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事的速度,决定人生的高度

  下一秒立刻去做

  看了《社交网络》这部电影, 最让我惊讶的,是扎克伯格做事的速度和他的执行力。

  扎克伯格被女友甩了之后,当晚便心血来潮,怒敲代码。在很短的时间内,在电脑上折腾出了一款应用——大头照对比评分应用Face Mash。简单来说,这个应用就是让校园里的美少女上传照片到网站,让路人去评分。

  这个简单粗糙的产品抓住了大学生对美色的窥视欲和美女们的虚荣心,并且通过评分建立了竞争机制,所以大获成功。

  注意一下影片细节,就能发现以下这个事实:扎克伯格那天晚上8:13回到宿舍。晚上10:17开始动手做Face Mash。凌晨2:08同学萨瓦林提供了算法公式。随后,该产品上线,在大学生中广为流传。凌晨4点,网站的流量异常,弄垮了哈佛的校园网,惊动了校方的管理人员。

  也就是说,他只花了6个小时,便完成了产品的设计、开发、上线……这可能是一个小型创业团队两天的日常工作量。

  除此之外,他还有对项目敏捷的跟进能力。社交产品上线初期,需要不断更新。有一次,扎克伯格从同学那里得到了“社交网站需要展示学生情感关系”的启示后(单身、恋爱、婚否),立马赶回寝室,增加了这个功能。

  在这部片子里,你能时刻感受到扎克伯格身上有一种平静的粗暴。出现想法?OK,下一秒立刻去做。出现问题?OK,下一秒立刻解决。出现更优方案?OK,下一秒立刻进行产品更新。

  同在哈佛就读的Winklevoss兄弟与扎克伯格是死对头,他俩总说扎克伯格剽窃了他们的创意,才有了之后的Facebook。事实上,促成扎克伯格与Winklevoss兄弟日后巨大差距的,也正是二者的执行力差距。

  当兄弟俩在犹豫是否要做社交网站时,扎克伯格已经开始动手做Facebook了。当兄弟俩在训练划艇时,扎克伯格的Facebook已经上线了。当他们去找哈佛大学校长告状时,Facebook已经覆盖29所学校,有7.5万注册用户。

  面对“社交网站”这个足以带动全球性革命的项目时,Winklevoss兄弟迟迟不肯动手。而扎克伯格选择了像风一般地执行。

  执行是做事的第一要诀

  刚毕业时,我最自鸣得意之处,便是自己不受限的创意,就好像这些想法能说服公司给我开出高薪一样。但经历得多了,才逐渐理解创业圈子里的一句话:“Idea是世界上最不值钱的东西,执行永远是最重要的。”决定人生高度的从来不是做事的完美程度,而是做事的速度。

  比如,你饿了,想烤鸡翅吃。第一件要做的事不是构想如何烤一对完美的鸡翅,不是去想如何调制腌料,而是立刻去菜场买一包鸡翅回来。执行是第一要诀,其他任何一切都建立在速度的基础上。

  我有一个北京的朋友,有一次在吃饭时,他很严肃地告诉我,他有个愿望,想开一家书店。我说,开呗。他说,没钱。我问他家里有没有旧书,他说有很多。我建议他先从摆旧书摊开始做起,反正是个人兴趣,不图赚钱,只图痛快。他有点顾虑,问我,万一有城管怎么办?万一有人收保护费怎么办?万一有人讨价还价怎么办?“先开始再说。只要开始了,其他问题就都不是问题。”他点点头。

  当晚,我和他确认了摆摊地点、营业时间、书价等问题,找了两个大纸箱子,把他的旧书全都装箱子里。第二天晚上6点,他就在家附近摆起了旧书摊。

  现在,书摊运营良好,没人收保护费,没有城管驱赶,少有人讨价还价。刚开始他还不好意思坐路边,之后干脆搬个板凳坐旁边,自顾自地看书,遇到熟人也神情自如。最近,他开始寻找合适的商铺,准备开书店,还发展了一个线下读书会,他是会长。现在,他不再是那个只会唯唯诺诺、痴人说梦的青年了。

  这是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个最坏的时代。当你做事的速度足够快,执行力足够强,你会深信:这的确是一个最好的时代。因为每个人都能通过各自的长处、技能,找到一个安身立命的去处。

  当你做事的速度太慢,就会抱怨:这时代简直坏得不像话。钱都被人家赚了,红利期的好处都被先行者瓜分完毕。你原本的激情早就在拖延中,消失殆尽。

  大部分人不是没有能力,也不是没有决心,其实就差那么一点动手的速度。当你把自己和那些成功的普通人比较,就会发现,你们的差别,其实就是当初“动手做了”和“没动手做”的差别。你和他之间的鸿沟,就是当时一个微小的执行力所引发的蝴蝶效应。

  大家都是普通人,谁也不比谁聪明太多, 可是那些二话不说就把事先做了的人,成功的概率要远高于那些明日复明日的人。

  (摘自搜狐网)

  陆JJ

赞 (0)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