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不好吻来凑

  【故事简介】为了进军好莱坞,蒋思不得不请了当年的学霸校友当英语补习老师。为了全方位逆袭学霸,她连在娱乐圈苦练多年的舌吻技能都用上了,学霸还是无动于衷。可是为毛学霸只是蜻蜓点水的一个额吻,就让她整个人小鹿乱撞,意乱情迷呢?

  第一章

  蒋思在娱乐圈打拼了三年,终于因为几部电影大红,成了国内一线女星,近来,经纪公司甚至联系上了好莱坞的电影公司,帮她争取到了来年开拍的一个女三号的角色。

  这是别的女星盼都盼不来的运气,蒋思对此却很苦恼。她读书那会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学渣,偷着抄同桌的答案,英语从来都没有及格过。要去好莱坞拍戏,别的不说,起码得能用英语和别人沟通吧?

  想到这,蒋思立刻让经纪人帮自己找一对一的补习老师,想了想,她又加了几个要求:年龄和她相仿、长相不能难看、谈吐要风趣。

  “最好是个男的。”这样的话,她万一学不会,卖个萌,老师就不忍心说她了。

  经纪人露出一副“你是相亲还是找老师”的表情后就匆匆去安排了。

  蒋思没想到,几天后,当她踏入会议室,看到的竟是一张熟悉的面孔。

  “你怎么会在这?”蒋思拔高了声调,对面的人啪地一下合起了手中的书,书的封面上赫然有几个大字:三十天英语速成,双眼视力巨好的蒋思还瞄到大字下面的四个小字:宋承希/著。

  要死了!经纪人请的补习老师居然是宋承希。宋承希在蒋思的学生时代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每一次年级考试后的大会上,她和宋承希的名字经常是一起从校长嘴里出来的,因为宋承希是第一名,而她是倒数第一名。

  那时候,她就常常暗暗地发誓,总有一天要混出个样子,把宋承希比下去,没想到,这一天来临了。

  蒋思坐下来,一条长腿搭到另一边的膝盖上,歪歪地倚在靠背上,得意道:“好久不见啊,宋承希。看见我是不是很惊讶?没想到你会有机会来给我这个大明星补习吧?”

  “把腿放下来!”宋学霸嘴里冷冷地吐出四个字。蒋思有些错愕,没来得及反应又听到他加重了口气:“双腿并拢,腰背挺直!上我的课就要按我的规矩来!”

  “等等,宋承希,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蒋思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道,“是我花钱请你来帮我补习的。”给钱的难道不是大爷吗?他这副态度算是什么?

  宋承希将教材一把放在她面前,两手撑在桌子上,凌厉的目光迫近她:“没错,所以,现在我是你的老师了。尊师重道你懂不懂,大明星?”

  蒋思被堵得哑口无言。趁着去喝水的工夫,她揪住经纪人的袖子:“我要换人!这个老师一点都不风趣。”他还凶得很,她被他一吼,连腰都不敢弯了。要是以后每天都被他这么调教,她宁愿选择去死。

  平时经纪人对她是百依百顺,这次却没有同意,他说:“宋老师帮很多一线明星补过外语,有丰富的经验。我花重金又说了很多好话,外加附送你的签名写真集,他才答应推了唐云的课,来给你补习。这么难得的机会,你要放弃?”

  唐云?听到这个名字,蒋思下意识警觉起来。现在影视圈里,跟她身价相当的就只有唐云了。难道唐云也在密谋进军好莱坞?想到宋承希为了她把唐云的课给推了,她心里又顿时充满优越感。

  “那就不换了,我回去上课了。”

  结果第一堂课,蒋思就被宋承希批评得狗血淋头。

  “你的经纪人说,你的英语水平比较差。从我们刚刚做的这份测验来看,你的水平不是比较差,是特别差!”宋承希捏着那张卷子,眼底透露出一丝震惊,“你连高中学的那一点点单词都忘了?”

  蒋思翻了个白眼,她高中的英语也就十来分,现在都过去六七年了,忘干净了有什么好震惊的?

  宋承希捏了捏眉心:“你出门千万不要说认识我,我怕丢脸。”

  蒋思倒吸了一口凉气,正想着怎么发火,他已经扔过来一本单词本:“这里面是最基本的词汇,先给你三天时间把它背熟,单词的录音回头我发给你,三天以后我来检查。另外,”他顿了一下,“跟你的经纪人说一声,教你这么差的学生,学费要加倍!”

