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劫龙缘

  【故事简介】新婚之夜,夫君被恶龙抓走了 !我翻过高山救夫君,发现这恶龙长得有点帅……可没想到他是这样的恶龙,竟然把我强留在山洞,非要我做他的媳妇儿!

  【一】

  我寻了足足七日七夜,终于找到了那条恶龙盘踞着的山洞。

  我是重睛鸟族的公主,七日前嫁给了凰族的皇子。只是遗憾的是,就在当日我与凰族皇子大婚的婚宴之上,一条恶龙忽地出现,将我的夫君皇珏抓走了。

  恶龙凶猛,容貌狰狞,嘴中喷火不说,爪还锋利。

  虽说我从未见过皇珏的面,但我叶芝在家从父,出嫁从夫,早已决心嫁鸡随鸡,嫁凰随凰。所以即便他被恶龙抓走了,我也要用尽全力,去把他救回来。

  恶龙的山洞很大,光线很暗。

  我站在洞口大吼:“恶龙!你放了我的夫君!”

  山洞里一片幽静,直到许久之后,才有一道慵懒的男低音回复我:“你找错地方了,恶龙不在这里。”

  我抹了一把脸,有些无奈:“别装了,山洞口还留着你的粪便呢。”

  山洞内一阵窸窣声传来,片刻后,一位身着白衣、剑眉星眸、十分俊俏的男子从山洞内不疾不徐地走出来,最终站在我面前。

  日头甚明媚,满空艳阳色。阳光洒在他白皙的侧脸之上,愈加衬得他气质出众,十分优雅。

  我站在洞口,仔细地看着他,一时竟有些看得呆了。直到他轻咳一声,才终于让我回了神。

  我不由喜出望外地靠近他,道:“皇珏?你可是皇珏?”

  他却眯着眼,饶有兴致道:“我不是皇珏。”

  我一愣,旋即有些好奇:“你不是皇珏?那你是哪家公子?此处可是恶龙的洞穴,你最好快些离开,否则等恶龙回来了,他一定会抓了你的!”

  他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浓:“我就是恶龙。”

  我吞了口口水:“你看上去……并不恶。”

  下一刻,只听一声龙啸在我耳边响起,震耳欲聋。我定眼一看,眼前哪里还有白衣俊男,只有一条体态威武、霸气十足的大龙盘旋在了这座山头,他昂着龙头,面容十分狰狞地看着我。

  我不由后退一步,只觉得世界观都要坍塌了!–那个俊男真的是那条恶龙!让我情何以堪!

  眼看我就要腿软倒地,巨龙摇身一变,又变作了白衣俊男的模样,站在我面前。

  我颤声道:“现在看上去,果然恶多了……”

  恶龙挑眉:“你来找我,是为了?”

  在心里默默为自己壮了壮胆,我义正词严道:“七日前你抓了我的夫君,我要把他救回去!”

  恶龙道:“这样啊,来,跟我走。”说罢,他带着路,一路把我带到了他的山洞深处。

  山洞壁上镶嵌着两颗夜明珠,照得山洞内十分明亮。只见山洞最中央,一位体态十分肥硕、身着大红喜服的大胖子正一边吃着牛油果,一边嘿嘿低笑着翻阅一本书,也不知是在看什么。

  恶龙伸手指了指胖子,侧头对我道:“你的夫君。”

  我目瞪口呆。

  大胖子许是听到了动静,当即转过头来。他看见我后,竟十分高兴地跳了起来,动作十分滑稽。

  恶龙道:“长夜漫漫,你们两个,总得留下一个来陪我。”他的声音慵懒又好听,听上去十分好说话。

  还不等我说话呢,这胖子已然对着洞口冲去。我赶忙抓住他,怎料他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表示,他是凰族的独生子,我却是重睛鸟族十余个公主中的其中一个,相比较之下,显然没有他那么重要。

  我一听,虽然感觉怪怪的,但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对……怎料这胖子趁我出神之际,一下挣脱了我,撒腿逃走了,动作之快,让人惊叹!

