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情可圆(二)

  【上期回顾】杜唯微原是一个普通的女大学生,却已经成了有夫之妇,而且对方还是天王级巨星路瑾年。因为神秘女人来学校扇她耳光的事,学校里盛传她在傍大款做小三,何况,第二天她还开着豪华跑车去学校

  杜唯微醒来的时候,窗外阳光明媚。

  她赖了一会床,想起身,却感觉脸上凉凉的,一侧头看到枕头有点湿,她揉着发痛的额头悠悠地起身。梳洗后,她打开衣帽间,发现里面的衣服华丽得令人咋舌,随便一件衣服都要普通工薪阶层几个月的工资,她从来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能成为小说里的“豪门娇妻”。

  她随意挑了一件能穿去学校的衣服,然后去车库取车,当她拿着车钥匙找到路瑾年嘴里说的“备胎车”时,却发现这是一辆玛莎拉蒂跑车。她一个学生开这种车子去学校也太张扬了吧。

  就在她犹豫要不要开这辆车的时候,嘲讽的男声在她耳边响起:“你一直不谈恋爱,原来是看不上普通的男人,宁愿当小三过好日子啊。”

  这个声音就算被扭曲成麻花她也知道是谁,没想到他还跟踪她到这里来了。

  杜唯微冷着脸,看也不看,想直接拉开车门钻进去,对方却顺势拦住了她的去路。

  杜唯微只想骂人,昨晚被神经病拦,今天被小混混拦,人倒霉的时候,谁都想来落井下石吗?

  “你跟你妈卷走了我爸的财产之后不滚得远远的,还敢出现在我面前!”杜唯微愤怒地下车,嘶哑着声音说,“怎么,想看看我现在过得有多惨,还是你以为我爸其实留了更多的财产给我,于是来探口风?”

  韩毅被她说得半天都无法开口,捏紧的拳头也松开了,那一头黄发早就被染黑,曾经的非主流耳钉也被取了下来,现在的他看着像个正常的男性,有身高也有脸蛋。

  “我知道这件事是我妈对不起你们”

  杜唯微不客气地打断道:“是你跟你妈!”

  韩毅脸色涨红,似乎想解释,最后又放弃:“那你也不能自暴自弃当小三吧。”

  “我当不当小三关你什么事?”杜唯微的声音冷得不能再冷了,压抑在心底多时的情绪在这一刻全部炸开,“少在我面前摆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来教训我,你不配!”

  她伸手推开韩毅,恶狠狠地瞪着他:“韩毅,我告诉你,你跟你妈都会得到报应的,人在做,天在看。”

  韩毅沉默了良久才说:“我们谈谈吧。”

  “没空!”

  杜唯微弯腰钻进车里,也不管他站在前面,直接启动车子,逼迫他让路。车子驶出车库的刹那,眼泪就如同雨滴般不受控制地往下掉。

  她恨他们!

  是他们把爸爸逼得孤立无援,也让她整个青春几乎都在灰暗中度过。

  第二章 人生如戏,全看演技

  学校图书馆。

  杜唯微从古代文学区抽出一本厚重的《文言文解析》,刚翻开封面就感受到了周围异样的目光。她稍稍偏头,眼角的余光瞥见两个女生在对她指指点点,看她似乎发现了,又装作选书的样子。

  杜唯微找了一个人少的角落坐定,书还没放到桌子上,耳边就传来窃窃私语的声音:“就是她,计算机系的杜唯微。”

  “傍大款被发现了,原配找到学校来扇脸,场面好火爆!”

  “我也看到了,学校论坛都炸了,有图有真相,还有视频助阵!”

  “据说她之前在班里都是透明的存在,没有男朋友,连个女性朋友也没有,没想到是这种情况!”

  “今天早上还有人看到她开着奔驰跑车来上学,看来她傍的大款不一般!”

  昨晚的扇脸事件让默默无闻的她一炮而红,今天她又开着跑车来上学,想不被人说也难。她没办法堵住悠悠众口,也不能按照自己的意图左右他人,对于这些闲言碎语,不是她站起来发个脾气或者楚楚可怜地解释“我不是小三”就可以解决的。

  想到这里,杜唯微抱着书起身,走到那些女生面前。

  大家不约而同地抬头看着她,她们原本以为她会勃然大怒,结果对方波澜不惊,不疾不徐地说:“给你们提供八卦的人真不专业,我开的不是奔驰,是玛莎拉蒂。”

  不等她们做出任何反应,杜唯微留给她们一个潇洒的背影,身后一片哗然。

  杜唯微从图书馆走出来后,手机铃声便响了起来,给她打电话的是辅导员。

  “杜唯微,你来一趟校长办公室。”

  “有什么事吗?”

