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温水煮兔子

  【故事简介】遇上一个老爱欺负你的上司是什么体验?张关关表示,上司骂她,她就要在游戏里杀回去!游戏里遇上一个老爱仇杀你的玩家是什么情况?韩凛表示,游戏里打不过,他就要现实里欺负一下办公室里那只小绵羊。

  一

  游戏测试部的老大韩凛又开始发脾气了。

  听着办公室里传来砸鼠标的声音,测试部的一众员工习以为常,非常默契地把视线落在了张关关身上。彼时张关关正对着电脑屏幕咧嘴笑,蓝色的屏幕光经过她的镜框反射,看上去有几分瘆人。

  “张关关,进来!”办公室传来韩凛带着怒气的声音。

  张关关耸了耸肩,慢悠悠地切换了电脑界面,在众人的注视下走进了办公室。

  韩凛往后靠在松软的老板椅上,手捏着眉心,看上去有几分疲惫。他用空着的一只手指着桌面上的一堆文件沉声道:“看看你这测试报告,都写成了什么鬼样子!”

  身为职场新人,还处于实习期内的张关关面对部门老大,立马低眉顺耳、唯唯诺诺:“是是是,我拿回去重写。”

  “还有这一段代码,bug这么多你也好意思交上来?”

  “是是是,我回去重新调试!”

  只可惜,张关关良好的认错态度并没有平息韩凛的怒火,韩凛视线在张关关身上扫了一圈,在她那大红色的嘴唇上停留了三秒,眉头皱紧:“嘴唇涂这么红是要跑出来吓人吗?”

  “啊?吓人吗?”张关关挠了挠头,“可是刘聪说挺好看的耶。”

  韩凛声音低沉:“你是在质疑我的审美?”

  张关关立马服软:“是是是,我出门就擦干净。”

  待张关关抱着文件走出办公室,韩凛平复了一下心中的怒火又切开了《龙战于野》游戏界面,电脑屏幕中,一个叫“林不收”的骑士血条全空,惨死街头,离他三步开外,顶着“玉门关关”名字的琴师小萝莉盘膝而坐,ID赫然变得鲜红。

  系统提示:玩家[玉门关关]已对你开启仇杀模式。

  韩凛恶狠狠地瞪着电脑屏幕。

  这个玉门关关也不知道是打哪儿冒出来的,一遇见他就要上来砍两刀,最关键的是,韩凛还打不过她……

  而此时办公室外,挨了一顿批的张关关坐回了自己的座位,偷偷摸摸切换到了游戏界面,盯着屏幕中那个原地复活的骑士,她略一思索,嘴角露出一个阴森森的笑容,操纵着游戏角色冲了上去。

  系统提示:你成功斩杀了玩家[林不收]。

  下一秒,办公室里又传来了砸鼠标的声音。

  “张……刘聪,你给我进来!”

  被点名的刘聪哀号一声:“为什么是我?”

  张关关无辜地耸了耸肩:“谁知道呢。”

  二

  张关关有个小秘密,她偶然间得知了顶头Boss韩凛的游戏ID,每当她受批评了,她就会去游戏里虐杀韩凛一百遍。

  韩凛也有个小秘密,他身为程序员精英,测试部的一把手,却不擅长玩所属公司开发的江湖对战网游《龙战于野》。韩凛不允许自己存在这个污点,所以偷偷摸摸在游戏里练了个号,然后……游戏里就凭空出现一个萝莉琴师加了他仇杀。

  游戏里被杀了很憋屈,韩凛需要发泄怒气,于是他将炮口转向了张关关。

  别问他为什么选择张关关,有可能是因为张关关长了一张“快来欺负我呀”的娃娃脸,也有可能是每次他看见张关关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就心烦意乱。

  工作被批评了,张关关也很憋屈,所以她借着测试工作的便利,光明正大上班玩游戏,顺便虐杀林不收。

  这……可真是一个恶性循环。

  今天测试部难得没有加班,一到下班时间张关关就迅速蹿了出去,想着早点儿回家泡个热水澡,再尽情地打会儿游戏。不料,她却在电梯和韩凛狭路相逢。

  张关关一踏进电梯,发现电梯里只有韩凛一个人,当场就蒙了,下意识就想退出去,谁料韩凛早就按下了关门键,张关关这一后退差点儿被门卡住。韩凛眼明手快地攥住了张关关的手臂将她往里一拉。

  “咔嚓”一声,电梯门关上了。

  韩凛看着低着头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的张关关,眉头一皱,沉声道:“我很可怕?”