  事情竟会如此发展,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山洞内,我和恶龙十分尴尬地大眼瞪小眼。

  恶龙看我的神情笑眯眯的:“你叫什么名字?”

  我道:“叶……叶芝。”

  恶龙道:“今年几岁了?”

  我道:“三……三千岁了。”

  恶龙道:“我很丑吗?”

  我道:“不……不丑。”

  恶龙道:“那你低着头干什么?”

  我赶忙抬起头来看着他,却见他不知何时到了我的身前,鼻尖都快要贴到我脸上了。

  一阵诡异的灼烧感瞬间蔓延上了我的脸颊,我正打算后退两步,岂料恶龙却一下子揽住了我的腰。

  他的手温度很烫,隔了一衣服,也让我感到有些不适。他的呼吸声平稳延绵,一下一下,不知怎的,我突然就感觉空气变得稀薄起来,让我有些发晕。

  恶龙轻笑一声:“重睛鸟一族终于出了个貌美的女子,倒是难得。”

  我晕乎乎的:“谢……谢谢称赞!”

  恶龙又道:“不过嘛……”

  我道:“什么?”

  恶龙道:“你鼻子上有黑头。”

  我:“……”

  【二】

  恶龙说,他叫敖深,敖深的敖,敖深的深,是西海龙宫的龙太子。对于他的自我介绍,我感到十分不满,难道敖深是一个专有名词吗?

  但是念及他是一条龙,而我不过是一只鸟,实力悬殊太大,所以并没有说出口。

  敖深性格诡异,十分捉摸不定。这是在我跟他相处了一个星期之后得出的结论。不过敖深虽说性格诡异了些,可他烧的烤鸡十分好吃香嫩,当真是龙不可貌相。

  夜色渐浓,敖深手握烧鸡,坐在山洞内的豹皮椅上,对我叹道:“你以前可曾听说过我的故事?”

  我望着他手中的烧鸡咽下第无数口口水,摇头道:“没有哎。”

  敖深瞬间恨铁不成钢地看着我,递给我一只鸡腿:“再想想?”

  我立马接过鸡腿,一边埋头大啃一边道:“你是西海龙宫的龙太子!”

  敖深双眼亮晶晶地看着我,似乎在鼓励我说下去。

  我将手里的鸡腿棒子扔了,继续盯着烧鸡咽口水。这次敖深分外识相,十分主动地又递给我一只鸡腿。

  我慌忙将鸡腿吃了个干净,道:“我还知道,你叫敖深!”

  敖深白了我一眼,道:“还有呢?”

  我摇了摇头。

  敖深道:“笨!连龙太子的故事都不知道!五百年前我曾大闹天宫,自封齐天……”

  我试探着接道:“大圣?”

  敖深双眼一亮:“我就知道你知道!”

  我十分纳闷:“可那不是孙大圣的故事吗?”

  敖深道:“这是我和孙大圣一起的故事。”

  我愈加不解了,难道孙大圣是主谋,敖深是从犯?

  就在我十分想不通时,敖深又道:“一转眼,都好几百年了……”他有些感慨。

  我看向他,却见他的目光幽深,他的脸颊在夜明珠的照耀下,显得有些失神。

  我道:“什么好几百年了?”

  敖深回过神来,对我摆摆手道:“罢了,没什么,毕竟好汉不提当年勇。我是不会告诉你当年我以一敌百杀得天兵天将片甲不留的。”

  我道:“好的,好的。”

  敖深道:“我也不会告诉你我曾和孙悟空那只泼猴儿打过架。”

  我道:“好的,好的。”

  敖深道:“我也不会告诉你我最讨厌别人说好的好的。”

  “好……”我的声音骤停。

  敖深笑眯眯地看着我,笑容很甜,让我又不自主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敖深道:“叶芝啊,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留下你吗?”

  我道:“因为大胖子跑了。”

  敖深嘴角抽搐了几下:“那是我故意放他走的。”

  我道:“为什么?”