  第二章

  蒋思觉得,她从学生时代就讨厌学霸真不是没有理由的。凭她现在的身份,以前的校友多少人都恨不得来巴结她,他宋承希凭什么这么嚣张?

  她就不信了,她不学外语难道就会死?她不会外语还不是混成了一线女星?大不了她带个翻译去国外,到时候拍完电影后期配音呗。

  想仔细以后,蒋思立刻让经纪人把宋承希辞退了,什么单词,什么英语,统统见鬼去吧!

  她翻开经纪人送来的几个剧本,开始挑接下来要拍的戏。翻了一遍之后,蒋思挑中了一个都市时尚的剧本,接了女一号的角色。没想到第一天试戏,她居然看到唐云在场,身边还跟着宋承希。

  一看到唐云,蒋思浑身的毛就奓了起来,还要若无其事跟她装亲密。她转头打听了一下,有个演员临时出了状况,只能把这部戏给推了,唐云是被临时拉来救急的,虽然是演女二号,片酬却是按照女一号的标准给的。

  蒋思瞬间就崩溃了,这样一来,她演得多反而没有女二号拿得多?而且,唐云还大牌地带了一个外语教练在身边,说是全剧的外文台词她要自己念,不需要后期配音,这摆明就是在炫耀!

  接连几天,唐云和宋承希在剧组里出双入对,蒋思越看越觉得碍眼,忍不住就插一腿子过去:“你们聊什么呢?我也听听。”

  唐云还没发话,宋承希已经先开口了,可是他说的居然是一嘴的英文。唐云捂嘴偷偷笑了一下,然后便接了话,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只剩蒋思跟傻缺一样坐在那里。

  僵持了一分钟后,蒋思落荒而逃,一张脸红得跟火烧云似的。她这辈子还没受过这种屈辱,尤其是在唐云面前!

  趁着唐云去上厕所的空当,她靠近宋承希,指责道:“身为校友,你怎么能在背后插我一刀?明知道唐云是我的竞争对手,你居然跳槽去帮她?”

  宋承希的目光从膝盖上的剧本移开,在蒋思的脸上停留,眨了眨眼,说道:“跳槽?难道不是你先辞退我的吗?”

  呃蒋思愣住了,然后开始装傻:“我辞退你了吗?我跟我的经纪人说我最近比较忙,补习的事情先搁置一段时间,他竟然就把你辞退了?可恶,回头我说说他!”

  宋承希的目光转回剧本:“原来是个误会啊,我还以为你是觉得我嘴太毒,人太嚣张,所以刻意报复我。”

  蒋思心虚地眨了眨眼,又继续道:“怎么可能?既然是个误会,你快回来教我,把唐云那边的课推了吧。”

  “没有我,她照样会请别人的。”

  “我不管,我就是不想让你教她!”蒋思脱口而出。请别人教唐云无所谓,宋承希明明是她先认识的,怎么能被唐云抢走?

  见宋承希愣住,蒋思又赶紧打恩人牌:“宋承希,上高中的时候,有一次校运会上,我还帮你做过人工呼吸呢!”说完这句话,她兴奋地等待着宋承希的反应。

  宋承希沉默了好一会儿,转头的时候已经挂上了一抹笑容:“你不说,我都差点忘了呢。”

  当年校运会,他正在操场的角落里做准备运动,也不知道怎么有人丢了一颗实心球过来,直接就把他砸蒙了。因为赶着去跑一千五百米,他没时间去追究肇事者,谁知跑到中途他忽然头晕目眩,一口气上不来就倒了。后来听说蒋思帮他做了人工呼吸,他还托人送了礼物道谢,没想到后来调查那颗球的来源的时候他才发现,肇事者居然就是蒋大小姐本人!

