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靠边站(七)

  【前情提要】尹灿灿和肖徹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一路上肖徹指使尹灿灿做这做那,尹灿灿默默地反驳他:“咱们俩这样哪里像情侣?别人一看就知道了啊!”

  肖徹:“哪里不正常?我们以前一直都这样。”

  尹灿灿吐血:所以才离婚了嘛!

  第二天一早,尹灿灿把肖徹叫醒了。

  没见过素颜也这么美的女人,况且眼睛还因为哭过而红红的、肿肿的。肖徹有点心疼,但那时候他们俩不熟,他就没好意思说。

  尹灿灿却缩在被子里,露出两只大眼睛,就盯着他笑,笑得特别幸福满足,傻乎乎的。

  肖徹想起昨晚她的表现,问她:“你是第一次?”

  尹灿灿眼珠转了转,说:“第一千零一次!”

  肖徹:“”

  尹灿灿:“是第一次的话,你要对我负责吗?”

  肖徹:“你不是说,过了昨晚就不会再缠着我了吗?”

  尹灿灿的眼圈一下就红了。

  肖徹记得自己说完这些就翻身继续睡觉了,等再次醒来的时候,尹灿灿已经走了。这就是整个事件的始末,时隔四年,再次想起这段过去,肖徹不禁莞尔。

  尹灿灿:“你又在想什么?笑得跟中风似的。”

  肖徹:“你,看清楚我这样的笑容。”

  尹灿灿:“嗯。”

  肖徹:“那晚过后,你就是这么笑的。”

  明骚易躲,暗贱难防,尹灿灿猝不及防红了脸:好好的表什么白啊,真是的。

  现在嘴巴跟抹了蜜似的,那时候嘴巴怎么就那么毒呢?自己不就是把他给睡了吗,他至于拿她当仇人吗?尹灿灿闭着眼睛靠在车窗上,开始翻起陈年旧账。

  她记得初夜的第二天,自己穿上衣服就走了。离开肖徹的公寓后一边走一边哭,随大部队从温暖如春的深圳飞回严寒刺骨的北京。心痛是次要的,主要是肉痛。

  尹灿灿不顾身体的不适,当晚便找来一群发小开派对,借酒消愁。

  她没想到自己纵横情场,所向披靡几十年,居然在肖徹这里翻了船,可翻船也是自找的,怨不得别人。

  她喝得晕晕乎乎之际,手机响了,是一个陌生号码,来自深圳。

  尹灿灿以为又是“某某网站抽奖”、“法院有你的一张传票”之类的电话,就没接,直接挂了。

  没一会儿电话又响,三儿替她接了:“啥,肖徹?哦哦哦,是徹哥吗?是徹哥!那啥,姐夫好!”

  尹灿灿赶紧滚过去听电话。

  肖徹:“在外面?”

  真的是肖徹!肖徹居然会给她打电话!尹灿灿这一瞬间犹如枯木逢春,万物复苏,一下就醒酒了。

  尹灿灿努力把舌头捋直了:“没有,和同事们加班呢。找我有事?”

  肖徹:“嗯。”

  尹灿灿心中默念:快说想我,快说想我,快说想我

  肖徹:“我想”

  尹灿灿抢答道:“我也很想你!”

  肖徹:“问你,事后吃药了没?”

  尹灿灿一颗活蹦乱跳的心啪的一下摔死了。

  肖徹:“说话!”

  呵呵,这时候倒能想起来杜绝后患,老娘居然爱上这种人!尹灿灿眼睛直发酸。

  怕发小们看笑话,尹灿灿拿起手机走到外面,回答道:“没吃,怎么的?”

  肖徹:“那就买七十二个小时内有效的。”

  尹灿灿火了:“买个屁!有了我就生下来,快递给你!”

  双方沉默了五秒钟。

  肖徹:“随你。”

  尹灿灿:“”

  然后肖徹就把电话给挂了。

  尹灿灿愣住了,然后抱着三儿哭得像个傻子一样。

  三儿劝她:“上赶着不是买卖,既然人家不稀罕,你也别再糟践自己了。你总算和人家一起睡过了,也不吃亏。”

  尹灿灿比驴还犟:“不行!”