  敖深伸手支撑着白净的下巴,目光十分慵懒地看着我:“其实,我寂寞太久了,想着最好是来个女人给我传宗接代。”

  我惊呆了,下巴久久不能合上。过了许久我依旧无法接受,只好说道:“可……可我是一只鸟呀!”

  敖深道:“我知道。”

  我更加惊讶,脸上不由自主又烧了起来:“可这种事,都得先成亲才……才行。”

  敖深道:“那就明天成亲。”他的神情十分坦荡。

  我道:“得相互喜欢才能成亲。”

  敖深皱眉:“没想到传宗接代这么麻烦。”

  我燃起一丝希望:“对啊对啊,超级麻烦的!”

  敖深道:“那我就先将你娶了,等你生了我的龙蛋,我再把你休了,如何?”

  渣男,十足的渣男!我愤愤道:“自然不行!我给你生了蛋,你就要对我负责,你就得养我一辈子!”

  怎料敖深竟伸手将我搂在了怀里,嘻嘻笑道:“好,我答应你就是了,娘子。”

  这声娘子,让我浑身上下从内而外都颤抖了一下。

  【三】

  就在我以为敖深娶我,也许是喜欢上了我,所以故意寻个粗劣的借口好把我娶回家的时候,敖深却千里迢迢地飞身去了西方大雷音寺旁边的平峰山上,摘取了用来安胎保养的芙蓉果。

  等敖深握着芙蓉果重新站在我面前时,我把脑海里荒谬的想法彻底抹了个干净,然后默默地从他手中接过芙蓉果,转身放好。

  敖深十分疑惑地看着我:“你不开心?”

  我摇头,努力忽视心底莫名其妙的失落:“没有,我很开心,哈哈!”

  敖深道:“你果然不开心,笑得比哭还难看。”

  我叹息一声,走到山洞内,蹲坐在铺于地上的豹皮一角,双手抱胸默默地望着地面。

  敖深也走到我身侧,蹲下,伸手揉了揉我的脑袋:“你这小鸟,今天怎么不开心?”

  我道:“我也不知道,就是觉得不开心……”

  敖深站起来就要往外走:“我去买卫生带。”

  我赶忙拉住他的手,对他摇头道:“不是因为这个。”

  敖深道:“那是为何?”

  我叹了口气,许久之后才轻声道:“我想父亲了。”

  敖深深情地捧起我的脑袋,与我四目相对。他的确长得很好看,而且烧的烤鸡很好吃。当然,重点是烤鸡好吃。想我叶芝活了三千年,第一次和一个男子这般朝夕相处,还是和一个厨艺极好的俊美男子,想不对他生些想法,都……都对不住自己……念及此,我已然不敢再深究下去。

  敖深十分深情地看着我:“以后,我会像你的父亲那样保护你。”

  他目光幽深,面容俊俏,我直直地看着他,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回话,只是心中却似有一个小花苞慢慢开了花,让心底都为之轻颤了颤。

  我慌忙别开眼去,已然语无伦次:“我……我还想我母亲……”

  敖深再次抱住我的脑袋,正色道:“我也会向你的母亲那样照顾你。”

  他的面容近在咫尺,他的唇齿红白分明,在我眼前一张一合,扰得我眼花。我颤声道:“可……可我只想找一个与我两情相悦的男子,跟我共度余生……”

  敖深道:“我就是那个与你两情相悦的男子。”

  我道:“你喜欢我?”

  敖深道:“当然!”

  我险些激动得晕过去:“为什么?”

  敖深道:“因为你好看。”

  我瞬间清醒了大半,抹了把脸,道:“世界上比我好看的女子千千万。”

  敖深眯眼,与我并排坐着。他严肃道:“世界上好看的女子千千万,可只有你愿意留在这山洞里陪着我。”

  我一想,觉得他说得十分有道理,可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我又道:“那要是,有朝一日,还有一个女子愿意留在山洞陪你呢?”

  敖深道:“先来后到的道理,三界中人都知道。”

  闻言,我心中竟喜滋滋的,不由低下头去,娇羞地嗔怪道:“讨厌!”

