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外星的网红

  【故事简介】自从遇到顾谈,鹰翎翎觉得她整个“鹰”生都不好了。把她当成宠物鸟各种欺负不说,还给她穿上各种各样奇怪的衣服拍cosplay照传上网,鹰星人的尊严都被她丢尽了!他还要求她给他生孩子,哼!她是这么轻易屈服的鹰吗?

  1

  顾谈终于从研究室回来时,我正在吃鱼。

  听见动静,我一抹嘴,风一般迅速地扑倒在沙发上,佯装看电视。

  他端着一杯水走了过来,戴着耳机,悠闲地在沙发的另一端坐下。脱下白大褂的他少了一丝严谨,浅灰色的羊毛衫既随意又休闲,握着杯子的手随意往沙发上一搭,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帅得不行。

  啊呸呸呸!

  我掌掴了自己一下,努力保持清醒的神志。我可是伟大的鹰星人,怎么能对愚蠢的人类流口水呢?

  是的,我是一只来自外星的猫头鹰,目前是顾谈的“宠物”。我原先的“主人”阿本因故需要出国一段时间,在此期间将我交给顾谈照顾。

  不过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就在我进行自我说服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一声低沉且略有磁性的声音:“你在做什么?”

  这声音如此陌生,我条件反射性地收紧翅膀,警惕地四处张望,直到对上顾谈疑惑的眼神时,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他在跟我说话?

  相处两个多月,顾谈一直沉迷于科学研究,鲜少关注我的举动,这回忽然跟我说话,想必是因为刚才我忽然扬起翅膀扇了自己一个耳刮子,让他觉得有些惊奇。

  顾谈是个科学家,每天在研究室里不是解剖这个动物就是解剖那个动物,万一他发现我不仅不是地球上的猫头鹰,而且还能听懂人类的语言,一定会抓我去解剖研究的!

  想到这我就背脊一凉,于是装作听不懂的样子,若无其事地给自己顺毛。

  顾谈果然狐疑地看了我好一会儿才把视线挪开,然后像想起什么事情似的,弯腰从沙发前的桌子下抽出一袋鱼饲料,打算喂鱼。

  哦,对了,鱼!

  鱼已经被我吃掉了。

  我默默地扑腾两下翅膀,打算在顾谈发现前开溜,然而顾谈动作比我想象的要快,我才刚蓄势欲飞,他就已经发现鱼缸里的鱼不见了,而我偏偏在这时候打了个嗝

  果然,不到一秒,我整只鸟就被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擒住。

  我凄厉地叫了声,顾谈阴沉的声音却冷冷地在我耳边响起:“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了,嗯?”

  我嗷呜地挣扎着,却还是无可避免地被他提至他眼前,四目相对的那一刻,我甚至能感受到他眼里冷冷的杀意。

  我鹰翎翎向来是吃软不吃硬的,被他这么凶狠地一瞪,便奓毛了。

  我就是吃了你的鱼怎么啦?!你一整天在研究室不回来,我肚子饿了还不能吃你两条鱼吗?!再说了,那鱼刺那么多,我还没计较它卡我喉咙呢!

  我怒气冲冲地瞪着他,连羽毛都竖了起来。

  “噗。”顾谈失笑。

  我觉得他很莫名其妙。

  笑什么笑?别以为我们鹰星人好欺负,一个我倒下了,会有千千万万个我站起来!总有一天,鹰星人会移民地球,征服地球,称霸地球!

  我内心愤懑地瞪着他,却见他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愕然、震惊,乃至瞪大眼盯着我不说话。

  “鹰星?你来自外星?”顾谈的声音再次响起,神情中夹杂着几分难以捉摸的情绪。

  我神气地一甩头。

  那当然,我们鹰星人咦,等等!他在跟我对话?他能听到我心里的想法?!