  张关关一激灵,连忙摇头:“没有没有,是我胆子太小,容易一惊一乍的。”

  韩凛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眉头皱得更紧了:“你胆子小?还真是没看出来。”

  张关关头都快低到地上了,死活不再吭声。现实中面对韩凛,她一向怯弱,丝毫没有游戏中面对林不收的那股霸气。

  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尴尬的气息,电梯正在一层一层往下降,仿佛过了一世纪那么久,最终还是张关关先开口:“你……你能松开我吗?”她的手臂被韩凛抓得有些疼。

  张关关话音刚落,韩凛就像碰到烫手的山芋一般甩开了张关关的手。恰在这时,电梯门应声而开,仿佛身后有什么野兽追赶着一般,韩凛夺门而出。

  张关关回到家中洗了个澡便打开电脑,正好看见仇人列表中的林不收赫然在线。

  【密聊】【哎我的盾呢】悄悄地对你说:关关,在干吗呢?

  张关关没有理会密聊,直接使用游戏道具查询林不收的所在位置。哎我的盾呢没有收到密聊回复,邀请了张关关进行组队,张关关顺手点了个同意。

  【团队】【哎我的盾呢】:你在干吗呢,怎么不理我?

  【团队】【玉门关关】:去报私仇。

  【团队】【哎我的盾呢】:私仇?

  此时张关关已经找到林不收的坐标,没有再理会哎我的盾呢的追问,一个神行千里往林不收所在的地图追了过去。

  张关关赶到千岛湖的时候,林不收正骑着高头大马挥舞着大刀砍Boss。张关关远远地跟在他身后,琢磨着以一种什么样的姿态登场秒杀他比较帅。

  意外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

  一直得不到回复的哎我的盾呢跟着张关关跑了过来。他顺着玉门关关的视线看到了五十尺外的林不收。

  哎我的盾呢并没有加林不收为仇杀,不过这并不影响。千岛湖是游戏的争夺区域,这意味着,在这片地图内的敌对阵营可以互相厮杀。

  巧得的很,哎我的盾呢刚好和林不收是敌对阵营。

  哎我的盾呢闲得无聊,直接冲到林不收面前,挥起盾牌就砸了过去。游戏菜鸟林不收立马空了一半的血。

  此时电脑面前的韩凛:“……”

  韩凛完全招架不住哎我的盾呢的攻击,眼看就要血条全空,就在这时抱着古琴的萝莉飞扑过来,一招禁足控制住了哎我的盾呢的行动。

  即使哎我的盾呢和玉门关关早已经互为好友,偏偏事有凑巧,他俩也是敌对阵营。在《龙战于野》游戏中,任何阵营都能相互加好友。

  玉门关关拨动怀中的古琴,琴声杀人于无形,不出半分钟,哎我的盾呢就倒下了。

  【团队】【哎我的盾呢】:张关关,你干什么?

  张关关憋了半天,才敲出一句话。

  【团队】【玉门关关】:我的人,只有我能杀。

  下一秒,好不容易从哎我的盾呢虎口逃生的林不收遭受玉门关关的袭击,应声倒地。

  【团队】【哎我的盾呢】:……

  【附近】【林不收】:……

  【团队】【哎我的盾呢】:张关关你被附身了吗?胆子小得跟兔子似的,你怎么会说出这种话!

  A市的某个房间,再一次丧命玉门关关手下的韩凛终于忍不住砸了键盘。

  三

  从小到大,周围人对张关关的印象都是–胆子小。

  被人骂了不敢还嘴,被人打了不敢告状,那些所有出格的事更是与张关关无关。

  可是很少有人知道,张关关也曾年轻气盛过,也曾吃过熊心豹子胆。

  那是三年前,张关关刚升上大二,暗恋着一个大四的同系师兄。那师兄无论是能力还是长相,都饱受周围人的好评。

  胆小如张关关,自然是不敢对人家怎么样的,最多只能偷偷在梦里对他这样那样。

  张关关暗恋了人家一年,时间转瞬即逝,师兄要毕业了,找到一份心仪工作的师兄请了一堆人吃饭,张关关赫然在列。

  毕业的前夕,张关关在师兄的送别宴上多喝了几杯酒,也许是那天的月光太过皎洁,照得张关关体内的狼人基因蠢蠢欲动。

  半夜十一点半,宴席散了,众人各回各家、各找各妈。那位师兄因为还有点儿东西落在宿舍没拿,拐道去了基本人去楼空的毕业生宿舍楼。师兄住的那栋宿舍楼位置有些偏僻,只有一条林荫小道直通宿舍门口。

