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养

  【故事简介】十七岁时,小流氓陈小黛成功攀上了大老板顾樊山,一本正经的想学习如何成为一个合格的情妇。可老板不但嫌弃她幼童身材没胸部,还嫌弃她初中水平没文化……做个合格的情妇太难,老板不如换我来包养你吧!

  【一】

  接到顾樊山电话的时候,陈小黛正在小巷里和一帮小流氓混战。

  纤瘦结实的少女身躯,从体形上来看完全不是那帮一身腱子肉的小流氓的对手,但她仰仗着多年市井混战养出的灵活矫健,竟也让那几个小流氓吃了好些暗亏。

  特殊手机铃声响起的那一瞬间,她脚下踩着个人,一个打滑,差点儿没摔人家身上。她好不容易才从裤袋里掏出手机接起电话,连急促的呼吸都没来得及平静下来。

  “喂,老板,您在哪儿呢?”

  “陈小黛,”电话那头传来的男声懒懒散散,其中隐含的危险意味却令陈小黛也默默打了个寒战,“现在是晚上十一点,我刚刚下飞机,半小时后到家……我希望你这个时候是在家的。”

  陈小黛干笑了两声,侧头躲过正面袭来的一记直拳,坦然道:“当然。”

  “所以你要告诉我,你此刻上气不接下气的,是在花园里长跑?”对方语调懒洋洋的,似乎是已经懒得揭穿她的谎言了。但陈小黛仍十分坚定:“不,我在健身房里跑的。”

  电话那头传来一声清晰的冷笑,随即只剩下了电话挂断的滴滴声。

  等不及干翻面前的所有人,陈小黛已经无心恋战了,转身就蹿上了街边下客的的士,动作快得让人只能看到一道影子。

  身为朝阳街街头一霸的陈小黛,逃跑不是因为打不过,是因为十一点半前再回不到家,就真的死定了。

  几乎是掐着时间到了顾宅,却害怕由大门进去会被抓个正着,于是陈小黛自作聪明地选择的翻围栏。

  运动鞋才刚刚落到花园柔软的泥土上,身后就传来一声猫叫,她心里暗叫了一声不好,忙转过身去。眼前的顾樊山连西装都还没来得及换下来,站在那儿好整以暇地望着她,一双眸子似笑非笑,好似玩弄老鼠的猫。

  他养的那只波斯猫果果也谄媚地赖在他怀里,鄙夷地望着陈小黛。

  陈小黛在内心冲着那只肥猫翻了个白眼,抬头朝顾樊山展开一个眉眼弯弯的笑,论谄媚程度比老猫更盛三分:“老板,您回来啦!我太想您啦!”

  顾樊山望着她脏兮兮的脸颊和一身小流氓似的黑T恤、破洞牛仔裤,不用想也知道她原本在外面都干了些啥。可原本一肚子的火气,在他望见那个谄媚的笑时居然就默默地消了。他轻咳一声,才道:“得了,别狗腿了,这次就算了。”抬眼看她笑得见牙不见眼,又补充道,“但下次我回来要再没见到人,就别怪我……”

  没说完的威胁让陈小黛下意识地吞了口口水,她挺胸抬头,立正站好:“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我以后一定恪守职责,严守岗位……”

  可不是吗,作为一个情妇,在家乖乖等着金主临幸本来就是工作职责之一嘛。陈小黛觉得,自己还是很有一个情妇的职业道德的–虽然顾樊山出差这几个月来,她天天都在外面浪得像一匹自由奔放的野马。

  陈小黛保证还没说完,顾樊山已经懒散地摆摆手,自顾自地进屋了,抛下一句话给站原地的陈小黛:“去把车里的东西给搬出来。”

  顺利蒙混过关,陈小黛乖乖地去搬东西了。

  【二】

  陈小黛是孤儿,自小被丢在朝阳街孤儿院里长大,自小少了根爱学习的筋,没心没肺,盲目乐天又缺心眼。所幸她身强体壮,长到十六七岁时俨然已成朝阳街一霸。

  漫长的青春期里,朝阳街的保育阿姨一度怀疑她会长成黑道老大的女人之类的,但谁又能想到那一年孤儿院拆迁,作为开发商大老板的顾樊山来了一趟孤儿院,就让陈小黛这根干瘪四季豆给搭上了呢?