  她还天真地以为他不知道?他可不会忘记自己当时因为脑震荡在医院躺了三天呢。

  想到这,宋承希觉得自己很应该“回报”一下蒋大小姐,即便不是狠狠地敲一笔学费,也应该让她长一点教训,知道这个地球不是围着她一个人转的。

  “如果你能在三天内把我那本词汇表全背出来的话,我就答应你。”

  第三章

  这是一场噩梦的开始,蒋思觉得她跟英语简直像是上辈子有仇一样,她背台词的时候几乎是一遍过,可一背英语就背一个忘一个,再加上工作忙,到了第三天,词汇表的第一页还没背完。她咬了咬牙,恶向胆边生,决定作弊。

  当演员别的不好弄,耳麦和收音器还是很好找的,于是蒋思让助理在隔壁收音,然后实时给自己报答案。助理是专业英语八级,那份词汇表在她眼里简直是小菜一碟。蒋思优哉游哉地等着宋承希,等他进门的时候,甚至欢呼起来:“宋承希,我都背完了,你快考我快考我!”她已经等不及要看宋学霸大跌眼镜的样子了。

  “很好!”宋承希淡淡一笑,“既然你都背了,那我们今天就去实践一下。”

  什么情况?站在这条有名的洋人街前面,蒋思双腿都在打战。虽然她已经戴上口罩和帽子,但这年头狗仔无孔不入,万一被人看到她在这里练习如何跟老外搭讪,她以后还如何在娱乐圈混下去?而且,关键问题是,她根本没记住什么单词!

  想到这,她转过头哀求宋承希:“我们回去好不好?我真的不行啊。”

  宋承希抬起手,看了一眼手表,然后说:“给你二十分钟,进去要十个外国人的名字和电话号码,要不到就算你失败。”说完就把她推进了那条街。蒋思觉得自己有种被人卖进销金窟的感觉,她还没走两步就已经有老外朝她靠了过来,吓得她立刻贴到了墙上。

  老外叽里咕噜地说了一大串,蒋思只听懂了一个“嗨”。救命啊,谁来帮帮我?蒋思几乎要哭出来。

  宋承希在街口闲逛,买了一杯咖啡,又钻进书店看了一会儿书,掐着时间出来。他对蒋思再了解不过了,她会乖乖听老师的话背书?除非世界末日来了。这些年她越变越漂亮,在内涵上却没有任何长进,一参加节目就泄底,典型的吃青春饭的肤浅女星。

  宋承希看了看表,觉得差不多应该去解救一下蒋思了,毕竟她正当红,万一出了什么差错,他也免不了责任。没想到一进洋人街,他就看到她穿梭在人群中,左一个右一个地问号码。

  宋承希靠近她,就听到她用蹩脚的口语问那些人:“可以给我你的联系方式吗?这是我的外语作业。”有些外国人大方地给了联系方式,也有一些人干脆拒绝了她,还有一些人趁机逗她,让她摘下口罩看一下她的真面目,幸亏她听不懂,要不然估计会当场跟人打起来。

  宋承希看见她一边问一边低头看表,似乎急得快哭了。他已经做好准备她一到时间就会放弃,可出乎意料的是,她竟然坚持着把十个号码都要到了,而此时已经离约定的时间过去了十五分钟。

  宋承希看着她抹了一把汗,笑着转身,见到他的时候吓得一个趔趄,声音也有些不安:“宋承希,你什么时候来的?那个,你听我说,虽然我超时了一点点,但是”

  “那两句话是谁教你说的?”他打断她的话,他才不信她会组织出没有任何语病的句子。

  对面的人老老实实地垂下脑袋:“我抓了一个大学生,让他教我的,我背了十五分钟才记住的。”

  认识蒋思这么多年,这是他第一次觉得这个女人居然有救,而且她认真起来还有点迷人。

  宋承希上前两步,二话不说拉过她的手往外走。

  “你的考试,通过了!”

  第四章

  最近拍戏的时候,蒋思的心情都很好,因为宋承希遵守承诺甩了唐云,回到了她身边。她一边享受胜利者的喜悦,一边热情高涨地上课。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之前她一个人背英语的时候,背什么忘什么,可只要是宋承希亲自教的,她就记得牢牢的。

  短短一个多月,她已经能跟宋承希进行简单的对话了,这对一个学渣来说简直不可思议。她好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从一个文盲变成了知识分子,以后跟外国人对话再也不是鸡同鸭讲了。

  今天随堂小测,她居然没犯一个错,连冰块脸宋承希也稍稍露出一点笑意:“进步很大。接下来的内容,你可以进行自学,每天抽两个小时就够了。”

  蒋思咀嚼了一下他的话,忽然瞪大眼睛道:“你不教我了?”

  宋承希耸了耸肩:“我最近很忙,要出国当陪同翻译。”

  “谁?唐云吗?”她知道唐云最近也搭上了美国的电影公司,打算去那边谈合作。

  宋承希收好教案,低头敲了一下她的脑袋:“少关心有的没的,要是荒废了功课,看我回来不收拾你!”

