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曾相识兔归来

  【故事简介】她是他小时候救的一只兔子,后来他把她放到山林里,在她身边放了很多胡萝卜,跟她说,以后我会来接你的。她抱着萝卜等啊等,等了二十年,他终于来了–却根本不记得她了。

  【一】

  封锦醒来,是因为山谷百鸟争鸣,怎么都不停,硬是将他从睡梦中吵醒。

  他缓缓睁开眼,只见满目绿景。高大的树木耸立冲天,层层交叠的叶子将蓝天碧日完全遮挡,一时辨别不清是什么时辰。过了好一会儿他视力才渐渐恢复,确认现在是黄昏。

  夕阳将落,树林氤氲着橙红。正是寒冬,仰躺着的他能看见自己呼出的微弱暖流。他稍微动一动,全身骨头就疼得厉害。

  他长长叹息一声,从山坡上滚落,好像骨头都碎了。左手还有点儿力气,正握着佩剑,哪怕是在那种时候,他也没有放弃自己的剑,可现在剑并帮不了他。

  他离地面很近的耳朵能听到细微的动静,如今正有人往这边走来,脚步很轻快,更像是跳过来的,看来那人会武功。这种深山里竟然有会武功的人出现,必定有蹊跷。

  他闭上眼,等着那人靠近,最好能将那人一剑毙命,方能安稳。

  不多时,那脚步声停在他一旁,衣服摩擦的窸窣声在耳边微响。鼻尖隐约嗅到奇怪的味道,他猛地睁眼,出手极快,剑身寒光一闪,直接往那人脑袋刺去。他余光瞟见那是个姑娘,剑光急收。

  “嘶–”

  一截红红的东西掉落在地,却是截胡萝卜!

  封锦怔了片刻,看着眼前瑟瑟发抖举着半截胡萝卜的人,剑尖又指在这人鼻尖上,厉声道:“你是谁?”

  一个十五六岁的姑娘穿着白如柳絮的衣服出现在深山老林里,还拿了根胡萝卜往他嘴里塞,这姑娘脑子有病不成?

  她猛地站起身,怀里揣着的十几根胡萝卜也一同滚落,散了满地。她一双明眸满是恐惧:“吓死我了,还好我躲得快。”

  “……”难道不是因为他一眼瞧见是个姑娘手下留情了?封锦见她蹲身去捡胡萝卜,更觉诡异:“你是鬼?”

  小玉抬头直勾勾看他:“我才不是鬼。”

  “那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家在这附近。”她把萝卜在裙摆上擦了擦,又递给他,“给你,我自己种的,可好吃了。”

  封锦不接,仍是警惕地看着她。

  小玉见他不要,自己咬了一口。萝卜“咔嚓”一声断开,她像是吃什么山珍海味。

  封锦突然觉得饿了。

  他就这么看着她吃,像只兔子般一点儿一点儿把整根萝卜啃完。不是鬼,也不是来暗杀他的刺客,那……就是可以帮他的人了。他放低了声音,收起平日里的冷傲:“你能不能帮我找点药,我腿骨好像断了。”

  话落,那纤细白净的手突然戳来,直戳他腿骨断掉的地方,顿时疼得他脸色青白,嗓子都快破音了:“你做什么!”

  小玉一哆嗦,忙收回手,小心地问道:“很疼?”

  她果真是个傻子!封锦只恨刚才剑刺歪了:“难道你没受过伤吗?”

  小玉眨眨眼,摇头:“没有……”

  封锦放弃了。

  与其向个白痴求救还不如自救,他以剑做拐,强撑起整个身体。小玉看着他站起身,也抱着萝卜跟着站起来。

  封锦走了几步,听见她跟在后头,回头恶狠狠道:“不许跟来。”

  小玉歪了歪脑袋看他,点头:“哦。”

  然后她走到他身边,拿起一根胡萝卜放进在怀里,叮嘱道:“这里到了晚上很危险的,很多狼啊老虎啊,你没有力气跑不过它们,所以吃点儿我的萝卜吧。”

  封锦吼道:“我不吃。”

  小玉失望道:“原来你不喜欢吃啊!”