  我惊愕地瞪大眼睛,然后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他捏着我脖子的手指上套了一个有指示灯的金属感应器,并且连接着他的耳机。

  我知道顾谈是个痴迷于动物研究的科学家,但他应该没有变态到随身带着动物语言解码器吧?!

  我小心翼翼地看向顾谈,他也正紧紧地盯着我,却没有回应。

  为了证实我的想法,我试探性地在心里说了一句:Fuck?

  顾谈:“”然后充满杀气的声音再次响起,“再说一遍,我就捏断你的脖子!”

  我震惊了。

  2

  我叫鹰翎翎,来自鹰星。几个月前,我坐上了从鹰星开往地球的宇宙飞船“旅行号”,结果返程时因贪睡错过了登船时间,于是就被困在了地球上。

  好在我们鹰星人在地球也是能靠脸吃饭的生物,我被地球人阿本收养后,我的小日子过得还算吃穿不愁。

  至少,在遇到顾谈以前,我的鹰生是这样的–

  愚蠢的地球人:“吃虫虫啦,张嘴嘴,啊~”

  我(满足脸):“啊~”

  而遇到顾谈后,我的鹰生却变成了这样–

  顾谈:“张嘴。”

  我(面无表情):“啊–”

  顾谈点点头,然后在纸上做记录:“口腔结构与人类基本无异,嗯,接下来做个X光透视吧。”

  我:“”结果还是被抓来研究了啊!!

  我举目望天,欲哭无泪

  顾谈不愧是个科学家,不仅长得帅还智商高,不仅智商高还长得帅哦,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变身了。

  我们鹰星人是高等智慧生物,不仅可以以鹰的形态翱翔,还拥有变身成人类模样的能力。

  起初顾谈还是很震惊的,毕竟,亲眼看着一只浑身是毛的鹰变成一个浑身是毛的少女这种事,不是谁都能承受的。

  呃,太久不变身,技术难免有些生疏,不过几次过后我已经可以自由变化成正常的人类少女模样,顾谈也逐渐习以为常。

  于是,为了便于研究,顾谈要求我时刻保持人类模样。

  可我是这么轻易屈服的鹰吗?

  是。

  “伸手。”顾谈一边做着记录一边道。

  我配合地做出了反应。

  顾谈:“”

  我一脸疑惑地看着他。

  顾谈深呼吸了一下,仿佛我突破了他的认知似的,深深地看着我:“这是脚。”然后提笔在表格的“智商”一栏填了个“low”。

  我:“”

  你智商才low!你全家智商都low!我们猫头鹰没有手,只有爪!手脚都是爪!

  愤懑地变回鹰的模样,我挥挥翅膀,欲离开实验台,却又马上被一只冰凉的手抓了回去。

  顾谈冷笑着将我的身体一翻,修长的手不轻不重地把我往实验桌上一摁,我整只鹰就变成了四仰八叉任君采撷的羞耻模样。

  “咕咕咕!”放开我,愚蠢的人类!

  顾谈做研究时习惯戴着动物语言解码器,解读到我内心的想法后,他横眉一挑,嘴角一翘:“嗬,还会骂人?”

  没错!骂的就是你!

  顾谈眯了眯眼睛,不慎露出两分杀气。我背脊一凉,以为他要对我做些什么,正想挣扎,却见他忽而又收敛了起来,嘴角缓缓露出一抹笑容:“好,既然你这么喜欢变回鸟的模样,那我们去遛鸟如何?”

  我被他诡异的笑容激起一身鸡皮疙瘩,却仍壮着胆子在心里拒绝:不去!我是高贵的鹰星人,怎么能像蠢猫蠢狗一样被人类遛呢?你眼神再冷也没用,我是只有底线的鹰!如果有人触碰到了我的底线,我

  顾谈幽幽抬头,忽然没头没尾地来了一句:“说起来,实验室里还少个鹰的标本”

  我就降低我的底线

  于是我就这么“欢快”地飞进顾谈怀里,“积极”地扑腾着翅膀:啊哈哈哈!我最喜欢的就是散步了!