  敖深将我抱在怀中,手臂有力而又沉稳。

  我以为,这便算是私订终身了。于是几日后,我便又去找敖深商量。我问敖深可否离开这山洞,敖深却道,可以是可以,只是不可离开太久,顶多也便几日时间。

  我恍然,干脆与他商议,由我修书一封传给我的父皇母后,让他们帮我退了和凰族的婚事,再重新给我和敖深订婚事。敖深听了,连连说好。于是,我便领了命,十分开心地伏在山洞里,开始琢磨该如何和父母说明比较好。

  可是,还不等我将这封家书写好,山洞外已然围了许多军队,有虾兵蟹将,也有飞虫鸟人。而领头者,正是我的父亲,和凰族皇子皇珏。

  【四】

  父亲和皇珏带领着军队将山洞围得水泄不通,十分严密,一围就围了五日有余。

  山洞内,敖深烤了洞内的最后一只鸡。

  我坐在敖深身边,对他道:“这就是个误会。敖深,你就让我出去和我父亲谈谈吧。”

  敖深却头也不抬:“不,我拒绝。”

  我道:“为什么?他是我的父亲,也会是你以后的丈人,你缘何不愿出门和他聊聊呢?”

  敖深终于侧头看我,目光深邃,嘴中轻声道:“我怕你离开我。”

  我心底不由泛起一丝心疼。我伸手紧紧抓住他的手,摇头道:“不会的,我不会离开你。”

  敖深道:“他是你的父亲,若是他要你选,你选我,还是选他?”

  “我……”我竟无言以对,想了想,我反问道,“那若是我和你母后一起掉进水里,你救谁?”

  敖深像看傻子一样看着我:“我母后是条龙。”

  我:“……”我竟然忘了!

  敖深道:“罢了。”他将手中已然烤熟的鸡递给我,而后站起身来,独自朝着洞口而去,“我且去会会他们。”

  我哪里还有心思吃鸡,也偷偷跟了上去,伏在山洞口附近的一块大岩石上,偷偷看着洞外的情况。

  敖深孤身一人站在洞口处,对面是无数手执兵器的士兵,为首的父亲和大胖子皇珏皆一脸凝重地看着他。

  三人交谈起来,可还未说上几句,父亲和皇珏已然下令,让一众将士动手围攻敖深。

  霎时间,敖深化作一条巨龙,浑身白鳞,在日光下反射着幽幽的光。此时看他,我才发觉他的本体分明十分漂亮、伟岸,根本就不狰狞。

  化作巨龙的敖深与父亲他们斗了许久,父亲一方虽说人多,可奈何战斗力太弱,不稍多时便全都当了炮灰。父亲和皇珏当即也化了原形与敖深相斗,怎料敖深依旧赢得不费吹灰之力。

  眼看我的父亲就要被敖深击倒,我迅速冲出,挡在了父亲面前。

  敖深果然硬生生转移了攻势。于是一旁的皇珏被这道术法劈得浑身发焦。

  我急忙道:“父皇,你误会了!我和敖深已经私订了终身,他可是你的女婿呀!”

  怎料父亲闻言竟怒火攻心,十分愤怒,他伸手扯住了我的耳朵,将我往回拽。我吃痛,只好跟着他走。父亲在我耳边悲愤道:“愚钝!你知道他是什么吗?”