  封锦觉得她虽然脑子有病,但至少本性不坏,只能说……不谙世事?他活了二十几年没见过这种人,实在无法判断她是真傻还是假傻。山野夜里有危险,怎么说她都比野兽好多了,他顿下步子,极力让声音显得轻缓:“有地方躲吗?可否收留我两晚?伤一好我就走。”

  小玉嫣然道:“有呀。”

  封锦以为她住在村落,因为这种傻姑娘至少有人照顾才能长这么大吧,可谁想没有村落,也不是猎户家,更不是哪个隐士家的人。她竟然是一人独住,住的地方还是个山洞。

  山洞并不闭塞,因是寒冬,通风口都被叠加得厚实的树枝墙壁给挡住了,还算暖和。

  他躺在床上–不对,只是一块扁平的石头而已,他又掐了掐自己,不是做梦。

  一会儿又见那叫小玉的姑娘步子轻快地蹦跳过来,他不由紧张地睁大了眼,警惕地看着她–因为她总是用一张纯真善良的脸做着匪夷所思的事。

  小玉趴在床边,从兜里把一根一根胡萝卜堆到他的枕头边:“要是你醒了我不在,就吃萝卜充饥吧。”

  封锦目露绝望:“我不吃……胡萝卜。”

  “那你喜欢吃什么?”

  “肉。”要恢复体力自然是肉最好。

  山洞里没有锅,也没有碗筷,封锦对肉食并不抱什么希望。他实在是太累,不多久就睡着了。梦里有只兔子咬着胡萝卜趴在他身上,要给他喂食,惊得他一身冷汗,又醒了过来。

  柴火烧得噼里啪啦的声音传入耳中,他顿时感觉到了暖意。他偏头看去,小玉已经架起一个火堆,一只鸡正架在火上,烤得正香。

  见了食物,封锦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踉跄着步子走到火堆旁,直盯着那烤鸡,然后余光发现她也在烤其他东西,一看……又是胡萝卜。

  小玉嗅了嗅棍子上被烤得起了褶子的胡萝卜,有些嫌弃:“还是脆脆的萝卜好吃。”

  “那你为什么拿来烤?”

  “看看你喜不喜欢吃。”

  封锦微愣,见火势微弱,拿了棍子掏了掏火,问道:“你家人呢?”

  “不知道。”

  封锦还想问话,突然听见远处传来犬吠声。他脸色一变,拿了棍子胡乱戳火堆,想把火灭掉。飞腾的白灰扑了小玉一脸,她掸掸手:“你怎么会怕狗?我倒是很怕。”末了又加了一句,“也讨厌狗,很讨厌。”

  “这种狗叫声跟野狗不一样,是家养的。有人带它们来了,是来找我的。我不能被他们发现。”

  “你怎么知道是家养的?”

  封锦眼中已有寒光:“因为那些狗是我驯养的。”

  小玉恍然,拿过他手上的棍子,将火重新掏燃,又把自己手里的烤萝卜给他:“没事,它们找不到这里的。要是找得到,我就叫小狗。”

  “……”

  【二】

  如果不是她一脸认真,封锦简直要以为她在说笑话逗自己。他三番五次拒绝她的萝卜,她却还是锲而不舍,看来他得当面吃吐一回她才会死心。封锦接过,盯着还在冒着热气的萝卜,脸色又难看起来。

  小玉又戳了戳他的手背:“要凉了。”

  封锦无奈,眉头拧紧,下定决心,一口咬下。

  然后小玉就见他弯身吐了出来。

  她了然,他真的不爱吃。

  追踪的人没有找到这里,小玉不用叫小狗了。

  过了几天,她蹲在岸上拿着削得尖锐的竹子紧盯深潭,半天一动不动。

  飞鸟落在树上叽叽喳喳,一直不走。她抬头朝它们嘘了一声:“别吵,我在抓鱼。”