  顾谈这才满意地勾起嘴角,摸了摸我的头,眼底有几分柔光,温柔得甚至有些宠溺。

  第一次看到他的笑意抵达眼底,我竟然有种温暖的感觉。

  3

  顾谈其实也不是那么坏,至少他带我去散步的时候没有把我关在鸟笼里。

  于是我就乱飞了。

  公园里有许多玩耍的小朋友,个个见了我都是一副新奇的模样,纷纷踌躇着想上来摸两下。

  呃,我这只鹰平时没什么大的毛病,就是爱显摆,每次置身于人群焦点之中,都忍不住卖弄地跳上一段–

  旋转,跳跃,我闭着眼

  第一次看到猫头鹰跳舞,小朋友们果然纷纷露出惊叹的眼神。

  于是我更加使劲儿地卖弄起来–

  托马斯一百八十度回旋外加广场舞三百六十度甩头甩甩甩–

  “Duang!”这是撞到电线杆的声音。

  “咕呜!”我凄厉地惨叫。

  许是我用翅膀抱头滚地的模样着实惨烈,人群纷纷发出倒吸凉气的声音,一脸不忍,就连原本悠闲地坐在长椅上看着我的顾谈,脸色也唰地一变,他推开人群,急忙奔到我身旁,然后

  “扑哧。”某种奇怪的声音从他嘴里发了出来。

  顾谈很迅速地别开脸,眼神明显地躲避着我,脸憋得发红,肩膀还忍不住一抖一抖。

  他在笑?

  我撞得脑子都不清楚了,他居然在笑?!我撞得头破血流的,他居然在笑?!

  等等!

  我抬起翅膀,默默地摸了摸脑门。

  不是血,是屎!

  一坨狗屎!

  我颤抖着哀号–谁家的狗在电线杆旁大小便啊?!站出来,我保证挠死你!!!

  顾谈此时再也忍不住了,虽然体贴地背对着我,却仍旧笑到直不起腰。

  我的自尊心被深深刺激了。

  士可辱,鹰不可辱!我瞪着放肆大笑的顾谈,默默用爪搓了个屎球,然后朝顾谈背上一扔–

  “啪!”

  顾谈果然不笑了,肩也不抖了。

  我正暗自得意着,却见他缓缓直起了腰,一股强大的气场随着他的转身,一点一点将我逼退,连人群都害怕得退后了几步。

  我吓得寒毛竖起–这眼神也太可怕了吧!我甚至能感觉到地狱之门正在向我敞开!!

  求生的本能告诉我此刻必须逃,于是我咽了咽口水,哪知才刚偷偷地迈开一步,就得听顾谈声音一沉:“别动。”

  你说不动就不动啊,我又不傻!

  罔顾他的阻止,我挺起肌肉发达的胸膛,蓄势做好全速撤离的准备。然而我才刚展翅,顾谈就以惊人的速度扑了过来,他三步并作两步,在我做出反应前就一把将我擒住。

  我以为他接下来就该揍我了,于是便下意识地用翅膀护住了头,结果他却将我紧紧挡在怀里,由于速度过快甚至跌倒在地上,然后,我听得他闷哼一声。

  我从他怀里探出头来,搞不清状况,却感觉有什么一滴一滴地滴到了我额头上。

  这腥味是血?

  顾谈脸色苍白,额头上还隐隐有一层细密的汗,却仍旧强装淡定。他护着我的右手胳膊上,一排带血的齿印赫然入目。

  我傻了。

  这是咋回事啊?不是,这是谁干的?!

  “汪!”一只野狗得意扬扬地摇着尾巴出现在面前,身上那股子骚味熟悉得很,不用想也知道就是在电线杆旁拉屎的主犯。

  莫非刚才这只汪想攻击我,而顾谈保护了我?

  我望着脸色苍白的顾谈,一股感动顿时涌上心头,可在看到那只得意扬扬的野狗后,又燃烧起了熊熊的怒火。

  哼,居然敢咬朕的主人?!

