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而白首(二)

  [上期预告]身为济大一枝花,许意浓觉得自己是眼瞎才看上了陈君诺,他自己万花丛中过就算了,居然还想插手她的工作?!Excuse me?说好的隐婚呢?!

  哼,看来有必要把离婚提上日程了。

  学校现在都传得这么厉害了,电视台就更不用说了。

  许意浓在心里把陈君诺给问候了一遍,还不是他多事。

  虽然风言风语传得厉害,不过许意浓的工作倒没有什么变化,照例还是播午夜新闻,不过全台开会通报收视率的时候,她播的《午夜新闻纵横》的收视高了将近两个点,副台长都在大会上点名表扬,许意浓的实习期算是安全度过了。

  散了会,他们一批实习生就三五成群地凑在一起议论开了,许意浓往哪儿一凑,大家伙就立刻散开,都避着她说话。

  她本就是个活泼的人,这么被孤立很不开心。

  晚上快上节目的时候,她习惯性地去上厕所,刚蹲下就听见外面嚼舌头,“能跟人家比吗,那是陈老板的盘中餐,谁也别想动。你没见咱们刘主任都规规矩矩的。”

  “这果然是个看脸的世界啊,就是不知道她那脸上开了几刀,我看她鼻子一定是做的。”

  “肯定开过眼角,整天抛媚眼儿,一副狐媚相!”

  “说不定还削骨了呢,早知道我也去修修,说不定现在不用做小编辑这么辛苦。”

  “其实也没什么好羡慕的,这种哪有真感情啊,都是玩玩的,腻了的那天一脚踹了,她哭都没地儿哭,你还指望腰缠万贯的男人能看上个没什么根基的小主播?能做一辈子情人算是走了大运,至少不愁没钱花,老婆就别想了。”

  ……

  许意浓愣是在里面蹲着等外面没人了才出来,她对着镜子来回地照,自己脸上这些原装货怎么看着就像是开过刀的了,她这浑然天成的瓜子脸比真心瓜子还真呢。

  只是跟着腰缠万贯的男人有钱花这件事儿不知道是谁总结的,她现在享受的生活是不错,那都是跟陈君诺沾光的,除了交学费,这男人每个月给她两千块钱的现金,就比她妈给的生活费多五百块。想想她宿舍桌子上摆的大宝面霜她就冤得慌。

  夜里向东照例还是来电视台接人,许意浓真觉得不方便了,他这车牌这么招摇,早晚被拆穿。

  她想找陈君诺聊聊,一进家门就看见他坐在大沙发上看文件。

  “怎么不回书房看,你不是一向都在书房工作吗?对了,跟你说件事儿呗?”

  陈君诺微微皱眉:“不会是怪我之前忙上市的事情忽略你了吧!说吧,有什么要求我都满足。”

  许意浓一时间说不出话,就只觉得眼睛发热。

  “怎么不说话了,看样子是真的怪我了。”陈君诺抱着她,样子也挺真诚的。许意浓告诫自己,一定是她多想了,可她就是忍不住会多想。

  都说爱情里谁陷得深,谁就会患得患失得厉害,她现在觉得自己都快成神经病了,她自己都讨厌自己无理取闹的样子。

  “君诺,你说你为什么要娶我?”她从来没有这个疑问,最近却突然频繁地冒出来,她伸手揽着他的腰,眼神楚楚可怜,“是不是你想了了爸爸的心愿,于是看我还凑合,长得挺漂亮,又听话,所以娶我,其实你根本不喜欢我?”其实许意浓心里猜的根本不是这个原因,只是她知道真正的原因是陈君诺的雷区,不能踩。

  陈君诺愣了一下,可是就这么短短的几秒钟,许意浓的心像是沉入了大海一样。她松开自己的手,可是陈君诺马上就抓起来重新放回自己的腰上:“又开始冒傻气了是不是,这一阵子不会就因为这个发神经吧?你可真是可爱!”说着就抱着她的头在额头上猛亲,“傻丫头,以后不准在我跟前说这种话,欠打。”