  托她的福,朝阳孤儿院得以改址重建,全院几十个孤儿也能继续在院里生活下来。

  都说陈小黛是走了狗屎运,偶尔陈小黛也想,谁说不是呢?

  第二天一早,陈小黛起床洗漱后,顾樊山已经出门了,她跑到衣帽间里拆昨天他带回来的礼物,拆出来一个,公主裙;再拆一个,小芭蕾平底鞋;再拆一个,小羊皮背包。

  越拆越觉得没趣,陈小黛望着这一堆富家千金的装备,十分不解–老板到底是在养情人还是在养女儿呢?有给情人带这些玩意儿的吗?虽说衣服、包包也能换钱,可哪有钻石、金表来得值当?

  等地上的礼物都被拆得七七八八了,顾樊山也差不多回来了,在衣帽间里一边慢条斯理地解袖扣,一边皱眉望着没形象地坐在地上的陈小黛。

  二十七八的顾樊山无疑是好看的,皱起的眉头带了些傲慢冷淡,偶尔刻薄的样子也是俊美的。一个男人要是连刻薄的样子都好看的话,那真是没有天理了。

  陈小黛望着他难得的姿容不整的样子发了一下怔。

  望着她发怔,顾樊山挑了挑眉:“想什么呢?”心情颇好的样子。

  陈小黛趁他心情好,连忙谄媚道:“老板,能跟您说个事儿不?”

  “嗯?”

  “您这不是回回都给我带这些礼物吗,但我又……不怎么出门,根本穿不出去啊!您这又舟车劳顿的,所以下次不如就直接……”折算成现金吧?!

  “嫌穿不出去?”他弯唇一笑,陈小黛还没来得及说话,他转身从衣柜一排长裙短裙里取了件丢给她,“成,那今天就给你个穿出去的机会。”

  猜不透金主的意思,陈小黛只好乖乖接过长裙,利落地一把扯下T恤、牛仔裤,套了上去,动作豪放得简直跟土匪没两样。旁边的顾樊山被她气得不想说话,干脆眼不见为净地转过头去了。

  倒不是陈小黛不知羞。她还记得那年她为了孤儿院跑来找顾樊山谈判,当时完全打算豁出去了。站在他的办公室里,她说完来意后,利落地将连衣裙一把脱下,算是豪气地先亮了自己的底牌。

  而办公桌后面的顾樊山呢?他望着她愣了愣,然后居然毫不抑制地、没有丝毫人性地笑出来了!

  对一个正在发育的青春期少女而言,这是多么大的耻辱啊!

  陈小黛还记得他那时眼底戏谑的笑意,简直令她无地自容。等笑完了,他才慢条斯理道:“陈同学,不管你要谈什么,先把衣服穿上……”说着更是体贴地顺手把空调调高了两度。

  自那之后,陈小黛就明白,自己的所谓“美色”对他而言,别说是清粥小菜了,连餐前的饮料估计都算不上。三年的“包养”生涯,他养她和养那只叫果果的肥猫也没什么差别。

  将长裙套上,她才发现这是条性感露背的长裙,胸前的布料仅靠着两条细细的丝带系在颈脖后。陈小黛抓着头发又腾不出手来系带子,放下头发又要和带子搅到一起,她手忙脚乱了半天,干脆撩起头发,凑到顾樊山面前:“老板,给系下带子呗?”