  十几只鸟挤在树枝上,依旧叽叽喳喳。小玉说道:“嗯,我知道,只是天天吃烤鸡,吃腻了,得抓鱼给他吃。嘘,真的不要吵了。”

  话落,树上鸟儿这才静了下来。

  可山里鱼都成精了般,根本抓不到,更何况她也没抓过鱼。她空手回家,路上见到有野鸡,想着这好歹是肉,于是两眼发光,扑身去抓。野鸡当然不肯就范,一阵胡抓乱拍,可还是敌不过小玉。

  封锦的腿伤已经好得差不多,唯独背上被刀划开的一大道口子还在隐隐作痛,不过再敷几次药就能好了。

  他一定要尽快回去,久了,失去的东西就真的要彻底失去了。

  寒冬已快过,算着日子,快要过年了吧,他想着今年注定冷冷清清了。

  他往山涧里扔了一块石头,波纹荡漾,一圈一圈漾开。他正沉思细想,就见一抹白如雪的影子从丛林里钻了出来,手上还拎着一只野鸡。

  被她掐着鸡脖子拎来的鸡已经快翻白眼,随着她的身体一晃一晃的。

  他看见了她脸上的伤,白净红润的俏脸上有三道抓痕。可受伤的人却好像一点儿也不知道,拿着鸡走到他面前,邀功般地说道:“可以吃两顿了。我本来想给你抓鱼,可是鱼太难抓了,只好又抓鸡回来……”

  她话没说完,右边脸颊就被手掌盖住,凉凉的。小玉抬眼看他,见他生气,吓得把半死的鸡一甩:“我这就去抓鱼!”

  封锦气道:“你到底是怎么活这么大的,受伤了也不会敷药?流着一脸血回来,你要变鬼吓死人吗?”

  小玉蹙眉看着他:“我不是鬼。”

  封锦捉着她往山洞走,好在还有捣好没用完的草药,抓了一把往她脸上敷。他瞧瞧四下没纱布,低头瞧见她的衣服,看起来挺好撕,至少比他的好撕。于是他伸手一扯,扯了半截裙摆便往她头上包。

  小玉抬头问道:“原来你生气不是因为我没有抓鱼回来。可是受伤的是我,你为什么要生气?还冲我生气?”

  她挠挠头,百思不得其解。封锦挪开她的手,腔调不耐烦:“手不要拦着。”

  他好好在她头上打了个结,她这会看起来更像兔子了。封锦拿了根萝卜给她:“好好啃,我去宰鸡。”

  “哦。”小玉抱着萝卜啃了一口,不死心地问:“你为什么要冲我发火?”

  封锦瞪了她一眼,她抱着萝卜低下头:“你去吧……我不问了。”

  封锦离开山洞,发现那只鸡已经不见了。他在附近找了一圈,还是没看见。他想着自己总不能空手回去,这半个月都是小玉在打猎,现在她受伤,该换他了。

  这座山比他想象的还要深、还要大,难怪那些人一直没有找来,也难怪小玉信心满满地说他们绝对不会追过来。

  一人独行,没有小玉在耳边唠唠叨叨,他倒是细究起小玉刚才问的问题来。

  他为什么生气?这种生气是真的生气,气她不会好好照顾自己。可她跟自己非亲非故,自己为什么要气这个?

  他不但是气,好像还觉得心疼。

  封锦捂住心口,自嘲地笑了笑,他在胡思乱想什么,小玉只是一个脑子不太好的姑娘,他不能多想,他还要回去夺回一切。

  不知走了多久,等他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好像迷路了。

  因为走了路,他背上的伤裂开了点儿,伤口生疼。

  “哗啦、哗啦……”

  风吹树叶,哗啦作响。

  但树林万物好像在回应什么,哗啦声越来越大,交错吵闹。封锦只觉脊背发凉,紧握双手,盯着眼前摇曳摆动的绿影。

  “我闻到人血的气味了。”

  “怎么有小玉的味道?”

  “难道这就是小玉收留的凡人?”

  “看起来很美味啊!”