  啊呸呸呸,重来!

  哼,居然敢咬朕的铲屎官?!受死吧,蠢狗!

  那天回家的时候,顾谈的一条胳膊被包扎得跟粽子一般,而我全身都被包扎了起来,臃肿得像个皮球

  “咕呜~”我悲痛地仰头哀鸣。

  顾谈摸了摸站在他肩头的我,无奈地摇了摇头,嘴角却不自觉露出一抹笑容:“见过被狗咬的,没见过被狗咬还要咬回去的,拉都拉不住!”

  我埋怨地瞪他一眼,在心里默默道:还不是为了替你报仇!

  顾谈愣了愣,眼底旋即流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他促狭地勾起嘴角:“嗬,这么说,你对我很有感情嘛!”

  此话一出,我像被开水烫到似的,猛地缩了一下。

  我挥舞着包扎着绷带的翅膀:你你你你胡说什么呢!朕怎么可能对愚蠢的人类有什么奇怪的感情?我我我

  对于我的结巴,顾谈显得很有耐心,他甚至还替我顺了顺头顶奓起的毛,不仅如此,还很亲近地凑了过来,一副愿闻其详的诚恳样子,眼底的促狭却泄露了他那故意捉弄我的坏心思。

  “嗯?你什么?”

  于是我的脸更烫了。

  水壶在壶里的水沸腾时通常都会喷气并发出刺耳的声音,而我,在顾谈的脸靠得不能再近时,终于羞耻心爆发–

  我变成人形,狼狈地逃跑了,并且,没有穿衣服!

  我的生涯一片无悔,但我想起那天夕阳下的奔跑,啊,那是我逝去的节操!

  4

  经历了裸奔事件后,顾谈终于想起来要给我买一些衣服。

  虽然在家时穿他的大衬衫也挺方便的,但是有句歌词是这么唱的:人不爱美,天诛地灭。

  我还很年轻,不想被天诛地灭,于是我暗示顾谈我需要一些蔽体的衣服,顾谈表示秒懂,然后给我买了一堆美国队长披风、道奇狗头套、蝙蝠侠翅膀

  我:“让你给我买人类穿的衣服,不是宠物鸟COSPLAY装!”

  他一副才明白过来的样子,毫不掩饰眼里的失望。

  我:“喂喂喂!你叹气是几个意思啊?难道你觉得我真的会想穿这些宠物衣?愚蠢的人类,本鹰要去商场,要看看外面的世界!”

  没想到顾谈神情一冷,断然拒绝道:“不行。”

  我不解:“为何?”

  他说:“外面有很多猪一样的男人。”

  “So?”

  “我不能冒着被猪拱的危险把我辛辛苦苦养了几个月的白菜带出去。”

  我一脸茫然地问:“咱家什么时候种白菜了?”

  顾谈:“”他摸了摸我的头,忧伤地望了望窗外的天,“翎翎啊,其实有时候你挺聪明的,和莎士比亚有一半像。”

  “哪一半?”

  “莎比。”

  “”

  尽管如此,一番折腾后,顾谈还是将我带来了商场,然而购物过程却不是那么顺利。

  我拿起一条粉嫩的短裙,期待地看向他:“这件如何?”

  顾谈皱眉道:“太短。”

  我略有些失望,却仍旧积极地问:“那这个背心呢?”

  顾谈冷眼道:“太露。”

  我抓狂了:“这袜子总没问题了吧?!”

  顾谈看了看袜子,又看了看我,勾勾嘴角道:“没问题,只不过,它是情趣的。”

  我:“”算你狠!

  我郁闷地瞪着顾谈,后者却十分悠闲地在等候沙发上翻起了杂志。

  这时,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胖子揽着一个女生走了进来,只见那女生娇滴滴地摇了摇中年胖子的手,撒娇道:“干爹,我好喜欢这条裙子哦,你给我买好不好?”

