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菜鸟情缘

  【故事简介】米小九是游戏里的挖矿工,某日被大神求婚,两人到了洞房门口,大神却突然下线了。第二天,米小九戳之“大神,昨晚你突然下线,我还以为你被盗号了”。良久,那边答道–“是的,我真的是被、盗、号了!”

  【楔子】

  连夜在公司奋战的黎歌早上回到家,电脑上挂着的游戏已经自动下线,她重新登录后瞧了一眼帮派,发现里头热闹非凡。

  【帮会】天下第一:哟,老大上线了,要我给您揉腰吗?

  【帮会】包租婆:哈哈哈!酸,贼酸!

  【帮会】秋风扫落叶:别调侃老大,万年光棍下决心结婚,我们该开香槟庆祝。

  【帮会】包租婆:真不知道那个酒酒是什么时候和老大对上眼的。老大,你们地下恋啊,太不够义气了。

  本来就有些头晕的黎歌一头雾水,视线落在屏幕上的白衣剑客身上,那脑袋上“酒酒的相公”五个金灿灿的大字刺得他三叉神经一震,忙点开人物界面,发现白衣剑客竟然是已婚状态。

  他眨眼,酒酒是哪位?疑虑刚起,聊天窗口忽然弹出。

  【私聊】酒酒:大神早安。

  【私聊】楚歌:早

  【私聊】酒酒:呃,那个洞房可以获得那么多经验,你昨晚就这么一声不吭地下线,太可惜了,我还以为大神你被盗号了。

  【私聊】楚歌:是的我真的是被盗号了!

  【一】

  抱了金大腿的米小九完全没有新婚快乐的感觉。

  从一开始她就是被舍友抓去《神域》里挖矿当小号的,无欲无求,偶尔拉个镖车跑个腿,乐得自在。昨晚她正专心挖矿,突然天空飘来玫瑰,铺了满屏,随即在屏幕散开一个由玫瑰拼成的爱心,竟然是有人跟她求婚!

  米小九一看ID,吓得铲子都掉了,跟她求婚的竟然是本服第一大神楚歌!她急忙找他私聊,免得弄错对象,对方却发来一张大笑脸,摆明了在说:没错,就是你。

  闻讯赶来的姚月一看,猛拍大腿:“你傻啊,楚歌可是我服第一战神,这是天上掉的馅饼,不要白不要!”接着她就抢过鼠标,点了“同意”。

  然而事态发展完全没有按照剧本走,因为大神是被盗号了,装备可以找客服恢复,结婚却是板上钉钉的事,因为系统设定结婚后一个月内不许离婚,也就是说,不管怎么样,他们都要在一起一个月了。

  米小九托腮细想,为什么盗号的人会找自己结婚?想来想去,她觉得有一个解释十分有说服力。

  游戏里有个可以积攒很多经验的鸳鸯副本,但只有夫妻才能进去做任务,为了快速升级,很多玩家都做了露水夫妻。可是那个副本是难中之难,想要顺利通关拿到经验可不容易,所以,盗号的人摆明了是要她拖大神的后腿呀!

  太可恶了!米小九后悔昨晚不该同意,让盗号者得逞。可是既然已经没办法了,她也只能迎难而上,尽力不给大神添麻烦了。

  想罢,她登录游戏,打开私聊窗口,噼里啪啦敲了一大堆感人肺腑的话,完成,发送!

  系统提示对方不在线,然后窗口自动关闭。

  米小九:“”还我视死如归的宣言!

  忽然,游戏里传来私聊的系统提示声,她抬头看去,聊天窗口已弹出–

  【私聊】楚歌:有空?去做副本任务。

  米小九哽咽着想:大神,你早上线三秒钟也好呀!她揣着悲痛的心情找到楚歌,和他一起去做任务。

  楚歌在前面带路,骑着神兽一路前行,谁想拐了一个弯就不见她的踪影了。

  【队伍】酒酒:QAQ大神你慢点,我跟不上!