  三儿:“那你还想怎么着?”

  尹灿灿:“怎么也得再睡几次!”

  要是当时的尹灿灿知道,往后肖徹一次比一次更凶残,她绝对不敢动这样的念头。就拿第二次来说吧,只要想起那次,她的腿到现在还是有点发软。

  话说初夜之后,又过了两周,尹灿灿挑了一个周末打飞的去了深圳。

  那天肖徹加班,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像往常一样,他拿出钥匙开门,突然,一旁的角落里蹿出来一个人影,一上来就扑到他背上,从背后勒住他的脖子。

  肖徹往后一退,直接来了个过肩摔,把人直挺挺地摔地上了。尹灿灿这下摔得不轻,额头、膝盖全磕破了,人也摔得七荤八素,爬不起来。

  肖徹把她抱回家,扔到沙发上,将医药箱和冰袋扔给她。尹灿灿一动不动,就坐在那儿,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

  肖徹没辙,叹了一口气,也坐在沙发上,拿棉花沾了酒精,给她的伤口消毒。

  尹灿灿可怜巴巴地抱着膝盖:“呜呜呜,轻点疼”她哭得梨花带泪,是个男人看了都能心软,偏偏肖徹心硬,用力拿绷带给她缠上。

  尹灿灿疼得直吸凉气:“轻点我的腿好像扭了”

  肖徹慢慢抬起她的腿,放在自己大腿上,轻轻揉捏。男人低垂着眼,睫毛根根分明,挺直的鼻梁更是好看。尹灿灿看着看着,觉得自己就跟吃了麻药似的,好像没那么疼了。

  肖徹问:“好点了没?”

  尹灿灿:“上面还是有点不舒服。”

  肖徹就顺着膝盖揉了上去。

  尹灿灿:“再往上来一点。”

  肖徹心无旁骛,继续揉捏。

  尹灿灿:“往上往上”

  肖徹的手停了下来,停在她的大腿上。

  尹灿灿一脸享受的样子:“别停别停!”

  肖徹手一松,尹灿灿差点没摔到沙发下面去。

  肖徹:“你这个女流氓,你到底有完没完?”

  尹灿灿把额头露出来:“还滴着血呢,你弄的。”

  肖徹:“你自找的!”

  他最后还是拿起棉签,处理她额头上的伤口。两人面对面靠得很近,很近很近,越来越近。她趁机吻住对方的嘴。他往后一退,她紧追不舍,直接把他扑倒在沙发上。

  肖徹:“你”

  尹灿灿:“我会对你负责的,你就从了老身吧,乖”

  肖徹见劝说无效,随便两下按住了她的双手,反剪在她身后。

  肖徹坐起身:“你这么做没用的,我是不会喜欢上你的。”

  尹灿灿怔住了,一会儿,眼泪就扑簌扑簌地掉下来。

  她问道:“为什么不会?没试过你怎么知道不会?”

  肖徹:“因为我不喜欢滥情的人。”

  尹灿灿眼泪汪汪地说:“那是以前。没错,我是有前科,但我保证以后不会了。自从喜欢上你以后,我再也看不上别人了,我保证我不滥情,绝对不会!”

  肖徹:“你以为我会信你这个说谎精?”

  尹灿灿:“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

  肖徹:“我打电话给你的那天晚上,你是不是在外面?”

  尹灿灿:“”

  肖徹:“你当时在加班?”

  尹灿灿:“”

  肖徹:“真的是和同事在一起?”

  尹灿灿:“”

  尹灿灿被他问得哑口无言,急了:“我是在外面,但三儿是我发小,我们是从小到大一起长大的朋友!”

  肖徹:“那就是承认你骗了我。”

  尹灿灿急得语无伦次:“我那是我那是”

  肖徹欲起身:“我送你回去。”

  尹灿灿坐在他的腰上扭来扭去:“别别别!你先听我说!我那是怕你担心才这么说的,我保证以后对你说的话句句属实,绝无虚言!”