  中年胖子乐呵地享受道:“买!买买买!”

  我于是有样学样。

  “喀喀,”我默默地坐到了顾谈的身旁,既矜持又羞涩地模仿道,“干干爹,给人家买这条裙子嘛,好不好?”话毕,还偷偷用指尖在他大腿上画圈圈。

  顾谈果然身体一僵,却并没有如我期待的那样欣然应允,反而眼神阴鸷地朝我瞪来。他“啪”地一下合上手里的杂志,脸色阴沉如水。

  直觉告诉我,他很不爽。我吓得急忙把手收回,收到一半时却被人紧紧攥住,扯不回来。

  我欲哭无泪,却听顾谈冷笑一声,威胁似的轻轻摩擦着我僵硬的指尖,原以为他要斥责我几句,却没想到他忽然勾了勾嘴角,画风一变。

  “好。”

  “啊?”

  “买。”顾谈松开手,淡然地重新靠回沙发上,拿着杂志一副悠闲的样子,“不过,这么露的衣服,在家里穿给干爹看就行了。”说到“干爹”二字时,他还刻意咬重了些,嘴角上扬,望着我的眼神里戏谑意味十足。

  我差点没喷出一口老血来,颤抖地指着这个臭不要脸的男人:“你你你,我我我,变变变”

  他歪头疑惑道:“你便秘?”

  “你才便秘!你全家都便秘!你这个大变态!!”

  5

  顾谈并没有放弃宠物鸟COSPLAY这件事情。

  然而,当那件美国队长披风摆在我面前时,我还是强烈地拒绝了。

  顾谈慈爱地摸了摸我的肚皮:“养了这么一段日子,可算肥美了些,不知道鹰星人和地球上的鹌鹑尝起来味道有没有什么不同。”

  我扑通就跪了下来。我穿,我穿还不成吗!

  然而事实证明,顾谈的恶趣味远远不只COSPLAY这么简单,他不仅要我化身成鹰玩COSPLAY,还要我摆pose拍照,不仅拍照,还将照片上传到网上。

  于是我就火了。

  是的,我现在是只“网红鹰”了,不仅经常被摄影师邀请去拍写真,还接了不少珠宝首饰的代言广告。

  为此我甚至写了一副对联,贴在我的摇床上。

  左联:招财鸟

  右联:摇钱树

  横批:好屌,好屌。

  顾谈抚额长叹:“翎翎,答应我,以后在外人面前不要轻易卖弄文采,好吗?”

  我疑惑道:“为啥?”

  他深深地看着我:“你的文采实在‘惊才绝艳’,不是普通人能承受的。”

  我全当他这是在夸奖我,心里很是喜滋滋。

  这日,我在摄影棚给一个男士手表品牌拍广告,化成猫头鹰形态的我被放置在柔软的天鹅绒毯子上,和一个男模搭档表演。

  开拍前,导演给了一点时间让我和男模相处,培养默契。难得逃脱顾谈的怀抱,我很是激动地在男模怀抱里扑腾来扑腾去。

  啊,这腹肌,好想舔!

  啊,这人鱼线,好想舔!

  啊,这熟悉的面庞咦,顾谈?!

  我还沉浸在对男模的意淫中时,顾谈却将我一把擒了回来,用只有我们俩能听到的声音道:“看你口水横流的样子,在他怀里,你很享受?”

  我脑门有一滴汗缓缓滑下。

  呃我表现得有那么明显吗?

  顾谈看我没反应,眼神寒了,偏偏这时,男模一脸阳光灿烂地凑了过来,丝毫没有察觉到危险的来临,还开玩笑道:“翎翎真是太萌了,真想把她带回家。”

  这傻孩子,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的道理你妈妈没教过你吗?我简直是在心里替他捏了一把冷汗!

  果然,顾谈闻言后微微一笑。

  根据我惨痛的经验教训,顾谈的微笑通常只代表一个字,那就是–死!