  陈君诺这么抱着她哄了一阵子,他目光灼灼,闪出的光似乎都带着光华。只是一次对视,许意浓便掉在里面再也没能出来。

  情网这个比喻真是再恰当不过,陷在感情里的人就是这样,仿佛要逃离并没什么困难,可是偏偏要离开的时候却束手束脚,怎么都脱不开。

  第二天是周六,本来这个周末陈君诺约了客户打高尔夫,可是他还是悄悄地推了。也不知谁给许意浓打来电话,她像小猫咪似的往男人的怀里钻了钻,也不知道是不是意识不清醒,她很不耐烦地呢喃了一句:“挂了!”陈君诺连看都没看就给挂断丢在了一边。两个人做了些夫妻该做的事情,陈君诺觉得自己越来越喜欢缠着她了,不知不觉间她就褪去了小姑娘的青涩可爱,慢慢变得成熟了,有了不一样的味道,换下了简单的白T恤,当是该用风情万种来形容了。

  他抚着那白得晃眼又滑不溜手的皮肤就情难自禁,他把人往怀里抱,可是那妮子还睡得沉,胡乱地蹬了两下,撒娇似的往外挣。陈君诺没放开她,硬是把她紧紧抱着,她便又这么睡了。

  两个人这一觉醒了就大中午了,许意浓睡得饱饱的,气色和脸色都好了不少,对着陈君诺的眼睛就狠狠地亲了一下:“早啊!”她笑得没心没肺的。

  陈君诺在她额头上烙了一个吻,便翻身起床。他是个很有精力也很有执行力的人,不会像许意浓做什么都要先磨蹭一下,赖床更是每天必修课。

  许意浓一个人躺着无聊便想找手机刷微博,从地上捡起来的时候发现后盖都裂了,她噔噔噔地跑下楼:“陈君诺,我让你把电话挂了,你也不用这样吧。”

  陈君诺在看报纸,歪着头瞥了一眼:“哦,下床的时候没看见,不小心踩了一脚。”

  “你……”许意浓瞪着眼睛冲下来,“欺负人啊你?”

  “再买一个呗!”他继续看报纸,没当回事儿。

  “再买不用花钱吗?这手机是我去年年初才买的。”许意浓那个心疼啊,反复地看着,“不知道有没有卖配件的。”说完脱了拖鞋就踹他的小腿,“太可恶了。”

  陈君诺笑了笑,没心没肺地说:“挺节俭的,怪不得也不花我的钱。”

  “你给我钱花了吗?”

  “你不买也怨我,我又没说不让你花钱。我以后肯定是被我老婆冤枉死的。”他伸手把人拉到自己身边坐下,“对了,听说你想买车?”

  陈君诺的话让许意浓当下就惊住了,她不过才问了向东几句,想去买一辆便宜点儿的,没那么招摇的车,陈君诺这就知道了?

  许意浓坐正身子:“你那个车太招摇了,我还是以后自己开车上下班,这样也省得你和司机接送,有事儿我也不用装保姆搭顺风车。”她委屈了,抓起陈君诺的手就咬了一口。

  “哎,哎哎!你属狗的啊!”他赶紧把手抽出来,指着许意浓,“我跟你说,以后不准咬人,身上被你咬得到处都是牙印,该咬的地方不咬,不该咬的地方瞎咬。”

  许意浓的脸微红,转身不看他:“买车的事不用你管,我自己领了工资慢慢存着。”

  “那怎么能行,一般的车不经撞啊,就你那技术,很快我就真的丧偶了。”他笑了起来,看着许意浓拉长的脸又赶紧敛住笑把报纸放下来,“你要自己买车可以,答应我三个条件。”

  “我又没让你帮我买!”许意浓怒了。

  “如果你答应了,买车的钱我帮你出了;不答应我就让向东每天接你,大不了我给他双倍工资就是了。”

  许意浓想了想,她自己存钱的话,短时间内的确很难买到,就算去借贷款也没什么好担保的。但是最近风言风语太严重了,换车她势在必行。

  许意浓把心一横:“好,你说吧!”

  陈君诺看着她那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就想笑:“第一个条件就是开始的三个月,我让向东跟着你,你开车的时候他必须在旁边,如果让我知道你把他甩了,你就不用开车了。”

  许意浓咬着牙点了点头,有人跟着也好,反正三个月也很快:“行!另外两个呢?”

  “我还没想到,等想到了再说吧。”

  许意浓没声了,知道自己又掉到了陈君诺的坑里,别人都是坑爹,他就知道坑老婆,可是她知道这会儿后悔也来不及了:“陈君诺,算你狠。”

  陈君诺皱着眉头,松开手,沉了嗓子:“去,把你钱包拿来。”

  “干吗?”

  “让你去你就去!”

