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茶为安

  【简介】罗茶茶偏执地爱着罗西,即使他一次次强调他们的叔侄身份、即使他总在和别的女人谈恋爱、即使他从不对她说爱。可他却没想到,有一天,她会傻到不顾一切为他背负虚有的杀人罪名,曾经那个赶不走的女孩,这回如他所愿,再也不会纠缠他了

  壹

  米岳辛被罗西接回来的时候,就像一只被开水烫去所有骄傲的落败公鸡,罗茶茶双臂环胸靠在墙边看着,“扑哧”笑出了声。

  罗西责备地瞪了她一眼:“茶茶!”

  罗西把米岳辛送到他房间的内卫整理,茶茶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直到他从内卫退出来,才不咸不淡地开口道:“你不用一再强调她现在是你女朋友,罗西–叔叔。”最后两个字喊得不无嘲讽,谁让他总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强调他是她的叔叔!

  罗西没有理会她,只是在打开衣柜之后才想起自己家里没有女人的衣服。他停顿了一下,有些犹豫地取出一件不常穿的男式衬衫。

  罗茶茶大概脑补了一下米岳辛穿着他的衬衫在屋子里进进出出的样子,心底就一阵不舒服,于是连忙冲过去抢下他手里的衬衫:“还是我来吧,虽然她比我胖了不止一点点,但我还是能找出一件大码衬衫的。”

  想了想,她又有意无意地挺了挺胸:“我也不是哪里都比她瘦!”

  罗茶茶抱着衣服回到罗西房间的时候,罗西不在里面。她低头看看怀里公鸡造型的连体衣,这是之前一个朋友买来整她的,倒是莫名适合今天的米岳辛啊她转过头,坏笑地发现浴室的门似乎没有关严,挑了挑眉毛,掏出手机点开摄像功能,蹑手蹑脚地走过去

  自从米岳辛开始频繁地出现在罗西身边之后,怎么把她整得灰头土脸就变成了罗茶茶唯一的乐趣,比如此刻,罗茶茶一点也不介意拍一条精彩的短片以供欣赏。

  米岳辛的身材很一般嘛!罗茶茶撇了撇嘴,兴致缺缺地停止录像。

  只是她一转身就看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她身后的罗西,他皱着眉头,一把拉着她往外走去。

  “轻一点啦!这样我会痛!”她好不容易甩开他的手,发现她的手腕却已经红了一圈。

  罗西将手笔直地伸到她面前:“手机拿来。”

  她下意识地侧开身子,嘻嘻一笑道:“不给!”

  “茶茶!”

  她转了转眼珠子,忽然凑近他,说:“要不然你亲我一下,你亲我一下,我就让你看一眼里面的内容。”

  “删掉!”

  “你亲我一下,我就删掉刚才的内容?”她似乎认真在考虑的样子,“勉强也可以。”

  对于她,罗西实在是有些无奈:“茶茶,你听话”

  罗茶茶却趁他没有防备的时候用力跳起来搂住他的脖子,在他脸上“啵”了一下,然后眉开眼笑道:“你不亲我,那我亲你也是可以的。好吧,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说着动手当着他的面删了那条片子,污染眼睛的东西就算他不说她也没打算留着。

  罗西的注意力却一直停留在被她亲过的地方,那里的热意迟迟不退

  贰

  罗西要出差,听米岳辛的意思似乎是想和他一起去,而他好像也没拒绝。

  当天罗茶茶就在下楼梯的时候崴了脚,脚被包得跟粽子一样跷在茶几上,就连罗西回来的时候她的脸上也看不出什么表情。

  罗西问她怎么了,她没吱声,他索性没再多问,直接打电话让人请了一个护工,再交代几句,就又匆匆回公司了。

  罗茶茶就这么跷着脚看着电视,忽然有些渴。米岳辛就坐在她旁边,她觉得很碍眼,罗西都走了,也不知道这个人还留在这里干吗。她起身一跳一跳地到了楼梯口,然后扶着楼梯一个阶梯一个阶梯地往上跳。

  快要跳到二楼的时候,罗茶茶刚好听见米岳辛接了一个电话。电话大概是罗西打来的,嘱咐她要收拾什么东西,她应了之后挂断电话,然后三步并作两步地上楼,经过罗茶茶的时候,故意多看了一眼罗茶茶的脚:“我和罗西不在,你可要好好照顾自己啊。”然后带着得意之色进了罗西的房间。

  罗茶茶简直恨得咬牙切齿,她不懂罗西挑来选去怎么定了这么一个货色来硌硬她。

  米岳辛很快就带着收拾好的东西去公司找罗西了,偌大的房子里只剩下罗茶茶一个人,就连个和她吵架的人都没有了。

  她坐在沙发上看着无聊的电视剧,不知不觉睡着了,梦见小时候家人带着她去参加婚礼,她说新娘真漂亮。罗西让她坐在自己腿上,说“茶茶长大了也会当新娘,会更漂亮”,她偏着脑袋看着他,笑嘻嘻地说:“我当叔叔的新娘,好不好?”