  “你来就知道了。”辅导员也没多说就挂断了电话。

  杜唯微冷笑,她自入学以来就只是在班上见过他几次,现在他突然打电话给她还能有什么事?大概是她“当小三”这件事已经传到学校高层了。

  不过她没做亏心事,自然不怕,想到这里,她大大方方地去了校长办公室。

  进去后,里面有校长、校主任、辅导员三个人,他们都沉着脸,看着她的眼神满满的都是轻蔑之色。

  她刚进去校长就先声夺人:“听说你在学校风纪不正,你来学校是为了学习,不是来走旁门左道的,学生就该有学生的样子!”

  杜唯微冷着脸,声音也冷:“校长,我没听懂您的意思,麻烦您说人话。”

  校主任和辅导员一听连连摇头:这是什么学生,跟校长说话都吆五喝六的,什么素质!

  校长的脸色黑如铁,他拍着桌子,痛心疾首道:“那我就把话说明白,现在学校都在盛传你‘傍大款’,你自己还开着豪车来学校炫耀,成什么样子?你这种学生还是退学吧,不要影响我们学校的形象!”

  杜唯微不卑不亢地回道:“校长你都说是‘盛传’了,那这自然是捕风捉影的事。我开豪车来上学并不代表我傍大款,我家虽不是豪门,但买几辆上百万的车子还是可以的。”如果没有经历继母那场变故,她的家境确实不差,虽没有路瑾年那样夸张,但也是丰衣足食让不少人羡慕的。

  校主任跟着问:“那学校里有女人当众扇你耳光,说你是‘小三’,这怎么解释?学校论坛上可是有照片的,这你不能抵赖了吧?”

  “几张照片能说明什么?我现在要是扇你一耳光,说你破坏我父母的关系,校长和辅导员拍了几张照片做证,那您也就是小三了?”杜唯微面不红心不跳地说,“捉贼拿赃,一切都凭证据说话,学生之间以讹传讹的能力不用我说,大家都清楚。如果你们听信谣言,最好找到实质性的证据,否则我肯定会把事情闹大,到时候在微博和朋友圈来几轮转发,再找媒体报道,那就呵呵了。”赤裸裸的威胁!

  三个人一时竟拿她没辙,因为她思路清晰,条理清楚,根本找不到破绽!

  “我还要上选修课,没什么事我先走了。”杜唯微淡声道,“下次校长再找我,麻烦拿出不容辩驳的证据才好。”说完,她抬手扫了扫并没有灰尘的衣服,像是故意扫晦气一样,随后利索地转身,留下三个人在办公室里大眼瞪小眼,老半天都说不出一个字来。

  选修课结束后,杜唯微刚出教室就被两个人高马大的男人堵住。她勾起嘴角,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真是一波刚平一波再起,这段时间她活得也算坎坷了。

  其中一个男人面无表情地说:“我们老大要见你。”

  杜唯微扭头不予理会,可两个男人架着她就往多媒体教室拖,把她拖至多媒体教室里,两人松手,随即关上门堵住出口。

  杜唯微抬头,看到一个穿着时尚的女人坐在讲台上,她面前放着一个密码箱。看见杜唯微,女人利索地开了密码箱:“我们长话短说,只要你离开路瑾年,这些钱都给你。”她随手拿起一沓钱,“你这种女人跟他在一起不就是为了钱吗?他这样的花花公子玩腻了之后,甩你跟丢垃圾一样,到时候说不定你什么都捞不到。”

  确认不是绑架之类的恶性事件后,杜唯微恢复了平静,淡淡地问:“你跟昨晚的女人是一伙的?”

  “昨晚?”惊讶的神色在女人的眼里一闪而过,她随即把钱丢进箱子,“我很意外,路瑾年居然那么维护你,不过他是专业的演员,逢场作戏是他的强项。”

  “专业演员”、“逢场作戏”,听到这八个字,她的心没来由地一紧,虽然她三番五次告诉自己,他跟她求婚并不是单纯地爱她,可是她爱慕他整整七年了。

  心里有波动,但她的脸色并没有任何反应,她淡漠地问:“你确定如果我离开路瑾年,这些钱都归我?”

