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长威武

  【故事简介】杂志写手顾温和写手小伙伴面基的时候发现,网上的小可爱竟然是面瘫班长,要被吓哭了!她躲着他,他就故意跑到写手群里去哭诉博同情;她拒绝他的帮忙,他就各种搂搂抱抱。更可怕的是,面瘫班长竟然一本正经的跟她说:“顾温,我以后要天天来找你玩。”班长,别这样,论文我交还不成吗!

  第一章

  顾温刚到教室就又被叶栩催着要论文。

  叶栩冷冷地蹙着眉心,低眸看着坐在桌前的顾温,一张帅气迷人的脸庞仿佛结满了寒冰似的,叫人不能直视。

  顾温被这样无形的恐怖气氛吓得瑟瑟发抖,只能闭着眼,痛苦地颤声道:“班长,我们有话好说,我真的知错了,我现在就写,你先别这么看我行吗?”

  下一刻,一份论文已经盖到了她的脸上,叶栩淡淡地别开脸,说:“这是我的,你要是不知道怎么写可以模仿。”

  “是是是!”她忙不迭地点头,目送着叶栩高大的身影离去。

  坐在四周准备看好戏的同学见怪不怪地散去,她的室友一脸向往地跑到她身边说:“顾温,你有没有看见班长最后离去时的那个眼神,仿佛带着无奈与宠溺,我觉得班长对你真好!”

  她沉默了两三秒后:“你是什么时候瞎的?”

  叶栩与她的恩怨纠葛应该要从初中刚认识时说起,没别的,就是她拖了六年的作业,而叶栩刚好是负责收作业的班长。她本以为到了大学终于可以摆脱他,可没想到,他竟然又再次成了她的班长,现在他不收作业,改收论文了。

  顾温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上天要这样惩罚她,怎么能不管怎样转班转校,甚至考外地的大学,叶栩都还是她的班长呢?这简直是见了鬼了!

  可不管她在内心怎么呐喊着救命,叶栩就在那里,不死不灭

  其实,并不是她懒惰叛逆不去写论文,而是她实在是没时间。

  除去学生这个身份以外,她从初中开始就在为杂志定期供稿从而赚取生活费,有时候一忙起来就是通宵写稿子,怎么还会有时间去写作业?于是每天她都只能含着泪,低着头,用一种“我有罪,班长你打我骂我吧”的表情面对着叶栩。

  而每次她露出这个表情后,叶栩都会无奈地把自己的作业本扔给她,要她速战速决。比如此时,她含泪飞快地写着论文,室友还在一边叽叽喳喳地说着什么,她口袋中的手机这时突然振动了一下,是小蜜蜂飞飞飞的信息:亲爱的小菊花大大,你在干什么呢?

  她仿佛找到了战友一般开始哭诉。

  小菊花是她的笔名,全名叫作小菊花开开开,而小蜜蜂飞飞飞是她一年前认识的朋友,她们一起为一家杂志社写稿子,是无话不说的好朋友。她十指飞快地打字:我昨天晚上熬夜赶稿子,所以没来得及写论文,今天那个冰块脸班长又来找我要论文了,现在我在赶着写呢。

  她发了一个气愤的表情过来:这样啊!那个冰块脸班长真的好坏呀!亲爱的,你现在一定特别忙,人家好担心你呀!对了,你知道吗,杂志社想给我们出一本合集,我是想来问问你的意思呢!“

  “合集?”

  “是呀!杂志社那边说了好多哟,可是我没怎么记住,要不我们见面说?人家有没有跟你说呀,我们在同一个城市呢!明天是休息日,不如我们见面吧!”

  于是见面的事情就这样定了下来,顾温欢欣雀跃了一晚,第二天早早起来打扮自己,然后在小鸟清脆的鸣叫声中前往约定好的奶茶店,可她刚出校门还没走几步,就遇上了一个不想遇到的人–叶栩!