  我一愣,看着父亲讷讷道:“他是西海龙宫的太子啊……”

  父亲咬牙:“不!他不是!他是……”

  父亲却只将话说了一半,便不再说下去。我愈加好奇,正待追问,怎料父亲却愈加强硬地要把我带走。

  身后,敖深的声音传来:“叶芝,你……”他的语气之中满是孤寂,让我瞬间心软。

  我侧头去看他,却见他独自一人站在山洞口,面容十分落寞,目光亦是失了神采。

  我对着父亲直直跪了下去,求他成全,让我和敖深在一起。怎料父亲铁石心肠,竟无论如何都不愿意,非要将我带走。

  我坚持跪地不起,父亲见我如此,竟急得老泪纵横。他道:“你若当真要和他在一起,好!父皇答应你!但你不要想着和他成亲,这门婚事,就算父皇死了,也不会答应!”话音未落,父皇扶着被烤焦的皇珏,转身便走了。

  我转过身,和站在山洞口的敖深四目相对。

  我道:“敖深,父皇答应我们在一起了,不过他不允许咱们成亲。”

  敖深凝视着我,慢慢走到我面前,将我紧紧抱在怀里,发出的声音有些沙哑。他道:“那就不成亲。”

  我皱眉道:“那……我可就不能给你生龙蛋了。未婚先孕,事关名节,我还要不要做鸟了!”

  敖深终于放开了我,他伸手抚摸我的脑袋,目光含笑道:“好,那就暂时不要生蛋。”

  我道:“对,等我父亲同意了,我们再产蛋。”

  敖深道:“好!”

  他的声音掷地有声,十分干脆,就像石珠落入玉盘时的声音一样,好听极了。

  【五】

  我和敖深又在山洞过着日子。他依旧日日烤鸡给我吃,让我十分满足。

  今夜星空明亮,无边无际。圆月十分明亮圆满,散发着莹莹光泽。敖深大抵是心情十分好,穿戴齐整,问我道:“你看过海吗?”

  我将手里的鸡腿啃了个干净,回道:“这倒是未曾。”

  敖深走到我身边,与我十指相连,这才挑眉道:“今夜,我带你游一游西海,如何?”

  我睁大眼,连连应是。

  敖深牵着我一直走到山洞外,紧紧搂住了我的腰,接着猛地上蹿,快速飞升到了苍茫天空之中。

  敖深的移动速度极快,明明前一刻才刚离开山头,可转眼之间,脚下的山头早已化作了一个黑点,快速后退,直到茫茫夜色将那一个黑点吞噬不见。

  耳畔传来的风声越来越响,越来越大,敖深飞行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没过多久,我发现脚下竟是一望无垠的大海!

  我紧紧抱住敖深的脖颈,兴奋地对他大喊:“敖深,这是海!是海哎!”

  敖深但笑不语地看着我,他的脸颊在夜色下愈显温柔俊俏。

  眼看大海就在脚下,敖深忽地下降,抱着我朝着海面降去。眼看我二人快要接触海面,就要齐齐掉入海水之中时,我料想之中的坠海却并没有发生,反倒是和他一起站在了海水之上,如履平地。

  我站在海面上,低头看着脚下不断泛着涟漪的海面,又试探着走了好几大步,发现自己确确实实可以在海面上走。我转头对他笑道:“这又是什么障眼法,倒是好玩呀!”

  敖深啧道:“这是西海,我可是西海的少主,自然是我想如何,这片海水便会如何。”他一边说着,一边走到我身后,伸手从背后推了我一把。

  海面十分平滑,于是瞬间,我便滑出了几米远。我转过身去,也想推他一把,可怎料,大抵是他看出了我的想法,竟直接解除了那道法术。于是下一秒,我只觉自己的身体猛然一沉,迅速朝着海底下沉,落水之时还飞溅起了大片水花!

  我虽说不擅长游泳,却也会些。可海水深不见底,四周海水冰冷,光线暗沉,我不由心慌起来,大喊道:“敖深!敖深–”

  没多时,身后突然伸来一只强有力的大手,将我揽入了怀中。下一刻,身后有一道沉稳结实的胸膛贴了上来,我瞬时转头,发现正是敖深在抱着我。

  海水泠泠,光线暗沉,隐约之间,我只觉他的气息十分粗重,竟带着分急促。

  我道:“敖深?你怎么了?”