  那时候她喊他,一口一个“叔叔”,觉得那是亲密的表现。可是现在,她只喊他“罗西”,而他总是皱着眉头纠正她:“茶茶,我是叔叔。”

  他用“叔叔”这个称谓挡了她很多年。

  她忘了后来是怎么知道罗西与罗家并没有血缘关系的,只知道自己当时高兴坏了,跑了很远的路去找他,就是为了告诉他这个她以为他并不知道的消息。她抱着他,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他却是轻轻按住她的身子,退开一定的距离,连看都没有看她,只说了一句话:“茶茶,我是叔叔。”

  “不是亲叔叔!没有血缘关系!”她大声强调。

  他却是有些严厉地看着她道:“不管怎么样,我都是你叔叔。”

  后来她父母意外早逝,罗西就成了她的监护人,把她接过来同住。那一阵子她闹了很多次别扭,她不愿意自己的监护人是他,可是后来她又想明白了,这样自己至少可以和他同吃同住,说不定能培养出一点感情。

  然而罗西却开始不停地谈恋爱,她赶走一个,他就又找一个,周而复始。

  米岳辛并不是她唯一一个敌人,却是目前最难赶走的一个,很有些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味道。

  在米岳辛之前的那一个人很弱,却是得了罗西很多庇护,直到最后她向罗西提出分手,罗西还冲着罗茶茶发了一通火,整整半个月都没有搭理罗茶茶。

  她在冗长的梦境里走马观花地看了一整遍罗西的情史,看到了守在角落那个固执而又可怜的自己,眼角滑出了一串眼泪。

  她并不相信罗西的爱很随意,所以一直认为那些都是他的障眼法,为了让她彻底死心。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与她一样固执。

  这一觉睡得她腰酸背痛,她醒来的时候发现外面天已经黑透了–屋里的灯却亮了。她愣了一下,又闻到一股饭菜的香味,于是疑惑地起身一跳一跳地到厨房门口,却见罗西正揭了锅尝汤的味道。

  暖黄色的灯光落在他忙碌却又动作生疏的身影上,竟给她带来一种家的暖意–她用力吸了吸鼻子,罗西听到声音转过头来,对着她微微一笑:“醒了?”

  “嗯”

  “帮我摆一下碗筷,最后一个汤马上好。”

  她杵在门口问:“摆几副?”

  他愣了一下:“两副。”

  罗茶茶笑了:“她替你出差去了?”

  她说这句话其实是打趣他,她并不关心米岳辛的去向,但对米岳辛不在这个结果很满意。但罗西手里的动作顿了一下,他当然不会告诉罗茶茶,自己因为接到护工打来的电话说不能来了而延后了出差日程–米岳辛却被他留在了飞机上。

  “她临时有点事情。”他语气淡了一点,不愿她因此而多想。

  但是他说自己要出差却又忽然回来,这件事本身就足够罗茶茶想的了。除了担心她,她想不到别的原因。

  那顿饭,罗茶茶吃得格外香。

  叁

  米岳辛回来已经是几天以后,她没有打电话让罗西去接,而是直接回到罗西的家。罗西也是刚下班回来不久,洗菜的时候听见门铃声,刚打开门就吃了一巴掌。

  罗茶茶听到巴掌声跳过来,却只看到罗西脸上的手指印,以及米岳辛愤然远去的背影。

  后来她才知道,那天米岳辛下了飞机之后,遭遇了非常不好的事情。

  罗西房间的灯亮了一整夜,罗茶茶也失眠了一整晚。

  第二天他要出门的时候,罗茶茶站在他身后,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语气也淡淡的:“你要去找她,对不对?”

  他觉得亏欠了米岳辛,所以他要去弥补她,可在罗茶茶看来,这像是一个笑话。最后她用手抹了一把眼角,盯着他不曾回头的背影,冷声问他:“如果被强暴的那个人是我呢?你是不是也会来弥补我?”