  顾温立刻没出息地小腿一软,原本轻松的步子也在不知不觉中僵硬了起来,最后俨然变成了军人的走路方式。

  她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强作镇定,只当没看见叶栩,目不斜视地大步往前走着,而叶栩也没有任何想要出声叫住她的意思,只是拿着手机默默地跟在她身后,脸上面无表情。

  气氛尴尬得仿佛一张无形的网笼罩在四周,顾温满脸冷汗地到了奶茶店门口,可没想到叶栩竟然还是跟着她!真是哔了狗了!

  都已经这样了还当作看不见,恐怕不可能吧!

  “班班长好。”她结结巴巴地打招呼,然后就像个二傻子一样呵呵笑了两下,继续说,“好好巧啊,你起得真早呢!”

  “不早了。”叶栩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修长好看的手指一转,就将手中的手机放进裤袋里,一双仿若黑玉般的眸子深沉地望着她道:“小菊花,我是小蜜蜂。”

  “哎!”

  第二章

  顾温觉得她的人生真是悲剧,比如现在,她恨不得一口血喷在叶栩的脸上。不过这显然是不能的,于是,她如丧尸一般手脚不受控制地被叶栩提进了奶茶店里。

  “你喝什么?”

  “呃,都都可以。”

  “那就来两大杯的西红柿鸡蛋奶茶。”叶栩淡定地说出名字。

  她惊悚,那是什么凶器?可这句话她显然只能放在心里说。

  最后,叶栩拿着两大杯可疑的西红柿鸡蛋奶茶坐到桌前,她小心翼翼地坐在位子上,摸出手机,看着QQ里的那个小蜜蜂飞飞飞,有些不死心地发出了一条信息:小蜜蜂,你在吗?

  顾温的潜意识里还是不愿相信叶栩就是小蜜蜂飞飞飞的,她一直以为小蜜蜂是一个特别萌、特别无厘头的妹子,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是叶栩呢?可消息不过刚发出去,叶栩的手机就“叮”地响了一下。

  她亲眼看着叶栩将手机摸出来,然后一脸面无表情地看着她说:“我在的,什么事?”

  她立刻心如死灰。

  “你是不是有点不相信我是小蜜蜂飞飞飞?”

  “呃”她顿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说:就是啊,你这个万年冰山脸怎么可能是蠢萌蠢萌的小蜜蜂啊?

  “其实有时候我也挺可爱的。”叶栩直直地看着她,依旧面无表情地说道,一会儿后突然补了一句,“你也很好,你的字我很喜欢。”

  她:“”话题跳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她客套地挤出一个笑脸:“班长,你的字也好看。对了,原来你也喜欢写文啊,好巧啊。”

  “不巧,我就是知道你在写稿子,所以我才开始写的。”叶栩淡淡地说,眼睛一刻不离地紧盯着她。

  顾温脑子里立刻冒出了一个恐怖的想法,班长说他是知道她写文才开始为杂志写稿子的,那么是不是说,为了催她交论文,他都开始不择手段地写稿子,从而实现二十四小时监视她的目的?顾温浑身上下立马冒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鸡皮疙瘩,于是她很明智地转了话题:“班长,你怎么不早点跟我说你是小蜜蜂呢?要是早知道”我就可以快点跟你保持距离了啊!后面那句话她没敢说出来,依旧笑得跟个二傻子一样打着马虎眼。

  叶栩却没有立刻回答,只是拿着吸管搅拌了一下杯子里的西红柿鸡蛋奶茶。阳光下,他的侧脸精致帅气,顾温被眼前这样美好的场景迷住,下一刻却看见他缓缓抬起眼睛看着她,轻轻地勾了勾嘴唇,露出了一个迷之微笑:“你不觉得知道我是小蜜蜂以后非常惊喜开心吗?”

  她:“”惊喜开心你个大头鬼哦!

  最后好不容易东拉西扯地谈好合集的事时,已经是傍晚了,顾温身心俱疲地回了寝室,室友正悠闲地上着网,一看见她就凑过来问:“见网友的感觉怎么样,是不是特别开心啊?”

  她艰难地咽了咽口水,颤声道:“在去的路上,我很害怕;到了约定的目的地后,我很惊恐;知道他的身份后,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哎,什么意思?对了,你手里拎着的是什么?奶茶吗?快给我一口!”室友猴急地拿过她手里的奶茶。

  这杯西红柿鸡蛋奶茶她之前一点都没喝,此时室友拿去,她也愣愣的没有反抗,于是室友开心地狠狠地吸了一口,然后“哇”的一声吐了出来:“天哪!这是什么凶器?”