  在这条几乎伸手不见五指的小道上,前面走着一身姿挺拔的少年郎,后面偷偷摸摸跟着一狼性大发的少女。

  张关关也不知是哪里来的胆子,一路跟着师兄来到了男生宿舍楼。眼见师兄就要踏进宿舍大门,她脑子一空,竟然直接一个饿狼扑食冲了上去,将那师兄抱了个满怀。

  酒壮怂人胆,再加上当时环境又静又黑,张关关闻着身前来自师兄身上好闻的味道,脑子早就乱成了一锅粥。

  反正这么黑,他肯定看不见我。张关关这样想着,踮起尖,一只手扯住了师兄的手臂,另一只手举高奋力盖住了师兄的眼睛。

  张关关没头没脑朝着师兄的嘴唇啃了上去。

  来不及回味那味道,张关关用力一推,掉头就跑。当晚她向辅导员请了假,隔天清晨跑回家躲了五天,直到最晚的一批毕业生都已离校她才溜了回去。

  不知为何,看着游戏界面中横尸街头的骑士,张关关突然想起了那件往事。

  张关关咂了咂砸了砸嘴,似乎是在回味。

  她还清晰地记得自己和师兄第一次见面的场景,那天阳光正好,他穿着校园王子标配的白衬衫,站在校园门口迎新,冲她伸出了手:“师妹你好,我是韩凛。”

  四

  张关关觉得,韩凛肯定没认出来那天夜袭他的人究竟是谁,不然现在对她就肯定不会是这个样子,甚至于部门聚餐都会喊上她这个还未转正的实习生。

  公司新开发了一款网页游戏,测试部的所有员工加班加点,每天熬到半夜十二点才能下班,终于按时完成了测试工作,让游戏顺利上线。身为测试部的老大,韩凛大手一挥,决定犒劳手下员工,带着他们去吃海鲜午餐自助。

  老大出血,大家自然不会客气,吃完饭又吆喝着一起去KTV点了个豪华包厢,又点了一大箱子啤酒。要不是隔天还要上班,一群人还想接着找个夜宵摊继续玩。

  这一吃吃喝喝,等到散场已经是半夜十二点。

  测试部和研发部一样,都是男多女少,在场的两三个姑娘多多少少也喝了点酒,也不知谁喊了一句:“咱们测试部的姑娘个个美如花,大晚上回去我不放心啊!不行,必须得找个护花使者!”

  狼多肉少,姑娘不够分,一群单身程序狗为了争几个护花的名额差点儿打起来。又有人提议:“让妹子们自己选呗。”

  除了张关关以外的两个妹子早就有了心仪的目标,当即扭扭捏捏选了自己看上的那个单身汉子,最后只剩下了张关关。张关关喝得有些多了,抬起水汪汪的眼睛扫了一圈面前的人,最后视线落在十步开外抬手看时间的韩凛身上。

  她脑子一抽,许是当年吃过的熊心豹子胆还未消化,伸出手指指向韩凛:“我要他送。”

  张关关这话一出,方才还吵吵闹闹的四周瞬间静了下来。韩凛平静地看向张关关。

  测试部上上下下都知道,老大是个不近女色的主儿,这三年来,公司多少年轻貌美的妹子想撩韩凛,都以失败告终。

  大家都以为,张关关要被拒绝了。

  可是出乎意料的是,韩凛冲张关关招招手:“大家都动作快点儿,明天准时打卡上班。”

  一直被韩凛送到家门口的时候,张关关都处于晕乎的状态。在上最后一台阶梯的时候,因为楼道灯太暗,她一脚踏空,急忙抓住了身前韩凛的手臂。

  韩凛回头,声音听不出情绪:“怎么,又要借着酒胆夜袭我吗?”

  张关关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她刚刚竟然觉得韩凛冲她笑了一下。

  美色的冲击太大,张关关一个慌神没有听清韩凛说了些什么,她大着舌头问:“什么?”

