘雪华将范冰冰推荐给了琼瑶,然后人们就看到了《还珠格格》中的金锁,那个大眼睛、尖下巴的小丫鬟,总是低着头,带着楚楚动人又略带委屈的表情。但这样一个小女孩,似乎已经在观众的记忆中消失不见了。不知道是什么改变了她,还是原本她就不是那个我们印象中的样子。

  在《我不是潘金莲》剧组,冯小刚、刘震云以及制片人胡晓峰等一众“老男人”都在津津乐道着范冰冰的“强大”。

  范冰冰在该剧中担纲唯一女主角,众星捧月的是28个男演员,在导演冯小刚的眼中,“范冰冰没有辜负众星”。

  而在刘震云的眼中,范冰冰“强烈的求知欲望与沟通能力”让他印象深刻,“她特别喜欢沟通,跟导演沟通,跟我沟通。我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聊的,我喜欢的谈话对象是,这个事他全部吃透了,并且预想给我准备了3个解决办法,问我,你觉得哪一种好。我喜欢有备而来的人,但在这个行业里太稀少了,所幸冰冰是这样的人,所以她的进步非常大。”刘震云说。

  对于制片人胡晓峰来说,范冰冰“强大的自我约束与管理能力”让他印象极为深刻。“3个月的拍摄时间,她从来没有请假外出参加活动,做到这一点对于这个级别的明星来说太不容易了,她的事情远比我们想象的多得多,但她能够一一解决好,绝不给拍摄添麻烦。”

  从十几岁开始北漂,范冰冰似乎早就看惯了人情冷暖,在戏里体验了一遍遍人生,又在剧组纷繁复杂的微型小社会中再体验一遍,相较于同龄人,她太懂得这个丛林社会的生存法则,并且训练自己能够足够强大去适应它。

  事实上,范冰冰的少女时期是在大众的目光中度过的,她根本没有叛逆过,社会和她所从事的职业没有给她机会和资本去叛逆,她最终把“叛逆”衍化成了强大,而却在心里给自己悄悄藏了一个少女,就像她的知己导演李玉说的,“她很小的时候就处在一个成人世界里了。她觉得‘我必须做得很成熟,别人才不会骂我’,她隐藏了自己的少女之心。”

  “我热爱这个工作,它不是走红的踏板”

  成名要趁早,范冰冰无疑是张爱玲这句名言的最佳实践者,可细想来,她如今只不过也才刚跨过而立之年。当我们为各种生活琐事不堪其忧、压力山大的时候,范冰冰早已明晰“经得起多大诋毁,就担得起多少赞美”的要义。出道近20年,范冰冰拍了近90部影视剧,一年内最高纪录是9部戏,一天内拍过13家杂志封面……她留给大家的印象有过“美艳”,也有过“范爷”,伴随话题亦引人瞩目,似乎在某种程度上掩盖了她在演技上的追求。

  而李雪莲让她一下子在大银幕上站到了“美”的对立面,她扔掉了那些“靠脸吃饭”的皮相优势,也更坦然面对美貌与演技的关系。

  对于自己美貌的问题,范冰冰给出的回答很“官方”,她说自己并没有那么在意年华的流逝与容貌的消失,而内在的生命内涵与厚度才更加重要,并且举了林青霞的例子。

  对于那位同样以琼瑶剧出道,以美貌著称的前辈,范冰冰非常欣赏,但事实上,范冰冰并没有选择与有些女星同样的人生,她喜欢别人称赞自己努力工作,是“劳模”,也并没有像众多美貌的前辈女明星一样,活出了人生如戏的局面,并且视“有个人生好归宿”为终极目标。

  偶尔,范冰冰也会想到16岁时的自己,在《还珠格格》的剧组里,没有戏份的时候,裹着大围巾,跺着脚,在寒风中等待。那时候的她所设想的以后要达到的完美生活,和如今拥有的这些相比,也有天壤之别。“我已经超额完成了理想。”范冰冰总结。

  但随后她说,“我并不认为演员是一个特别适合女孩的工作,它很多时候超出了一个正常女孩生理和心理所有的工作负荷。”随后,她列举了在拍摄《万物生长》时80多米高度蹦极的经历,“如果不是工作,我死都不会去做这种极限的事,杀了我都不会,但后来,我蹦下去了。”“如果不是做这个,我也不会在河北涿州,冬天零下十几度,我和刘德华浸泡在冰水里,整整一周。”那是拍摄《墨攻》时的经历。

  “真真正正在这个圈子里坚持10年、甚至20年的女演员,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热爱这个工作,而不是把它当做走红的踏板,要不你真的坚持不了。”范冰冰最后说。依然闪着那双凛如寒星的眼睛,那一刻,李雪莲式的神情,又在她脸上出现了。

  “叫我‘想得开小姐’”

  在范冰冰的微博认证上,除了“演员”就是“‘爱里的心’公益项目发起人”。7年以来,“爱里的心”每年都会深入西藏阿里地区,为孩子们进行先天性心脏病的筛查工作,如今救治成功的患儿已达238名。出道多年,一句“万箭穿心,习惯就好”流传甚广,道出了这个行当坚守初心之不易,拥有强大安全感的范冰冰在保护别人的时候仗义而真挚。

  处女座的范冰冰会把工作放在相当重要的位置,每个细节都力求完美,遇到问题时,她更像一个冷静的工程师般善于解决问题。“我不喜欢发脾气,发火对解决事情其实没有作用,不如平心静气地去解决问题。同事都叫我‘想得开小姐’。”

  很少有女明星会像范冰冰一样大曝自己的体重,自称“范小胖”,私下对美食的选择也暴露了她生活中的随性自然。

  和李晨在一起一年多来,范冰冰更想要变成更好的人,她大方地与爱人互动。尽管两个人平时工作都很忙,见面的时间依然不多。生活中,她被李晨带动着跑步、做瑜伽。“我以前特别懒,几乎不运动。这种改变是好的,运动让身体和气色看起来更好。”他们甚至在真人秀里一起做饭,虽然彼此都没什么经验,但成果还挺令人满意,她琢磨着“以后可以多尝试一下”。内心里,她信奉着,“爱情会让人变得强大,同时也让人内心更柔软。

  (据《中国新闻周刊》《时尚芭莎》相关资料整理)

  温天一

0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