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遗传”的幸运基因

  好运总相伴

  20岁生日那年,父亲在我的生日宴席上说:“孩子,能够当你的父母,我们觉得非常幸运,看着你们两兄弟健健康康长大,顺顺利利成家立业,好像一直都有好运伴随着我们,也祝愿我们一家人能够一直有好运相伴。”

  从读书到工作,到组建新的家庭,我好像一直都很幸运,似乎真的在一路实现这个祝愿。大学毕业,我是班上第一批进入航空公司工作的。后来从航空公司辞职出来,遇到的每个同事也都很善良,每个老板都很慷慨,每个朋友都很真诚。

  记得有一次在长沙旧街区租房子住,凌晨3点左右,一个小偷撬开了我的房门。他翻开了我的钱包,拿走了里面的现金,而我的电脑、手表,还有钱包里的证件、银行卡都没有动。

  如果他拿走我装满公司资料的电脑,以及证件、银行卡的话,那我真的会很惨,但是他没有。所以,我到现在都很感激他,也觉得自己很幸运。

  朋友对我说:“你是不是傻,自己钱被偷了,还觉得幸运?”我说:“或许,他真的只是缺钱花了,并不是十恶不赦的人。要是他拿走我的电脑换钱,拿走我的证件、银行卡来讹诈我,那我是不是就更加呼天抢地了呢?”

  很多时候回想起来,我的这种幸运,不仅仅是父亲当时的祝愿,或许还是上一代“遗传”给我的。

  从木屐到鲸鱼

  我的父母一直和和气气,相敬如宾,从来没有吵过架。很多时候并不是日子顺顺利利,而是遇到事情,他们都会换一种心态去对待。

  我爸是一个木匠,有一次我在他的木厂里,想尝试一下做木匠的威风。于是,年少不懂事的我把父亲刚刚运回来的最好的木头——春杨木,用电锯裁得稀巴烂。

  这一批木头,是父亲准备用来做一套顶级原木家具的。他看到后,并没有责骂我。而是带着我,把一些可以用的木头挑出来,做成了12双木屐。结果,我们全家都穿上了时尚又质量好的木屐,还送了一些给亲戚朋友,大家都很高兴。

  父亲后来告诉我,你那么小,又不懂这个,事已至此,打骂又有什么用呢?

  一件坏事变成好事,最后还有一个圆满的结局,那种满足感我至今还记得。父母从来没有和我说过什么人生大道理,却总是用行动教导我:遇到坏事,不要责怪,不要怨天尤人,要有坏事变好事的能力。

  后来,我每次遇到困难时,总会想起父亲做的木屐。

  有一次,我落了几支笔在客厅的茶几上,在客厅玩耍的儿子拿起我的笔,把雪白的墙壁画得惨不忍睹。等我出来的时候,他知道自己做错了事,站在角落不吭声。

  我望着他笑了笑,说:“和爸爸一起在墙上画个大鲸鱼,好不好?”儿子暗淡的眼神突然光彩熠熠,拍着手掌说:“好,好!”

  于是,我又找了不同颜色的笔,和儿子一起在墙上画了一个巨丑无比的鲸鱼。那天,儿子很开心,从此以后,他便爱上了在“鲸鱼”下面玩。当有人来家里做客时,他都会拉着人家的手来看“鲸鱼”,说这是和爸爸一起画的。

  一种乐观的态度

  父亲曾经和我说起,他小时候家里穷,经常吃不饱,晚上漫漫长夜很难熬。

  可是,父亲却喜欢恶作剧。有一次,他用木棍把家里下蛋的老母鸡的屁股堵住了,结果,那只鸡不能下蛋,不能排便,被活活憋死了。奶奶知道后,却没有怪他,而是说,好久没有开荤了,晚上就吃鸡肉吧。然后,奶奶用那只母鸡炖了一锅汤,一大家子吃得开开心心。

  爷爷临终前说,想看我堂妹跳舞。于是,叔叔就连夜把堂妹从相隔千里的学校接到了医院,在爷爷面前跳了一支舞。爷爷咽气之前说:“我感到自己很幸运,有你们这些子女陪伴,还能看到小孙女跳舞,上天真是很眷顾我。”

  多年来,我不时会觉得,幸运基因是会遗传的,就如我家一样,从爷爷奶奶遗传给父母,父母再遗传给我……

  然而,这世上哪里有幸运基因呢?无非是通过自己的言传身教,教会下一代一种乐观的态度,一种把坏事变好事的能力。

  经济学上有一个概念叫沉没成本,指由于过去已经发生的决策造成的,不能由现在或将来的任何决策改变的成本。一个成功的商人,往往不会去追逐沉没成本,而是想办法尽力去挽救现在的困境。我们做人做事又何尝不是如此。

  任何事情都有好坏,何不换个角度来对待这个世界?同一件事情,从不同的角度对待,幸运基因就会相伴你一生。

  (岸芷汀兰摘自疯狂阅读微信公众号)

  肖卓

赞 (1)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