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看本站内容更方便

不婚主义者的天赐良缘

  迷恋一个不婚主义者

  出生于书香世家的陈衡哲,是个坚定的不婚主义者。看到身边太多女子一生被家庭捆绑,她不愿走旧式女子的老路。

  她为了推掉包办婚姻,和父亲对峙几天几夜,以至于绝食昏迷。她一个人到上海读书,只身奋斗10年之久,像一棵倔强的小树,孤独又顽强地成长。

  24岁那年,她考取清华大学留美学生资格,远赴美国深造。她像男儿一样畅游四方,醉心书海,这才是她想要过的生活。

  她宁愿孤独一生,也不愿在琐碎的婚姻里蒙上灰尘。身边不是没有追求者,只是她的心从不向任何人敞开,直到遇见任鸿隽。

  他们的相遇,是世间最普通的才情相吸。那时,任鸿隽是《留美学生季报》的总编辑。在众多稿件中,他被一个署名莎菲的作者所译的故事吸引,那曼妙的文笔,让他连声称赞。

  文章很快刊登出来,任鸿隽也顺势向莎菲约稿,从此,两人开始了书信往来。单纯的以文会友,彼此都不知道对方是男是女,年龄几何。但他们很快就有了见面的机会。

  暑假时,任鸿隽和几个朋友相邀郊游荡舟。这一次,他认识了一个新朋友,名叫陈衡哲。这个娇小玲珑的女子,举止大方,对任何事物都有独到的见解,而她的笔名恰恰就叫莎菲。

  任鸿隽对她一见倾心。陈衡哲也欣赏任鸿隽的才情与风度,但仅仅是欣赏,只把他当朋友,不曾有其他想法。

  小心维护爱的萌芽

  很多人都知道,陈衡哲是不婚主义者,任鸿隽也知道。所以任鸿隽的追爱之路,艰难而漫长。

  那时,任鸿隽就读的学校,离陈衡哲的住处有3个小时的车程。每逢周末,他就叫上两人共同的朋友胡适,一起去找陈衡哲。

  强拉一个第三者进来,自然有风险,可唯有这样,才能不让她有心理负担,他才可以一次又一次地要求见面。

  除了见面,三人间更是书信往来不断。任鸿隽最开心的事,就是收到陈衡哲写给他的诗。虽然不是情诗,却足以让他欢呼雀跃,在灯下一字字抚摸,一遍遍默诵。

  那段三人行的日子,甜蜜而纠结。世上大概没有谁,能像任鸿隽这样,用如此奇特的手段,小心维护一段爱情的萌芽。

  两年之后,任鸿隽回国,两人从此天各一方。他依然只是她众多朋友中的一个,而她依然是他心口的朱砂痣。她的一颦一笑,像烟火一样灿烂,牢牢吸引着他的目光。

  一年后,他终于鼓起勇气远渡重洋,大胆求婚。他的求婚别具一格,没有天长地久的承诺,只是告诉她:他愿意做一道屏风,站在她与社会之间,为中国培养一位天才女子。

  他果然是这世上最了解她的人。这样的情话,最让陈衡哲动容。只有他,知道她不婚,却依然做尽种种努力;只有他,看到了她的理想,也愿意为她的理想付出。

  这一次,陈衡哲的心完全敞开。她早就动心了,既然他消除了她的所有顾虑,不婚的誓言还有什么好坚守的呢?

  好的爱人催化出更多可能

  相识4年后,陈衡哲终于在30岁那年,和任鸿隽携手步入婚姻殿堂。

  可孩子的出生,让陈衡哲陷入了生活的琐碎,几乎将她的所有节奏打乱。短暂的恐慌过后,她找到了解决之道。

  她辞去教职,专心写作,在带孩子期间,完成了很多重要著作。而这一切,自然也得益于丈夫的支持与包容。

  任鸿隽任四川大学校长时,她因为文章太犀利,被人攻击、谩骂,连带着任鸿隽也受牵连。那些文章,友人看了都觉有失偏颇,他却不曾指责她半句。他始终站在她那一边,任她在文字的海洋里恣意驰骋,从不做丝毫阻挠,哪怕因此影响仕途。

  这些攻击,让陈衡哲对四川颇有怨言,她要求任鸿隽辞去校长职务,他便不顾众人挽留,毅然辞职。只因他承诺过,要做一道屏风,给她一方天地。外人说他怕老婆,他只是微微一笑。

  婚后的生活,终于让陈衡哲对事业与家庭有了重新思考,她在两者之间找到了最好的平衡点。她可以一边带孩子一边读书,可以趁孩子上学时,钻进书房里写作,更可以在孩子长大后,重新执教。很多时候,任鸿隽想插手家务,都被她赶开。她知道他比她更忙。

  她成了贤妻良母,也成了著名的学者、作家。曾经她那么担心,怕一入婚姻深似海,从此学问是路人。而事实上,她什么都没耽误。

  好的爱情,好的爱人,是一道催化剂,可以让人生幻化出更多可能性。任鸿隽于陈衡哲,恰恰就是那个好的爱人。

  (赵红星摘自《莫愁·智慧女性》2016年8期)

  汤小小

0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