  于是楚歌只好收起神兽,和她徒步往目的地走去。

  平时骑着神兽飞快往地目的地赶去,很少这么慢悠悠地走,路上的景色也几乎没看过,这会儿和她一起走,才有闲暇看看四周。

  两人走过一片桃花林,微风吹拂,满屏粉红花瓣纷飞,美不胜收。

  楚歌看着脑袋上的“酒酒的相公”,到现在还是没办法习惯,再看酒酒,一身绿装备,都绿成海藻了。

  【队伍】楚歌:你这绿色的装备是从古董铺子里淘来的?

  【队伍】酒酒:是系统送的新手装备。

  【队伍】楚歌:等会开始做任务,你就躲在角落里,我来输出。

  【队伍】酒酒:好的大神!那我们现在是去做哪个副本任务?

  【队伍】楚歌:鸳鸯副本。

  米小九的脸顿时绿得跟史瑞克一样,救命

  他们进了任务界面没多久,小怪就从地下冒出来,米小九急忙找了个安全位置蹲下,看楚歌大神挥剑杀怪。战力高的人杀怪如同秋风扫落叶一般,小怪完全不是他的对手。

  楚歌边杀怪边留意不知道会从哪里冒出来的BOSS,余光看见那躲在岩石下的一团绿色,跟顽强生长的海藻似的,刚要提醒她BOSS可能会从那里出来,就见一只巨兽出现,甩手一掌拍向“海藻”。

  【队伍】系统提示:你的队友酒酒已阵亡。

  楚歌:“”这“海藻”也太弱了吧!

  他立刻上前,三下五除二就把BOSS砍了,将酒酒原地复活。

  【队伍】酒酒:我出去就好好改良装备。

  【队伍】楚歌:还有隐身技能。

  【队伍】酒酒:好的!

  他脑袋又疼了,他这是在吐槽她好吗?

  浑然不觉的米小九继续跟着大神做任务,又被拍死,然后又被原地复活,一圈下来攒了大批经验,愣是升级了,还分了许多装备。

  晚上做梦,米小九梦见自己跟着大神有肉吃,笑醒了。

  晚上做梦,黎歌梦见自己被那团绿海藻吃了肉,吓醒了。

  【二】

  一晚好梦身心愉快的米小九还没高兴多久就被部长抓去做了壮丁。

  A校建校一百周年的庆典在下个月举行,作为实践部的一员,部长早就和学生会商量好,揽下建部以来最大的活–手写七百封邀请函。然后,写字颇为好看的米小九被部长塞了十打邀请函,一边吐血一边扛着金光闪闪的邀请函回到了宿舍。

  正在游戏里手撕怪兽的姚月回头:“这年头不是有打印机吗,怎么还要手写?”

  “部长说这么做比较有诚意。”

  “分明就是吃饱了撑的。”姚月挪了挪凳子,拿过那写了一百二十个人名的邀请名单,往下扫视,目光定在一个人名上,两眼微眯:“黎歌学长果然在其中。”

  学霸李茜茜耳朵一动:“那个传说?”

  米小九问道:“哪个传说?”

  姚月一脸无可救药地看着她:“米小九,身为大二的学生,你这两年除了学习到底在干吗?”

  米小九弱弱地道:“给你挖矿呀”

  “”理亏的姚月干咳一声,火速转移话题,“黎歌学长是早我们三届的传说人物,不但长得英俊帅气,还学富五车,而且聪明能干,现在已经是一家公司的团队主策划了。”

  米小九想了想:“这也不算什么传说吧。”

  姚月高深莫测地笑了一声:“在六校大战力挽狂澜的人,还不算传说?”

  “啪!”米小九手里的钢笔掉在桌上,她讶异道:“原来就是他?”