  蒋思立刻正襟危坐:“知道了,老师。”心里却有点失落,看来他果然是要陪唐云一起。

  话是答应得好好的,回头她就立刻让熟人帮忙查宋承希的行程,果然发现他定了机票去洛杉矶。她立刻跟公司请假,然后定了同一班飞机。

  蒋思美美地想着,宋承希在飞机上看到她的时候会是什么表情,一定非常精彩。担心宋承希会把她甩下,她还刻意不让助理跟着来,这样他就不能把她丢下了。

  蒋思一路傻笑着,等到她在飞机上找到宋承希的时候却傻了眼。他身边坐着的是几个文质彬彬戴眼镜的中年学者,没有唐云,也没有任何娱乐圈里的人。

  宋承希的膝盖上摊着一本关于加州大学的介绍书,旁边的人的手提包上印着国内某所顶级高校的校徽。蒋思恍然大悟,他是陪大学教授去做学术交流的!

  天哪,这下她的脸丢大了!她转身扑回自己的座位,捂脸贴窗崩溃了好一会。忽然,旁边的座位一沉,她一转头就看到宋承希阴沉的脸。

  他扫了一下周围,问道:“你的助理呢?”

  蒋思拧了拧眉,垂下脑袋说:“没带!”

  宋承希愣了几秒钟,下一刻便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咬牙切齿道:“下飞机之后等我!”说完就回座位了。

  于是,蒋思就这么成了宋承希学术交流之行的拖油瓶。她每天跟在他后面,看他游刃有余地跟人交流,发表自己的看法,看那些外国女学生对他露出仰慕崇拜的神情。她从来不知道,有一天宋承希在她眼里会是个神一样的存在。

  “宋承希,你怎么能学得这么厉害?你的脑子是不是和别人的不一样啊?”回酒店的时候,蒋思面露不可思议的表情,两眼发亮地望着他。

  宋承希白了她一眼:“我的脑子就是普通人的脑子。”

  “那我怎么就什么都学不会呢?”蒋思咕哝了一句。

  “因为你没脑子!”宋学霸撂下这句话,然后趁着她还没反应过来,迅速地钻进了房间。

  第五章

  结束学术之旅的当天晚上,大学那边办了一个欢送会。前些天每次出门蒋思都把自己的脸武装得严严实实的,生怕被人发现自己的身份,可当宋承希邀请她一起出席宴会的时候,她立刻把所有顾虑抛到脑后,她要穿最性感的礼服出席,不能给宋承希丢脸。

  宋承希来接她的时候,看到她那一身装扮有些傻眼,半晌,用英文说道:“你今晚很漂亮。”

  蒋思脸一红,觉得自己像在做梦,她整颗心都在咆哮:老娘逆袭了,宋学霸居然夸我!!!然后她笑眯眯地挽在着他的手臂。

  之前做学术交流的时候人多,蒋思又跟在最后,校方一直以为她就是个助理或者秘书。今晚她一出场就吸引了众人的目光,宋承希只得向其他人正式介绍她。她这段日子英语进步神速,居然听懂了宋承希的话。

  “你怎么介绍我是你的学生?”她有些不满地说。

  宋承希浅浅抿了一口酒:“难道你不是吗?”

  “你怎么不介绍我是你女朋友?”

  宋承希嘴角微微翘了起来,眼底含笑地看过来:“很简单,因为你不是。”

  蒋思愤怒了半天,辩驳道:“你介绍我是你的学生,一会人家肯定要来跟我讨论什么学术问题。我的英语反正说不顺溜,一会我就随便讲,大家走着瞧!”

  她说完这句话,迎面走来一个西装男,她只感觉到宋承希的一只手忽然揽了过来,将她带进怀里,下一刻,他笑着对那人道:“这是我女朋友。”

  蒋思傻笑了一个晚上,到宴会结束回酒店的时候,她还觉得像飘在云端一样。当然,这也可能是她多喝了几杯的缘故,她已经很久很久没这么高兴过了。

  宋承希扶着她回到房间的床上,在他要离开的时候,她却鬼使神差地揽住他的脖子,力道大得让他跌了一跤,摔在她的身上。

  “蒋思!”他的口气微微有点愠怒。蒋思伸出手指“嘘”了一声,突然神秘兮兮地说:“我偷偷告诉你一件事情,高中那次校运会,是我用实心球把你砸出脑震荡的。”