  封锦睁大了眼:“谁在说话?”

  “哎呀,他竟然听得见。”

  “肯定是小玉给他渡气疗伤了,不然怎么可能听得见,真是傻丫头。”

  封锦怒声:“谁在那里?”

  未知的事情总是让人心生恐惧,远比危险近在眼前更让人惊恐。他喝了一声,那哗啦声更大,吵得他头痛欲裂。

  “锦哥哥?锦哥哥?”

  远处传来小玉的声音,封锦还没回应,却在瞬间见她穿过树林出现在自己面前,让他好不惊讶。

  小玉扑到他身上,声音带着哭腔:“我不惹你生气了,不给你吃胡萝卜了,给你抓鱼吃,你不要走。”

  被她紧紧抱住的封锦要被掐死了,他的伤好像又加重三分:“我没走。”

  “那你怎么在这里?”

  “野鸡跑了,我想去抓回来。”

  小玉这才放心,瞬间破涕为笑:“那我们回去吧。”

  “小玉,”封锦拉住她的手,神情复杂,“你有没有听见……那些树和鸟在说话?”

  等着她惊诧的封锦却见她坦然地点了点头:“听见了呀。”

  “你不怕?”

  “不怕。”小玉只觉他要把自己的手骨握碎了,他们的手紧紧握在一起,让她感觉十分真实,她高兴道,“如果不是鸟妖,我还不知道你在山里迷路了,所以不要怕,它们是好妖,跟我一样,是很好很好的妖怪。”

  “……”

  封锦惊愕得说不出话。

  “你的手怎么冷了?”小玉见他愕然,忽然明白过来,诧异道,“难道你一直觉得我是人?没怀疑过我是妖怪?可是人怎么可能在这里活蹦乱跳长这么大?”

  “……”封锦觉得自己被一只傻妖怪嘲笑了,他张了张嘴,愣是惊诧得没发出半点儿声音。

  “原来你不知道我是妖怪。”小玉微微颔首,瞧见他没松开的手,突然开心起来。

  哪怕是知道了她的身份,他也没有害怕自己。

  其实封锦不是不怕,而是太震惊,忘了甩开她的手。

  【三】

  封锦在床上躺着,连翻身都没有勇气。旁边就睡着一只妖怪,他怕一翻身,瞧见一张兔妖脸。

  怪力乱神的事他从来不信,因为没亲眼见过,直到小玉抱着萝卜在他面前变身成一只兔子,白绒绒的兔子。

  红眼睛的白毛兔是很俏皮的,现在却成了封锦闭眼便想起的噩梦。

  背后的人微有动静,身体一动,贴在他背上,脑袋蹭了蹭,她像找到了个舒适的位置,这才消停。

  封锦全身都僵住了。

  有只妖怪在他背后挪来挪去。

  他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可没有办法做到。他缓缓转身,近得连兔子姑娘呼出的微微热气都感觉得到。

  洞内拿来取暖的火堆还没有灭,隐隐光亮映照在酣睡的人脸上,安宁惬意。她睡得很好,哪怕他现在把她杀了,她也不会立刻察觉。

  封锦额上一直在冒冷汗,伸出的手也在发抖。能杀敌军百人的他,竟然在面对个姑娘时手抖。

  他的手落在被褥上,缓缓滑到了小玉的脖子上,他只要用力一掐,不过半刻,这兔妖就死了。

  小玉依旧睡得很熟,没有要醒来的意思。

  封锦盯着看了许久,紧张得全身乏力。手都停在脖子上了,可他终究没狠下心。最后他撩开缠在她脖子上的一缕青丝,拨到后面,提了提被子,将她肩头盖住,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几乎是他闭眼的那一刻,沉睡的小玉也缓缓睁开了眼,一双明眸赤红,是兔子的眼睛,可以洞悉人心的眼睛。

