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生活,值得我去拥有

  1

  我23岁开始独立生活,赚得第一笔辛苦钱的时候知道了柴米油盐贵,从此对什么花销都抠门起来。那时认识了一个朋友,同样是赚辛苦钱的普通女孩,我们每天一同相约去打工,下班后进出华人超市买便宜蔬果,再提着大大小小的袋子去赶公交车。我们明明过同样的生活,可就是隐隐约约觉得她哪里和我不一样。

  我那时睡眠极度缺乏,每天早上挨到最后一刻才起,胡乱穿上一团皱的工作服,再塞一把麦片进嘴里,就飞奔出门赶公交车了。等我出现在打工餐馆门口时,必定一副慌张的形象。可是那姑娘不一样,她坚决在上班前两个钟头起床,好好做顿早餐,穿上前一晚就熨好的工作服,梳好头化好妆,然后一丝不苟地来上班。听说姑娘有一个习惯,每周雷打不动地去外面的咖啡馆吃一次早餐。有一次她约我一起,就在那个我几乎每天都会经过,看起来非常昂贵的餐厅。那里装潢高雅,每每看见打扮精致的妇人坐在阳光下轻啜咖啡,我总是低下头,觉得自己并不属于那一类人。

  那天我欣然接受了姑娘的邀约,期待着见识下咖啡馆里的早餐有多奢华,然而当那份早餐被端到面前时,我却大吃一惊。食物摆盘精致,可分量实在单薄:两片烤吐司、两个蛋、一点奶油蘑菇、一团煮菠菜、两片番茄。我一边吃一边觉得不值得,鼓着两个腮帮子和姑娘说:“太失望了,这一顿要是在家里做,算下来才不过5纽币(新西兰货币),我们花20多纽币在这里吃一顿,多浪费呀!”

  我絮絮叨叨,惹得她大喊:“我们吃的不是早餐,是情调。”我在回家的一路上都心疼着,“天哪,什么样的情调能值20多纽币?”

  2

  后来,我的生活好了很多,依旧对吃有比较低质量的要求,觉得吃饱比吃好重要得多。比如,有朋友相约出门,正为去哪家餐馆而犹豫不决,我就会提议:“我们去吃自助餐吧。”国外的自助餐馆非常适合贫民阶级,甭管食物是否新鲜,味道是否合胃口,光是从这一排逛到那一排的冷餐热餐都能让人觉得占到了便宜。我也固执地执行着省钱之道,能在家做的菜就绝对不去饭店里点。

  比如朋友坚持在昂贵的日料店里吃三文鱼,而我花同样的价钱从超市把半条都买回家,七剁八切后胡乱堆了满盘,不顾吃相地和朋友说:“看看,这不是一样的吗?”我也无法理解那些去高级餐馆吃炒饭的人,总是拿出一副说教的语气,“拜托,家里都可以做的呀。”

  直到这些固执的旧观念遇上了一次约会,我的某些想法才发生了改变。

  有一个风流倜傥的男人约我吃饭,选中一家意大利餐厅,那是家隐藏在城中心高雅又小众的餐厅,据说以价格昂贵和分量极少而出名。餐厅环境优雅,气氛怡人,漂亮的女孩子弹着钢琴曲,服务生点燃我桌上的蜡烛。我拘谨落座,偷偷观察了周围吃饭的男人女人,发现他们无论年龄,都身材匀称,穿着体面,举手投足都是一股高贵气。

  那是一次非常美妙的餐厅经历,一切都令我心生向往。烛光在眼前发出轻柔的光亮,耳边是悦耳的琴声,周围是体面又优雅的人。

  那晚回家后我已饥肠辘辘,煮了泡面来充饥,泡面香浓的味道弥散开来。那碗面酱料十足,分量惊人,可是我吃着吃着就放下了筷子,觉得这里面少了一种味道。

  3

  我渐渐体会出,这泡面里缺乏的味道,就是一首舒缓的钢琴曲,是桌上淡淡的烛光,是精致悦目的摆盘,是那些举止优雅的人,还有我收紧小腹经过洗手间的镜子,突然觉得自己也挺美好的那一刻。

  突然想起当年结识的姑娘的那句话:“我吃的不是早餐,是情调。”我也忽然就理解了那些坚持到日料店去吃三文鱼的人,还有那些去高级餐厅点炒饭的人。或许大家去好一点的餐厅吃饭,并不是为了食物本身,而是为了走进那样一种气氛里,坐在那里就能感受到,原来这世界上,还有那么好的生活,而那样好的生活,我也值得去拥有。

  那次约会后,我开始注重自己的仪表和举止,穿无褶皱的工作服,化一丝不苟的妆,努力去赚钱,对待生活虔诚又庄重,多了一些仪式感。我开始喜欢去好一点的餐厅去吃饭,这也几乎成为每周最令人期待的事。

  真的,坐在旋转餐厅里,被一些优雅的人包围,从面前那盘精致的鱼排上切下一小块,慢慢享受一杯红酒,丝毫不心疼这一晚已经花掉这周工资的1/5,因为隐约就觉得有一种声音,正在提醒未来的我,你要加倍努力,去拥有这样的生活。

  (摘自爱微帮)

  杨熹文

赞 (0)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