  身后顾樊山半天没动静,正当陈小黛觉得他是不是不打算给她系时,温热的指尖却还是凑了上来,属于另一个人的手指轻轻滑过敏感的后颈肌肤。陈小黛忍不住颤了颤,没敢转过头去,半晌后,她感觉到有比指尖更柔软温暖的触感从后颈传来。

  等带子系好,陈小黛莫名地红了脸,她退开一步,站在顾樊山面前,难得地羞怯了一下。透过男人身后的镜子,可以看出这些年她确实被养得很好,肌肤润白,骨肉匀亭,和当初那个黑黄干瘦的小姑娘的确有些不同了。

  顾樊山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半晌,渐渐皱起了眉,又从衣柜里取了条连衣裙给她:“换这个。”

  这件倒好,严严实实,除了一截小腿哪儿都不露,顾樊山这才算是点了头。

  【三】

  原来这一番折腾,是为了带她来参加宴会。

  坐在宴会的角落里捧着杯果酒,陈小黛觉得自己真是越来越搞不懂自己的金主了。他以前从不肯带她来参加这劳什子宴会,更嘲笑她的幼童身材撑不起礼服……想到这儿,她忍不住低头看了看–好吧,现在还是撑不起。

  三年来虽说营养已经跟上了,可她当初没发育好的估计也发育不好了。

  远远望着顾樊山被一群人众星拱月地围在中间,陈小黛百无聊赖地端着酒杯到处走,却冷不防被前面的人撞了个趔趄,差点儿没跌到身后的泳池里。

  所幸她身旁站着的青年动作敏捷,一把揽住她的腰就将她拉了回来:“小心。”

  陈小黛摇摇头,自己站起来。刚刚撞她的女人一脸惊慌地凑过来,一脸关切地问着她有没有事,眼睛却是朝着正往这边赶的顾樊山瞟过去的,演技浮夸得陈小黛都看不下去了。

  行行都有鄙视链,情妇这行也没差,她这副身材不好、情商不高的样子,还真是很容易被鄙视,被挖墙脚。

  “顾总,你看我这不小心……”女人匆匆朝着顾樊山解释道。他却伸手将陈小黛带入怀里,冷淡道:“只希望程小姐你不是次次都这么不小心。”

  女人讪讪地笑了笑,再道了歉,匆匆走了。陈小黛这才抬眼看向刚刚对自己伸出援手的青年,笑了笑:“谢谢。”

  “你没事就好。”青年肤色黝黑,五官却俊朗,笑起来更兼一种阳光开朗,他望了望陈小黛,问道:“这位就是顾小姐吧,这么久没见……”

  这话虽然是问的陈小黛,却是和顾樊山讲的。陈小黛愣了愣,便感觉到顾樊山揽着她的手一紧,连带着语气也冷了下来:“徐先生认错人了。”

  “抱歉,毕竟也好久没见过……”

  “我们还有事,失陪了。”没等青年说完,顾樊山便冷着脸结束了对话。

  顾小姐?那是老板的什么人?陈小黛还在发愣,就被他拉走了。

  接下来宴会的后半场,陈小黛一直被他带着,没离开过他身边。他带着她见了几个导演,又见了几个莫名其妙的制片人。陈小黛很快就把那个所谓的“顾小姐”抛到脑后了。

  坐在车上回顾家的路上,陈小黛开着窗吹了一会儿冷风,想起晚宴上他的行为,终于忍不住问出口了:“老板,你是不是想捧红我呀?”

  顾樊山喝了点儿酒,靠在椅背上小憩,闻言忍不住白了她一眼。

  “电视里不都这么演吗?”陈小黛嘀咕着,“傍上大老板后就一定会拍电影、拍电视,靠关系演女主角、打压新人……”

  “闭嘴。”

  “哦。”可安静了不到两分钟,陈小黛又问,“可老板我才初中文化啊,你说我能干这个吗?”

  他斜睨她一眼,道:“我倒不知道当明星还需要什么文化,长得好看不就成了?”