  还没有睡熟的封锦觉得怀中人动了一下,随后觉得脸颊凉凉的,像是被什么亲了一口。他睁眼看去,小玉还在睡觉。

  他好像又做奇怪的梦了。

  他早上醒来,发现小玉已经不见了,火没有熄灭,还添了很多柴火。他走出山洞,在前面小溪前洗了把脸。冰冷得快要结冰的水扑在脸上,瞬间让他清醒过来。

  “锦哥哥。”小玉蹲在他一旁,好奇地问道,“你在想什么?”见他眼里一闪而过的惊恐,她捂住了脸,又忘了自己跟他的不同,她是只妖怪。

  捂着脸的手被他握住放下,小玉忐忑地看去,却发现眼前人像换了一张脸,没有害怕,也没有嫌恶。

  封锦问道:“你去哪了?”

  “给你抓鱼去了,可是水要结冰了,抓不到。”

  “就吃野鸡吧,反正烤了以后味道都一样。”

  小玉一听,指了指被丢到一旁的鸡,笑靥如花:“我猜到你会这么说,所以顺手抓了一只,我很聪明吧。”

  “嗯,很聪明。”封锦慢慢站起身,想去拿鸡,想了想又拉了她进洞里:“给你敷药。”

  小玉微微屏气,顺从地跟他进去,坐下身扬着脸让他换药。

  封锦见她神情更加温顺,隐约有种奇怪感觉,想问,却还是忍住了。

  一连几天,小玉脸上的伤都没有好。封锦这日给她敷药,皱眉道:“怎么还没好,明明这草药挺管用的。我看见峭壁那边有株治伤有奇效的百灵草,等会儿去采回来。”

  “不能去那种危险的地方。”

  “可你的伤一直不见好。”

  “其实早就好了。”小玉看着他:“我骗你的。”

  说罢,小手伸手一抹,那伤口就消失得干干净净。

  封锦差点儿没把药往她脸上摔:“为什么要骗人?!”

  小玉被发怒的他吓得一抖:“我……我喜欢你给我敷药,可是不受伤你就不会给我敷药了,所以我一直没让它好。”

  声音越说越低,听得封锦都以为自己在欺负她。这兔子真是只傻兔子,傻,太傻。

  他忽然没办法生气了。

  他生气,好像不是因为她骗了自己,而是她骗自己她还没有好。

  他仔细一想,其实不都一样的道理吗?

  小玉拉拉他的手:“我错了。”

  “小玉,”封锦沉默许久,才低眉看她,“你……是不是喜欢我?”

  小玉蓦地抬头:“难道你现在才发现?”

  ……他好像又被一只傻兔子嘲讽了智商。封锦不由笑了一声,说道:“可是我们不能在一起。”

  “为什么不行?”

  封锦抿紧了唇,答不出来。又沉寂半晌。

  小玉想了想:“我明白了,人和妖怪是不能在一起的,不过没关系,不让别人知道就好。我就在你身边待着,静静地待着。我吃我的萝卜,你做你的事。不对……”她这才反应过来,“在这里你根本不用在意这个的……难道你要离开这里?可不是有人在追杀你吗?出去很危险的。”

  “小玉,”封锦握住她的手,她的手又软又暖,握着很舒服,“我想和你一起,可是我不能丢下家仇不管。必须手刃仇人,我才能安心和你隐居山林。”

  小玉眸光闪烁:“你要我帮你杀你想杀的人吗?”见他点了头,小玉看了他好一会儿,也点头:“好呀,那我就帮你好了。杀了那人后,你就会跟我一直住在这里了吧?”

  “哗啦、哗啦……”

  深山里突然哗然起来,冷风呼啸,吹过山谷,刮起一阵阴冷寒风。

  “小玉,他是骗你的。”

  “他是在利用你。”

  “小玉,不要去,他在骗你,他是骗子,他根本不喜欢你。”

  小玉眸光微黯,低语:“我知道。”

  封锦见她自问自答,忽然想起刚才听见山林里传来似人话但又不像的哗啦声,警惕地皱起了眉头,问道:“怎么了?”