  当年,有人冒充A校的学生跑到其他五校论坛上发布恶意帖子,还把他们的论坛给黑了,五校大怒,黑客高手连夜攻击A校校网,导致A校教务系统瘫痪,官网一片狼藉。黎歌率领系里的十大高手抵抗,终于抵制了进攻,还抽空找到恶意冒充者,使A校的名声得以保全,一时间赢得六校高手的敬重,至此成为一个传说。

  而米小九就是因为听了这个传说才会在众多学校里选了A校,只是没有想到她竟然能有机会亲手写下这封邀请函,去邀请那个传说中的人物。

  助理把邀请函送到黎歌办公室的时候,黎歌刚和策划们开完会,拆了一看,是母校邀请他参加周年庆典。他看了看日期,俯身在台历下个月七号画了个圈,让助理把这天的行程取消。

  “老大,你不是不爱往热闹的地方凑吗?”

  “不是要开发迷宫app吗?我想用母校做蓝本,正好去回忆回忆。”

  助理了然,走前看见邀请函上的字迹,笑道:“这年头字写得好看的人真是稀罕。”

  经她这么一说,黎歌又看了一眼那字,刚才他还以为这是打印的。

  字苍劲漂亮,铁画银钩,的确是一手好字。

  好看的字让人赏心悦目,但如果是电脑屏幕上屡屡弹出的“你的队友已阵亡”几个大字,就算字再好看,看多了,黎歌也没办法开心,因为那团“海藻”今晚又把他的复活药吃了一半。

  别人是带着自家娘子去逛金银首饰店,再不济去胭脂铺,可成亲十天以来,他不是带着“海藻”在去药铺的路上,就是带着她在去打铁铺的路上。

  【世界】我裤兜有钱:楚歌大神又带着那只菜鸟去药店啦!

  【世界】淘气的小乖:我现在才明白,吃穷的最高境界就是把复活药当饭吃,一颗复活药可不便宜。

  【世界】未生:可是,如果没有复活药,带着只菜鸟,这副本任务还怎么做?

  【世界】粉娘娘:成了亲却不能好好做鸳鸯副本任务,也是遭罪。

  酒酒跟着楚歌边走边看世界频道上的人说话,再看看自己的装备,还是全绿中。

  【队伍】楚歌:海藻。

  【队伍】楚歌:海藻?

  【队伍】酒酒:啊?大神你喊我?

  【队伍】楚歌:收邮件,取东西。

  酒酒打开邮件,只见里面是九十九颗复活丹,再看看收件名–海藻。

  “”

  靠着复活丹,她总算是从入口撑到了出口。做完日常任务,还没去鸳鸯副本,楚歌就有事下线了,说晚上再上线。

  楚歌一走,痛定思痛的米小九决定崛起了,她回头说道:“月月。”

  正在打怪的姚月应了一声,就听她说道:“你做我的陪练好不好?”

  姚月想也没想,道:“不好。”

  “嗯,那你能不能把这两年的挖矿钱给我,我想买复活丹。”

  姚月一拍桌子站起来,说道:“陪练嘛,没问题!”

  晚上,楚歌上线时已经是十点了,见酒酒在线,一如既往地找她去做副本任务。

  进了副本,她没在旁边蹲着团成团,倒是接连投掷暗器,杀了几个小怪,他这才发现她的装备换成了蓝色,不再是挖矿工的打扮了。

  他正想夸她两句,就见小BOSS跳出,随后那“蓝精灵”往他狂跑过来。

  【队伍】酒酒:大神!揍扁它!揍扁它!

  黎歌:“”她就算变成“蓝精灵”也依旧是战五渣!

  从副本出来,领了经验,米小九又唰唰唰地升级了。

  【队伍】楚歌:明天白天我不在线,晚上见。

  【队伍】酒酒:嗯嗯,明天我也没空,大神晚上见。

  楚歌解散了队伍,这时已经快十二点了,他下线前又看了一眼帮派,发现酒酒没回篝火这儿打坐。

  【帮会】楚歌:酒酒呢?

  【帮会】包租婆:我刚才看见她去帮派后山挖草药了。

  知道她的坐标后,楚歌立刻跑去后山,准备抓她回来打坐攒经验。

  他骑着神兽飞到后山,这里青山绿水,还时而有小怪出现,在一片绿油油的地方,他很快就看见了那抹蓝色的影子,俯身冲下,落在她旁边。

  【私聊】楚歌:海藻。

  【私聊】酒酒:大神,你怎么跑这儿来了?