  宋承希咬着牙不说话。

  “所以为了补偿你,你晕倒的时候,我就为你奉上了我的初吻。”

  宋承希松了牙关,嘴角朝上一勾,眼底浮起一抹笑意。

  “然后,反正我的初吻没了,后来我拍戏的时候就跟男演员吻得特别卖力。我会红,跟我豁得出去也是有关系的,所以我要感谢你。”

  宋承希眉头一拧,脸上立刻乌云密布。

  蒋思浑然不知,继续迷迷糊糊地说:“你知不知道?唐云演戏真的特别假!你说热恋中的男女接吻会不张嘴吗,会不伸舌头吗?她根本不懂什么叫演技!”

  宋承希听不下去了,挣扎着要起身,却又被脖子上那双手狠狠压了回去。突然,床上的人翻了个身,将他压在下面。

  “现在,就让这个世纪最伟大的实力派女演员为你示范,什么叫热恋中的吻。”说完这句话,蒋思低头咬上宋承希的唇,先是轻啄了两下,再用舌头扫过他的唇瓣。然后,她还没来得及示范下一个动作就被宋承希反压在床上。

  她脑子里一片混沌,只恍惚地想,这次跟她对戏的男演员,吻技也是一流的嘛。

  第六章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前一晚的事情一下子涌进脑子里,蒋思将双手插进头发里,一脸癫狂:“完了完了,我竟然对宋承希做出那种事,以后还怎么有脸在他面前混啊?”

  可她怎么都想不起来宋承希的反应,只记得自己霸王硬上弓,后面的就一无所知了。

  她赶紧穿好衣服去找宋承希,却见他已经收拾好行李,看到她的时候面无表情,还冷冷地命令她道:“给你半个小时收拾东西,我们马上要出发了。”

  回程的时候,她和宋承希是坐在一起的,一路上,她好几次想开口问他,又没能鼓起勇气,只能作罢。

  下飞机的时候,宋承希也不跟她说话,直接打了辆车就走了。幸好她已经通知了助理来接她,不然就得在机场苦等了。没想到,助理一来却是一脸忧心忡忡的样子。

  “你解释解释,这是怎么回事?”经纪人把一张娱乐报纸甩在她面前,“你说要去国外度个假,我答应了,可你竟然被人拍到这种照片!”

  蒋思将报纸拿过来一看才发现,她喝醉酒被宋承希扶回酒店房间的照片被人登了出来,报道里还言之凿凿地说,宋承希在她房间里足足待了三十分钟才出来。

  看到这个报道,蒋思第一反应是:宋学霸果然有自制力。她都醉得非礼他了,他居然把持得住,果然是个正经的好男人。想到这,她又偷偷笑出来。

  “还笑!”经纪人暴吼一声。蒋思只能收敛笑容,往沙发上一靠,淡然地说:“都已经被拍了,那怎么办?”

  经纪人思来想去:“绝不能让人给你冠上一顶私生活随便的帽子。你找宋承希谈谈,看能不能说服他,让他演一段时间你的男朋友。”

  蒋思双眼一亮,还能让宋学霸演她的男朋友?她激动得一颗心狂跳,给宋承希打电话的时候,却故意装得很平静:“你看到报纸了吗?”

  宋承希当然看到了,今天他一回学校就被一堆学生围住,追问他跟蒋思的关系。他本来在学校就已经是风云人物、明星教师,现在因为蒋思的关系,更红了。

  “看到了。”他淡淡地回了一句,笔在白纸上来来回回地画着,不一会纸上就一片乱糟糟。

  “经纪人说要让你演我一段时间的男朋友。”她顿了一下,又补充道,“你放心,等过了这阵子的风头,我就宣布我们分手。”

  宋承希手中的笔顿时停住,口气也染上一丝冷漠:“所以我们只是演戏,彼此都不需要负任何责任,也不能干涉对方的私事?”

  她的声音顿时低了一些:“我当然希望你演得像一点,最好这段时间就不要跟其他女人有接触了。呃,如果你真的要跟别人约会的话,那就小心点,千万别被人拍到。”

  有一瞬间,宋承希觉得自己胸口几乎胀得快要爆炸,恨不得吼一句“滚”,然后挂断电话。可他惯于克制自己,又莫名其妙地想起她喝醉酒那个晚上的情景,一时间有点恍惚,就说了句“好”。等电话切断他才懊恼不已,当那个学渣的男朋友,分分钟会被她气死吧?