  于是两人之间陷入沉默。

  然而就在他再度准备抬脚离开的时候,罗茶茶在他身后轻声地说了一句:“如果你去找米岳辛,我就去找陆达川。”

  罗西猛地转过身,怒瞪着她。

  她却是忽然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最近公司出了问题,只有陆达川能帮你解决,不是吗?”

  “你敢去试试!”他黑着脸,几乎咆哮道。

  陆达川的儿子追过她,只是后来因为一场意外死了。陆达川一直觉得是她害死了他的儿子,所以这几年一直针对她,自然也就开始了和罗西的明争暗斗。最近罗西公司出现的问题,就是他搞的鬼,罗茶茶甚至觉得,就连米岳辛被强暴的事情,都可能和他有关系。

  她看着他,久久地,然后叹了一口气:“罗西,其实我们这样真的很没劲,对不对?你越是这样,我们之间就越是剪不断理还乱。我一直不肯死心,是因为我觉得你心里其实是有我的,就算你现在去把米岳辛接过来,甚至就算你和她结婚,也不会影响我的想法。”

  肆

  罗西似乎被罗茶茶唬住了,起码暂时没有去找米岳辛。

  罗茶茶因此非常开心,这说明罗西就像她以为的那样是在意她的。

  罗茶茶腿好了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做好一顿丰富的早餐,然后到罗西房间叫他起床。罗西的睡相非常不好,总是喜欢把整个人都闷在被子里睡觉–她光是想想都觉得呼吸困难。

  她也知道罗西其实非常喜欢赖床,比如他每天都七点起床,但闹钟一定是六点不到就开始响,一直响到七点他才会从被窝中伸出脑袋–今天,罗茶茶充当人体闹钟的时间是,六点四十五分。

  她使用的方法也非常简单粗暴–两只手各捏住被子一角,然后一个用力把整条被子都从床上扯了下来。

  “起–”“床”字喊到一半,又硬生生地被卡在了喉咙里。

  罗茶茶瞪大了眼睛,看着床上正愤怒地蠕动的身体–

  “罗西,原来你喜欢裸睡啊?”于是,她又换成了一种欣赏人体艺术的眼光看着他。

  床上的罗西却是在下一秒从床上跳了起来:“罗茶茶!”

  吃完早饭以后,罗茶茶优哉游哉地跟在他身后,说自己要跟他去公司玩玩。

  罗西皱了皱眉,说:“我不是说过”

  她却是不自觉地用手指按了一下他的眉心:“你太喜欢皱眉了,可是我最喜欢看你笑的样子。”她觉得自己真的是太久太久没有看过他笑了。

  “茶茶”他下意识地伸手要拿开她按在自己眉心的手,却在握住她手的时候顿了一下。她的手总是冰冰凉凉的,仿佛一直在等一个人去温暖。

  他却知道,那个人永远不可能是他。

  罗茶茶十几岁的时候,罗西就带她去公司里玩过,那时她就展现出了几分商业上的天赋。后来她的父母发生意外,罗西虽然怀疑是敌对公司暗中搞鬼,却也一直找不到证据,所以他能做的就是保护好他们留下的唯一血脉。

  他一直认为,过早让罗茶茶接触公司的事会让那些人转而盯上她–那是他所不愿见到的。

  “只是玩玩?”他依旧习惯性地皱着眉,只是眼中多了几分让人不易察觉的担忧。

  罗茶茶将他刻意淡化的关心看在眼里,做了个鬼脸。但是接下来她又说了一句让罗西差点弄错油门和刹车的话。

  “罗西,等你把公司交到我手上,我就把你从罗家赶出去好不好?”她说这句话的时候依然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但他听得出来她是认真的。

  这些年,她一直在为改变他们之间的关系而努力,非常努力。

  罗茶茶口中的“只是玩玩”果然是骗人的,罗西看文件的时候她在旁边一起看,速度比他还快,常常他看到一份的时候她已经看过的,上面还有她用铅笔写的批注。开会的时候,她一再保证只是旁听,却又在关键时刻冷不丁冒出那么一两句。

  罗西若无其事地扫了她一眼,回到办公室的时候才发作:“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叔叔?”