  【私聊】楚歌:找你。

  【私聊】酒酒:我在采药,明天大神你不用买复活丹给我了,我会自己做。

  做复活丹是件很复杂的事,黎歌诧异她竟然知道,问了她药方和流程,竟然一点都没错,而且她还能找到生长制药所需的九种草药的地点。

  这团“海藻”,生命力好像比他想象中的要更顽强些。

  【私聊】楚歌:晚了,快去睡觉。

  【私聊】酒酒:嗯,大神也早点睡,晚安!

  看着因为下线而变成灰色的头像,黎歌发现没人念叨没人陪在一旁有点不自在,也挂了号去睡觉了。他想,带团“海藻”在身边,貌似也不是什么坏事。

  【三】

  A大校庆意义重大,一晃十天过去,七号一大早,贵宾就陆续来了,停车场停满了车,连校门口都被堵得水泄不通。

  米小九早早上游戏挂好号,准备去实践部集合,一起招待来宾。

  A大有个堪称迷宫的川字路,如果是路痴的话,哪怕是待了四年都很难找路。 米小九到了川字路中央,发现有人正抬头看着前面的路标。

  身材颀长的男子安静地站在那里,晨光倾洒,显得面部线条柔和。

  黎歌也察觉到有人过来,偏头看去,只见一个个子小巧的女生,黑色长发被团成包包头,留着齐齐的刘海,她的睫毛很长,双眸明亮,嘴如樱桃般小巧红润,虽然不惊艳,却和这恬静的景致浑然一体,一点也不突兀:“同学,请问你知道怎么去大礼堂吗?”

  米小九回过神来,看着西装笔挺的他,猜想他也是来宾,但作为来宾,他未免太年轻了:“我和你一个方向,我带你去。”

  黎歌欣然和她同行。

  有米小九带路,黎歌很快就从这川字路出来了,看见大片的阳光,不由叹道:“待了四年都没办法认清路,幸好碰见了你。”

  原来是学长,还是个路痴学长。米小九说道:“A大的路我都知道,哪里有什么我也知道。”

  这话怎么听着似曾相识,在哪里听过来着?黎歌想了想又想起了那团“海藻”,再看看她,一身绿衣裙,再加个丸子头,分明也像海藻。他想了想,问道:“你知道A大每一条路吗?”

  “知道呀。”

  黎歌饶有兴趣地问了她一些问题,见她没有一点不耐烦,想了想问道:“你有没有兴趣做兼职?”他解释道,“我们团队想开发一个迷宫app,以A大做参考。”

  “啊?”

  黎歌笑笑,心想,这个小女生迷迷糊糊的,他要是坏人估计都能把她拐走。他伸手说道:“我叫黎歌,黎明的黎,水调歌头的歌。”

  “哦哦,我叫米小九,米酒的米,小”米小九也伸出一只手,触及掌心温暖时猛地回神,抬头看他,诧异道,“你就是那个传说?!”

  米小九偶遇传说的消息很快在宿舍传开了,姚月追问具体过程,痛心疾首道:“小九啊小九,这么好的机会你怎么就不会好好把握呢?那可是传说啊,传说!你没有扑倒他简直是浪费大好的机会!”

  李茜茜扶了扶眼镜,说:“以后谁再叫我书呆子,我就把你拎出来做反面教材。”

  米小九问道:“那我要去做这个兼职吗?”

  两人齐声道:“去!当然要去啊!”