  “我决定了–”她突然拍桌而起,满脸正经地说,“我要离班长远一点!”

  室友:“啊?”

  第三章

  顾温决定要离叶栩远一点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在写手群里彻底忽视他!

  比如今天,颜色色色说:今天真不开心,一出门就遇见一个流浪歌手,后来我发现他碗里的钱竟然比我银行卡里的还要多!

  小菊花开开开:哈哈哈!

  小蜜蜂飞飞飞:呵呵呵!小菊花大大,真的好好笑哦!你说是不是呀?

  小菊花开开开:哎,色色,你私信我了啊,我就来了!

  颜色色色:哎?

  又比如第二天,不秋大笨蛋说:我今天又被女朋友嫌弃蠢了,可粽子难道不是在中秋节吃吗?

  小菊花开开开:哈哈哈!

  小蜜蜂飞飞飞:呵呵呵!不秋真的是个大笨蛋呢!粽子明明是在国庆节吃啊!小菊花大大你说是吧?

  小菊花开开开:不秋,你说要我去帮你跟你女朋友说分手?好的,我就来了!

  不秋大笨蛋:哎?

  

  顾温坐在电脑前面擦着冷汗,只觉得自己真是一个智勇双全的女子,竟然可以想出这样聪明绝顶的办法,不动声色地避开所有关于叶栩的问题。

  这时,电脑下面一个蓝色的头像突然开始疯狂地闪烁,她点开后惊讶地发现竟然是编辑要求改稿的信息,编辑说:这篇文主编感觉还不够玛丽苏,你修改一下。对了,你可以跟以前一样去问小蜜蜂啊,记得跟他一起好好修改一下,然后尽快把稿子给我啊!“

  她:

  以前确实有过这样的情况,她也确实是去找了小蜜蜂求解,最终才将稿子完美地改了出来,可现在情况不一样啊,小蜜蜂就是叶栩,去问叶栩问题她想想都吓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于是她只能悲惨地自己看着稿子琢磨,可没想到小蜜蜂竟然主动找上了门:编辑跟我说了,你把稿子给我看看吧。

  她婉拒道:不用了,没关系的。

  那头却没有立刻回答,过了许久,小蜜蜂突然回道:顾温,你是在躲我吗?

  她握着鼠标的手立刻抖了抖,只觉得隔着电脑屏幕都仿佛能感觉到一阵扑面而来的凉意:没啊,你想多了。

  对面这次很久没有回复,就在顾温以为已经躲过一劫的时候,对方传来了信息:好,是你逼我的。

  她刚看完这句话,群里就突然”哔哔哔“地传来了消息,她吓了一跳,点开群聊以后,手抖得几乎要扔了鼠标。

  群里,小蜜蜂飞飞飞说:小菊花大大,你为什么不理我了?你是不爱我了吗?我知道你是个喜新厌旧的人,我跟你做了那么久的朋友,你一定是会腻的,可你相信我,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重新散发出新鲜感的,你不要离开我去找新的朋友啊啊!!

  叶栩是双面人吗!

  群里瞬间冒出了一大群的围观者,颜色色色:哎,这是什么情况?小菊花,你要抛弃小蜜蜂吗?

  不秋大笨蛋:小菊花大大不要啊!我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她简直要跪了好吗!

  顾温在内心泪流满面地打字道:没有,你们不要误会,我和小蜜蜂还是好朋友。

  小蜜蜂飞飞飞:真的吗,小菊花大大?那你愿意让我帮你看稿子吗?

  顾温:我愿意

  小蜜蜂飞飞飞:既然这样,不如我就去寝室帮你看吧!

  顾温:咦?

  众人:咦!

  顾温觉得自己要活不下去了,她本来以为叶栩只是故意在群里说那样的话,引发轩然大波,可没想到他还真的来了!

  她惊恐地看着出现在门口的叶栩,连连后退道:“你你是怎么上来的?”