  肖徹:“你别动了!”

  尹灿灿不明所以,磨蹭着央求道:“我这辈子就爱你一个人,从今往后就喜欢你一个人,你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肖徹咬牙,声音极其忍耐:“叫你别动!”

  尹灿灿一愣,等她终于迟钝地意识到什么的时候已经晚了。

  如果说初次的感觉是天崩地裂,那么第二次的感觉就是宇宙毁灭。

  尹灿灿趴在肖徹的胸口,欲哭无泪:“能跟你说个事儿吗?”

  肖徹:“什么?”

  尹灿灿:“你下次能不能先把我敲晕了再做?”

  大巴车摇摇晃晃了一路,终于停了下来,尹灿灿额头撞到了车窗上,醒了。

  导游:“景点到了,大家跟我一起下车。”然后一车子游客鱼贯而出。

  尹灿灿一下车就被强烈的阳光刺得睁不开眼,她心里咯噔一下,赶紧回头看了一眼肖徹。

  肖徹眯着眼说:“昨天买了墨镜吗?”

  尹灿灿:“忘了买。”

  肖徹面无表情。

  尹灿灿赶紧滚去最近的小店买了一把遮阳伞,然后又滚了过来,一米六五的尹灿灿把伞撑开,踮脚,给一米九的肖徹打伞。

  两人徐徐前行,团友们纷纷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

  肖徹问:“为什么他们这样看着我们?”

  尹灿灿疑惑道:“我们又哪里不正常了?”

  突然,尹灿灿一拍大腿:“我就说哪里不对呢,来来来,徹哥,你走里面,我站外面。外边儿车多人多,小心把你撞着。”

  肖徹没理她,只是从她的手中拿过伞,替她遮上,将她搂到道路的里侧。

  尹灿灿:“您突然这么纡尊降贵,小的实在受宠若惊啊徹哥。”

  肖徹:“装,接着装。”

  尹灿灿:“也不算是装吧,以前咱俩刚处对象的时候不就是这个样子的吗?”

  肖徹纠正道:“是你追我的时候。”

  尹灿灿一愣。

  肖徹:“处对象之后,你完全像变了个人似的。”

  尹灿灿撇撇嘴:“也没变多少吧”

  肖徹:“骗子。”

  尹灿灿心虚道:“都是过去的事儿了”

  肖徹:“骗了我。”

  尹灿灿:“哎,哎哎,这儿有浮潜项目。有深海潜水,好刺激啊!要玩吗徹哥?”

  肖徹总算被她分散了注意力,他看了看夸张的广告简介,拒绝道:“去年在马尔代夫玩过,没什么意思。”

  尹灿灿:“没什么意思他们怎么好意思收人家五百多呢?肯定有意思!”她十分兴奋地说,“而且导游说不会游泳也能玩。”

  肖徹:“你不是恐水吗?”

  尹灿灿:“我舍命陪君子,陪你考察市场啊!不亲身体验一下,怎么知道这个旅游市场有没有潜力?”

  肖徹:“明明是你自己想玩。”

  其他团员开始排队在导游那里缴费,只收现金,上至七十岁老太太,下至五岁小朋友,一个个挥舞着钞票喊着报名,看来这个项目似乎没什么难度。

  尹灿灿信心大增:“玩吧玩吧,徹哥!”

  肖徹还是没同意:“你,肯定不行。”

  尹灿灿一听就火了:“就冲你这句话,我今天玩定了!你不玩算了,我自己玩。”于是她兴致勃勃地去报名,可掏钱的时候才发现囊中羞涩。

  对于一个只揣了一千块钱从北京飞来三亚旅游的人来说,这笔费用简直就是一笔巨款。

  数了数仅剩的几张钞票,尹灿灿犹豫了,正准备离开收银台的时候,一只修长而白皙的手伸了过来,拿着一沓钞票:“报名,两个人。”

  尹灿灿回头,看到了肖徹的脸。

  肖徹说:“我这是陪你。”

  尹灿灿笑得贼甜。

  大家排队出发。报了名的被导游带领着去潜水,而没报名的被导游直接扔去沙滩上。尹灿灿初次潜水就挑了一个高难度的项目–深海潜水。全体队友穿好潜水服,二十分钟后乘船到达深海区。先上课,再下水,上完课之后,队友们挨个走到船板上,跟下水饺似的一个个往水里跳。

  然后轮到肖徹和尹灿灿了。

  肖徹:“恐水还这么淡定?”