  “是。”

  “不反悔?”

  女人坚定地说:“我们不缺这点钱。”

  杜唯微迈着大步上前,很不客气地拿过箱子,说:“行。”

  女人没想到她居然这么爽快地答应了,没有丝毫犹豫和挣扎,就连最起码的“我是那种能用钱打发的人吗”都没说一句。不过,这也证明了她们老总的理论:能忍受路瑾年脾气的女人,除了为钱还是为钱。

  “我能走了吗?”杜唯微问。

  “请便。”女人露出了轻蔑的表情,“不过如果你反悔的话,后果可是很严重的,到时候要是你缺胳膊或者少腿的,别怪我没提醒你。”

  杜唯微拎着箱子在她面前晃:“有这些钱,就算缺胳膊少腿也能挥霍一辈子了。你说得对,我跟他在一起就是为了钱,你既然满足了我,我就知道该怎么做。”

  “我喜欢识相的女人。”

  杜唯微难得露出了一丝笑意:“我也喜欢出手大方的人。”

  杜唯微前脚刚出多媒体教室,女人就拿出电话拨了一个号码:“李总,我是陈瑶,都搞定了。李总推测得没错,她就是一个拜金女,长相只能算清秀,不及何雪小姐万分之一,而且她面无表情,跟个死人一样。可能路少在娱乐圈看多了浓妆美女,所以对无表情一族感兴趣吧。路少只是贪玩,他好奇心重谁都知道”

  对话快要结束时,陈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问道:“李总,你昨晚派了其他人找她吗?”

  “昨晚?难道有人借我的名义找她的碴?”

  听李总的语气,那杜唯微口中“昨晚的女人”应该跟他们无关。想到这里,她继续说:“这种贪钱的女人肯定不止傍路少一个人,这种不劳而获的女人总有一天会自食其果的。”

  片场。

  路瑾年戴着古代男子的假发躺在摇椅上看剧本,大长腿很没形象地架在旁边工作人员的凳子上。

  助理小王前来通知:“路少,你准备准备,十分钟后有你的文戏。”

  “吻戏?”路瑾年的视线从剧本落在助理脸上,“今天我跟女主角没有对手戏吧?”

  小王哭笑不得地解释道:“是文戏,文学的文。”

  “可今天我的都是打戏。”

  “导演说了,编剧的剧本偏重打斗,缺少人文关怀的东西,所以他临时脑洞大开,加一场文戏,提升一下这部电影的规格。”

  路瑾年将剧本丢在一边,双手环胸,眉梢挑起:“我在这部电影里出现就是最大的规格,还需要再提升?再说,他已经加N场‘人文关怀’戏了,狗血情节满天飞,我三岁时看的动画片都比这个电影的情节要真实。”

  小王为难地说:“可这是导演的要求,我也没办法。”

  路瑾年起身,摘下假发直接丢在椅子上:“谁爱演谁演,我没时间奉陪!”

  面对路瑾年的坚持,在这个连风都能割破脸的季节,小王却急得汗流浃背。

  眼见小王眼眶红红的样子,路瑾年翻了个身,静默了片刻,才勉为其难地跟着他去拍摄地点。

  到了镜头前,他才得知导演要加男主的父亲被绑架的戏,敌人想用男主的父亲逼男主就范,为了国之大义,男主的父亲当着男主的面咬舌自尽,男主痛不欲生,在雨夜里与百来号高手血战。

  路瑾年很想翻白眼,这哪是什么文戏?他感觉被一缸狗血从头浇到脚,那叫一个酸爽。

  这时,镜头对准贴着络腮胡子的中年男子,他的双手被反绑在身后,在他左右两边站了好几个反派角色。路瑾年刚准备演,眼尖地发现“父亲”的双手被绑得很松,稍稍动一动绳子就会掉下来。

  他立刻打了一个暂停的手势,歪着头看着“父亲”的手。

  导演不悦道:“路少,你又怎么了?大家都等着拍完你这场戏回去休息呢!”

  路瑾年微微一笑,指着“父亲”手上快要掉的绳子,道:“绑得这么松,身怀一身武艺的男主角他爹不会逃跑吗?还有,主谋把男主的父亲绑成这样,他到底是想留住对方的人呢,还是对方的心?”