  韩凛却住了嘴,将张关关送到家门口,看着她掏出钥匙进了家门才放心离去。在即将走出这栋楼的时候,韩凛正好与一个看上去五大三粗的男子擦身而过。

  鬼神神差地,韩凛转了个方向又走了回去,在三楼就听见那壮硕男子在敲四楼的门。

  还没敲几秒,张关关就把门给打开了。那男子吸吸鼻子,闻到了扑面而来的酒味,他眉头一皱,直接冲进大门攥住了张关关的手臂,将她禁锢在自己的怀抱和门板之间。

  “不许动,入室抢劫!”那男子没有看到拐角处的韩凛,沉声威胁道。

  慢了半拍的张关关:“……”

  那男子继续说:“把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还有你,我看你长得不错,你也…嗷!哪个浑蛋偷袭我!”

  男子话还没说完,迎面而来就是一记结结实实的拳头。

  韩凛眼都红了,冲了过来一把将张关关扯进自己怀中牢牢护着,转身还不忘给那男子一拳。

  “喂,你谁啊!”男子丝毫没有做贼心虚的模样,反而吵吵嚷嚷起来,看动作似乎是还要把张关关拉回去。

  韩凛自然不让,两人拳脚相向,眼看就要爆发一场世界大战。恰在这时一阵过堂风吹过,被夹在两人之间的张关关打了个哆嗦,清醒了过来。而这时,她刚好看见那男子的一记拳头眼看就要打中韩凛的脸。张关关想也不想,冲那男子扑过去抱住了他。

  “不要打了!他不是坏人,是我喜欢的人啊!”

  张关关这话也不知道是对谁说的,可在韩凛看来,分明就是张关关怕他伤害那莫名其妙冒出来的男子,不仅抱住他替他挡拳头(……),还口口声声说那人是她喜欢的人。

  韩凛的心,瞬间就沉到谷底。

  他紧紧抿着唇,一双黑眸直勾勾地盯着张关关。过了好半天,他喉咙里发出疑似忍耐的低吼声,随即他便转身冲下了楼。

  隐隐约约地,韩凛还能听见楼上传来的对话声。

  “你一个女孩子喝得烂醉如泥,别人一敲门你就直接打开?还有没有点儿警戒心!要是我刚刚做的那些事情真的发生了怎么办?”

  “我……”

  “张关关,你脑子是被门给夹了吗?”

  “没……”

  “你说你怎么就这么笨呢?真是快气死我了!”

  “赵小高,我……”

  被张关关称呼为赵小高的男子,在教育了她一顿之后,隔了大半个小时也下了楼。

  在即将踏出单元楼的铁门时,一个等候许久的黑影瞬间冲了出来,不由分说就把他一顿胖揍。

  “该死!谁啊?!”赵小高被揍得鼻青脸肿,好不容易才借着昏暗的灯光看清袭击他那人的面孔。

  咦,这不是刚才那谁吗?

  赵小高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哥们,你干啥呢?”

  韩凛目光阴沉地瞪着他,一想到方才张关关竟然扑过去抱住他,韩凛的脸色就愈发阴沉。他好半天才憋出一句:“我的人,只有我能骂。”

  赵小高:“……”

  赵小高许是被揍蒙了,直到带着一身伤回到了家才反应过来,想起韩凛临走前撂下的那句疑似狠话的话,一时无语,好半天才呸了一声:“该死,这两人都有中二病啊!”

  五

  自打那日聚餐之后,测试部的气氛就有些古怪。

  韩凛的脾气还是一如既往地暴躁,面对属下员工的要求仍然很高,但凡有人工作出了点儿差错都会被他骂得狗血喷头。里间的办公室也依然时不时传来他摔鼠标的声音。

  只不过,韩凛的炮口转移了目标。

  前任韩凛专用炮灰张关关卸了任,一旦办公室里间传来摔鼠标的声音,韩凛喊的再也不是张关关,有时候是隔壁桌王晓美,有时候是对面桌赵柯,但更多的是和张关关关系比较好的刘聪。

  工作时间里少了韩凛的批评,张关关非但没有觉得开心,反倒有些难过。她觉得这段日子,韩凛看她的眼神,就像看陌生人一样。

  这日下班,张关关又和韩凛在电梯里狭路相逢,巧的是,这次电梯里仍旧只有他们两个人。

  韩凛面无表情地看着张关关。张关关硬着头皮踏进了电梯,按亮了第一层的按钮。

  气氛压抑得让人仿佛快要窒息,张关关觉得自己必须要说点儿什么,她舔了舔唇,干巴巴道:“上周日晚,谢谢你送我回家。”