  小玉摇摇头,咧嘴笑笑:“没什么。”

  她往前一倒,将脑袋埋在封锦宽厚的胸膛前,把山林好友们的话全都堵在耳朵后面。

  两天后,小玉带着封锦从深山出去。山路不好走,小玉走得磕磕绊绊,走了半个时辰还没出去。走着走着,她停下了步子。

  封锦回头看她:“累了?”

  小玉点头:“我累了,要不……你背我吧。”

  本身已经很累的封锦还是答应了–他需要这只兔妖帮他报仇,哄好她,便报仇有望。

  趴在背上的身体同样又软又暖,一双白嫩如藕的手交错垂在他面前,十指纤细,十分好看。等他发现自己的视线在这双手上停落了很久时,才蓦然回神,将注意力放在脚下不平的路上。

  【四】

  山林很静,这里很热闹,是截然不同的地方。

  封锦带她进城,牵着她的手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虽然两人都戴着纱笠,他看不太清她的脸,可还是能感觉得出,她很喜欢这里。他去给她买了糖人,买了灯笼,还买了个风筝:“以后回去了,我们一起放。”

  “好呀。”他给什么,她就接什么。

  走着走着,封锦发现她手上就只拿了个风筝,眨眼:“那些东西呢?”

  小玉朗声答道:“扔了!”

  封锦哭笑不得。

  他看看时辰,往东方眺望一会儿,才收回视线,问道:“你饿不饿,带你去吃东西。”

  “嗯。”

  封锦带她进了一家酒楼,特地要了个二楼靠窗的位置。饭菜陆续上来,封锦难得见她这么开心:“还想吃什么就点吧。”

  小玉喊了小二来,又点了一个,等上了菜,又点了一个。来回七八次,封锦终于忍不住问道:“为什么不一次点了?”

  小玉咬了咬筷子,认真道:“他喊得好听,我想多听几遍。”

  正好小二来上菜,一直将心思放在街道上的封锦这才听清小二的话–

  “少爷、少夫人,你们的菜来咯。”

  他微微一愣,便见她眼弯如月,笑得格外好看。他默然片刻,夹了菜给她:“快吃吧。”

  待他们肚子填了半饱,原本就热闹的街上,突然更热闹了,只是像沸水般刚扑腾起来就熄了烧水的柴火,瞬间安静下来。

  封锦瞳孔急缩,看着那在两边开道的锦衣护卫,还有那缓缓过来的十六人抬的步辇。

  小玉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只见他正盯一个身着黄色衣衫的人。这人长得竟和他有三分像,不过双眼满是戾气,看着很不舒服。

  “玉儿,那个人,就是那个夺走了本该属于我的东西,还想杀我灭口的人。”

  小玉气恼道:“他真坏。”

  “嗯。”封锦握了她的手,温声:“你能杀了他吗?”

  小玉轻轻眨了眨眼,握来的手滚烫而又用力,无论是语气还是动作,都在传达一个意思–杀了他。

  她点了点头:“好呀。”

  封锦眸光微闪,抑制不住欣喜地将她抱进怀中:“我们很快就能一起回山林了,只要报了这个仇。”

  小玉听着他那不曾变过的语调:“嗯。”

  大佑国国君一夜暴毙的消息传遍朝野,像地龙侵入,震得大佑上下惊讶。

  国君年轻,膝下有公主三名,但无皇子。一时对皇位虎视眈眈者蠢蠢欲动,然而就在朝上大臣争得面红耳赤时,四皇子却出现了,满朝顿时鸦雀无声。

  几个月前先皇病危,立下赫赫战功又贤德有能的四皇子封锦继承大统。可不知为何,四皇子突然下落不明失去踪迹。后由三皇子继位,如今三皇子驾崩,四皇子却又回来了。

  群臣震惊片刻,就齐齐恭迎四皇子登基。

  四皇子登基后,先改年号,随后就命人在皇宫建了个清风小筑。

  据说里面住了一个美丽的姑娘,但除了每日去送饭的人,谁也没见过。

  不封妃,不见人,那白衣姑娘的身份神秘莫测,却无人能打探得出,她和当今圣上到底是什么关系。

  众人只知道,那宽大却又筑起高墙的地方,有三百多名御林军把守。

  谁也没有看到过那姑娘离开朱红大门一步。

  【五】

  小玉病了。

  太监来传话的时候,封锦恍惚片刻,这三个月来刻意要忘记的人,他突然又听见她的名字,心里竟是不舒服的,他冷声:“朕不是跟你说了,不许提清风小筑里的人,只许提那里发生了什么异常的事!”