  导演气急道:“你不找碴会死吗?”

  “那你认真点会死吗?”路瑾年直接脱掉戏服丢在一边,“烂戏我可以忍,傻瓜导演不能忍!”话毕,他大步流星地往外走去。

  小王赶紧上前去拉他:“路少,你要是这么走了,也太不负责任了。”

  “我要是继续拍才是不负责任。”路瑾年推开他的手,不顾小王的苦苦哀求,也不顾剧组其他人的挽留,换了衣服后就那么任性地走了出去,然后开着自己的豪车扬长而去,留下些许汽车尾气。

  路瑾年开车往家里赶,快到家门口时,天忽然下起了雨,先是毛毛细雨,后变成倾盆大雨。他停下车,靠着椅背发呆,杜唯微的脸就那样毫无防备地出现在他的脑海深处。

  一个月前,他们在瑞典西约特兰省的哥德堡市机场相遇。那天,他撞翻了背着大包小包,手里还拖着行李箱的杜唯微,来不及道歉就要走,可是她捉住他的衣角,声音既颤抖又嘶哑:“路老师!”

  他鬼使神差地回头对上了她的脸记忆中,他并不认识这个女生,而别人多数称他为“路少”,这一声“路老师”隐藏了太多信息,而对方含情脉脉地看着她,表情也是极度的惊愕以及久别重逢的振奋。收到了这些信息后,他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出了一个决定,那就是利用她帮助自己摆脱爸妈派过来的逼亲团。

  事实证明,他这个临时决定做得非常完美。她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可做事情有条不紊,而且脸上没什么太多表情,跟逼亲团们说话也令其他人捕捉不到任何信息。

  想到这里,他重新启动车子,红色的宾利疾驶在重重雨幕中。

  将车停好后,路瑾年冒着大雨进别墅,轻轻走到二楼,发现杜唯微的卧室敞开,卫生间则灯火通明,雾气缭绕,透过坚硬的推拉式玻璃门,隔着水蒸气还是能瞄到里面曼妙的身姿。

  邪魅的笑在他的俊脸上浮现,他返身拿了一把椅子在卧室的过道上坐定,他只要一抬头就能瞅见卫生间的正门。

  他架着腿,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刚抽出一根手指就顿了一下,又把烟塞回盒子。为了控制自己,他连烟带盒准确无误地扔进远处的垃圾桶里。

  几乎是同一时刻,卫生间的门被打开,雾气像开了闸的洪水一般往外溢,先是一条光裸的腿往外一伸,紧接着是一只又白又细的手抓住门的边缘将门往外推,最后才是重头戏:身上裹着浴巾的杜唯微光着脚走了出来。

  当她与路瑾年对视时,整个人像被定住了一般,呆呆地站在原地。

  路瑾年手指滑过嘴唇,眉眼间笑意深深,他一语双关道:“我饿了。”

  杜唯微低着头没说话,她先是往右走,没走两步差点撞到墙,然后发现左边才是卧室,旋即以百米冲刺般的速度回房间,进门,关门,反锁,换衣服,动作一气呵成。

  穿戴完毕后,杜唯微站在门后踌躇了半天,一想到刚才的场景,她的血液就开始沸腾,尴尬和羞涩让她在短时间内不敢继续跟路瑾年见面。

  许久之后她才打开门,却发现路瑾年不见了,找了一圈才在书房见到他。他正靠在书房的电脑桌前,手里拿着一本封面花哨的言情小说,而桌子上堆满了明信片,有几张明信片上还签着她的笔名。

  那是她新上市的言情小说,按照编辑的要求正在明信片上签名,配合新书上市在某图书网站冲销售榜。

  “这书是你写的?”听到开门的声音,路瑾年抬头问道。

  杜唯微有些不好意思,其实她不太想让别人知道自己是一个作者,而且还是写“你爱我,我不爱你”这种言情小说的,虽然自己能走上写作这条路还是当初他指点的。

  路瑾年合上书,评价道:“写得不错,我很喜欢女主的性格。”

  杜唯微愣了愣,想起七年前,他看了她被评的低分作文,说:“我很喜欢你的人物设定,尤其是女主角。”原来不管多少年过去,就算他性格变了,可某些东西依旧不变,就如同现在,她依旧喜欢他,而他也还是说喜欢她设定的女主角。

  “谢谢。”

  “那些明信片上的签名是你的笔名?”

