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何须真相

  未能拔除的一根刺

  接到同学聚会的邀请,许哲有些犹豫,因为听说黎阳回来了。黎阳是多年来,许哲心底一个解不开的谜,是扎在他心头却始终未能拔除的一根刺。

  许哲记得,在他追了黎阳3年后,黎阳的态度终于开始改变。在那个寒冬的夜晚,黎阳接受许哲的邀请,他们一起看了相识以来的第一场电影。接下来,一切循序渐进,黎阳默认了许哲女朋友的身份,两人一起吃饭、逛街、散步、写论文……

  可就在一切即将水到渠成时,黎阳竟然不辞而别去了加拿大,从此杳无音讯。许哲在很多个无眠的夜晚分析过因由,终究是无果。过了多年,答案当然已无意义,可是,许哲还是想知道。但……即便见了黎阳,这个问题,能问吗?聚会的名单里不只有黎阳,还有苏吉祥——在失去黎阳音信的两年后,许哲娶了另一位同窗吉祥为妻。而吉祥当年和黎阳是好友。许哲不知道,这样的情形下3人碰面该有多尴尬。

  出乎许哲的意料,对于黎阳的回国,吉祥的反应极其平淡,只是“哦”了一声,然后,继续忙着她的淘宝购物大业。一会儿,又跟了一句:“我就不去了,替我问黎阳好,如果她有时间,我单独请她。”

  重逢的同学聚会

  几天后,许哲准时到达同学聚会地点。他看到了黎阳——10年后的她成熟了、优雅了,眼神却依然那么清澈、洁净。许哲的心跳,清晰地漏了两拍,他听到自己的呼吸微微急促起来。

  黎阳也看到了许哲,她落落大方地开口:“许哲,你好。”许哲点点头,回问一句:“你好吗?”黎阳笑:“挺好的。吉祥,她好吗?”许哲一怔,原来她是知道的,知道他娶了苏吉祥。他点点头:“挺好的。”

  这3个字后,就陷入短暂沉默,许哲不想提吉祥要请黎阳吃饭的话题,其他,却好像再没有什么话了。最后,还是黎阳先开口,却是莫名其妙的一句:“看来她没撒谎,你到底还是娶了她。”

  “什么?”许哲下意识反问。黎阳摇摇头:“没什么,祝你们幸福,尽管这祝福有点晚。”这便是告别的口吻了,许哲知道,也恰巧此时,许哲的电话响了。

  答案竟是如此简单

  电话是吉祥打来的,她来接许哲。而黎阳在跟许哲说完话后,便先行离开了。至于许哲心里的谜底,依旧没有解开。但没想到,为他解开谜底的,却是吉祥。

  载着许哲回家的途中,吉祥话题一转,忽然说:“许哲,我来告诉你当初黎阳为何不告而别。”许哲心里一顿。吉祥的口吻极其平静:“是我骗了黎阳,毕业前的那天晚上,我给她看了两张电影票的票根,说是我和你一起看的。我告诉她,我喜欢你,如果没有她,我们会在一起。”

  夜晚10点半,在拐入离家不远的和平路后,意外堵车了。吉祥熄了火,转过头来看着许哲,说:“黎阳现在还是一个人,如果你们……我愿意。”许哲没有说话。在夜晚拥堵的车流中,他们就那样沉默地看着对方,良久,许哲忽然笑了。

  原来,如此。原来这个隐藏了10年的谜底,答案竟是如此简单,简单到,令许哲有种失重感。然后,许哲伸出手,轻轻覆盖在吉祥的手背上,说:“可是,我不愿意。”

  拥有已经足够

  许哲没有告诉吉祥,沉默之时,没入他脑海的,并不是黎阳,而是吉祥。满满的,都是她。

  他记起当年黎阳离开后,他烦闷焦躁,是吉祥每天陪着他,给他洗衣做饭,收拾他凌乱的房间和心情;记得他备考公务员时,母亲来省城做腰椎手术,吉祥让他安心复习,没日没夜地陪着母亲,整整一个月,一张小圆脸变成了瓜子脸;记得他向她表白时,无房无车,甚至没有一枚像样的戒指,吉祥拿出所有积蓄买了一只钻戒,让他拿着向她求婚;记得婚后这些年,他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吉祥宠他如宠孩子……许哲还记起,婚后两年,他遇到一个眉眼和黎阳相仿的女孩,一时心猿意马,差点闹出婚外恋,吉祥知道后,只说了4个字:我相信你。

  是啊,信任。如果当初,黎阳对他存有半分信任,那么,结局就会改变。可是,也不过是一个女孩子简单拙劣的谎言,黎阳便将许哲拱手相让。说到底,还是她不够爱。至于当初吉祥做了什么,也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10年,是她陪在他身边,朝夕相伴、相濡以沫。

  拥堵舒缓,车流开始缓缓前行,拍拍吉祥的手背,许哲说:“老婆,咱们回家。”幸福何须真相,拥有已经足够。

  (莞尔摘自《妇女》2016年2期)

  妞妞

赞 (0)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