  于是米小九周末填好简历交给黎歌,周一一早就被姚月和李茜茜押到梳妆台前好好打扮了一番,那丸子头连一根乱发都没露出来。

  走之前,米小九上线想给大神留言让他不要等自己,上线后发现他也在,不过他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都挂着,也不知道人在不在电脑前。

  【私聊】酒酒:大神,我去上班了,晚上回来。

  【私聊】楚歌:嗯,晚上见。

  米小九拿着黎歌给自己的地址到了公司楼下,进大厦乘电梯上十七楼。电梯里人很多,她手里拽着包带有些紧张,电梯门还没关上,又有人进来。她没抬头看,倒是面前有人笑道:“早,米小九。”

  她抬头看去,只见是黎歌。男神近在眼前,小心脏不可抑制地跳快了一下,还没平息,他又面对自己,在众目睽睽之下提了提手里的东西:“吃早餐了没?我买了面包和牛奶,来我办公室一起吃吧。”

  狭小的电梯里,众人的视线齐刷刷地看过来,米小九的脸已经红成了苹果。她不但跟男神学长说上了话,还要跟他一起吃早餐。

  到了公司,黎歌跟团队众人介绍了她就带她进办公室,让她吃早饭,吃完了告诉她今天的任务,然后就出去了。

  等他开会回来,米小九还在拿着彩笔画地图,神情认真,一丝不苟,之前的迷糊劲全都不见了。

  他本来还担心让她来做兼职是不是太草率了,但现在看来完全没有。

  米小九还在专注地画着地图,直到察觉旁边有人站定才抬头。近在眼前的脸俊朗帅气,帅气中透着一抹温柔。

  黎歌在她面前放了一杯茶,说道:“累了就休息一下,师兄找你来可不是让你做包身工的。”

  神经紧绷的米小九扑哧笑出声:“知道了,学长。”

  到了饭点,黎歌带她去公司食堂用饭,两人一起出现时,惹得一众妹子瞧看。米小九人生地不熟,只好像影子一样跟在他后面。

  快下班的时候,众人在群里打卡下班,米小九刚冒泡,群里立刻刷屏–

  “老大的小尾巴拜拜!”

  “老大的小跟班拜拜!”

  “老大的小师妹拜拜!”

  “”

  突然,在一片“老大的×××拜拜”的呼声中出现了黎歌“再不走的,今晚通通加班”的话来,办公室的人齐齐起身,头也不回地逃之夭夭,速度之快让米小九瞠目结舌,片刻后,整个办公室都空了,可黎歌还没动静。

  她往里面看了一眼,黎歌刚好也抬头往外看,视线一对,两人都微微一顿。还是黎歌先反应过来,问道:“还不下班吗?”

  “就走了,你呢?”

  “忙完了再走。”

  米小九这才想起团队的人说老大是个工作狂,但是从来不要求手下加班的事。学长果然很有担当,难怪会成为传说。想到这,她心里对他更多了几分崇拜。她回座位上把手稿拿过来给他,说道:“今天学长布置的任务,我画好一半了,要是哪里不对,我再改改。”

  黎歌接过图稿,发现地图的线路指标圈画得很仔细,也很简洁明了,跟他预想的很相近,再看看旁边标注的小字,潇洒好看,觉得眼熟,他顿了一下,问道:“校庆时发的邀请函是你写的?”

  米小九平静了一天的心又跳了跳,点头道:“我写了一部分,学长你那份就是我写的。”

  缘分–两人的脑中同时蹦出两个大字。

  办公室内没有其他人,只有他们,满屋静悄悄。灯还没有打开,大厦外面的路灯朝上映照,照出暖暖的黄色。

  意外的缘分让气氛变得有些微妙。

  黎歌赶在气氛尴尬前先开了口:“你的字很好看。”

  米小九笑笑说:“还好你没嫌丑。”

  “怎么会,比我写得好看。”他看看时间,也不早了,问道,“你还住学校吧,我送你回去。”末了又加一句,“我顺路。”

  既然是顺路,也不好太推迟,否则生疏了反而更尴尬。米小九等在一旁看他关电脑。页面打开很多,一一被关闭,忽然一个熟悉的界面映入眼中,她不由得眨眨眼–

  《神域》?学长也玩这个游戏?