  “嗯。”

  “你这书的封面也太花哨了吧。”

  “不是什么重点书,编辑让美编随便做的。”她写小说写了五年,出了七八本书,但至今还是一个小透明。

  “不是重点书编辑还让你搞签名明信片?”

  杜唯微如实道:“为了让书的销量好,明信片的钱是我自己出的,文化公司原本并没有打算重推我的书。”

  “虽然我不懂你们文化圈里的事情,但我听说写小说的大多数都很穷,别说作者,片场的编剧们也好不到哪里去。不过他们的剧本也随便弄,什么样的价位就出什么样的作品。”路瑾年看着电脑旁的明信片,“你这书能送我一本吗?”

  杜唯微没想到他居然对自己的小说有兴趣,立刻说:“你全拿走都行!”

  路瑾年把手里的书随手搁在他的外套上:“我只要一本。”

  然后,两人遥遥对视,相顾无言。

  片刻后,杜唯微折回卧室,从床头柜里拿出密码箱,把箱子拿到书房,对路瑾年说:“今天在学校,我又被陌生人堵住了,对方给了我很多钱,让我离开你。”

  “钱你接了?”

  杜唯微指着箱子说:“接了。”

  路瑾年嘴角一抽:“在电视剧里,女主都是把钱砸到对方的脸上,然后说‘你以为钱可以解决一切吗?我对他是真爱,你可以侮辱我的人,但不可以侮辱我对他的感情’的吧?”

  杜唯微顶着一张面瘫脸,就连声音也没什么感情和温度:“你都说是电视剧了。”

  “你也太现实了吧。”

  “对方声势浩大,我要是不接钱估计没什么好下场。再说,她既然让我离开你,还愿意花钱,那肯定是你认识的人,所以我回来让你摆平这件事,钱我也拿了,自身安全也保证了,两全其美。”

  路瑾年呵呵笑道:“原来你还是个人精。”不过他就喜欢有点小聪明的女人,这样相处起来才有意思,“钱你自己留着,不用给我,你把对方的身份特征跟我说一下,我来查。”

  “对方明确说钱是给我的,我当然不会给你。”当时她可是强装镇定,用生命在谈判,这笔钱就是用来回馈自己临危不乱的。

  路瑾年再一次绽放出灿烂的笑容,眸光璀璨如星光,下一秒,他上前,一只手搂着她的腰,另一只手撑在墙上,腰身往前挺,将她牢牢地控制在自己的怀里,让她无法动弹分毫。

  “既然你拿了钱,为什么不按照对方的意思离开我?难道是因为这些钱不够帮你爸爸还债?”路瑾年歪着头,薄薄的嘴唇在她的脸颊上来回游移,让她感觉痒痒的、麻麻的。

  跟他保持这么近的距离,杜唯微感觉自己紧张得都要窒息了:“因为因为我喜欢你。”

  “喜欢我?”看来之前她装作不认识他这个巨星是欲擒故纵,“你既然喜欢我,为什么怕我碰你?”望着她娇羞不已的样子,路瑾年眉头紧锁,“你们写小说的不都喜欢写擒人先擒身的剧情吗?”

  杜唯微的声音开始颤抖:“感情需要两情相悦,小说毕竟是小说,况且我从来不写这种剧情。”

  路瑾年打破砂锅问到底:“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看我哪部剧吗?”

  “我没看过你演的剧,”杜唯微把头压低,不敢与他对视,“我是从七年前开始喜欢你的。”

  七年前?那时候他正在哥伦比亚大学进修,还没涉足娱乐圈。

  见对方既没出声也没其他任何反应,杜唯微鼓足勇气说:“十五岁那年,我继母给自己的儿子请了一个女家教,后来那个女家教怀孕了,让刚从哈佛大学回来的你顶替。你在这一年内断断续续地来,因为你我才一下课就回家。我经常找借口接近你,后来你说我作文写得不错,也给我很多指导,所以我走上写作这条路。十六岁生日的前两天,我原本约你跟我一起过生日,你答应了。我准备生日当天跟你表白,可你没有任何预兆地走了”

  这一别就是六年,在这漫长的时光里,她用笔一次又一次地勾勒着他的脸。她所有小说里面的男主都有他的影子,他们无一例外地内敛、深沉、稳重、才华横溢。

  她原本以为,这一别,他们便如这世间千千万万错身而过的陌生人一般,各走各的路,各自在各自的圈子里演绎着彼此都看不到的人生。可过尽千帆,他们在瑞典的西约特兰重逢,命运将他们连接在一起。