  “我跟寝室阿姨说是老师叫我来找你的,她就让我上来了。”他一脸淡定地说道,然后在她的电脑前面坐下,看着她挑了挑眉,道,“给我看看你的稿子,不要拘束,坐吧。”

  这句话应该是她说吧顾温一脸窘迫地坐在一边的小椅子上,小心翼翼地点开桌面上的稿子给叶栩看。

  室内一瞬间就安静了下来,叶栩认真地看着电脑屏幕上的文字,拿着鼠标的食指若有若无地点着右键,姿态既认真又帅气,顾温不经意地看了一眼,随后便像是魇住了一般无法再将视线挪开,与此同时,心脏深处也传来了一声声清晰的狂跳。

  以前的她,一看见叶栩就仿佛看见了债主般惊恐,可不知何时,她的心态好像渐渐改变了。

  “顾温,你再用这种眼神看我,我会没办法专心看稿子的。”叶栩突然转头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认真地说道。

  这种偷看被抓的感觉实在太羞耻了!

  她脸红着飞快地低下头,从而错过了叶栩唇边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气氛一时又冷却了下来,就在顾温快要将地面盯出一个洞来时,叶栩再次开口道:“对了,编辑要我告诉你,出版社要组织作者们外出旅游,我们都在名单里,时间定在下个星期,你准备准备出发吧。”

  “啊?!”

  “你没听清?”

  “不不不。”她忙不迭呃摇头,颤颤巍巍道,“我那天好像有事,可能”

  “顾温,你是不是想说可能去不了?”叶栩轻轻地敲击着键盘,无比自然地接话,“你要是不去,我就天天来找你玩。”

  “”她要吓哭了!

  第四章

  最后,毫无疑问地,顾温被拎上了远行的动车。

  旅行的地点在一个有名的观光胜地,顾温之前一直听说过这个地方,到了以后差点被吓得四脚朝天,只因为那个景点竟然是一座山!

  天生体力差的她想逃跑都来不及了,一辆大型的公交车向着他们缓缓驶来,一大帮陌生的面孔一时间呼啦啦地冲了下来。

  顾温被这样的阵仗吓了一跳,下意识往叶栩的方向退了退,下一刻便对上叶栩意味深长的眼光,看着像是很满意的样子。

  她彻底石化,这时,那些涌向她的男男女女都已经簇拥到了她的身边,叫嚷着自己的名字,她这才发现这些人其实都是之前在群里聊得非常不错的朋友,于是,原本的惊慌顷刻消失不见,她不自觉地咧开嘴,呵呵傻笑起来,一旁的颜色色色却突然指着她身后的叶栩说:“小菊花大大,这个是你的男朋友吗?太狡猾了!怎么可以带着家属过来呢?”

  “额”她有些为难地挠了挠头,一旁的叶栩却在这时轻轻勾了勾嘴角,露出了一个仿佛是笑容的东西,说:“我是小蜜蜂飞飞飞。”

  “”四周瞬间一片寂静,一秒,两秒,三秒,众人齐齐偏头做吐血状。

  顾温站在一边,诡异的心理平衡了。看到他们的反应跟她当初一模一样后,她就欣慰了。

  许久,一种名为“小蜜蜂飞飞飞竟然是个男人,还是个面瘫男人”的惊吓终于过去,首先复原过来的编辑宣布道:“今天把各位作者大大聚在这里,主要是要带着各位进行一样非常有意思的活动,那就是–爬山!”

  四周的人彻底绝倒。

  试问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能比叫一群整天坐在电脑前面,除了写稿就是看电视剧的亚健康人群爬山更加折磨人的事?

  顾温背着大大的旅行包,一步一步如同乌龟般喘着粗气往上爬,颜色色色跟不秋是个大笨蛋走在她的前面,呼吸声早已和风箱的声音一样嘹亮。

  顾温内心泪流满面,下一刻却发现,在一群龟速前行的人群中竟然有一个人背着包还健步如飞!