  陈君诺最受不了的就是她总是喜欢说些“干吗”、“为什么”诸如此类的没有任何营养的问题,她能去电视台工作也好,不然留在自己公司不知道要被炒掉多少回。

  许意浓悻悻地说:“就知道以大欺小,就知道吼我。”说着便到玄关把自己的包拿过来丢给他,“看吧看吧,看也看不出更多的钱。”

  陈君诺皱了一下眉头,又从她的包里拿出钱包,很麻利地从卡夹里面抽出一张卡,直接伸到她的面前:“嗯,你自己不刷怨我吗,给你两千是做零花钱的,怕你去银行取钱太麻烦。”说着把卡往她面前一丢便起身上楼去了,脸色黑得像包青天一样。

  “风一阵雨一阵的,有毛病!”

  许意浓知道他又生气了,也不知道在气什么,气自己没花钱?

  她抿着嘴唇笑,拿起那张卡左看看右看看,真的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放进去了。

  她努力地回忆,隐隐约约地记得哪次翻云覆雨的时候他好像说过什么密码是自己的生日之类的。

  许意浓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真是脑子不好用,守着钱把日子过穷了。”

  她简单地整理了一下,拎着包就出门了,今天她要好好体验一下花钱的快感。

  她知道没人送她,出门前穿了一双平底鞋,可是出门没走几步就有过路车停下来。“哎哟,这不是仙女主播吗,原来你也住这里,没车?哥们儿载你一程。”从一辆卡宴里面探出一个头,染着黄毛,一看就是纨绔子弟。

  许意浓没理他,继续自己走。可是那车就这么在身后跟着,后排车窗也打开了,原来车里不是只有一个人,三个男人污言秽语的,还吹着口哨:“妞儿,去哪儿,要不陪哥哥逛逛街吧。”

  “你那个包太丑了,哥给你换个爱马仕!”

  “哥们送你一辆车,你也不用这么辛苦地走路啦!”说着三个人就浪笑起来。

  许意浓的脸上挂不住,快走了两步,可是后面的车还是跟着不放。

  她突然停下来,转头就往回跑,却没有想到那三个人竟然也下车追上来,直接把她围住了。

  “跑什么,哥哥载着你,想去哪就去哪?”其中一人说着还毛手毛脚的。

  “这是大白天呢,你们是不是也太放肆了?”

  许意浓强作镇定,可是手还是紧紧地攥住手包的提手,愣是有些发抖了。

  “白天不许放肆?你的意思是喜欢晚上的时候放肆咯?哈哈!”

  “你们想干什么?”许意浓的脸都发紫了,她刚退了两步,后面却又有人贴上来。

  “来来来,上车!”说着三个人就生拉硬拽地拖着许意浓往车上拉,“来吧,来吧!”

  “来人啊,放开我,你们放开我!”

  许意浓呼喊着,可是这里看着大,其实真没有多少人,尤其是午后的这个时间,她低头对着自己手腕上的一只手就狠狠地咬了下去。

  那人尖叫了一声就松开了手,凶神恶煞地看着许意浓:“你敢咬我?你活腻了是不是!”说着就扬手要打人。许意浓挥包就挡,可是怎么都摆脱不了这三个人。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奥迪车直直地朝着他们冲了过来,接着就是一声刺耳的刹车声。

  四个人都吓掉了半条命,半天才缓过来,那三人当即就冲着奥迪去了:“你眼睛瞎了?会不会开车?你给我下来!”说着就狠命地敲车窗。

  许意浓看清了车牌,心里稍稍放宽了些,刚要上前却又被旁边的人拉住了。

  陈君诺的脸黑得像锅底一样,开门下来:“放开她!”

  “凭什么!你的女人?那又怎么样,哥们儿今天就不放!开个破A8也好意思这么嚣张!”

  陈君诺的眉头微微蹙了一下:“我再说一遍,放开她。”

  他的声音低沉,带着十足的威严,有些和他年龄不相称的沉稳和镇定,他在外面的表现总是跟在家里不一样。

  这个时候抓着许意浓的人手松开了,那人有些发愣。许意浓赶紧跑到陈君诺的身后,拽着他的衣角,话都说不出来了。

  陈君诺握着她的手,也不说话,就这么怒目看着那些人。

  “算你狠,你等着,我们走!”领头的混混一招呼,三个人便上了车扬长而去。

  许意浓惊魂未定,躲进陈君诺的怀里,她的手冰凉,整个身体都在发抖。陈君诺有些心疼,轻轻地拍着她的肩膀,护着她把她送进副驾驶的位子:“别多想了,没事!”