  太监冷汗涔涔,低声道:“那位姑娘的身体好像很不好,只怕……”

  封锦明白过来,但她是妖,怎么会病。他象征性地派了御医过去,可被她拒之门外。他让人送了很多东西过去,她也没有收。他看着那又回来禀报的太监,手中朱笔骤停,看着折子许久才道:“抬一筐水灵的萝卜过去。”

  太监诧异,还是领旨去办了。

  可这一次,她最喜欢的萝卜也被退了回来。

  他让太监问她到底想要什么,不多久太监回来说道:“玉姑娘说想见您。”

  封锦默然许久,终究没有去。

  他害怕她。

  他没有忘记,她是妖怪,是能随意潜入宫里任何一个角落,手刃凡人的兔妖。

  想来有些可笑,让她杀人的是自己,可第一个惧怕她恨不得她从此消失的人,却也是他。

  他说兄长是帝王无情,他又何尝不是?

  这日他行至御花园,正是初夏,满眼翠绿。有悠悠鸟鸣声传来,风过园中,百物窸窣,像在私语。他忽然像是听见了久违的万物说话,一如在当初的山林中。

  宫人见他神色肃穆,低声:“圣上怎么了?”

  封锦回神,声音沉缓:“去清风小筑。”

  清风小筑外面有很多人把守着,里三层,外三层,就连那高墙上,都置了很多弓箭手。他们的任务只有一个–不许那个叫小玉的姑娘离开那里一步。

  这个命令是封锦下的,将小玉哄到清风小筑的第一天,他就布下了御林军。

  今天他还是第一次来这里,看见那么多人,有些恍惚。

  他没有带侍从,一人站在门前,提着茶壶,里面已经泡了她在山林中最喜欢喝的毛尖儿。他站了好一会儿,才敲了敲门。

  “锦哥哥,是你吗?”声音很轻弱,果然是病了。

  他语气微软:“是我。”

  “快进来吧。”

  他推门进去,因日光明媚,屋里也很明亮。如今这白光映照在她的脸上,让她脸色更显苍白,白如宣纸。她十分虚弱地坐在窗边小榻上,浅浅笑着:“锦哥哥。”

  他愣了愣。

  她是只傻兔子,什么都不懂,什么也没经历过,初见时明媚如春,如今却已近寒冬,脆弱得像会立刻从窗户飘走。

  他默然不语,坐在小桌对面,摸了摸桌上茶水,已经凉了。他放下自己带来的茶,取了她的杯子斟满了茶:“怎么会病得这么重?”

  “大概是因为一个人住太久了,觉得世上有没有自己都无所谓了吧。”小玉抱膝看着他,一身明黄色绣着在滚浪上戏珠的双龙,有些不近人情。他的瞳仁黑如墨玉,他很像她那天在酒楼上看见的那个人–那个已经被她杀了的人。她说:“我想回去。”

  封锦手指蓦然一顿,微微笑道:“这里不好吗?你要什么朕都会给你,朕……我之前太忙了,以后我会常来看你的。”

  小玉笑了笑,笑容苍白,看得封锦脸上僵硬,心生惊惧警惕。她低声道:“我知道你怕我,怕我像杀三皇子那样杀了你。我要走,你也怕我帮别人做出同样的事,所以把我软禁在宫里,给我造了个又宽又大的牢笼,可哪怕是这样,你还是怕我,所以不来见我。”