  敖深没有说话,反倒低下头来,离我越来越近。下一刻,我的唇上一暖,竟是被覆上了一道温软。

  我瞬间睁大眼,却见敖深的脸近在咫尺,他闭着目,卷翘的睫毛根根分明,十分漂亮。

  可我的思绪渐渐飘远,只剩下唇间这一抹温热,在心扉蔓延。

  【六】

  俗话说得好,男人心,海底针。我觉得这句话说得实在是极好。

  想我和敖深,刚刚在前几日的夜晚,在西海那一片广袤海域内一吻定情。按理说,我与他的感情该是一日千里、如胶似漆才是。

  可怎料敖深带我回了山洞后,竟将我新买的衣裳、生活用品,以及还没吃完的半只鸡一齐打包装好,直接扔出了山洞。

  莫说连包裹,就连我这只鸟,也被他赶出了山洞,然后他在洞口设了结界,竟不让我再进去。

  我十分想不明白,干脆抱着包裹,在结界外守着他。我便不信,他不会走出这山洞。

  怎料我却低估了他。转眼五日过去,他依旧没有迈出山洞一步。我却不信,忽略饥肠辘辘的身体,继续咬牙等着他。

  一直等到第八日,我已然快要饿晕过去了,此时,耳边终于传来了一道脚步声。

  我侧头看去,却见敖深脸颊上满是胡茬,眼窝深陷,发丝凌乱,模样十分狼狈。

  我吃了一惊:“你是不是趁我不注意偷偷溜出山洞抓鸡了?不过你去抓了什么鸡,这样难抓,竟把自己弄成这副模样?”

  敖深走到我面前,蹲下,双目紧盯着我,摇头道:“我没有去抓鸡。”

  我道:“那你一定是去抓猴儿了。上次你同我说,你讨厌孙悟空,更讨厌花果山上的猴子猴孙。”

  敖深道:“不。”

  我道:“那你为何……”

  怎料敖深突然打断了我的话。他目光沉沉地看着我,声音喑哑:“你知道我为何要将你留在我身边吗?”

  我点点头,不好意思道:“因为你寂寞了太久,所以需要一个女人为你传宗接代。嘿,这是你亲口对我说的,你说的每一句话,我都记在心里呢。”

  敖深眸色又暗了一分。他别开眼去,摇了摇头:“叶芝,你是个好姑娘。”

  我道:“我知道,我还长得好看,所以你喜欢我!”

  敖深却低下了头,久久无言。

  我不由担忧起来,伸手想要去触碰他的肩膀,岂料被他重重打开。我呆呆地看着他,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了。

  敖深再看向我时,眼睛竟已泛了红。他哑声道:“我把你留在身边,不过是把你当作生育工具罢了。”

  我愣愣地看着他:“你说什么……”

  敖深又说:“我想让你帮我生个孩子,为西海龙宫留个后,好让我走了以后,能让我的血脉继承龙宫大统。”

  我竟有些听不清楚他在说些什么,满脑子回响的,皆是“我走了以后”,他要走?他……他要去哪儿?!

  我抿着唇,轻轻拉住他的袖子,颤声问道:“你要去哪了?带上我好不好?”

  敖深却瞬间甩开了我的手,面无表情地看着我:“你是一只重睛鸟。”

  我点点头,不知道他究竟想说些什么。

  敖深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讨厌孙悟空吗?”

  我摇摇头,愈加困惑起来。

  敖深道:“五百年前,孙悟空大闹天宫之前,曾去东海龙宫抢走龙宫的镇海之宝金箍棒。金箍棒一失,东海龙宫龙脉大伤,东海泉眼也渐渐枯竭。西海与东海是世交,我父皇主动割出一半泉眼分给东海。”

  我的心越加下沉,双拳不由紧紧握起。我低声道:“说下去。”

  敖深直直地看着我,他的面容既熟悉,又陌生。片刻之后,他才继续道:“五百年了……西海的泉眼,快要坚持不住了。”

  我低下头去:“哦,这样啊……”

  敖深道:“你是重睛鸟,你的眼睛可以复刻出世间任何一样东西。”