  这话说得太毒辣,一竿子打翻了一船人。陈小黛默默低头想了想,忽然发现了什么,喜滋滋地问他:“老板,意思是你觉得我长得好看呗?”

  车里沉静片刻,顾樊山道:“闭嘴。”

  “哦–”

  【四】

  不知道顾樊山到底是个什么想法,但那天过后,竟然还当真有几条小广告来约她去试镜。走完了形式上的试镜,陈小黛拿到了剧本,本来打算仔细钻研钻研,可她自小就对读书头疼,望着剧本里密密麻麻的字更是头昏眼花,最后干脆抱着剧本溜到了自家老板的房里。

  顾樊山也难得地有耐心,打开了落地灯,坐在房里的沙发上,逐字逐句地给她念。低沉悦耳的男声在房间里缭绕,混杂着窗外淅淅沥沥的夜雨声,即使聒噪如陈小黛,也不自觉地安静了下来。

  她睁着眼,目不转睛地望着他,灯光下他俊美的轮廓带上了淡淡的光晕,好看得让人心跳无力。低沉的声音掠过耳边,她迷迷糊糊的,连他讲了什么都没听清楚,心里想的是,幸亏老板不是她老师,不然她肯定连初中都毕不了业。

  直到最后,他合上剧本,问她:“懂了吗?”

  陈小黛昏昏沉沉地点了点头,已经在他的床上睡得口水横流了。顾樊山望着这个鸠占鹊巢的小浑蛋,很想拍醒她让她滚回自己的房间睡,但想想还是作罢,转身去客房睡了–被“包养”了两年后,陈小黛才开始被养出一点儿点儿娇惯的小脾气。

  第一天的剧本基本等于没看,第二天正式开拍时陈小黛拍得一塌糊涂。

  她不是忘记了台词,就是走错了位置,一站在摄影机前就浑身僵硬。导演看在她背后的人的分上,忍了大半天,最后还是将手上剧本一摔,转身就走了!

  陈小黛站在原地,尴尬地扯了扯衣角。

  晚上顾樊山来接她回家的时候,她就忍不住告诉他,自己不想再去了。

  “既然不想做这个,总有想做的吧?”他把着方向盘,看也不看她一眼。陈小黛十分无辜:她现在不就在做情妇这个高薪低劳的职业吗?

  可按照顾樊山这个说法,难道是要炒她鱿鱼?莫名的担忧让陈小黛攥紧了衣角,她结结巴巴道:“老……老板,不然我给您当司机吧?不然助理打杂也成啊?”

  “你会开车?”他斜睨她一眼,以示不屑,“助理要会使用基本的办公软件,你会?”

  被质疑的陈小黛低下头,不说话了。

  “算了,你明天起给我上学去。”顾樊山皱眉道。

  “老板,您别逗了,您看我像是读书的料吗?我……”

  顾樊山停了车,转过身望着她,好看的眉皱了起来:“陈小黛,你已经成年了,以后再遇上困难,你都打算用三年前那种方式去解决吗?”

  陈小黛咬住下唇,羞耻感让她的脸热得发烫。可她还是坚持抬头和他对视,倔强而又固执:“那不一样,老板,那是我第一次那么做,我跟您保证,也是最后一次……”

  顾樊山不置可否地望了她一眼,不再说话了。

  【五】

  本来信誓旦旦地答应下来,去好好上学,但几天后陈小黛当真重回校园,就开始觉得不对劲了。

  她来上学之前没说好,到了才发现顾樊山给她报的居然是高中!在一帮弟弟妹妹好奇的目光下,大龄女青年陈小黛连最基础的数学题都做不出来,站在黑板前一张脸涨得通红,然后毫不犹豫地在当天下午就翻墙逃了课。

  陈小黛跑去了当初的孤儿院,和院里的孩子玩了一下午,琢磨着差不多该到放学的点儿了,就出门回去了。谁料她到刚出门,居然撞到了来孤儿院寻过事的小混混。

  陈小黛一个没忍住,就又在小巷里和他们对上了。等到这一番混战结束,出了小巷,天已经黑了。她心里暗叫不好,正打算叫车狂奔回去,却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喊她:“顾小姐?”