  “一直都没有啊。”罗茶茶笑容可掬,她的眼里只有罗西。

  她虽然只是插科打诨了一阵,却也发现公司的问题并不少,但是罗西并非庸才,看起来像是故意让公司积弱,她不明白他的用意是什么。

  罗西自然不会告诉她,陆达川的目标一直是她,如果罗家公司被他整垮了能让他不再对着罗茶茶虎视眈眈,那么罗西将公司双手奉上也并无不可。罗西担心的是,罗茶茶插手公司事务让公司起死回生,会彻底惹怒陆达川,那么陆达川会再度将丧子之痛发泄到罗茶茶身上。

  大概因为脑细胞突然之间死得有点多,罗茶茶下午窝在罗西的沙发上睡了一觉。

  她醒来的时候,房间里依旧只有她和低头办公的罗西。她支着脑袋坐在罗西对面唉声叹气。

  罗西听得耳朵几乎长茧,放下手里的文件,颇有些无奈地看着她:“你到底想说什么?”

  她笑吟吟地看着他:“我就是想着,我怎么好像都没在你面前生过病?电视里的那些女的很容易生病的,然后那些高富帅就会在一边照顾她,多温馨感人啊罗西,我回去洗个冷水澡,给你制造一个照顾我的机会好不好?”

  但是罗西没听清楚她到底说了些什么,每次她这么看着他的时候,他就很容易走神。

  她总是在挑战他自控能力的极限。再这样下去,他真怕自己有一天会做出对不起兄嫂的事来。

  罗西忽然有一种强烈的感觉–真的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伍

  罗茶茶处理完手头的事情,合上电脑走出房间,才到楼梯口就看到了米岳辛。米岳辛正在激动地和罗西说着些什么,而罗西捏了捏眉心,不知道说了什么,半推半送地让她先走了。她离开之前看到了罗茶茶,狠狠地瞪了罗茶茶一眼。

  那一眼充满厌恶和恨意。

  罗茶茶不知道米岳辛到底和罗西说了什么,但是罗西的态度在她离开之后冷淡了很多,甚至连罗茶茶叫他的时候都假装没有听到。

  罗茶茶忍无可忍,冲过去拦住他的去路:“你什么意思?”

  他目光淡淡的:“陆达川儿子死的时候,你在哪里?”

  她的脸色变了变,陆达川的儿子死后,警察也找她问过话,当时她的时间证人是罗西,那时他也没有质疑过她半句,时过境迁,他却忽然这么问了一句,其中意味不言而喻。

  罗茶茶心里一揪,死死地盯着他:“你怀疑他的死和我有关系?”

  罗西迎着她的目光:“那你告诉我,那件事和你有没有关系?”他太了解罗茶茶了,她越是在乎的人,哪怕是一点点质疑,都足以让她崩溃奓毛。

  她跳了起来,几乎是尖叫着:“那个米岳辛到底和你说了什么?!你信她不信我?你居然信她不信我!”

  他当然不相信米岳辛说的那些话,可是他忽然意识到,这也许算得上一种办法–让茶茶不再亲近他。

  对他来说,叔侄身份是他永远无法逾越的障碍。

  想到这里,他故意冷笑一声,看着她道:“陆达川的儿子喜欢你,他甚至让陆达川来找我提亲,而你也知道,我很可能会答应,因为那样我就可以摆脱你了不是吗?可是他忽然死了你说这是不是有点太巧了?”

  罗茶茶脸上血色尽褪,她难以置信地看着他。这么多年,他反复向她强调自己“叔叔”的身份,一再拒绝她的靠近,也总是因为她的各种恶作剧而皱眉可这些对她来说都无所谓,什么米岳辛,什么前任、前前任,对她来说也只不过是他与她之间的一个游戏,无关痛痒。

  可是现在,罗茶茶弯了弯腰,只觉得呼吸都开始变得困难起来:“你还说什么从小看着我长大哈哈哈!现在却怀疑我是杀人犯我在你眼中竟然不过如此!”

  只是她还难得地保持了一丝冷静:“还是你觉得,这样我就会对你死心?”

  罗西眸光微闪,转身之前丢下一句:“米岳辛说她已经报警了,你好自为之。”

  也许只有让她对他失望,她才有可能对他死心。只是看着她难过的样子,他心里莫名有些发堵,只好努力地让自己不去在意。

  只不过–米岳辛是怎么知道陆达川与茶茶之间的恩怨的?