  尹灿灿:“那是!”

  肖徹:“很好。”

  尹灿灿:“可不咋地。”

  肖徹:“没问题吧?”

  尹灿灿:“必须的呀!”

  肖徹和尹灿灿两人一前一后沿着扶梯走入冰冷的海水之中,两个教练游过来,一对一迎接他们。

  肖徹仰躺在海面上,熟练地配合教练套上潜水装备。

  肖徹的教练:“很好,我们开始吧。”接着两人没入水中。

  尹灿灿踩在最后一层台阶上,再往下就是深不见底的恐惧,她犹豫着,不敢下去。

  尹灿灿的教练眼前一亮:“美女,来,把手给我。”

  尹灿灿颤抖着说:“教练,我不会游泳。”

  尹灿灿的教练温柔道:“你不会我会。放心,把手给我。”然后非常专业地将她拽进水里,吓得她直叫“妈”。

  尹灿灿的教练:“刚刚一个五岁的小孩还没叫‘妈’呢,她叫‘爷爷’!哈哈!”

  尹灿灿适应了浮在水面的感觉,强装镇定道:“嗬。”

  尹灿灿的教练见她长得漂亮,油嘴滑舌道:“小美女多大啦,还叫妈妈?你才二十吧?”

  尹灿灿道:“我都四十了还小美女?教练,你嘴真甜。”

  教练惊愕了半天才慢吞吞地“哦”了一声,然后直接给尹灿灿套上眼罩,装好氧气,把呼吸器往她嘴里一插,态度发生一百八十度转变:“预备!开始!”

  尹灿灿吓得直摆手:“不不不!”

  尹灿灿的教练:“大妈,别‘不不不’了,坚强点!来,呼,吸,呼,吸”

  尹灿灿没办法,只得咬着呼吸器努力配合。

  教练说:“咱们开始了啊!”

  然后,尹灿灿就觉得整个人往下一沉,脑袋陷入水中。咕噜咕噜,耳朵进水。尹灿灿条件反射,鼻子一吸,嘴一张,海水全部灌进来。尹灿灿吓得手脚乱挥,教练赶紧把她拉上来。

  尹灿灿扯掉呼吸器,咳得眼泪都出来了:“不行!我不行我不行!”

  教练:“你别紧张,用嘴呼气,别用鼻子!来,咱们再试一次!”

  尹灿灿觉得胸口被海水的压力压得透不过气,更紧张了。可她努力克服紧张,把嘴里的海水吐了,重新含住呼吸器,呼,吸,呼,吸

  教练:“这不挺好的吗?下去了啊!”

  尹灿灿大叫:“不不不!”

  教练循循善诱道:“都四十了,勇敢点!你看看海里漂亮的小鱼多可爱呀!”说完直接把她的头按进水里。

  尹灿灿透过镜片看到一群小鱼飞快地游了过去,果然漂亮,果然可爱。尹灿灿打了个手势让教练把她提出了海面。

  教练:“你这是在蘸酱呢,点一下就出来的?”

  尹灿灿:“教练,我我不玩了。”

  一直嬉皮笑脸的教练严肃了几分:“不行!咱们再试试!我来个强制的?”

  尹灿灿:“不不不,我不玩了,我要上岸。”

  教练:“那多可惜啊,上岸就算你放弃了,钱可就不退了。就冲这五百多块钱,你也得再试一次呀!”

  尹灿灿:“那五百块钱我送你了,放我走成吗?”

  教练:“现在放弃是挺轻松的,可上了岸之后你肯定会后悔,那种后悔才是真的难受呢,你可想好了?”