  她回头,身后轿车降下车窗,是那天在宴会上帮她的那个青年。

  “徐总?”陈小黛挠挠头总算是想起了这个称呼,“你认错了,我不姓顾,我姓陈,叫陈小黛。”

  青年笑了笑,朝她招了招手:“抱歉抱歉,可能是因为你和那位顾小姐差不多年纪的关系吧。”

  陈小黛眨巴眨巴眼,他已经换了话题,朝着她刚刚出来的小巷抬了抬下巴:“陈小姐,我看你身手可以啊,考不考虑跟我……”

  “不考虑!”陈小黛回绝得毫不犹豫,“我对我们老板坚贞不贰!”

  青年被她说得一愣,又忍不住笑起来,吩咐人下车拿了张名片给她:“我叫徐朗,这是我的名片,你可以慢慢考虑,陈小姐。”

  陈小黛想了想,接过名片塞进包里,不在意地挥了挥手,刚刚转身,就听见身后传来一道冷到极致的声音:“陈小黛!”

  心里顿时警铃大作,陈小黛僵在原地,不动了。

  顾樊山也是憋了一肚子的火,上午才把人送到学校,下午就有老师给他打电话说人不见了。他担心她出事,打了无数通电话却没根本没人接。

  眼看着天色一点儿点儿黑下来,他几乎快要翻遍城区了,最后才在这儿看见她,可她呢?灰头土面,又是一副刚刚打过架的样子,还站在路边和陌生男人有说有笑?

  她当真是被养得无法无天了。

  【六】

  疾驰的轿车宣泄着男人的怒气,陈小黛缩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胆怯地偷瞄旁边的男人。车辆驶进顾宅,陈小黛才刚刚解开安全带,男人就拉开了车门:“下车。”

  “老板,我错了,我下次再也不逃课了!”不管有没有错,先认错是真。这一贯是陈小黛在顾家的生存法则。

  顾樊山一句话也没说,拽着她就往厅里走,脸色冷得吓人。陈小黛跟不上他的脚步,踉踉跄跄地走着,被他拖得摔了一跤,膝盖磕在门口的台阶上,疼得钻心。

  要在平时这或许没什么,可此刻陈小黛满心都想着那个什么顾小姐,再加上进顾家这么些年来,什么时候受过这些委屈?

  一股骨子里的蛮横夹杂着怨气涌上来,陈小黛一把就甩开了顾樊山的手,跌坐到台阶上:“顾樊山,你浑蛋!”

  这话一出口,连陈小黛自己都是一愣,可这时后悔已经迟了。

  顾樊山眸子里的戾气更盛了,他俯身抓起她的手腕,拉着她起来:“浑蛋是吧?”

  “不是,老板我错了,我真的……”

  顾樊山再没听她解释,一路拽着她进了屋子:“成,算我浑蛋,你今儿就把自己的东西拾掇拾掇,趁早离这浑蛋远点儿!”

  一听他要赶自己走,陈小黛更慌了,小流氓本性也在此刻暴露无遗,她抓住一切能抱的东西,死活不肯撒手,挣扎间脑袋撞到楼梯扶手,发出一声闷响,痛得她差点儿立刻飙出泪来,这下才算让他住了手。

  “老板……”虽然脑袋很痛,但陈小黛仍然惨兮兮地上去抱住了他,“别赶我走。”

  顾樊山一瞬间也说不清内心到底是什么感受,只觉得这小浑蛋要哭不哭的样子让他的心仿佛也泡在了眼泪里,酸酸涩涩。他掰开她的手,面无表情道:“我不是浑蛋吗?”

