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看本站内容更方便

苦难来了,换我支撑你

  江大姐是闺蜜琪琪单位的临时工,做保洁工作,她家是农村的,婚后就在家相夫教子,一直没有工作。她有一儿一女,夫妻相爱,儿女孝顺,美满的生活羡煞旁人。可是天有不测风云,江大姐的女儿16岁那年得了一场大病,两口子花光了所有的积蓄,借遍了亲戚朋友的钱,也没能留住女儿的生命。

  江大姐的丈夫不堪丧女之痛,工作连番出错被单位劝退。因为失了业,夫妻两人都没有收入来源,只好卖掉房子,还清了外债。原以为夫妻同心可以让这个家庭之舟重新出发。没想到,江大姐的丈夫却被惨痛的生活击垮了,自从搬到了偏僻的出租屋,就一直不愿意出门,也不找工作,跟谁都不搭话。一开始,江大姐想着让老公缓缓,谁知他情况越来越严重,带他到医院一检查,居然得了中度抑郁症。生活的重担全都落到了江大姐一个人身上,为了生活,她必须得出去工作。可她已经十几年没有工作了,也没有什么傍身的技能,还得一边照顾上学的儿子,一边看护有病的丈夫。

  江大姐的一位邻居跟琪琪在同一家单位,琪琪是个热心肠,一听说江大姐的情况,托了好几个人,执意要把江大姐安排进公司当保洁。

  “我第一次见到江大姐的时候都惊呆了,她穿着雅致,利落端庄,居然还化着淡妆,不像是一个遭了那么大灾难的人。”见到江大姐本人的琪琪,这样跟我说。

  琪琪当时还问她,怎么还有心情收拾自己呢?江大姐这样答复:“其实我的心也疼,女儿去世后,我经常在夜里哭醒。可生活已经这样苦了,我们更要好好活着,就算是为了家人,我也要强装笑脸,让自己看上去干净利索。要是我每天都苦大仇深的,丈夫会不安,儿子也会惊恐。当一个家遭受灾难时,女人就应该顶上去。”

  后来,江大姐的娘家知道了女儿家的情况,逼着她离婚,还拜托琪琪也加入劝说的队伍。琪琪打电话给我,说:“按理来说,我不该管人家的事,可是她娘家说的也有道理,哪儿有当丈夫的一遇事垮了,把一个家交给女人撑的?”

  我对琪琪说,江大姐是成年人,既然她选择了坚持,就是不想放弃这个家,就让她听从自己的内心去做选择吧。

  后来,琪琪单位裁员,所有的临时工一个不留,江大姐也在其中。无奈之下,琪琪跑来找我,求我给江大姐安排份工作。我忽然想起琪琪说过江大姐的针线活儿很棒,去年她给我缝制的旗袍,一株寒梅一只鹤影栩栩如生,雅致又时尚,何不发挥她的特长开个店呢?

  就这样,我和琪琪共同投资,帮着江大姐选址、开店、宣传,不到半年便打响了口碑,客人络绎不绝。

  有了江大姐全天候的陪伴和照料,她丈夫的病情缓解了不少,甚至还能帮着干活儿。他裁布料的速度比江大姐还要快,忙碌的工作使他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江大姐的儿子今年高考,考上了本地排名前三的大学,可谓喜事连连,苦尽甘来。

  江大姐夫妇请我们吃饭,席间她丈夫屡屡举杯,对我们感慨道,年轻的时候,总是觉得妻子软弱,动不动就掉眼泪,跟株小草似的。可真遇到事,小草的柔韧性比大树还强。要是没有她,真不知道这个家现在会是什么样子。随后,他对着江大姐说:“夫妻间说感谢太生分了些,但我还是要说,谢谢你的支持和理解,让我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是一个废人。谢谢你给了我时间和耐心,让我重新拾起一个男人的责任。我缺席的那些日子,苦了你了。”

  “这么多年都是你撑着家,也换我撑着你一次。”江大姐偷偷低头抹了把泪,抬起头时,又是露出那样柔软的、可以包容一切的笑容。

  生活是美好的,也是残酷的,谁的人生能够一帆风顺呢?人人都想得到幸福,可又有几个人能够如愿以偿?同样是苦难,有的人把它当作博同情的砝码,而有的人把它当作奋斗的动力。

  就像江大姐说的:“苦难就像手心的伤疤一样,别人看不见,我自己知道,但是握手成拳的时候,哪儿还顾得上手心有伤。”

  女人天生柔软,但在灾难、责任和爱面前,她又无比强韧,能够抵挡突发的巨大打击,在男人一时的颓丧中岿立不倒,稳稳地支撑住天的四角,等他熬过这一时弯折,挺起脊梁重当好汉。

  雨过后,总会天晴。

  (摘自《婚姻与家庭·性情读本》2016年8期)

  夕阳笨笨

0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