  尹灿灿把嘴里的咸海水吐出来:“绝不后悔。”

  那边,肖徹潜了十几分钟,喂完了鱼觉得无趣,便浮出了水面。

  肖徹的教练开始推销:“先生玩得这么好,要不要跟太太来个水下合影呢?留个美好的纪念,很浪漫哦。”

  肖徹:“收费吧?”

  教练:“必须收费啊,泡妞就是烧钱嘛。”

  肖徹:“行,拍吧。”

  教练十分开心地游去找尹灿灿去了,过一会儿,又十分沮丧地游了回来。

  肖徹:“怎么了?”

  教练:“你太太没玩,她放弃了。”

  尹灿灿上岸之后,工作人员让她在意见表上签个字,算是评价一下教练的工作。

  工作人员说:“你在这里写‘放弃’就好了。”

  尹灿灿拿着笔,身上湿答答的,把纸都晕湿了。不是,这场景怎么这么让人难受呢?放弃就放弃,还签什么字?非得白纸黑字证明自己放弃,搞得像当年签离婚协议一样!

  尹灿灿签了个很难看的字就走了,然后坐在一边,一直耷拉着脑袋,看着海里仍然玩得不亦乐乎的其他队员,一股浓浓的悔意油然而生,等到其他队员上岸,都在滔滔不绝地交流着潜水时的趣事而只有她无话可说的时候,她不仅后悔了,还觉得特别不甘心。在场所有游客没一个失败的,连五岁的孩子都行,怎么就她不行呢?

  消沉了半天之后,她看到了肖徹,终于开始小声嘟哝:“没意思。”

  “这么没意思,还好意思收五百多,真黑!”

  “你那个朋友在这儿开发什么都稳赚不赔,这么没意思的项目都能收这么贵,还有人排队送钱,这里的钱也太好赚了”

  “再也不玩潜水了!”

  “再也不喜欢大海了!”

  “讨厌大海!”

  “以后都不想看见大海了!”

  情绪如此消沉,直接影响肖徹,难为他不觉得烦,一直听她啰啰唆唆。潜水之前,情绪不错的尹灿灿负责活跃两人之间的气氛,现在她成了这样,一直沉默的肖徹不得不开始尝试活跃一点。可惜肖徹这个人从来就没讨好过任何人,所以一旦开始实际操作就有点令人无福消受。

  接下来有几个景点,导游一边带着大家游览,一边讲解。

  走着走着经过一家小卖店,门口挂着各式各样夸张的遮阳帽,一位男游客经过,随手挑了一个西部牛仔帽戴在头上,向他的女伴卖萌道:“看起来很呆吧?”女伴立刻被他逗得大笑起来。

  于是,肖徹也拿了一顶同样的帽子戴好,然后转身面对尹灿灿,面无表情,语气平淡地说:“看起来很呆吧。”

  尹灿灿吓得满脸惊恐,不知所措。

  肖徹的表情看起来更恐怖了:“你为什么这副表情?你难道不觉得好笑吗?”

  尹灿灿笑得比哭还难看:“好”

  刚刚那个女伴插嘴道:“好帅!”

  肖徹和她的男伴都露出了郁闷的表情。

  下一个景点,大部队继续晃悠。

  走着走着,一对年轻的情侣就走到了他俩前面,男孩使坏拍了一下女孩的屁股,然后装作不是自己干的,眼神看向别处,结果女孩一下就猜到是他,羞恼着说“讨厌啦”,然后拍了男孩一下,两人嬉笑打闹着跑到了远处。

  肖徹将这一切尽收眼底,然后看了一下尹灿灿,她正闷闷不乐,双眼放空,跟着大部队缓慢地移动着。然后,他也效仿了一下刚才那个男孩的动作,之后不动声色地直视前方。

  被揩油的尹灿灿回过神来看了他一眼,他期待着尹灿灿羞恼着说“讨厌啦”,然后拍他,可惜他的表情实在太过正经,让人有不容置疑之感。

  结果尹灿灿直接扭向另一边,抓住一位大爷,把他拖进小树林里暴打了一顿,然后回来了。

  尹灿灿:“光天化日之下居然干这种事,变态!”