  第七章

  蒋思对外宣布恋情以后,走到哪都有大批媒体采访她。为了让宋承希的身份配得上蒋思,经纪人给他编造了多重光环–表面上他只是个大学老师,其实他是个隐形富豪,还是个投资专家,在各行各业都有资产。

  经纪人越说越夸张,蒋思在旁边听得心惊肉跳,心想,要是宋承希看到报纸,非把她捏死不可,于是她只能赶紧扯住经纪人,让他什么都不要说了。

  既然是谈恋爱,免不了要被狗仔拍一些照片才能增加可信度。于是,最近蒋思白天工作完,下班都会找宋承希一起吃饭。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两个人之前当老师和学生的时候,相处得和谐自然,可一扮演起情侣来反而怎么都不自在,连吃个饭都相对无言。

  “这样不行。”蒋思瞄了一眼外头跟拍的狗仔,对宋承希道,“一会吃完饭,我去你家吧。”

  宋承希抬起头,瞳孔微微放大:“去我家?为什么?”

  “你没看过娱乐杂志吗?狗仔鉴定艺人是否谈恋爱都是看艺人有没有去对方家里休息啊,时间长短从两个小时到三天不等,根据两人热恋的程度来决定。”她仔细分析道,“鉴于我们俩现在刚刚进入热恋期,要不就先从两个小时开始?”

  宋承希白了她一眼:“我拒绝!”

  “为什么?”蒋思满脸失落。自从宋承希答应演她男朋友以后,她就幻想这一刻很久了,她甚至在包里准备着一套换洗的衣服,打算随时赖在他家过夜。可他竟然这么干脆就拒绝了她,好心塞。

  宋承希却从她的表情看出了一些端倪,顿时心情大好。他用餐巾擦了擦嘴,才不紧不慢地回答道:“因为我家只有我真正的女朋友才可以去!”

  走出餐厅的时候,蒋思一眼就看到不远处轿车里探出的镜头,她下意识伸手想挽住宋承希的胳膊,结果他一转头,她又怯怯地把手缩了回去。

  “那今天就到这里吧。”这句话一出口,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带上了一些落寞的口气。她转身朝自己的车走去,忽然被身后的人拉住。

  她一个转身之后,宋承希的唇印上她的额头,足足停留了三秒钟!

  “不一定要去我家才算热恋吧?”他低声说,摸了摸她的头发,“晚安,明天见。”

  因为这个突如其来的吻,蒋思一整个晚上都没能睡着。她一边欣喜若狂,一边又开始惴惴不安。宋承希这个吻到底是出自他的真心,还是为了做戏?

  这么一想,蒋思悔得肠子都青了,她怎么会脑抽听经纪人的提议呢?她当初就该直接问宋承希愿不愿意做她的男朋友!可现在也许已经晚了,她已经先入为主地要求他扮演她的男朋友,他怎么会放感情进去?他一定只是在做戏。

  第八章

  两个月以来,蒋思跟宋承希约会的各种画面占据了娱乐版块头条,赚足了话题和关注度,媒体已经纷纷在猜测,蒋思是不是好事将近了。

  这天在公司开会,经纪人终于觉得是时候结束这场戏了,于是说:“再演下去就难以收场了,如果到时候再分手,会对你的形象造成很大的损害。现在宣布分手,就说宋承希是圈外人,不堪被人这样整天跟踪,所以你们两个和平分手。”

  艺人服从经纪公司的安排是首要义务,蒋思发呆了好半天也没有勇气打电话给宋承希。这些日子虽然是在演戏,却是她这几年过得最快乐的时光,哪怕每次约会,她和宋承希的互动只有他临走时的一个额吻,或是轻轻的一次牵手,她都兴奋得心跳加速。

  可现在,这一切都要结束了。

  她今天约了宋承希去看电影,时间到了她却还在家里。宋承希打电话过来问她在哪里,她久久不能回应。

  他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低声问道:“到时间各走各路了?”