  他温和地对男模道:“翎翎现在心情不太好,让她自己静(反)静(醒)吧。我们先去喝杯茶如何?”

  男模果然是个单纯的孩子,居然毫无戒心地就答应了,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虽然我并不敢问顾谈发生了什么,但是听说那个原本是鹰迷的男模,和顾谈“喝了杯茶”后,从此患上了恐鹰症。

  然而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由于男模的临时爽约,广告陷入了无法完成拍摄的尴尬状态,于是当顾谈提前带我离开时,我几乎是认命地做好了被惩罚的准备,导致在他朝我伸手的那一刻,我下意识地用翅膀护住了脑袋。

  顾谈一愣,瞧见我眼里怯弱的神情后,手指一僵。

  “你怕我?”他的声音有些僵硬,眼里也闪过一丝受伤的神情。

  第一次看到他如此外露的情绪,而且还是受伤的神情,我顿时觉得自己仿佛造了什么大孽似的,悔恨万分。

  于是,我歉疚地主动蹭了蹭他的掌心,还轻啄他的手心以示友好,心里却仍死要面子地默念着:愚蠢的人类,朕才不怕你呢!实话告诉你,朕这么威武的鹰,发起飙来连自己都怕

  顾谈怔了怔,然后忍不住低声笑了起来。他宠溺地揉了揉我的头,然后俯身邀请我站在他的肩头上。我被他突如其来的温柔弄得有些不好意思,于是到停车场时,我看四下无人,就扑扑翅膀飞了下来,变回人的模样,却没想到刚走两步,胳膊忽地被人一扯。

  我被那股力量带得跌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里,失措抬头时,顾谈已经俯身吻了下来。

  我几乎傻在了当场。

  6

  关于顾谈为什么会忽然亲我的嘴,他是这样解释的:“难道不是你先亲了我的手?”

  我羞愧地反驳道:“我只是啄了一下,不是亲!”

  顾谈摸了摸我的头:“这叫礼尚往来。”

  我满脸黑线,这份回礼也太厚重了些!

  说到礼,顾谈最近对我着实好,有求必应不说,和我相处时也变得温柔许多,有时候我甚至怀疑他是不是患了癌症,毕竟“人之将死,其行也善”。

  为此,我还偷偷伤心了好一段日子,每次吃饭时都用一种怜爱的目光盯着他,不时还主动替他夹菜。

  于是,顾谈看我的眼神更温柔了。

  然而最近不知怎么的,顾谈开始频繁地看手机,偶尔接个电话还会避开我,更重要的是,他最近还开始早出晚归。

  直觉告诉我,他不是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就是有了别的男人。

  而我这么高冷的鹰,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吗?

  能。

  餐桌上,顾谈仍旧频繁地看手机信息。我一边默默地开着泡面盒,一边哀怨地盯着他。

  是的,泡面!他被外面的小妖精迷到连菜都忘记买了,所以今晚只好将就着吃泡面。

  桌上的手机又震了两声,顾谈一看信息,嘴角便不自觉地露出一个笑容。

  我正甩着调料包呢,他这么一笑,我就忍不住有些怨恨,一怨恨,手上的力度就不可避免地加重起来,然后调料包就被甩到了顾谈脸上

  顾谈抽了抽嘴角,调料包从他脸上滑了下来,他看了看那调料包,朝我勾了勾嘴角,道:“怎么,你想泡我?”

  我“哼”了一声,阴阳怪气道:“谁要泡你了?外面的小妖精还不够你消遣的啊?”

  闻言,顾谈皱了皱眉:“什么外面的小妖精?”

  就知道他不会承认,我愤愤道:“你说,你是不是在外面养了别的鹰?你别想唬我,我都看到你的手机屏幕了,小妖精长得还挺风骚的!”

  顾谈:“”

  他把手机递给我,指着上面的照片问我道:“你说的鹰是不是这只?”

  我一看,眼里立即充满敌视:“就是这个小婊砸!”