  肖徹:“”

  尹灿灿:“还不敢承认!老娘直接打到他承认为止!”

  肖徹一直没说话,只是脸色变得更难看了。

  事不过三,经历了两次失败的尝试之后,肖徹决定用自己的方式让尹灿灿高兴起来,于是直白地问道:“听说你潜水失败了?”

  尹灿灿脚步一顿,老半天才“嗯”了一声。

  肖徹又说:“我就知道你不行。”

  尹灿灿扭头看着他,气呼呼地道:“为什么?你怎么知道?”

  肖徹:“因为你本来就恐水,一紧张一害怕,你肯定什么都做不了。”

  他果然比自己还了解自己!尹灿灿低着头走路,不吭声了。

  经过水果摊的时候,肖徹买了一盒芒果递给她:“其实你刚刚已经做得很好了,不用这么沮丧。”结果低头一看,发现她被他说哭了。

  肖徹被自己哄人的功力彻底折服。

  尹灿灿接过芒果,边吃边哭道:“我真的觉得自己可以。大家都说很简单,每个人都做得那么好,怎么可能我不行?”不知道为什么,肖徹突然联想到了离婚时她也说过类似的话。

  尹灿灿抽噎道:“什么破浮潜!破潜水!还有大海!以后再也不玩了,再也不想来了!”

  失败了不在自身找原因,不想办法解决问题克服困难,只知道怨这个怨那个,最后逃避,肖徹终于有点明白这三年她为什么躲他跟躲鬼一样了。

  不行,他得给她好好上一课。

  等尹灿灿把芒果吃完,不哭了,肖徹这才说:“其实只要你承认你是在生自己的气就行了。”

  尹灿灿差点被他气晕:“我当然知道自己弱爆了,你不要说出来行不行?!”

  肖徹:“不行。”

  尹灿灿:“你再这么埋汰人,我就走了啊!”

  肖徹:“往哪儿走?你有钱吗。”

  尹灿灿:“”

  肖徹:“晚上我教你游泳,明天再潜一次水。”

  尹灿灿:“再玩?我疯啦?肯定失败!”

  肖徹:“失败了我给你一万块钱。”

  尹灿灿:“万一成功了呢?”

  肖徹:“赏你两万!”

  一天的行程结束之后,大家终于回到了酒店。尹灿灿迫不及待奔赴泳池,出现在泳池的那一刻,她瞬间惊艳全场。

  这脸蛋,这身材,想必她跃入水中的那一刻定是最美的一朵水中芙蓉,结果她套了一个笨重的游泳圈,“咚”的一声砸进了游泳池,然后扒在游泳圈上漂浮。

  不时有男人游过来搭讪:“美女,哥教你游泳呗?”

  尹灿灿:“我是来泡澡的。”

  将前来搭讪的人拒绝了一圈之后,耳边响起很有节奏的水花声,尹灿灿扭头一看,原来是有人在蝶泳,健硕的身材随着波浪上下起伏,动作极具爆发力,好帅好性感,一下子就抓住了所有人的目光,当然也包括尹灿灿。

  她瞪大了眼睛想看帅哥长什么样,然后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帅哥游向自己,只见肖徹从水里站了起来。

  尹灿灿:“是你啊?”没事游那么帅干吗?风骚!

  肖徹:“开始吧。”

  尹灿灿:“等等!我小时候被淹过,有心理阴影,让我先适应适应。”

  肖徹:“麻烦快点,尹公公。”没等尹灿灿纠正此“淹”非彼“阉”的时候,两个比基尼美眉羞答答地走了过来,问肖徹:“可不可以麻烦你教我们游泳?”

  肖徹说:“可以。反正我要教她,顺便吧。”

  两个比基尼美眉甜笑道:“谢谢教练。”

  尹灿灿冷脸划去角落。

  肖徹:“走,我教你们游泳。”

  肖徹把她们俩带去了浅水区。

  尹灿灿假装看别处,目光若有若无地飘向肖徹所在的方向。他面无表情地对那两个“比基尼”说了几句什么,连示范动作都没有,一分钟后,那两个“比基尼”就学会了游泳。

  尹灿灿:“肖教练,我适应好了!”