  叶栩简直是逆天的存在!她盯着他的背影,满眼的恨意,下一刻,他却像是背后长了眼睛一般突然转过头来望着她,于是,她将满眼的恨意换成了如水般的温暖善意。

  真是屈辱。她暗暗地在心中唾骂自己,叶栩却突然向她走来,面无表情道:“你把旅行包给我吧,我帮你背上山。”

  “不不用了班长。”她连连推拒,紧张得两腿打战。

  叶栩一双眸子沉了沉,没有立刻接话,只是跟着她一起无声地走了一段路,就在她撸着袖子擦头上细细密密的汗珠时,他突然转过头来,拧着眉,有些愤恨地看着她道:“顾温,你为什么要怕我?”

  叶栩说这句话时脸上早已维持不了平静,顾温愣了愣,清楚地看见他的脸上出现了一种如困兽般无计可施的表情。她下意识抬头看前头的大部队,还好他们落在最后面,此时的变故前面的人并没有注意到。

  她有些拿不准叶栩此时的情绪,只能颤着声音说:“班班长,我我没有怕你。”

  “有没有怕我你自己最清楚。”他紧紧地盯着她,眼中的黑色深不见底,“我想了很久却怎么也想不出是哪里出了问题,我努力地想要接近你,想走进你的生活,可我发现你总是在躲我,难道我对你不好吗?”

  她怔住了。

  叶栩对自己不好吗?并不是这样,相反地,他对她真的很好:她忙得写不了论文的时候,他催归催却总是帮她拖延时间,甚至将自己的论文拿来给她抄;她改稿子时思路受限,他就耐心地陪着她细细地分析,不离不弃。

  可他为什么要对她那么好,还说想要走进她的生活呢?

  一阵凉风突然从山谷中吹来,顾温冷得抖了抖。怎么突然感觉有点吓人呢?她结结巴巴地说:“我”

  “轰隆–”雷声突然响起,一阵大雨猛地袭来!

  第五章

  顾温觉得自己最近的运势真是开挂了,见网友发现网友是叶栩,不想去旅游又被逼着去,爬个山最后还下起了倾盆大雨!

  豆大的雨点毫无预警地从天空中砸下来,顾温吓得四处乱窜,最后被叶栩一把搂进怀里,她愣了愣,下一刻就听见从头顶传来一个淡淡的声音:“你不要乱跑,万一摔倒了就麻烦了。”

  她:“额”班长,其实这些话你可以好好跟我说的,干吗要搂搂抱抱的呢?

  她克制不住地红了脸颊,心脏深处传来深深的悸动,许是错觉,她小心翼翼地瞄了瞄叶栩一本正经的神情,竟然从他的耳根处看见了一抹淡淡的嫣红。

  对于突然来临的大雨,编辑相对来说就镇定了许多,他们安排作者们窝在一处可以避雨的矮小山洞后就飞快地打了一通电话,于是约莫半个小时后,一辆气派的大巴车就慢慢地开了上来。

  顾温铁青着脸被叶栩搂上了大巴车,心里不断地呐喊着“坑爹”!

  为什么不一开始就让他们坐大巴车?为什么?

  她腹诽着坐在位子上,却发现叶栩松开了一直紧紧环着她的手,面无表情地走到了最后一排座位。可她的旁边明明就有位置啊!

  顾温愣了愣,这时,颜色色色突然跑到了她的旁边,奇怪地问:“顾温,你跟叶栩闹脾气了吗?”

  她一脸迷茫地说:“没有吧”

  之前他不是还好好的吗?她也没惹他生气吧?

  她小心翼翼地窥探后排的座位,叶栩依旧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脸上不带任何情绪。

  这应该不是生气的样子吧?她点点头,在内心肯定地说。然而下一刻,叶栩像是望见了她贼头贼脑的样子,一双眸子沉了沉,然后将头扭到一边,轻轻地哼了一声。

  这样傲娇绝对是生气了吧!