  顾谈捏了捏眉心,又抬头望了望天,叹了一口气,道:“翎翎啊,你该不会从来没看过自己拍的写真吧?”

  “啥?”

  “这图里的‘风骚’的‘小婊砸’就是你自己。”

  “What?!”

  我十分吃惊,没想到传说中的PS竟如此厉害!原来他收到的信息是摄影师发的写真啊!

  顾谈既无奈又好笑地揉了揉我的头,说道:“这段时间我确实忙得有些忽略你了,不过这都是为了做这个东西。”他拿出一张照片,上面是一个陶瓷捏的半成品建筑群,而这些建筑是我曾跟他描绘过的鹰星球

  他温柔地看着我:“翎翎,我想在地球上给你一个家。”

  我感动得快要哭出来了:“顾谈,你对我真好!我真是太坏了,居然怀疑你临死之前还想在外面养小三!”

  顾谈温柔的神色在听到我的话后一僵,然后嘴角抽了抽:“临死之前?”

  “对呀,你要不是因为快死了,怎么会对我这么好?”

  顾谈额头上的青筋跳了跳,他隐忍地捏了捏眉头,恨恨地看着我道:“鹰翎翎,有时候我真的想捏死你!”

  我咽了咽口水,虽然不知道我又说错了什么,但是看顾谈脸色很难看的样子,我决定还是先溜。

  然而下一秒他又换了一种神色,饶有兴致地问道:“不过,你刚才说小三?”

  我后退了一步,却撞到了墙:“是又怎么了?”

  他勾起嘴角,缓缓俯身撑在墙上,将我困在怀里,眼神轻佻:“这么说,你是我的原配?”

  我真想打自己两个耳刮子,当时怎么就下意识地蹦出了这个词呢?!

  顾谈其实没有靠得很近,眼底的笑意却莫名有一股压迫感,像一剂鸡血打在我经不起挑逗的心脏上,扑通扑通扑通,心跳快到几乎让我窒息。

  仿佛嫌我还不够手足无措似的,他还凑到我耳边,热气呼在我滚烫的耳郭边,暧昧得令人睫毛都在颤抖。

  “从前我很讨厌宠物,因为它黏起人来很麻烦。可是鹰翎翎,被你黏的感觉好像还不赖。”

  我好感动好感动,然后打了个嗝。

  顾谈:“以后不准再吃老坛酸菜面!”

  7

  然而事实证明,顾谈才是小三。

  这天清晨,我揉着眼睛走到客厅时,眼前一瞎,哦不,一亮–

  只见顾谈神色冰冷地坐在沙发上,身旁坐着一个笑容灿烂的男人,两人勾肩搭背,很是亲密的样子。

  我大喜–我的主人阿本终于从国外回来了!!

  我抑制住激动之情,默默地在旁边坐下。阿本不知道我是外星人,所以我不能在他面前明目张胆地变身。

  顾谈眼神凉凉地将我一瞥,似乎对我的出现感到有些不悦,但还是礼节性地向阿本介绍道:“这是暂住在我家的小翎。”

  阿本朝我微微一笑,然而尽管我看着他的眼神炽热,他却仍旧只关心他的鹰–也就是我。

  “我的翎翎呢?我今天一回国就特地过来接它呢,怎么没见着?”阿本迫不及待地问着。

  不愧是我忠诚的奴仆!一想到回到阿本家里就能继续享受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奢华日子,我就忍不住眼冒红心。

  顾谈看我的眼神里却闪过一抹难以捉摸的情绪,暗沉得让人心惊。等我想看清时,他的眼眸已经恢复清明,他像没事人似的重新靠在沙发上,玩弄着窗帘上的珠玉流苏:“翎翎飞出去玩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阿本宠溺地笑道:“这段时间给你添麻烦了,我们家翎翎除了我谁都不认,不把你当主人的话宁愿自己出去找食物。”

  阿本话音刚落,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我就感受到了来自顾谈犀利的眼神,只听他冷笑着说道:“是吗?你们很亲?”

