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与兽性

  晚唐罗隐写过一首诗:十二三年就试期,五湖烟月奈相违。何如学取孙供奉,一笑君王便著绯。这首诗说的是当时亡国之君昭宗的一则逸事,昭宗即位时虽年轻,却是既聪明又有才华的君王,曾努力复兴王朝。无奈时运不济,回天无力,成了朱温的傀儡。也许是为了排遣苦闷,昭宗养成了耍猴的爱好。有只猴被训练得机敏过人,能戴帽穿靴同百官一起随班起居。昭宗十分喜爱,走到哪里都会带上。后来,他一时兴起,便赐猴子以绯袍,号孙供奉。按当时官服制度,这样的品级至少是五品。因此,很多五品以下的官员很不服气。落第才子罗隐亦颇不平,为此作了那首诗。昭宗却调侃道:朕以为孙供奉必为忠臣,卿等却未必。

  后来,朱温弑杀昭宗,篡唐建梁,自立为帝。前朝的旧臣,转而跪拜朱温脚下。登基之日,朱温令人将孙供奉带上殿来,仍让其穿绯红官袍,不料这只猴子竟当场扯掉官服冠帽,并奋不顾身地扑向朱温。恼羞成怒的朱温,当即下令将其处死。据说,现场的一些大臣突然想起了昭宗说过的那句话,不禁面有愧色。相比之下,孙供奉虽是只猴子,却比那些旧臣更重感情,更有气节。

  其实这件事并不稀奇,这只是猴子情感依赖的本能表现,是其报答主人的一种自然反应。而万物灵长的人类则不然,人能抑制本能,运用复杂、智慧的大脑做判断,即刻做出背叛之事,情感、忠诚顿时一文不值。

  当年,昭宗无非是把人性、兽性都看透了。(春泥摘自《讲述》)

  ◎李显坤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