  最后,顾温在一种“班长生气了,班长为什么生气?班长怎么就突然生气了呢?”的情绪中到达了山顶。

  山顶的气温比山脚的温度要低上许多,再加上没有停歇的大雨,顾温一下车就立刻冷得抖了抖,下一刻,一件温暖的衣服便盖到了她的头上。

  视线一时变得一片漆黑,她手忙脚乱地将头上的衣服扒拉下来,便看见叶栩已经远去的高大背影。她握着衣服的手指蓦地紧了紧,再次红了脸颊。

  接下来的时间里,她几乎都叶栩毫无交流。

  因为突然到来的大雨,要快速将雨棚和烧烤架搭起来,而圈子里的作者与编辑大多数是女生,于是为数不多的几个男丁成了主要战斗力。顾温蹲在地上整理着烧烤要用的食材时,偶尔抬头便看见叶栩忙得脚不沾地。

  颜色色色在她旁边不断地抱怨着:“编辑部实在太神经了,下这么大的雨还搞烧烤”

  顾温机械地应了几声,脑子里却满满的皆是叶栩在车上生气的样子。

  他之所以生气,是不是因为她之前总是怕他呢?

  她忍不住抬起头,看向叶栩,发现他的头发早已经被雨水打湿,狼狈地贴在脸上,可即使是这样,他也依旧好看。

  她轻轻地垂下了眼眸,将手里的金针菇当作花瓣一根根地揪:“要不要去主动说话呢?要,不要,要,不”

  “顾温,你在干吗啊啊啊!”颜色色色咆哮道。

  最后,因为顾温把金针菇都揪散了,烧烤金针菇只能变成爆炒金针菇。顾温一脸羞愧地站在一边,转眼却看见叶栩站在角落里用干毛巾擦着头发。

  她怔了怔,下一刻身体快过了思想–她脑子一热就拿着手边的一根热狗走到了叶栩的身边。

  他看着她,有些诧异地眯了眯眼睛,下一刻擦干头发的动作停了下来,他将毛巾挂在脖子上,神情淡淡地看着她,气氛顿时尴尬了起来。

  “”她后悔了!她为什么要突然走到叶栩的身边啊?太尴尬了!救命啊!快来个人把她拉回去啊!!

  她瞪大了眼睛,跟木头一样杵在那儿,最后还是叶栩先开了口:“找我什么事?”

  顾温立刻像拿起挡箭牌一样拿起了手中的热狗,结结巴巴道:“我我看你刚刚都没吃东西,所所以给你拿了热狗。”

  “哦。”叶栩面无表情地应了一声。

  顾温觉得她快要尴尬死了。

  “我现在要擦头发,没办法吃。”叶栩重新将毛巾放到头上揉搓着,顾温拿着热狗的手一软,热狗险些掉在地上。她黯然垂眼,准备离开时,叶栩又轻轻开了口:“要不,你喂我吃吧?”

  她:“咦!”

  最后的场景就是,顾温满脸通红地举着热狗送到叶栩的嘴边供他享用,叶栩低头张嘴大大地咬了一口她手里的热狗,湿发零碎地散落在光洁的额前,映衬着纤长的睫毛,十分迷人。顾温被这样美好的景致魇住,痴痴地看着,直到叶栩抬起头来直直呃望着她,眼中含情脉脉。

  气氛不知何时变得温馨暧昧起来,顾温只觉得自己的眼前仿佛笼上了一层光影,叶栩原本面无表情的脸此时看来竟然异常柔软,她顿了一下,刚准备张嘴,一道如同惊雷般的喊声猛地在她耳边炸开–

  “小菊花,你竟然在角落里偷偷摸摸地喂小蜜蜂吃那么邪恶的食物!”

  第六章

  顾温觉得自己真的是不用做人了!

  颜色色色的那一嗓子立刻让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她和叶栩身上。她惊慌失措,手一松,被咬了一半的热狗差点掉在地上。就在这时,一只手猛地包住了她的手,温暖而干燥的触觉一瞬间传达至心脏,她心跳如雷地看着那只手的主人叶栩。

  他仿佛很满意一般轻轻勾着唇,依旧就着她的手吃着热狗。

  顾温觉得自己已经要被众人“这绝对有奸情啊”的视线烧煳了。

  最后,顾温已经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叶栩带到烧烤架旁的,整个晚上她就像是一个傀儡一般被叶栩带着走来走去,两个人没有分开。直到深夜,大家回到帐篷里睡觉,分开时,叶栩轻轻摸了摸她的头,说了声“晚安”就准备离开。

  顾温看着他已经转身离开的背影,心底突然涌现出一种冲动,有些话要是现在不说,那么以后一定会没有勇气,于是她攥紧了手指喊住他:“叶栩,等等!”