  我知道地球人的情商一般都很低,但是阿本的情商已经跌破了我的认知。面对充满杀气的顾谈,他居然还能什么都没察觉地笑得阳光灿烂:“那当然,翎翎都跟我一起睡!”

  果然,顾谈手上一使劲儿,珠玉流苏竟被他生生扯断,珠子掉了一地,那瞬间爆发的黑暗气场,简直就是十八层地狱的真实降临。

  我在心里扑通给他跪下了:阿本你别说了,等会儿遭殃的都是我啊!

  8

  阿本离开前再三强调会来接我。

  我原想着即使我和阿本回家了,也不妨碍我常来找顾谈,但了解后才发现,他此番是回来接我出国的,于是我开始有些纠结了。

  虽然跟着阿本的日子过得挺好的,但是一想到从此再也难与顾谈相聚,我的心里就跟被扎了刺似的纠结难受,还有浓浓的不舍

  并且我相信,顾谈一定也很舍不得我离开!万一他痛哭流涕怎么办?万一他以死相逼怎么办?万一

  “你的行李我都帮你收拾好了,明天就可以回阿本那儿了。”顾谈把箱子放在我面前,很淡定地说。

  我:“”

  喂!怎么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样啊?你一点都没有舍不得我吗?!

  我悲愤地瞪着他,他却像没察觉到我的心情似的,一点也没有和我开玩笑的样子。

  我咬着唇,心里开始有些慌,一个念头忽然闪现在我的脑海–

  顾谈从来都不喜欢宠物,在知道我是外星人前,他甚至连正眼都没有瞧过我,而知道了真相后却忽然对我关心起来或许对他来说,我只是一个可以提供研究数据的“标本”!

  我的心如遭重击,猛地一沉。

  “翎翎。”

  “翎翎?”顾谈伸手在我眼前挥了挥,皱眉道,“你怎么了?脸色这么苍白。”

  “我”我一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是如此艰涩,我定了定神,踌躇许久,决定还是问个清楚,“顾谈,你是不是想对我做研究才对我这么好的?”

  难得有一次,我这么真诚地看着他,希望答案是否定的,可是

  “没错。”顾谈说。

  我怔住了,一度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

  然而顾谈又重复了一遍:“没错。”他勾了勾嘴角,似乎对我眼含热泪的悲愤样子很是满意,然后才接着道,“为了这个研究,我收集了许多数据,虽然已经知道了答案,但是果然还是需要实践才能出真知。”

  我怒道:“到底什么研究?!”

  他抿嘴一笑,忽然倾身附耳,低柔的嗓音混着热气在耳边响起:“我想知道鹰星人能不能和地球人生孩子。”

  我霎时耳根一热,推开他,连连后退道:“你你的意思是”

  顾谈温柔一笑道:“翎翎,我想你给我生孩子。”

  我的脑袋瞬间就冒烟了:“你不对,你骗人!不然你怎么还给我收拾好了行李?”

  顾谈淡定地把行李箱一打开,我傻眼了–里面是空的。

  “我一开始就没打算让你回到阿本那儿,假装帮你收拾好行李只是想测试一下你的反应。”顾谈笑着说,看着我的眼神很是柔和,“到目前为止,我很满意。”

  我整个背脊都凉飕飕的,万一当时我很高兴地拎起了行李

  想到顾谈微笑的样子,那皮笑肉不笑的阴冷模样,我顿时就不敢想了。这个阴险腹黑的浑蛋!

  顾谈读到了我心里的想法,却丝毫没有否认。他抿嘴浅笑,轻轻将我揽入怀中,唇瓣在我耳根轻轻摩擦,暧昧得让人小宇宙爆炸:“所以,滚不滚床单?”

  我顿时涨红了脸,怒斥道:“滚!咦,不对!你别过来,我是让你滚开!呜呜”

  文/唐柏 图/竹子

赞 (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