  蒋思咬住牙关,觉得自己的眼泪都快掉出来了。

  宋承希也沉默了好一会才说:“记得复习功课。”然后就把电话挂了。

  第二天经纪公司就对外宣布,蒋思已经恢复单身,紧接着,公司又帮她接了好几部戏,她又开始到处奔波忙碌。偶尔闲下来的时候,她就会复习宋承希给她的教材,听他上课的录音,听到几乎掉眼泪。

  连导演都觉得她最近哭戏精进了很多,谁都不知道她现在确确实实在经历着一场失恋。也许在宋承希眼里,结束是一种解脱,可她自己很清楚,她从来没有当那是一场戏。她喜欢宋承希,喜欢他的各种样子,冷漠的,温柔的。

  新年前,蒋思跟美国电影公司那边终于确定了剧本和拍摄时间。因为档期冲突,她只能推了一部准备接的戏,剧组问她有没有可以推荐的主角人选时,她一口说出了唐云的名字。

  很奇怪,从前她恨不得抢唐云所有的戏,现在她却一点跟她争的心思都没有。唐云得知后请她吃饭,两人终于化解了矛盾。

  说到蒋思把宋承希撬走的事情,唐云笑了笑,说:“要不是承希给我送了一堆礼物哄我,我当时真恨不得跟你打一架。不过我真不理解,你跟承希谈恋爱谈得好好的,前一天他还春风满面地说跟你进展顺利,第二天就和你分手在酒吧买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蒋思惊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唐云耸了耸肩:“宋承希没告诉你我们两家是世交吗?他算是我半个哥哥。”

  蒋思愣了愣,还在消化唐云刚刚的话,好半天后才憋出一句:“可我跟他谈恋爱是在做戏啊。”

  唐云白了她一眼:“别闹了!宋承希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处在人群焦点,连学术杂志采访他都是能推就推。可为了你,他连着两个月天天上报纸,每天被一堆亲戚朋友的电话轰炸,你说他不喜欢你?他如果是在做戏,为什么不跟我坦白?他连对家里人都说在跟你谈恋爱,这还能有假?”

  “如果这是做戏,他为你牺牲可真大。”唐云继续说,“现在全世界都在关注他有多惨,都说他被你这个大明星甩了。”

  蒋思被唐云这一番话轰炸得脑袋一片空白,片刻后,她忽然站起来,跑出餐厅,打了一辆车往宋承希家里跑。

  新年将至,宋承希手上有一堆工作要善尾,做总结,恨不得将一个小时拆成几个小时来用,然而就在这种时候,居然还有人来敲门,而且敲得跟催命似的。

  他不耐烦地去开门,就看到蒋思站在门口,喘着粗气。

  “宋承希,我喜欢你,你喜不喜欢我?”

  宋承希呆住一瞬,下意识去拉她进来:“外头冷。”

  蒋思却死死地将脚步钉在门口:“不!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在来的路上她才想明白自己有多蠢,宋承希被她一次次招之即来,挥之即去,每次离开的时候从来没有责备过她半句,可她居然一直没看明白他的心意。她一直以为他不喜欢她,所以不敢回头找他,可她从没想过,当初是她说不干涉对方私事,不负任何责任是。他一直默默站在她身后,没有给她任何负担。

  宋承希有些恼怒道:“你先进来再说。”

  “不!”她咬住唇,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你说过的,只有真正的女朋友才能进你家。”

  “废话!”他一把将她拉进家门,“你什么时候不是了?”

  后记

  蒋思在好莱坞的戏正式开拍,除了经纪人和助理,这次随她一起去的人还多了一个陪同翻译–宋承希。虽然分而复合这种事情在娱乐圈也不算什么新闻,但始终对艺人的声誉有影响,所以,经纪公司要求蒋思更卖力地在这部戏里表现,争取更多机会。

  然而,当宋教授看到剧本的时候,却眉头紧皱:“明天你要跟男主角拍吻戏?”

  蒋思忐忑地往沙发一角缩了缩:“这是剧本要求的,我也没办法。”而且外国人比较豪放,一般拍吻戏都是舌吻,所以她想着先报备一下比较好,可如今看来,宋教授还是生气了。

  宋承希把剧本放到一边,扯了扯脖子上的领带:“为了保证你明天一条过,那我今天就委屈一点,陪你多练几遍好了。”说完,他没有预兆地压上来,圈住她的身子,狠狠地碾压她的嘴唇。

  这么无耻的话他居然说得出来!可是面对这么无耻的陪练,蒋思却满心甜蜜地勾住了他的脖子,加深了亲吻。

  “我保证,明天一定一条过!”

  文/豆角很逗

赞 (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