  “怎么了?”他疑惑地转过头看着她。

  “有些话我想跟你说,其其实”她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其实我并不是怕你,而是一看见你我就总是会下意识地想起作业或者论文,所以难免会有些别扭和紧张我我会试着改改的!”最后的那句话几乎是吼出来的。

  四周一片安静,叶栩有些诧异地直直地看着她,好一会儿后,他突然“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这简直是她活到现在看见的最惊奇的场景了,昏暗的月光下,叶栩的眉眼皆被笼上了一层朦胧的光影,这样的笑容简直美好得叫她形容不出来。

  原来叶栩也是会笑的啊!可他这是在笑她吗?

  她有些羞赧地转身,飞快地钻进帐篷里,脸颊涨红。颜色色色早已经在帐篷里躺着睡觉,见她进来就立刻弹了起来,贼眉鼠眼地凑到她的身边说:“你们情侣可真会玩。”

  她:“其实我们不是情侣。”

  “别骗人了!你们这种关系,不是情侣是什么?”

  她:“”她还是睡觉吧。

  这样鸡飞狗跳的旅游持续了两天才结束,第三天,叶栩和顾温终于坐着动车回了学校,顾温累得身心俱疲,一回到寝室就睡了个昏天黑地,再次醒来时已经是下午四点半,她饿得肚子咕咕叫,可没想到室友就在这时拎了一袋香喷喷的麻辣烫给她!

  简直太感人了,她一边狼吞虎咽地吃麻辣烫,一边眼泪汪汪地道谢,室友却凉飕飕地道:“别装了,是班长让我们给你的带的。”

  她差点一口噎死!

  “真是的,你们都在一起了,你为什么不早点跟我们这些娘家人说一声?”室友埋怨地看着她。

  顾温立刻慌乱地放下了筷子:“什么在一起啊?你不要乱说!”

  “我没有乱说啊,你们秀恩爱都秀到群里了,我也不是故意要去看的。”室友无辜地耸耸肩,她立刻脊背发凉地拿出了手机。

  室友说的群只有一个,她两手直抖地点开了班级群,在看见里面的消息后差点两眼一翻晕过去!

  班长:前几天真开心,我和顾温出去玩了。

  后面是一大堆旅游图片,而且都很巧合的只有他们两个,没有其他写手和编辑乱入。这样的照片看起来竟然诡异得有一种男女朋友结伴出游的感觉,于是下面理所当然地出现了一大堆的祝贺。

  同学a:祝贺班长抱得美人归!

  同学b:恭喜班长抱得美人归!

  同学c:祝贺恭喜班长抱得美人归!

  

  她一行一行浏览着,脸颊竟然奇迹般地烧红了起来!

  这是什么情况啊?顾温立刻甩了甩头,给叶栩发私信:班长,你发在群里的那些照片同学好像都误会了。言下之意是:你快去跟同学们解释啊,这样被误会让人多不好意思啊!

  这次,叶栩的信息很快就发了过来:误会什么?你不是答应要跟我试试吗?

  哎!她的那句原话不是“我会试着改改”吗,怎么到叶栩这里就变成要跟他试试了?

  顾温晕了:班长,我

  叶栩:明天,杂志社对读者开放一个微访谈,我们都要参加,你准备准备吧。

  第七章

  也许是错觉,顾温总是觉得叶栩嘴里的“准备准备”别有深意。

  第二天,她战战兢兢地上了微访谈,颜色色色跟一些熟悉的朋友早已经在线,许多读者涌现出来,问着各种各样的问题,她回答了一些问题后,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是叶栩的信息:顾温,你讨厌高调吗?

  这实在是一个很有深意的问题,她认真地想了想,回道:不讨厌吧。后面便再也没了消息。

  顾温有些疑惑地将手机随意一丢,将视线重新放回微访谈上,下一刻她就突然惊恐地猜到了什么,果然,小蜜蜂飞飞飞突然回答了一个读者的问题。

  那个读者问:小菊花大大的字写得超级漂亮,每次看见她微博里的那些手写话我就好喜欢!