  米岳辛是匿名报警,也没有拿出实质性的证据,这事最后也还是不了了之,但米岳辛想要挑拨罗西与罗茶茶之间关系的目的达到了。从警局出来以后,罗茶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收拾行李,她要从罗西的房子里搬出去。

  罗西当然不答应,他感觉到她的处境前所未有地危险。

  罗茶茶冷笑道:“你现在这样算是关心我吗?我在你心里可是个杀人犯啊!”

  “茶茶”他想叫她冷静一点,她却是用力挥开他的手:“放开!”

  她只知道,她在警局的时候,他一次都没去看过她,一次都没有!

  她心里有许多委屈,都是这些年与他有关的种种。

  “我今天就如你所愿,离你要多远有多远!”她提起那些收拾得乱七八糟的行李,头也不回地走了。

  罗西找了人暗中保护罗茶茶,只是每天回到家,看到满室黑暗,还是在心里默默地叹了一口气。

  以前,她每天都会开门迎接他,对他说:“你回来啦!”

  满室的灯光都是暖色的,这是她强烈要求的。

  她的厨艺很烂,却非常喜欢下厨,为此还拉着他去挑选了许多厨房用品,她的童心由此可以看出,那些碗碟无一不是可爱风,使他一度感觉用餐障碍。

  就连她叫他“罗西”,然后他一本正经地纠正说“是叔叔”都变成了温暖的画面

  在很多她不知道的时刻,他其实也动摇过,只是他很快就会把那种情绪压下去。兄嫂还在世的时候,已经有些察觉茶茶的心思,为此还特地过来试探过他,那时他就向他们保证过,自己永远只是她的叔叔。

  嫂子意味深长地看着他:“那就好你知道,茶茶毕竟还小。”

  罗家对他有恩,他不能辜负他们。

  陆

  罗茶茶收到了一条彩信–照片里,米岳辛和罗西躺在床上,她笑对着镜头,罗西闭着眼睛。

  她对这种炫耀并不感冒,倒是照片下面的话引起了她的注意–你猜,他自己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罗茶茶的神经顿时紧绷,她的意思是,罗西自己不知道正在发生的事?于是罗茶茶立刻给米岳辛打电话:“你对罗西做了什么?”

  米岳辛在那边轻笑一声:“他都认定你杀过人了,你还这么在意他做什么?不过我想,你是不是也很想知道,我怎么会知道陆达川的事?你想不想知道,陆达川的儿子到底是怎么死的?”然后她报出一个地址,说自己在那里等罗茶茶。

  米岳辛给的地址是一处住所,罗茶茶到的时候,门是开着的。她走进去,然后听见从一个房间里传出了一些“嗯嗯啊啊”的声音,而房间的门却是虚掩着的。她小心地走过去,只看了一眼就呆住了。

  房间里的景致和她收到的彩信上的是一样,米岳辛压在他的身上,极尽能事,叫声夸张而魅惑。

  罗茶茶连退好几步,眼里涌出泪水,心却是一点一点地冷了下来。

  米岳辛似乎察觉到她来了,收拾了一番从房间里出来,还不忘往里面再多看一眼,然后似乎有些为难地看着她说:“你叔叔他”她特地强调了“叔叔”两个字。

  罗茶茶冷声道:“你把我骗过来,就是为了让我撞见你的好事?”

  米岳辛往沙发上一坐:“能让你痛苦的事,每一件我都愿意尝试,你知道为什么吗?”她的表情渐渐冷了下来,连声音都有些发寒,“罗茶茶,是你害死了陆逸学!”

  米岳辛爱的人是陆逸学,陆达川的儿子,只是陆逸学一直对罗茶茶锲而不舍,米岳辛求爱不成,恼羞成怒,误杀了陆逸学。不过她很冷静,将现场处理得不留一丝痕迹,陆逸学的死就成了悬案。陆达川只知道那天他儿子原本是约了罗茶茶却一去不复返。

  米岳辛无法面对自己杀害了所爱之人这件事,就一直欺骗自己是罗茶茶害死了陆逸学,她的真正目的从一开始就不是罗西。

  她仿佛已经有些癫狂了:“我怎么都想不明白啊,我到底哪里比不上你?为什么他就是对你死心塌地可是你一次又一次地践踏他的真心你知不知道,就连我给他下药和他的时候,他叫的都是你的名字!罗茶茶,你凭什么啊?!是你害死了他!”

  她忽然又笑了,轻声细语地问罗茶茶:“我带你一起去找他,好不好?”