  终于是要将话摊开来说了。封锦担忧了三个月的事,今日就要撕开明说了。他嘴唇有些干,喉咙也有些干,但他没有喝茶,只是静静听她说。

  “我知道你在利用我,那就让你利用好了,你喜欢就好。我也知道你没有真的接受我……因为如果你真的接受我了,我就会变成一只很厉害的兔子。这是妖界不为人知的秘密,唯有被自己选择的人相信,才能够一次增加很多修为。可是如果对方不信,那就活不过五个月了。”

  封锦抬头看着她,不可置信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小玉也看着他,没有直接回答他这个问题,只是缓声说着,因气息微弱,更像是在喃喃自语:“其实我也不爱吃胡萝卜,可是你以为我喜欢吃,所以总喂我。后来我到了山里,就种了很多很多萝卜,也只吃萝卜。因为每次吃萝卜,我都觉得你没有丢下我。”

  封锦皱眉:“你在说什么?”

  “锦哥哥,”小玉的眼渐渐染了红色,却不是兔子的赤眼,眼泪慢慢溢出,滚落面颊,“你以前去哪里都要带上我,后来你突然不要我了,养了很多很多狗。所以我讨厌狗……很讨厌。”

  泪落不止,小玉的眼睛越发地红,她紧咬着唇极力控制自己不哭出声。

  封锦看了她许久,心底只觉恐惧,直至恐惧到了极点,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脑里炸开,他突然就想起来了!

  他六岁时,和母妃一起救过一只白绒绒的兔子,兔子一直由他照料。后来母妃被害,他觉得不能再这么过下去,否则迟早有一天自己也会死,所以他决定不再养娇弱的兔子了。那天他把兔子丢到山林里,给它留了很多胡萝卜,还告诉它,以后他会来接它的。可他知道他不会,回去后,他驯养了很多狗,可以帮他咬人的狗。

  为什么它喜欢吃萝卜?那时因为刚救回来的兔子很虚弱,不吃任何东西。他就让人熬了萝卜粥,跟它说萝卜很好吃,他也很喜欢吃。

  所以在山林里,她才总拿萝卜给他吃–她连他的一句谎话都记得,他却把这件事全都忘了。

  他因震惊而说不出话来,上一次知道她是妖怪,他震惊了,但这一次,他感觉像是被什么堵住了喉咙。直到看见她正把玩着那空荡荡的杯子,他才猛地扫开那白玉茶杯。

  茶杯在地上砰然炸裂,碎了一地,残留的茶渍沾染在地,冒出缕缕白烟。

  “其实你不用在茶里下毒,我很快也会死了。”小玉看着那缕缕白烟,平静地说着,又很郑重地算了算,“嗯,快了。”

  封锦手一抖,她知道,她什么都知道,哪怕是知道他下了毒,她也喝了。

  –我知道你在利用我,那就让你利用好了,你喜欢就好。

  封锦浑身发抖,想去握她的手,想跟她说对不起,如果他早点儿想起来,两人也不会产生隔阂,生疏到这个地步。

  可是如果她不做到这种程度,他或许一辈子都不会相信她–相信她不会害自己。

  “玉儿……”明明近在眼前,他的手却直接穿过了她的身体。他愕然抬头,那白衣姑娘身影虚无,浅浅笑着。

  “我没有时间了。”小玉不再看他,而是偏头看向窗外,听着鸟鸣,“真想……回去放风筝呀。”

  封锦蓦地站起身,怒不可遏:“你不是说还能活五个月吗?我们还有两个月的时间,我带你回去,我带你回去!”

  “可我犯了天条,杀了人呀。”

  封锦猛地怔住。

  小玉低头看着他的手–那双曾真心将她抱进过怀里的手,声音几乎微不可闻:“锦哥哥,以后不要再随便让人等了,一直等不来,会很难过的。”

  封锦想认真回答这句话,可那白衣如烟,瞬间消失在眼前。

  他愣怔许久,眼前无人,但她挂着眼泪的浅浅笑颜,却始终留在眼底。

  以后……他不会对谁许诺了,因为,他再也遇不见愿意等他的人。

  “小玉–”

  文/一枚铜钱

赞 (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