  叶栩回答:我也喜欢她的字。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就是在一场书法比赛中,那时候她才上初中,扎着长长的头发,拿着毛笔专注地写着一首古诗,看起来安静美好,让人心动。我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喜欢上她了。

  读者们顿时一片安静,半晌后,一大堆留言开始疯狂涌出!

  读者a:我感觉好像看见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读者b:同上。

  读者c:同上!

  

  她惊讶地瞪大了双眼!

  这是她第二次听叶栩说她的字漂亮,上次见面时,她震惊太过,根本没去注意叶栩话中的意思,可现在她才知道,原来其中有着这样一段她并不知晓的事。

  叶栩接着说:她是我的同班同学,那时我是班长,她总是不交作业,为了能跟她多一点交集,我开始不停地催她写作业,后来,为了能跟她多一点接触,不让她忘记我,我甚至想办法一直跟她同班。我总想她能跟我多说点话,哪怕骂骂我也好,可每次我催她交作业的时候,她总是很害怕地看着我,也不怎么说话

  她倒地不起。

  原来他那么拼命地催她作业是为了这个啊,早说多好啊!

  叶栩顿了一下,接着道:后来我发现,催作业已经不能满足我,我希望能更接近她,可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我想了很久,决定跟她一起写稿子。朋友说我这样的性格在网上并不讨人喜欢,她一定不会跟我做好朋友,于是我就彻彻底底地换了一种,果然,我们成了好朋友。

  她:“”原来人格分裂的真相是这样的吗?

  她内心克制不住地悸动,她从来没想过叶栩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做了那么多努力。他喜欢她,所以想方设法地接近她,他喜欢她,所以在山上她躲着他的时候他才会那么生气。

  她捂着飞快跳动的心脏,屏幕上,叶栩又刷出了一句话:顾温,我喜欢你,和我在一起好吗?

  她立刻将手放在键盘上,飞快地想要将自己的答案打出来,可没想到画面猛地一震,然后就停止不动了!

  这个情况是–死机?!

  她抓着头发,几乎要尖叫出来,这个时候怎么就死机了呢?!

  她手忙脚乱地将电脑重新启动,可没想到电脑屏幕这次干脆一片黑色,彻底罢工。顾温急得跳脚,又慌里慌张地拿着手机登录微博,可刚刚因为随意一扔,现在手机跟她玩起了捉迷藏的有些,她将被子翻得底朝天就是没找到。

  最后,大约十分钟过去了,她终于在床底找到了手机,立刻登录了微博,没想到门外却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叶栩竟然满头大汗地出现在了她们寝室门口!

  她震惊得瞪大了眼睛,还没来得及问出“你怎么在这里”这句话,叶栩已经三步并作两步,一把过来抓住了她:“答案是什么?为什么你消失了?”

  “我我”她紧张得舌头打卷,“我的电脑死机了,我刚刚一直在找手机,所所以”

  “算了,那些都不重要,告诉我,你的答案是什么?”他紧紧地盯着她,漆黑的眸中浮现出焦急与不安。

  顾温知道他想要的答案是在微访谈里她没来得及打出来的那句话,那时她对着电脑,可以冲动地打出一些矫情的话,可现在真人在这里她突然又羞涩了起来,声音细如蚊蚋:“我的答案是%*^%#¥”

  “什么东西?”叶栩蹙眉问道。

  她:“我的答案是$##@*!”

  “啊?”

  她彻底怒了,大喊道:“我说我答应!我答应跟你在一起!”

  隔壁寝室,隔壁的隔壁寝室,隔壁的隔壁的同学都因为她这一嗓子探出了头,一脸八卦地看着他们勾勾搭搭的样子。

  叶栩笑得仿佛吃了蜜糖一般,常年面无表情的脸上因为这个笑容而顿时光彩照人,可

  顾温:“”

  太羞耻了!同学们现在都知道了,她接下来要怎么做人啊?不要拦着她,她要上天台!

  文/沈子午 图/沈晓朝

赞 (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