  “不是不是,”陈小黛忍着眼泪,“老板,我喜欢你,真的,别赶我走。我会好好念书的,以后再也不出去打架了,说不打就不打……老板,你别赶我走。”

  前面那句喜欢倒是听得他心情舒坦,可后面跟着的那句保证就让他有点儿哭笑不得了–他简直就像是养了个叛逆的女儿。

  他的目光落到她的额头上,刚刚撞到的地方已经肿起了一个红红的包。他皱了皱眉:“疼吗?”

  陈小黛愣了愣,反应过来后抬头望着他,可怜巴巴地说:“疼。”

  明明觉得心疼,可偏偏又气不过,他忍不住抬手弹了弾她的脑门,言简意赅:“该!疼也忍着。”

  “哦。”陈小黛点点头,想起来又抬头问他:“老板,你不生气,也不会赶我走了吧?”

  顾樊山斜睨她一眼:“看表现吧。”他本意是想让她以后消停点儿,可这话落到她耳朵里就不是这么回事了。

  老板说看表现?难道是嫌弃她身为情妇表现不好?望着他已经神态自若地准备站起来了,陈小黛忽然恶向胆边生,蹿起来一把扑倒了他,霸王硬上弓似的亲了上去。

  猝不及防地唇齿相撞,有淡淡的血腥味弥漫开来,两唇相贴,可也没有更多的动作了,只是紧紧地贴着。顾樊山愣了愣,抬眼正看到陈小黛睁着一双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着他。

  她简直傻得让人心疼,顾樊山想。他抬手捂住她的眼睛,温柔地吻了上去。

  【七】

  经过这么一次闹腾,陈小黛还真的消停了几天,每天按时上学,放学第一时间回家……作息规律得简直是情妇圈的三好学生楷模。

  她回家了还要做家庭作业,遇到不会的题就到顾樊山房里问他。于是百忙之中的顾总,居然还要抽空出来做两道高中数学题,做完后还得用陈小黛能听懂的方式讲解给她听,细想起来不由得有种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的感觉。

  但就这么消停了几天后,陈小黛又找到事情做了。她翻到了那天徐朗给她的名片,意外地发现了那人其实是拳手经纪人,而那天找她搭讪,竟然是因为看中她的天赋。

  “或许陈小姐你可以好好想想,你很适合这一行。”

  挂了电话后,陈小黛仔细想了想,虽然她常常打架是事实,可从来没想过要走那条路,更何况她现今当情妇才是主业好吗?有人养的!

  于是她收起名片,开始欢欢喜喜地担忧起了金主的生日将至这个问题。

  同样烦恼的还有顾樊山,他翻了翻日历,目光落在那个被红笔圈起来的日期上,沉思了良久。

  生日那天是周五,陈小黛早早去上了学,还发了短信让他不用来接。顾樊山回到家时,没看到陈小黛,却看见了客厅里的来客,娇俏的少女坐在沙发上,笑眯眯地望着他。

  “你怎么来了?”顾樊山皱眉望着她,“你看见……”

  “生日快乐!”话未说完,她就朝着他扑了过去,更是恬不知耻地挂在了他的身上,“我特地回来给你过生日呀,开心吗?”

  顾樊山皱起眉,还没来得及扯开她,就听见玄关处传来开门声。陈小黛从门口探出头来,在望见了客厅里的景象后,忽然就僵在原地。

  顾樊山只觉得头疼,最糟糕的时间,最糟糕的人物。他抬手想把身上的人扯下来,奈何少女的手臂紧紧缠住他,根本不肯放松半分。

  “陈小黛,你等等……”

  陈小黛也根本没有听他解释的意思,她泛红的眼死死盯着他,抬手狠狠把那手里包装精致的礼盒给摔了出去,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她已经一溜烟地跑了出去。

  想起麻烦的根源还挂在自己身上,顾樊山就忍不住想暴走,可少女丝毫不为所动,朝着门口探了探脑袋:“哥,那人谁啊?”