  我面上努力挤出一个笑意来,可胸膛之中的一颗心越来越冷,越来越寒。这寒从心底开始蔓延,不多时便传遍了我的全身,竟让我不由自主地发起抖来。

  我道:“是呢,我是重睛鸟,我的眼睛可以复刻出世间任何一样东西。”

  敖深双目之中泛着许多道血丝,看上去疲惫极了。他道:“我给过你机会让你走,你却不愿走。”他又道,“你为什么不走?你应该走的。既然你不走,那么……叶芝,我想用你的眼睛来换泉眼。”

  我总觉得他的目光太过幽深,就像是看不见尽头的深海,让我看不清他在想什么。原来深海的尽头,竟是这样的想法。难道所有的爱恋,都只是逢场作戏吗?包括先前的一切,包括海底的那个吻?

  我依旧一眼不眨地看着他,声音哽咽:“那你能告诉我,你究竟喜欢过我吗?”直到此时,我才发现,我竟然流泪了。

  敖深看着我,许久许久之后,嘴中才轻轻吐出几个字来:“从来……没有。”

  我自嘲一笑,道:“那么,你知不知道,我没有了眼睛,是会死的?”

  【七】

  重睛鸟的眼能复刻万物,所以重睛鸟被用心险恶之人大量挖眼绞杀,导致族鸟的数量越来越少。我父亲深爱母亲,不愿取妾,所以便逼着我母亲生了十几个孩儿,到了如今,我母亲的身体总不算大好,却又无可奈何。

  重睛鸟要壮大种族,所以父亲自小便教育我,不准和外族人接触,更不能走出种族范围一步。我和皇珏的婚事也是父亲一手包办的,毕竟凰族和重睛鸟族同病相怜,和凰族联姻,最为安全。

  可惜,婚宴上皇珏所龙被抓;可惜,我为救皇珏不听父亲告诫只身来救;可惜,我没看上皇珏,反倒对龙一见钟情–还是一只,对我心怀不轨的龙。

  我以为,我虽然十分喜欢敖深,但总还没到能甘愿为他付出生命的地步。于是那日那时,我便背着敖深打包好的行李,拍拍屁股下了山,打算回族。

  凰族我是不会去了,皇珏实在是不符合我的审美,看来包办婚姻确实不大靠谱。

  但我转念一想,虽然包办婚姻不靠谱,却也比自有恋爱有保障。这不,我这就恋上一个图谋不轨的了。

  我越想越忧伤,于是一路回了家,关了房门,不管是父亲还是母亲,还是我的十余个兄弟姐妹来找我,我一概不见,自顾一个人蒙在被子里,哭得昏天暗地、肝肠寸断!

  敖深的表情,敖深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就如慢动作一般在我脑海里回放,折磨得我辗转难眠,半月时间,我竟一夜都未曾睡安稳。

  眼看铜镜之中的我黑眼圈越来越明显,就在这时,我那可爱的小八弟弟却敲了门。

  小八偷偷告诉我,敖深快要走了。全族鸟都已经知道了……除了我。

  我一愣,不知为何,突然就觉得自己似乎遗漏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

  小八说,敖深很快就要护送一个和尚去取经了。

  小八还说,西海的水域好得很,哪里需要什么泉眼哟……

  小八接下去还说了些什么,我已经听不清楚。我慢慢站起身来,回想起敖深那日在山洞口对我说的那番话,越想,我的心便越凉。

  对啊,我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可不正是因为敖深说的那番话前后矛盾、漏洞颇多吗?

  片刻后,我已然匆匆冲出了族地,吭哧吭哧地重回敖深山洞,也不等再多喘息会儿,便对着洞口大喊:“敖深你出来!”

  我喊了数下也不见有龙应答,只觉一颗心越来越沉,我当即冲到山洞内,却发现山洞内已然空无一人,就连座椅上的那张豹皮都没了!

  “呜呜……”我蹲下身去,任由自己哭得撕心裂肺、悔不当初!–如果当时我勇敢一点,愿意为了他去挖出眼睛,我是不是就能早点儿发现他的破绽?!