  路瑾年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无法压抑的愤怒像是一团正在燃烧的火一样从他的胸口蔓延到全身,就连他深海般的眸子也被这燎原的火光覆盖了。

  “杜唯微!”他死死地捏着她的手,猛地吻住了她的唇。透着怒火的吻带着不容抗拒的霸气,在她的嘴唇上辗转反侧,他的一只手像是一把钢钳,将她的双手锁死在她身后,另一只手环住她的腰,死死地用力,似乎想把她揉进自己的身体,成为自己的一部分。

  感受到了路瑾年不正常的举动,杜唯微激烈地反抗,但也无法阻止已经接近疯狂的路瑾年。情急之下,她一口咬住他的嘴唇,霎时间血腥味在唇齿间蔓延。

  路瑾年吃痛地松手,像是捕猎的老虎看小兔子一般凝视着她。

  两人僵持了许久,路瑾年返身抱起自己的衣服,迈着重重的脚步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杜唯微靠在墙上,颓然地坐了下来,冰冷的地面上,那刺骨的温度冻得她瑟瑟发抖。

  他怎么突然就生气了?她认错人了?不可能!路老师的脸她绝对不会认错。他站在人群里那么显眼,纵使过了六年,他只是比当初变得更成熟、更帅了,但脸部的轮廓没有多少变化。

  路瑾年抱着衣服在滂沱的大雨中穿梭,匆匆去车库找到自己的车后,他进入驾驶室,将自己的衣服扔在副驾驶座上。衣服落下发出沉闷的声音,他这才发现自己向杜唯微要的书当时直接搁在了衣服上。

  望着那本书,路瑾年挫败地单手支着额头。

  可恶!他为什么要这么生气呢?

  路瑾年负气走后,杜唯微的头疼得厉害,一个人对着窗户坐了许久,最后,当她看到路瑾年开车离去时才回身睡觉。

  躺在床上,她翻来覆去地睡不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缓缓入梦。梦里,她的头疼得像是要炸裂似的,梦中的自己站在山崖边缘,继母和韩毅在她身后狰狞地笑着,她脑袋上像被扎了很多针似的疼,身体像被火烧了一般,热得她内脏都在揪痛。明明是站在地上,她却觉得自己的身体摇摇欲坠,似乎一下子就会掉下去。

  继母伸手推了一下她的后背,声音无比狠毒:“去死吧!”

  她双脚悬空,身体不断地往下沉,无边无际的恐惧像是一把无形的手抓住了她的心脏,让她冷汗涔涔。

  这时,似乎有一双手抚摸着她的额头,那双手非常凉,却让处于恐惧的她安下了心。片刻,那双手撤离,冰凉的感觉消失,身体又开始往下沉。

  不要,不要!杜唯微挥舞着双手,可是周围什么也没有。

  很久之后,有只手将她抱着,让她坐直,她感觉有勺子送进她的嘴里,可是她根本没有力气,几乎张不开嘴,她想睁开眼睛,眼皮却像是被缝起来了似的,无法睁开。

  片刻后,她的身体被放平,接着有嘴唇贴在她的唇上,苦涩的药水流进她的嘴里。喂了好几口之后,对方停止了喂药的动作,然后伸手摸着她的额头,她紧紧地抱着那双手:“路老师,路老师是你吗?路老师?路老师,我想你!”

  那人全身都僵硬了,可纵使如此,他还是任由她抱着他的手臂,一动也不动。

  第二天,她醒来后感觉整个人都没力气,而昨晚那切实的温暖那么不真切。

  她在幻想什么呢?路瑾年明明开车走了,怎么会回来?可当她的视线落在窗边不远处的桌子上时,手指一颤,桌子上面放了一盒用过的感冒药,旁边还有一张字条,上面简短地写着:你昨晚感冒了,按时吃药。

  原来他真的回来了!也不知道他待了多久,又是什么时候走的。

  以后,他还会联系她吗?她不敢想,也不愿意去猜测。

  【下期预告】

  因为身份的巨大差距,杜唯微经常能听见周围的人对他们议论纷纷,路少却当作没听到似的,还准备带她回家见父母,却在得知大哥路西顾也在家里时突然变卦

  文/南风语

赞 (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