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恋熊的第三年

  早上,新媒体的同事拿了一沓明信片下来让我签名,过了一会儿,小锅也拖着一个麻袋进来,露出一个迷之微笑:“熊崽,这些卡片都是给你的,乖乖把名签好。”

  我瞥了一眼那个麻袋,感觉自己的麒麟臂开始隐隐作痛。

  这时,门口又传来敲门声,也是几个抱着一摞书要我签名的同事。没一会儿工夫,办公室里已经站得满满当当,且每个人都虎视眈眈地盯着我签名。用他们的话说:“难得逮到你一次,要签名的东西全拿过来了。”

  为什么对我这么残忍?我只是想做人群中一个普通的小王子而已啊。

  我问小锅这些卡片是用来干吗的。

  小锅说,这是准备在新年送给读者们的感恩贺卡,感谢他们这一年来对我们的支持。

  咦,居然又是新的一年了!仔细想想,这已经是我来公司的第三年了,我从默默无闻的新人变成了人人喜爱的男神()主编,想想也是非常有成就感。

  时常有读者发私信问我:我很喜欢看你们的书,我以后能去做编辑吗?要怎么做一个好编辑呢?肯定很难吧!

  该怎么说呢?

  我想起自己第一次给学生上课前,整个人非常紧张,在办公室焦躁地来回转了无数圈,并且不停地照镜子。我不是自恋,而是看着镜子在胡思乱想:万一学生们不喜欢我这张脸怎么办?要不要化个妆再去呢?万一我裤子拉链突然开了怎么办?要不要换条没有拉链的裤子呢?

  从厕所出来,我看到桌上的备课笔记本,又开始焦虑:万一上课时我说到一半忘词了怎么办?可以喊“CUT”重来吗?

  后来,我又神经兮兮地对着办公室的大门演练了上百种开场白–

  “你们好,我是你们的老师大熊,今天的我包饭。”

  “嗨,小崽子们,跟着熊哥都给我浪起来!”

  “你们听好了,我脾气不好,上课说话吃东西的全都给我滚出去!”

  

  后来旁边的老师看不下去了,一掌把我摁在椅子上,说:“别想那么多,放轻松一点,等你面对他们,自然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这句话就像咒语一样,让当时浑身奓毛的我立刻平静下来。

  这么多年来,一旦碰上从来没做过的事,我就会把这句话拿出来跟自己说一遍,现在也准备将这句话送给上面那位读者和你们。

  莫泊桑在《一生》中写过:人的脆弱和坚强都超乎自己的想象。有时,我可能脆弱得一句话就泪流满面;有时,也发现自己咬着牙走了很长的路。

  新的一年,我大概还是老样子吧,在工作中做个认真努力(只是迟到)的好主编,在微博上当个人见人爱(只是懒)的自恋boy。

  谢谢又陪了我一整年的你们!

  新年第一期,祝所有的小公主们,心里想的事儿都能成。

  文/大熊

赞 (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