  我不知道,但是,至少可以试一试。

  可我这样懦弱,这样贪生怕死,直接就背着包裹回了家,竟连机会都不给自己一次……

  我恨,我悔,我更怨!

  “嗷嗷嗷……我的敖深……我的敖深啊……”

  “别哭了。”

  “啊?!”我瞬间起身,转过身去,却见此时此刻,我的面前竟站着敖深。

  我正要破涕为笑,可等看清他此时的模样时,我不禁哭得更大声了。

  “呜呜……敖深……我的敖深啊!你……你的头发呢!”

  此时此刻,站在我面前的敖深,三千青丝已不见了踪影,他成了一位清秀俊俏的和尚。

  心底蔓延而来的痛意越来越强烈,我哑声道:“原来,你说你要走,是要去做和尚……”

  敖深面色平静地看着我。他的双眼依旧宛若一汪深海,可此时,已平静无波。

  敖深微垂下眼去:“正是。”

  我道:“什么泉眼枯竭,你根本就是骗我的,对不对?”

  敖深道:“对。”

  我一步一步逼近他:“你根本就不想把我抓起来,挖去我的眼睛,否则那一天,我也不可能走得那么顺利。”

  我走进他面前,站定,继续道:“可是,一开始你明明想留我在你身边的……为什么……为什么你突然就改了主意,要赶我走?”

  敖深垂下眼帘,让我看不清他的眼神。他的声音平淡,可我总觉得他在掩饰什么。敖深道:“一开始,我只想找个女人帮我生个孩子,为西海龙宫留个后,好让我出家以后,让我的血脉继承龙宫大统。”

  敖深道:“距离此处最近的,便是凰族领域。听说凰族太子要迎娶重睛鸟公主为妻,所以,我才会将凰族皇子抓了,引你前来。”

  闻言,我不由又好奇起来:“你怎知我一定会来?”

  敖深道:“凰族只有一个皇子,你若不来,你就会成为凰族的寡妇。”

  我:“……”我的确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来救皇珏的……

  敖深垂下眼帘:“可你是个好姑娘,纯洁得就像是一张白纸。我不忍心,我真的不忍心……”

  我愤怒了:“如果你不忍心,为什么还要出家当和尚?你这个大骗子!”

  敖深苦笑道:“我曾和你说过,五百年前,我曾和孙猴子一起大闹天宫。当时我年少轻狂,犯下死罪,后来观音出面才免了我的死罪,我被贬到这处蛇盘山来,专心等待唐僧取经。”

  敖深的声音轻了下去:“可我未料到,我竟在离开前动了情。”

  我伸手抱住敖深的腰,将脸埋在他怀里,哭泣道:“可我舍不得你走,敖深,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啊!”

  我感觉到敖深轻轻拍了拍我的脊背。然后,他在我耳边轻声道:“佛法无边,难斩根缘。叶芝,保重。”

  【尾声】

  敖深把那张豹子皮制成了一条豹纹超短裙,如今已穿在了孙猴子的身上。

  而敖深,也化作了一匹白龙马,载着那位高僧一路西行,去西天取经。

  而我,则在重睛鸟的领域内,乖乖等他回来。

  离去前,敖深在我耳边轻声说,佛法无边,难斩根缘。这正是观音大士送给他的八字箴言。

  五年、十年,我都会一直等着他,一直到他回来为止。

  直到有一日,我又一次躺在西海领域上空的浮云里,突听耳边传来一道声音。

  “叶芝!”

  我迅速起身,四下张望,却见身侧空空如也。

  我想,大概又是幻觉吧。

  可,就在我正要重新躺下时,身后忽地伸出一只手来,将我紧紧抱在怀中。

  我回头一看,却见身后的敖深脸颊刚毅、面容沉稳,俊俏一如当年。

  我眼中泛热,竟说不出话来。

  深呼吸一口气,我哽咽着笑道:“欢迎回来,我的恶龙。”

  敖深紧紧抱着我,亦轻笑道:“让你久等了,我的公主。”

  文/萌教教主

赞 (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