  “你疯了!”罗茶茶往米岳辛出来的房间冲过去,“罗西你出来,跟我走”下一秒她却陷入了昏迷。

  她隐约还听见米岳辛几近疯狂的笑声。

  柒

  罗茶茶醒来的时候,屋里是暗的。

  罗茶茶摸索着站起来,闭了闭眼睛,试图适应黑暗,然后她听到了一些声音,再然后,房内灯光瞬间大亮。

  很多人围在她的周围,拿枪对着她。

  她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时,她又看见了一个人–罗西。他站在那些人的后面,目不转睛地盯着她,一动不动。

  然后,她又看到了米岳辛–她躺在那里,身上全是血,仿佛已经没有了气息。她又低头看了看自己,也是一身鲜血,手里还握着一把匕首。

  罗茶茶瞪大了眼睛,缓缓抬头,望着罗西。

  他的脸上依旧没有表情。

  手里的匕首哐当一声掉到了地上,却在她的心上惊起无数漩涡。

  “罗西我没有我没有杀人”

  可是他一句话都没有说,看着警察带走了她。

  后来,罗西还是想办法去见了罗茶茶一面。

  他从来没见过那样的罗茶茶,狼狈、憔悴,他心里一紧,却没有说话。

  他心里是有些怪她的,那时她不顾他的劝阻非要搬出去,结果着了别人的道。可是他更恨自己,如果那时他不故意气她说怀疑陆逸学的死和她有关系,她也不会

  “罗西,这次我好像真栽了,对不对?”她不记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是她拒绝警方安排心理医生给她催眠,因为她怕自己会不小心说出,在她昏迷之前,还有他在那个房间里她不信他杀了人,也丝毫不愿意将他拖下水。

  “茶茶,”他用力地握住她依然冰凉的手,“你记住,你现在只是嫌疑人。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

  她看着他的手,轻轻扯开嘴角:“罗西,你知不知道?这是你第一次主动握我的手。”他的手真的好暖和,她真想就这么一直握着,一直不分开。

  她不知道米岳辛到底是怎么死的,也不相信罗西会无故杀人,但如果罗西看到米岳辛企图伤害她那就不一定了。

  就像他会保护她一样,她也会保护他,以她的方式–无论何时何地,她绝口不提罗西曾在现场出现过。

  她第一次觉得,对于罗西,自己好像真的要死心了。

  她轻轻地把自己的另一只手覆在他的手背上:“我真的很喜欢你,你知道的吧?小的时候,你们说我年纪小,笑我不害羞,可是现在我这么大了我想你一定早就相信我是认真的了,对不对?如果不相信,你就不会一直这么躲着我了可是罗西,你就算骗过我,也骗不过你自己只是这么多年,我也确实有些累了,你说只当叔叔,那就当叔叔吧。”反正,她是再也出不去了,不如顺一次他的意。

  只是她心里还是忍不住地难过。

  她也想找个人来恨,但唯一该恨的米岳辛已经死了,而她和罗西之间必须要有一个人为米岳辛的死负责。这一次,她终于知道什么叫无可奈何。

  “叔叔你答应我一件事好不好?”她笑着眨掉眼中的泪花,贪心地把他的手握得更紧了一些,“如果有人问你和这个案子有关的事,你就说不知道,好不好?”

  “为什么?”他眉头锁紧,现在是她最需要他的时候,她却让他撇清关系。

  罗茶茶是了解他的,她说:“因为只有这样,你才能帮到我。”

  罗西虽然不能理解,却还是一边答应了罗茶茶的要求,一边着手请了私家侦探调查米岳辛的案子。他也已经想好了,到时候就算赶不上一审,他也会在判决后立刻提出上诉。

  他通过辩护律师反复地嘱咐了她一些话,并反复提醒某些不该说的模棱两可的话。

  罗茶茶其实是有话想问罗西的,只是忍了又忍,最终还是没有问出口,也许真相到底是怎么样已经不重要了。

  她宁可是罗西为了自己而错手杀了米岳辛,那样她就可以理直气壮地告诉自己,罗西是爱她的,就像她爱他那样。

  当辩护律师开始滔滔不绝的时候,坐在被告席上的罗茶茶忽然轻声而坚定地开口道:“我承认,人是我杀的。”

  听审席上一片哗然,她眼尾扫到有人震惊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定是罗西,于是她回过头朝他微微一笑。

  那一刻,罗西却是再也无法冷静了,他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忽然承认自己杀人,她明明知道那样的认罪意味着什么!