  她又往正在打坐的人看去,只见屏幕上的白衣剑客正闭目沉思,盘腿坐在一片翠绿竹林中,飘逸俊气,如画卷一般,而那剑客脑袋上正顶着五个金光闪闪的大字–酒酒的相公。

  “噗。”米小九的眼被亮瞎了!

  【四】

  黎歌发现这两天那团“海藻”非常非常拼命,见到怪兽也不躲了,更不往他背后藏,狂吃复活药,挂了重来,被怪兽打得嗷嗷叫也不后退。

  【队伍】楚歌:海藻,你受刺激了吗?

  【队伍】酒酒:我绝对不会给大神你拖后腿的!绝不!

  【队伍】楚歌:你快到身后我来。

  【队伍】酒酒:不!大神你相信我,我不会拖后腿的,我会努力让你顺心地过这几天。

  黎歌嘴角一抽,心想她一定是受什么刺激了吧。他跳到“海藻”面前,毫不费劲地把怪兽扫开。他们好歹是夫妻,他怎么可能让她去送死?

  出了副本,队伍解散,酒酒还要去做日常任务攒经验。黎歌点开她的装备一看,已经精良了不少,像是受过高人指点,属性洗得也很不错。

  可是他的娘子竟然要被别人指点,他心里顿时不痛快了。

  【私聊】楚歌:以后我给你洗装备,打宝石。

  【私聊】酒酒:不用麻烦大神,有人帮我。

  【私聊】楚歌:我帮你挂号,打坐加经验。

  【私聊】酒酒:不用了大神,有人帮我挂。

  被拒绝的黎歌不开心,但两人说好了满一个月就分开,各走各的,到时他不用带一个菜鸟做任务,没理由不开心呀。可这大半个月他们天天在一起,好像也没什么问题。

  不一会儿他看见酒酒去接了镖车,从自己面前慢吞吞地走过,速度奇慢。他想了想,点开了商城,想给她买只神兽提速,正挑着,一行字突然从频道跳出。

  【世界公告】呜呼!酒酒在断肠崖被天大地大劫镖成功,损失紫色镖车一辆。

  黎歌眉头一皱,不挑神兽了,直接往断肠崖跑去,没想到他人还没到,就见“天大地大挂了”的系统消息从世界飘过。

  【世界】君临月:哼,敢劫我家小酒酒的车,活腻了!

  【世界】包租婆:什么情况?我家小酒酒?我们帮主夫人什么时候成你家的了?

  米小九没留意到世界频道,还在心疼自己被劫的镖车,回头对还在手撕天大地大的姚月说道:“月月,你来护镖好不好?那边劫镖的人太多了。”

  姚月一拍胸口,应道:“没问题!”

  可她视线刚回屏幕,就发现自己的血条已经变成白色了,再看旁边提剑的人,差点跳了起来:“小九,你家男人把我宰了!”

  两大高手交手的消息被系统消息大字播报,三界立刻沸腾了。

  【世界】乳酸菌:打起来了打起来了!两大帮派要血拼啦!

  【世界】乱七八糟:本服第一大神和第二大神竟然争一只小菜鸟。哎呀,早知道大神口味特殊,我就该做菜鸟的!

  正在看书的李茜茜扶了扶眼镜,走到姚月的电脑前,鼠标一点,买了99朵玫瑰,点开米小九的ID,送出–“轰!”顿时炸开满屏玫瑰雨。

  世界频道也跟着炸锅了。

  李茜茜弯嘴一笑:“妖人号就得这么用才好玩。”

  姚月恍然,摇头道:“腹黑啊腹黑啊!”

  米小九看向一动不动却一直没放下长剑的大神,隔着屏幕都觉得他的脸要黑成锅底了。她忽然想起一件事,大神就是学长大人啊,她们这么刺激他,万一被他发现了

  米小九顿时泪流满面!

  第二天上班,米小九又在电梯碰见黎歌,发现他的眼黑成了熊猫。她弱弱地打了招呼,问道:“学长,你昨晚熬夜了吗?”