  本来还在指导别人的肖徹突然转身对两个“比基尼”说:“你们去那边练吧。”说完对尹灿灿把手一招,“来这儿。”

  尹灿灿抱着泳圈划过去。

  两个“比基尼”不依,发嗲道:“教练~你还没教我们怎么换气了啦!”

  肖徹看了她们俩一眼:“换气啊。”

  两个“比基尼”露出孜孜不倦的表情:“对呀!教教人家啦!”

  结果肖徹说:“没气儿的时候自然就会换了。”

  于是,两个“比基尼”就这样灰溜溜地去了别处。

  尹灿灿好不容易扑腾了过来,问道:“她们俩怎么不学了?”

  肖徹:“学会了啊。”

  尹灿灿无比崇拜地仰望肖徹。

  肖徹:“我帅不帅?”

  尹灿灿:“帅得一笔雕凿!(帅得不得了!)”

  肖徹:“南京话学得不错。”

  尹灿灿:“徹哥,我错了。”

  一分钟后正式开始教学。

  尹灿灿:“徹哥,我准备好了。”

  肖徹:“你抱着个游泳圈,就说准备好了?”

  尹灿灿有点紧张:“这区水深,扔了它,你就看不见我了,徹哥。”

  又等了一分钟,仗着身高优势,肖徹站在深水区,高大的身形岿然不动。

  尹灿灿咬牙把游泳圈取下来,诚恳道:“我把命都交给你了,你可千万别整我啊,徹哥!”

  肖徹冷脸道:“我是那种人吗?”

  尹灿灿:“我错了,徹哥。”然后被肖徹牵着手揽进怀里。

  尹灿灿脚踩不到底,只能攀着他的脖子,前胸紧贴在他胸肌上。

  尹灿灿:“”

  肖徹:“干什么?”

  尹灿灿觉得不对劲:“你这样抱着我泡在水里,是要让我感受浮力还是咋的?”

  肖徹:“你怎么会有这么白痴的想法?”

  尹灿灿为自己的胡思乱想感到羞愧:“对不起,教练。”

  肖徹:“我只是在揩油而已。”

  尹灿灿:“”

  被教练抱着揩了一会儿油之后,教学终于正式开始。由于不想把脸沉到水面之下,所以尹灿灿选择学仰泳,第一个姿势就是仰躺在水面上。

  肖徹单手托着她的后脑勺,道:“躺下来。”

  尹灿灿:“等一下,我紧张。”

  肖徹:“紧张什么?”

  尹灿灿:“你每次对我说这三个字我就紧张,条件反射,徹哥。”

  肖徹:“行。”

  改成:“那你把自己放平了。”

  尹灿灿更紧张了。

  折腾了几次之后,尹灿灿终于把自己放倒了,她全身都泡在水里,就剩脑袋露在水面。

  肖徹一只手托着她的后脑勺,说:“放松。”

  尹灿灿:“好。”

  肖徹另一只手在水下拍她的腰和大腿:“叫你放松!”

  尹灿灿:“好。”但她的身体还是像冻直了的秋刀鱼一样僵硬。

  肖徹打横将她抱在水面上做示范:“放松的时候,身体会自然浮在水面上,像这样。”于是他抱着她感受了一分钟。

  尹灿灿:“教练,你的臂力真不错。”

  肖徹:“谢谢。”

  又过了一分钟。

  尹灿灿:“能问你一个问题吗,教练?”

  肖徹:“嗯。”

  尹灿灿:“为什么你教她们只花了一分钟,教我还得手把手?”

  肖徹:“因为你特别。”

  尹灿灿猝不及防被感动了。

  肖徹:“特别笨!”

  【下期预告】尹灿灿在肖大神的英明指导下终于克服了恐水,一会儿就面朝下,四肢漂浮在水面上了。

  尹灿灿站起来:“我在水面飘着的时候,你从岸上看,像不像优雅的水母?”

  肖徹:“像浮尸。”

  尹灿灿:“”

  文/莱弗 图/鱼兮

赞 (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