  他扑向罗茶茶,虽然很快就被人拉住了:“罗茶茶,你疯了是不是?!你没有做过的事为什么要承认?我说了我会帮你,我一定会帮你洗脱罪名的!你要相信我”他声嘶力竭,几近疯狂。

  “听审席!”法官严肃道。

  罗茶茶静静地坐在那里,看着在她面前冷静了二十几年的罗西变成一个乱吼乱叫的泪人,其实有点想笑他竟然也有不淡定的时候,却是跟着哭了。

  警卫把罗西拖向庭外,他一直奋力挣扎,警卫几乎控制不住他。后来增加了两名援手,几个人几乎是边抬边拖着他。而他离她越是远一点,就越是崩溃,他心中的无助与绝望,一点点地漫上心头。

  还有什么比她放弃自己更让他感到无能为力?

  只是她从来倔强,却为什么忽然做了最消极的决定?

  是不是因为他?

  “茶茶你是在气我对不对?你气我不肯说爱你对不对?我答应你,我什么都答应你!我不做你叔叔了,我再也不带别人来气你了,我向你保证,我向你保证啊茶茶!茶茶我拜托你不要做傻事好不好”

  她静静地望着他被拖出庭外,眼泪却是无论如何都停不下来。她扬起嘴角,分明感觉到心里空了一大块。

  她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说不当她叔叔了,更没有想过她听了这样的话会更难过。

  那是一种绝望,可望却永不可得的绝望。

  判决书很快就下来了,让罗西更崩溃的是,罗茶茶提出不上诉。

  永不上诉。

  捌

  执行枪决的那一天,刮着很大的风。

  罗西开着车驶离刑场。

  最后一次见罗茶茶,她还是一副很平静的样子,只是瘦得不成样子。

  她一直对着他微笑,即使他在她面前像个孩子一样痛哭流涕。本来她还想和他开个玩笑,比如“罗西,你有没有后悔没有早一点承认你爱我”,可终究没有说出口。

  探视时间快到的时候,她用双手认真地擦去他脸上的泪涕,然后笑着说了一句:“罗西,你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

  他直起身,隔着宽大的桌子,温柔而缠绵地吻了她。

  那是他第一次吻她,也是最后一次。

  “我没有秘密。罗西,你又被我骗了。”她坏坏地做了个鬼脸。

  只是罗西,你的眼泪是苦的,吻却是甜的。

  只是罗西,我唯一的秘密,却不能告诉你。

  只是罗西,我最大的秘密,是我爱你。

  有那么一瞬间,他仿佛听到了–

  砰!

  “吱–”他用力踩下刹车,刺耳的急刹车的声音几乎穿破耳膜。

  罗西伏在方向盘上,泣不成声。

  与此同时,陆达川的办公室,下属敲门而入,垂头报告道:“枪决已经执行。”

  光头的陆达川眯着眼睛冷笑一声:“死了也好,就让她也下去陪逸学吧。”他没想到罗茶茶会认罪,也没有想到竟然是米岳辛杀害了他唯一的儿子,好在他现在已经亲手将她千刀万剐,为儿子报了仇。

  尾声

  早上六点四十五分,罗西从被窝中探出脑袋,恍惚中仿佛有个人站在床尾,双手拽着被子一角,正等着发力。

  私家侦探打来电话,说差不多已经搜集齐证据了。

  关于陆达川杀害米岳辛陷害罗茶茶这件事,证据还是不足,但是他可以在别的方面置他于死地。

  “那就行动吧。”他淡淡地吩咐着,分明才起床,却又感到一丝疲惫。

  他转过身,床头柜上的相框里,是她朝他做鬼脸的样子。

  他走过去,拉开床头柜的抽屉。

  她的遗物只有这一部手机。

  他在手机里翻到了米岳辛发来的那条彩信,照片是p的,只是因为像素不高所以唬过了罗茶茶。

  从头到尾他都没在现场出现过,那个笨蛋却信了,甚至因为怕拉他下水一句话都没问过他

  他想起她说的那句“你就说不知道因为只有这样,你才能帮到我。”

  她还说:“你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

  “罗西,你又被我骗了。”

  

  “茶茶”

  你这个绝世傻瓜,你说你冤不冤?

  可是茶茶,我冤得慌啊!

  他弯了弯嘴角,眼泪滴在手机屏幕上。

  文/黄小涵 图/鱼兮

赞 (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