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在星星的份上,和好吧

  骨子里,我是个非常执拗的人。这种个性被鲜明地印证是在两年前,我与我弟吵架的那一回。

  是隔着电话吵架,一向不爱争辩的弟弟硬是听我骂了他一个小时,骂得我口干舌燥。

  事情的起因,在我看来全是他的错。他要扩大生意规模,想找我与我妹借钱。我便让他出具还款计划,而且,借钱时,要专门打电话给我老公和我妹夫。

  他当时答应得很爽快,对我家的操作技术也还得当。跟我说完了,马上专门打电话跟我老公说了这事。但是轮到我妹家,他不仅没发可行性报告,更没打电话给我妹夫,只是跟我妹含糊地说了一下。

  我妹没明白,便打电话问我。我气到不行,打通电话,辟头盖脸地就骂起他来。他平时还好,但那一次我说一句,他就冷硬地回一句。最后还说:“你不想借钱就不借,谁要跟你做一辈子姐弟呀?”我一怒之下,就发誓:“好,从此以后,我们就一刀两断,没有任何关系。”然后,我狠狠哭了一场。我们从小相依相伴长大,各自成家后感情愈发深厚,在某种时刻,我们在对方心中的地位会超然于伴侣之上。

  之后,我对我弟有长达半年的不理睬。他给我寄了两回东西,我退回去后,也再没动静。我狠下了心,要将他从我生命里切割出去。

  那年7月,我带着女儿回老家。没几天,他也带孩子回来了。我们在一个饭桌上吃饭,谁也不说话。

  那天晚上,我习惯性地站在屋前看星星。从小,我就爱看星星。小时候一个人出屋子害怕,就拉着弟弟陪我,指着星星,说着童言稚语。

  看着满天繁星,我蓦地忆起了他小时候跟我说的话:“姐,你看,那两颗星星挨得好近。长大后,我住在左边那颗星上,你住右边那颗。每天一起床,我就可以看到你。“

  我视线有些模糊,那时的我们完全不知道,那看似很近的距离,可能穷尽生命,也不能达到。宇宙间,有这么多看似很近,却遥远得永远无法相遇的距离。能够相遇并且成为血缘情深的姐弟,是怎样的一种幸运。

  我低头给他发短信:“出来看看星。”几乎是立刻,他的声音从我头顶传来:“我在呢。”我抬起头,他站在二楼阳台上,微笑的眼睛璀璨过满天星河。

  (摘自《花样盛年》2016年7期)

  兰若水

赞 (1)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