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看本站内容更方便

老妈乖,别闹

  老妈,成了一个“孩子”

  那天,上班期间,我意外接到在外地工作的妹妹的长途电话:“姐,你快去曙光小区东门,再向右走第二个路口,咱妈迷路了。”

  “迷路?你咋知道?”我问。妹妹的声音很急促:“有好心人打电话给我,说妈找不到家。”住了这么多年的小区,她怎么会迷路?我心里满是怀疑。

  等我过去,还真是,老妈一脸迷茫地在路边徘徊。看到我,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笑,像做错事的孩子般唯唯诺诺:“我,找不到家了。”

  难道老妈……我一边私下观察她,一边担忧地问:“妈你怎么会找不到家?”老妈说:“遇到两个小孩,他们说话特别有意思,我就跟在他们后边。然后,我就找不到路了……”好么,这老太太,也算贪玩了吗?

  回到家,我顺口问她:“妈,你的手机呢?咋还找人打电话?”“没带。”老妈答得很干脆。我叹口气,说:“我们的号码就存在手机里,你带上,再遇到这样的情况,就不必找别人了。”

  带手机的问题,我从前不知道跟老妈说了多少遍,可这老太太就是固执地不肯带,说:“我怕弄丢了。再说,我出门,还有手机盯梢,不带才好,爱去哪儿就去哪儿。”

  看她一副怕人管着的节奏,我装作气不打一处来的样子训她:“今天多亏遇上好心人,若人家不肯帮你呢?你总得让我们放得下心吧。”看我的声音高起来,老妈瞥我一眼便闪进厨房,那神情分明就是受了委屈的孩子,却顾左右而言他:“晌午了,做饭吃。”

  我憋不住笑了,也在这瞬间产生恍惚,退回30年前,老妈假装生气,教训任性的外公,不就是我这口气?训我的时候,不也是一模一样的神气?时间都去哪儿了?才一晃,外公去世,我大了,老妈老了,似乎一夜之间,我与她的位置交换,她成了我的“孩子”。

  将生活所有权拱手相让

  第一次感觉老妈不像老妈的时候,是老爸去世后的第二年。

  老爸忌日那天,老妈呆坐许久后,眼神犹豫地问我:“按说,今天得请亲戚吃饭。你说,咱请还是不请?”

  从前的老妈也算是相当独立有主见的女子,这样的事情,绝对是不需要征求别人意见的。我诧异着回答:“既然应该请,咱就请吧。”听我这样说,老妈顿了顿,又问:“那,在家请,还是去外面?”“去外面吧。”我随口回答。可没想到,老妈接着问:“外面哪里?”

  老妈一连串的问号把我问慌了。我只知道老爸去世对老妈是个莫大的打击,却没想到,都一年了,老妈还需要问我这样的问题。也是从那开始,家里但凡有一丁点事情,老妈都会第一时间打来电话向我“请示”,那种孩子样的依赖,让人忍不住心疼。

  大是大非这样,小事小节更如此。做主了半辈子的老妈,年近古稀时,将生活中的所有决定权拱手相让——你说怎么办,我就怎么办。

  随老妈进了厨房,老妈便开始习惯性的絮叨:“你以后不要太拼,不能太忙……”跟遇到事情求支援相比,其他时间,她又变成一个想要照顾我、保护我、指导我的老妈。

  看我不语,老妈没话找话:“暑假你还带妞出门吗?”我点点头:“妈,是我们跟你一起。”“我不去,我劝你们也不去,外面哪有在家舒服。”老妈一副不乐意的样子。

  我笑,洗菜做饭,安静地听她念叨。虽然老妈的意见改变不了什么,但我却有一种冲动,很想走上去,像对我家妞儿那样,刮一下她的鼻子,说一声:“乖,别闹。”

  吃过饭,老妈捋起右腿比划给我看:“这里一直有点疼。”我赶紧带她去医院。检查后,医生说:“没啥事,老年病。”听这话,老妈瞪起眼睛:“没啥事,为啥腿老疼啊?”医生笑了:“阿姨我说了您别生气啊,疼的原因就是,您的腿,年过得有点多了。”

  医生说得实诚,再抬头看老妈,老妈竟瘪瘪嘴,眼泪落了下来:“真是,快80岁的人了。别说上下楼梯,就是走路也是吃力,不知道还能自己照顾自己几天,唉!”

  把老妈送回家,我默然坐了良久,想起自己小时候,也想起那时候被老妈宠着的奶奶。那时,我、妹妹、奶奶与外婆,同是老妈手心里的宝,现在她放下操劳了大半生的生活,将余生的主动权拱手相让给成年的儿女。

  我必须要像当年老妈佑护、引导、照顾我们那样去佑护、引导和照顾她,宽容她的任性,原谅她的健忘,无视她的固执。而我仿佛也看到,若干年后的我,也成为一个安静的老小孩。

  (万泉河摘自《家庭百事通》2016年9期)

  冬凝

0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