  黎歌看着她,吐了一句:“失眠。”他一整晚都在想那团“海藻”,绿了他一脑袋。

  电梯外又挤进三四个人,本来空间就不大,个子娇小的米小九被挤得直往后退,黎歌见状,忙伸手把她扶住,硬生生给她护出点空间来。扎得浑圆的丸子头就在下巴这儿,他隐隐闻到发香,微顿,连手都忘了松开。

  米小九抬头看他,心想,他戏里戏外都这么护着她,如果让他知道那个战斗力负五的拖油瓶是她的话她的内心立刻满布乌云。

  晚上,终极副本开放,本想去斩杀BOSS的姚月发现自己被楚歌盯上了,被堵在外面连大门进不了,厮杀了几遍,被打得连连后退。

  姚月终于被打蔫了,幽幽问道:“小九,昨天你男人受的刺激还没完吗?”

  李茜茜悠然道:“绿帽子都戴到家门口了,眼见自家娘子要被人抢走,他要是再不出手,我可就要瞧不起他了。”

  姚月怒掀桌:“可我是无辜的!”

  刚洗完澡,头发都还没来得及吹的米小九急忙登录找楚歌。

  【私聊】酒酒:大神,你能不揍君临月吗?

  接着,世界上又飘过“第一高手把第二高手痛揍了一顿”的小喇叭

  【私聊】酒酒:大神,我们要讲道理。

  黎歌眉毛一挑,君临月都跑到门口来抢他夫人了,她还劝他要讲道理,他越想越不开心。

  小喇叭继续飘过

  米小九:“”

  【世界】君临月:楚歌!

  【世界】楚歌:?

  【世界】我裤兜有钱:哦哦哦,又要打起来了!哟哟哟!

  【世界】一朵黄花:前排兜售瓜子、汽水。

  【世界】君临月:我绝对不会再把我妹妹嫁给你了!

  【世界】秋风扫落叶:啥?!妹妹?

  世界炸锅了黎歌蒙了他竟然砍了他的“大舅子”!

  姚月在电脑前笑趴了,可米小九觉得学长大人真的不会放过她了,救命

  【五】

  一晃五天过去了,米小九负责的那部分地图就快完成了,她下午把完整的线路图交给策划过目,初审过了,让她送去给黎歌看看。

  拿图纸去黎歌办公室的途中,米小九忽然想起今天就是两个人在游戏里结婚满一个月的日子,如果地图没问题,她的兼职任务也到此结束了。

  真是双重分手呀!米小九越想心里越失落。

  不过这样也好,以后黎歌就不用带着自己这只菜鸟刷副本了,这对他来说是种解脱吧。她站在桌前看黎歌检查图纸,那专注的模样为他增添了三分沉稳,越她看越不舍。

  黎歌抬头时,她立刻挪开视线,可这刻意的动作还是让黎歌发现了–她偷看自己?

  他指了两条线路让她修改,其余的都没问题:“如果不是你还在校,我真想把你拐到团队来。”

  得到男神认可的米小九心又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

  “晚上部门聚餐,你也一起吧,当作欢送会。”

  “嗯。”米小九心里已经把这个当作单向分手饭了。

  晚上下班,部门四十余人去聚餐,十分热闹。其他团队的人不认识米小九,以为她是新晋职员,单身汉们纷纷跑过来打听她是谁。

  黎歌听见后往那边瞧了好几眼,开始还能看见她和那些人说话,一会儿就被人挡住了视线。她该不会被要求喝酒吧?她该不会傻乎乎地不会推辞吧?

  他等了等,见她还没出来,忍不住起身往那边走去,拨开人群坐在她身边,将那些单身汉凑近的脸推开:“别吓着我小师妹。”

  众人立刻起哄:

  “黎歌,你们团队什么时候来新人了?”

  “她是兼职,任务完成,明天就走了。”

  “正好我们团队缺人,小师妹有没兴趣来我们团队呀?”

  黎歌一听,转而看向米小九,只见她摇头:“课业忙,没空,以后吧。”

  有人打趣道:“那你为什么有空去黎歌那儿?”