  “这里是高级社区……”许意浓说着就委屈得掉下了眼泪。

  “有钱人就一定是好人吗,高级社区里面就没有人渣吗?”

  陈君诺说着就发动了车子,他现在也觉得是应该给她买一辆车,至少安全。什么叫美丽有罪,许意浓就是了。

  他的脸一直没有缓和下来,车子开出去十分钟了,他还是给姜平打了电话:“你帮我查一辆车牌是2366的黑色卡宴……没什么,他惹了我了,很不开心,你知道怎么办。”

  许意浓傻傻地看着旁边的人:“我没事的,君诺,你别做错事,我真的没事,杀人是要偿命的。”

  陈君诺绷了一阵最终还是没绷住,笑了笑,握住许意浓的手:“那些人竟然敢欺负我太太,我就是冒着会坐牢的风险,也要替你出这口气。”

  许意浓一看他笑的那个样子就知道他这是在逗她笑呢,她心情有些复杂,这样的男人让人怎么舍得放手?

  陈君诺的车子开得很快,半个小时的工夫车子就停在了景天光华大厦的地下停车场。陈君诺把一张门禁卡交给她:“你到我办公室休息一下,我去会议室开个视频会,不用很久,大概半个小时。”

  许意浓有些犹豫:“你忙你的,我可以自己去逛逛的。”

  “让你上去你就上去。”他有些不耐烦,蹙着眉头看她。

  许意浓也看得出来她再提什么反对意见也没用,肯定被他狠批一顿,她也就不讨那个没趣了。

  今天是周末,公司里的人并不多,拐过弯看见秘书室没有人,她便松了一口气,加快脚步,刷开办公室的门后就愣在了门口。

  里面站着两个人正在整理文件,其中一个就是秘书琳达,另外一个是戴眼镜的斯文男生,许意浓没见过。

  琳达看见许意浓也愣了一下,蹙眉问道:“小姐,你怎么进来的?”她的声音有些严厉。

  许意浓耸了一下肩膀,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琳达朝着她走过来,眯着眼睛看她:“我是不是该称呼你,许小姐,许意浓,新闻纵横的实习主播?不过这里不是演播室,公司的机密文件不少,你还是不太方便在这里。”

  许意浓本来对这个女人也没怎么上心,陈君诺是一个公私分明的人,这种窝边草应该不符合他的原则。

  可是眼前这女人嚣张的样子还是让她有些生气,她亮了一下手里的卡:“陈总让我上来等他半个小时。”

  琳达有些震惊,抱在胸前的手也放开了,她看着许意浓手里的那张卡,心中满是错愕,这可是Boss办公室的门卡,陈君诺从来都不假他人之手。

  “琳达,除了这些材料还有其他需要重新整理的吗?”斯文男看着琳达问了一句。

  琳达有些没好气:“先整理这些吧,你先出去。”

  那男人应了一声,也有些看不惯她高傲的样子,走到许意浓的跟前立刻便换上笑容:“我很喜欢你播的节目,你能不能给我签个名?”

  许意浓受宠若惊,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找她签名,她有些腼腆,接过他手里的笔就在他的记事簿上签了自己的名字:“谢谢你。”

  “许小姐的字真漂亮,应该是我谢谢你,你的节目……”

  “你没事情做吗?”琳达有些不悦了,嗓音也提高了不少。

  斯文男冲着她做了个无奈的表情便夹着一大堆的文件出去了。许意浓站在那里,琳达就这么站着看着她,让她浑身都不自在。

  她勉强地笑了一下:“你不用陪着我的,我自己坐一会儿就行了。”

  “没关系,反正我也没什么事情,保护总经理办公室的安全也是我的职责之一。”说着她就在会客区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许意浓这才明白过来,敢情对方是在这里监视她的,不知道她该不该为陈君诺有如此尽责的秘书感到高兴。

  她百无聊赖,左看看右看看,这办公室里的摆件还真的挺精致的,她拿起写字台上一个雕刻很精致的笔筒,就听见那个傲慢的声音在身后响起:“那个可是上等和田玉,小心点儿,要是摔了,你就是以身相许都赔不起。”