  “顾若霖!”他终于忍不住咆哮出声,“你能不能滚回自己家去?!”

  几乎是由他带大的顾家小妹深知自己老哥是纸老虎,完全不受他威吓地朝着门口探脑袋:“难道是嫂子?看起来好小……你做了什么把人家气跑啦?”

  顾樊山懒得搭理她,上前几步,蹲下身捡起那个礼盒,盒子里估计是陶瓷之类的东西,因着这一下重击碎成了几块,在盒子里哗啦啦作响,也不知道还能不能修好……他正想着,视线里忽然又出现了一道阴影,他讶异地抬起头,小浑蛋居然折返回来了。

  “顾樊山,你浑蛋!”干脆利落的一巴掌拍在他脸上,陈小黛再次转身跑走了。

  【八】

  陈小黛的心情极端糟糕。

  她气愤又委屈,跑出去没多远就干脆地蹲在路边哭了一会儿,可又不断想起那个挂在顾樊山身上的姑娘。她琢磨着那估计就是那什么顾小姐。陈小黛甚至酸溜溜地想,是不是就是因为那个人,顾樊山当初才肯“包养”她?

  反正看其他人提起他和她的样子,两人肯定有什么猫腻。

  等哭完了,陈小黛抹了把眼泪,觉得委屈那部分好些了,可气愤一点儿也没少。

  浑蛋顾樊山,包养她很了不起吗?!就可以这么欺负人了吗?!

  越想越气,她又站起来朝着顾家走了回去。

  这边的顾樊山才刚刚收拾完自己的混账妹妹,转头就见陈小黛又气冲冲地进来了。脸颊上她刚刚打那巴掌还在隐隐作痛,小浑蛋手劲儿还挺大。

  他想着应该要教训她的,她越来越嚣张了,竟然还敢和他动手了。可看着她气冲冲地走进来,眼圈还是红的,他只觉又好气又好笑,一点儿责怪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陈小黛却没有这么多的想法,她冲进客厅,一把将顾樊山压在沙发上。那人却仿佛不以为意,就着这个姿势似笑非笑地望着她。

  有哪里好像不是很对劲……但陈小黛懒得管这些了,她俯下身去恶狠狠地揪着他的领子,小流氓本性暴露无遗:“顾樊山,老子告诉你,我们完了!”

  “哦?”他还是似笑非笑的样子。陈小黛却要被他这样的态度气哭了,她吸了吸鼻子,蛮横态度半点儿没减:“你别以为包养老子就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告诉你,你要是在外面拈花惹草,我就……”

  陈小黛越想越委屈,果然这年头被包养的都是没有人权的。陈小黛抬手揉了揉眼睛,却刚好听见少女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她咂嘴感叹道:“哥,原来你喜欢这种类型的啊?”

  哥?陈小黛愣了愣,转过身去,那姑娘正站在身后端着水杯饶有兴味地打量着她。刚刚太生气了没注意到,此刻她才明白过来自己到底是以一种如何狂放的姿势压在顾樊山身上的。她刚要起身,他却伸手一把将她拉进怀里,抬头对着顾若霖正色道:“回你房间去,没事儿不准出来,不然明天就买票丢你回去!”

  顾若霖撇撇嘴,还是悻悻地上楼了。

  偌大的一个客厅里,顿时又只剩下了两人。刚刚的气愤烟消云散了,知晓了真相的陈小黛此刻只想把自己的头埋到沙发里去。

  “接着说啊,你就要干吗?”顾樊山望着她涨得通红的脸,慢悠悠地逗弄着她,像是恶劣的猫。

  陈小黛低下头,不说话了。

  “小东西,还跟我动上手了是吧?”

  陈小黛头低得更下去了。

  “刚刚不是挺横吗?怎么,舌头找不到了?”他好整以暇地望着她快要红到冒烟的脸颊,忍不住轻笑起来。

  这一笑不知道是点燃了陈小黛哪儿的火药,她脖子一梗:“反……反正我就是那么个意思!”