  米小九当然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去,因为黎歌在那儿。她看了黎歌一眼,拿了饮料当水喝。这一眼被黎歌看在眼里,他不由抿嘴,推说她有事,把她拉了出来,背后的人起哄他也没理会。

  米小九跟着黎歌到了大门口,手还被他紧紧拉着,温暖的触感传来,可一想到很快就要和他分开,内心顿时无限忧伤。他要去取车送她回去,她拦住他,说:“这个时候车多,还不如地铁快,我坐地铁回去。”

  黎歌问道:“赶时间吗?”

  “嗯。九点之前得回宿舍。”

  黎歌看着她,说:“因为和人约好了九点上线去月老那儿剪红线?”

  米小九点头:“是啊。”她一顿,诧异地看他,“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也跟人约好了九点去月老那儿。”

  米小九瞠目结舌。

  黎歌看着诧异得失语的米小九,不由笑道:“下次不要把自己的生日用在密码上,黑客最喜欢的就是这种小白密码了。”

  米小九眨眼:“学长,你怎么知道我的生日?”

  “你的简历上写了。”

  “所以所以在我拜托你帮我挂游戏账号的时候,你就知道我就是酒酒了?”米小九见他点头,捂住脸,心想:没脸见人啦!

  “我那时候还没察觉出来,后来发现你休息忙碌的时间跟酒酒一模一样,无意中又看见你手机的解锁密码也是那个。”最重要的是,她跟游戏里的“海藻”一样,都迷糊,认真起来却又勇敢自信。

  米小九完全没想到他竟然知道,只是等会儿就要分开了,他现在为什么挑明?她慢慢挪开挡住脸的手,抬头看着他:“学长,还有一个小时就九点了。”

  “嗯,迟到也没关系。”黎歌看她,“你急着去剪红线?”

  米小九脱口道:“当然不是!”

  黎歌蓦地一笑,无意表露了心意的米小九羞得又要捂脸,却被他握了手。

  这回不是因为有危险要护着她,情急之下握的手,也不是为了让她脱离尴尬握的手,而是很自然、很轻柔地握住了她的手。

  “酒酒,这根红线,我们不剪了吧。”

  米小九一愣,又听黎歌说道:“等会儿我就送聘礼过去,这一次我没有被盗号。”

  眼前的人声音很轻缓,却很让人心安。米小九回过神,见他眼里一点也没有开玩笑的意思,这一个月的不安都因为这一个眼神而化解。

  黎歌认真说道:“这婚,我们不离了。”

  米小九眨眨眼,轻轻点头。

  这一刻的他是她的男神,也是她的大神。

  【终】

  一个月前

  “回炉到底是不是好的呀?”

  “点点看不就知道了。”

  “啪!”小小的手指点下“装备回炉”的按钮,精美的装备就消失在火炉里了。

  两个六七岁的小孩趴在他们舅舅的电脑前,把装备一件一件地丢到炉子里,看着腾飞的火焰觉得好看极了。不一会儿,装备都被烧完了,两人无事可做,瞧见屏幕里有团绿色的影子在动,仔细一看是个身穿绿萝裙的漂亮姐姐。

  “这姐姐真漂亮呀!”

  “给姐姐送花花吧!”

  于是,九十九朵玫瑰洒落,飘了满屏。

  两人瞧见人物旁边有颗红心,又点了一下。

  【私聊】酒酒:求求婚?大神,你是认真的?没认错人吧?

  “漂亮姐姐跟我们说话啦!”

  “不过她在说什么呀?”

  “笑就对啦!”小家伙手一点,发了一个大笑脸过去。

  不久后就见屏幕又飘起花雨来,就好看又喜庆,世界上飘出几个大字的时候,两人已经被妈妈喊去吃水果了。

  【世界公告】花烛笑迎比翼鸟,洞房喜开并头梅。恭喜玩家楚歌和酒酒姑娘喜结连理,祝百年好合,白头偕老!

  文/一枚铜钱 图/废材

赞 (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