  许意浓有些恼,真想直接把那个笔筒给砸了,可是又觉得跟自己老公的钱过不去有些不值当,她挑了一下眉毛便又轻轻地放了下来。

  她转了一圈没发现什么有意思的,便去推里面休息室的门。

  她的手刚握住门把手,琳达就快步过来摁住了她:“许小姐,我觉得你还是应该注意一下你自己的身份,这是陈总的私人休息室,我看你还是不太方便进去。”

  许意浓憋了一肚子的火,找了个沙发就坐下来,手机也坏掉了,连个游戏都玩不了,她索性枕着扶手眯一会儿。

  琳达看着她那副随便的样子便想发怒,转念一想又平静下来。

  陈君诺这个人一向做什么都很讲究,这个女人这么没规矩,估计能待在他身边的日子也不长了。

  陈君诺跟澳洲公司那边开了一个临时的会,因为一些细节的问题拖了一会儿时间,散了会他就急着回办公室。姜平疾步跟出来:“你说的事情给你查了,是周公子的车,那是个人渣,不学无术,不过我们和他爸有合作,要不……”

  “碰了我的女人我还要忍着他?”陈君诺的脸都是黑的,想起那个场面他就攥着拳头想打人。

  姜平立刻就噤声了,这可是大事儿,也是他说不得的事情。陈君诺这个人属于宽以待人、严于律己的典范,得饶人处且饶人他经常挂在嘴边上,可是越是他身边的自己人,他越是要求严格。

  他刚推开办公室的门,琳达就起身向他走过来,指着沙发上的人:“她进来翻腾了一圈就这么睡了,我也不知道是陈总的什么客人,只好在这里守着……”

  陈君诺抬手挡住她的话,向着姜平使了个眼色。姜总拉着琳达就出来了,顺便把门关好。

  琳达沉着脸甩开他:“拉我干什么?”

  “我今天算是嘴巴欠,你爱听就听,你当我喷粪我也就说这一遍,里面的那个女人你别惹,否则让你吃不了兜着走。里面的那个男人你也别想多了,他是喜欢你,但仅仅是喜欢你的工作能力,你安安分分地干,以后职业生涯肯定一片光明;你要是自掘坟墓,那是你自己的事情,谁也不会拦着你。”

  “你什么意思?不就是一个主播吗,大明星不是也没几天新鲜期吗,我哪点儿差了?”琳达拉住姜平的胳膊。

  姜平一脸无奈的样子:“这个主播新鲜期多长我也说不好,总之你别惹她,这是我的忠告。”说完便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琳达咬着嘴唇思量着,还是有些不甘心,过了一会儿她去茶水间泡了两杯咖啡端了进去:“陈总,你的咖啡。”

  陈君诺正在看澳洲公司刚传过来的报表,他觉得有些突兀,抬头看着她,片刻后接过一杯:“意浓不喜欢咖啡,她喜欢喝果汁和奶茶。”

  琳达微笑着端起手里剩的一杯喝了一口:“没长大的小姑娘都喜欢喝那些东西,喝不了黑咖啡这么醇厚的东西。”她瞄了一圈,没看见许意浓的影子,脸上微微诧异,“许小姐走了?”

  她一手撑着桌子站在陈君诺的身边,看着他正在索引文件目录,便弯下身,握着他的手移动鼠标:“在这里,我都给你整理好了。”

  陈君诺觉得周身一下子全都是香奈儿五号的味道,被刺激得有些头疼,都说女人擦香水能诱惑男人,他偏偏不喜欢这些味道。

  许意浓有一瓶六神,被蚊虫咬了的时候会拿出来涂涂;哪天他要是应酬带回去了什么味道,她便会拿出来,把整个家里喷得味道刺鼻才肯罢休。

  想到她吃醋的样子,陈君诺就忍不住笑了。

  琳达不明就里,不知道他这个时候的笑容是什么意思。她壮了壮胆子,手上一抖便把咖啡全洒到了他白色的衬衣上。

  “对不起,陈总。”琳达一副无措的样子,抽了两张纸就忙着给他擦胸前的污渍。

  陈君诺把椅子往后推了推,挡开她的手:“没关系!”抬头就看见许意浓倚着休息室的门框咬着手指头看着两个人,那眼神儿真是我见犹怜,他忽然就觉得自己真做了什么对不住她的事情。

  【下期预告】陈君诺身边莺莺燕燕不断,身心俱疲的许意浓终于把“离婚”说出了口,可是陈君诺却笑得一脸云淡风轻:“我不是说过了吗,我的人生里只有丧偶,没有离婚。”

  文/闲人有闲

赞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