  “什么意思?”

  “要是你跟别人那个啥,我们俩就玩完儿。”

  “这么厉害?”他挑眉,“好歹我还包养着你呢,你拿这个态度对你的金主,合适吗?”

  陈小黛支支吾吾半天,末了憋出一句话来:“我……我不要你养了!”

  “成啊,”顾樊山笑了笑,懒洋洋地斜睨她一眼:“不过明天再说吧……你今晚闹了这么久,家庭作业做了吗?”

  “……”

  第二天顾樊山起床的时候,陈小黛已经走了。一张作业纸端端正正地贴在他的脑门上,他取下来一看,只觉哭笑不得。上面鸡爪刨似的一排大字嚣张跋扈:“我去赚钱了,等着我包养你吧,浑蛋顾樊山!”

  活灵活现的小土匪语气,他把作业纸认真地贴在床头,望着又忍不住笑了。

  洗漱的时候望着镜子,他不知为什么想起了他“包养”她后,她自己都特别纳闷地问他:“老板,你到底看上我什么呀?”

  看上她什么?

  十六岁时风风火火闯进他办公室的陈小黛,就只是个干瘪黑瘦的小丫头罢了,有什么值得他看上的?那时他也不过是觉得心疼,她和自己妹妹一般大的年纪,却过早地经历了不属于那个年纪的辛酸。一时的恻隐之心,他“包养”了她。谁料到日久天长,她却真的渐渐长成了他喜欢的样子。

  【九】

  陈小黛给徐朗打了电话,说自己要加入的意愿。

  徐朗倒是很乐意,问了她的地点后,当即就派车来接她。她按照安排住进了训练生的集体宿舍,第二天就紧锣密鼓地展开了训练。

  训练很辛苦,但陈小黛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没什么好抱怨的。

  她不想被那个人“包养”,她想和他并肩而立。

  虽然“包养”他暂时来说还是难了一点儿,但至少她可以先把自己能做到的事情做到。

  严酷的训练下,她想起顾樊山的时间倒是少了,只是每天训练结束后,总能看见他的短信。

  从一开始的:顾若霖要回去了,问你怎么不来送送她。

  到后来的:你跑哪儿去了,到底打算什么时候回来?

  后面或许是徐朗把她的消息告诉他了,他发的内容就成了:包养我的钱赚够了吗?

  再后来就是:要实在不行我打个对折吧,反正是老主顾了。

  老主顾你大爷!陈小黛把手机扔出去了。

  可发呆半晌后,她还是灰溜溜地去捡回来了,然后望着手机,又忍不住笑了。

  严酷地训练了大半年后,陈小黛终于迎来了自己的第一场比赛。虽然并没有分配到太强大的对手,可对于资历尚浅的陈小黛来说,这场比赛的重要性也不言而喻。

  她比赛那天,顾樊山终于按捺不住去接人了。

  擂台上雪亮的灯光下,他望见她站在台上,像是威风凛凛的小兽。大半年没见,她似乎瘦了一些,也黑了一些,可眼底的倔强一点儿也没变,依旧是他喜欢的样子。

  纵使已经给赛方施压,让他们给她安排了程度不高的对手,可一场比赛还是看得顾樊山胆战心惊。等到结束比赛的信号一响,他终于忍不住冲上台,一把抱住了那个摇摇欲坠的身影。

  陈小黛累得脱力,任由他抱着,心想为了包养个人,她也太拼了。半晌后,他问:“包养我的钱赚够了?”

  “不大够……”她沮丧地想了想,“老板你上次说的打对折,还算数吗?”毕竟是老主顾了啊!

  顾樊山斜睨她一眼,最终却忍不住笑起来:“成,看你表现吧。”

  扯到表现什么的,陈小黛就明白了。她抬手抱住他,毫不犹豫地吻了上去。

  文/仙子有病

赞 (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