  韩凛冷淡地“嗯”了一声。

  张关关又说:“我喝醉了,有些记不太清楚,小高哥他是不是和你动手……”

  韩凛冷冷地打断她的话:“我不想说这个话题。”

  张关关话还没说完,张着嘴巴愣愣地看向韩凛,一副很蠢的样子。韩凛仍旧不为所动。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了,他率先大步迈出去,只留下了一句话。

  “他和你是什么关系,我一点儿都不在乎。”

  张关关愣愣地看着韩凛离去的背影,直到电梯门再度关上她都没有回过神来。狭小的空间里,张关关闻着空气中还残留的一点儿属于韩凛的气息,眼眶突然就红了。

  她擦了擦眼,撇嘴无声哭了起来。

  这人怎么这样啊……

  明明……

  明明她都当着他的面,跟小高哥说他是她喜欢的人了,而且她还抱着小高哥,就怕小高哥弄伤他。

  张关关咬了咬唇。

  她到底是为什么喜欢这样一个人喜欢了整整三年啊?

  张关关很不开心,她决定去游戏里发泄一番。

  可是张关关登录游戏的时候,发现仇人列表里的唯一一个玩家竟不在线。张关关是个固执的姑娘,一如她固执地喜欢了韩凛三年,甚至为了他努力进入了同样的公司工作。

  张关关盯着电脑,固执地等林不收上线,这一等,就是从九点到半夜十二点。

  在时钟敲过十二下以后,那个灰掉的名字终于亮了。与此同时,守在电脑面前的张关关立马使用背包里的追踪道具,瞬间追踪到林不收身边。

  林不收在长安城,长安城是游戏的主城,是禁制玩家厮杀的,简而言之,谁先动手谁就会被主城守卫追杀。

  张关关不管那些,直接对林不收开启了仇杀模式。守卫们来得很快,张关关还没砍掉林不收半管血,守卫们就围了上来。张关关展开轻功撒腿就跑,在甩掉守卫们后她又冲到林不收身边,使用攻击技能。

  如此反复三四次,那个叫林不收的骑士终于横尸长安城。

  张关关操控着游戏角色,一脚踩在林不收的脸上,然后使用了坐下的表情动作,坐在了林不收的尸体上。

  林不收并没有原地复活,玉门关关也没有移开位置,两个游戏角色就这样僵持了半个小时,谁都没有动,久到双方彼此都以为对方在挂机。最终还是林不收打破了这片僵局。

  【密聊】【林不收】悄悄地对你说:?

  【密聊】你悄悄地对【林不收】说:看你不爽就杀你,怎样?!

  【密聊】【林不收】悄悄地对你说:……

  张关关本以为林不收会说点儿什么,哪怕是骂她的话,可是她等了半天也没能等来下一句。

  【密聊】你悄悄地对【林不收】说: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密聊】你悄悄地对【林不收】说:我喜欢一个男人,喜欢了整整三年。

  【密聊】你悄悄地对【林不收】说:可是……

  十分钟后,林不收终于发来了消息。

  【密聊】【林不收】悄悄地对你说:可是什么?

  电脑面前的张关关抹了下眼泪,胡乱打了句话。

  【密聊】你悄悄地对【林不收】说:可是他脑子被门夹了!

  【密聊】【林不收】悄悄地对你说:……

  【密聊】你悄悄地对【林不收】说:我的故事讲完了,你也必须得讲个故事还给我。

  张关关本以为自己的无理取闹不会得到回应,可是半分钟后,聊天窗口出现了几行字。

  【密聊】【林不收】悄悄地对你说:我喜欢一个姑娘,我也不知道我是从什么时候喜欢上她的。

  【密聊】【林不收】悄悄地对你说:本来打算毕业那天跟她告白,可是前一天晚上她袭击了我。

  【密聊】【林不收】悄悄地对你说:从那天晚上起,我每天都会做梦,梦见一个人偷偷跟在我身后,我一回头就会看见一个黑漆漆的影子朝我扑过来,捂住了我的眼咬我的嘴。

  【密聊】【林不收】悄悄地对你说:听起来,很像是个噩梦对不对?

  六

  毕业后很长一段时间里,韩凛都在做同一个梦。

  梦里只有一条黑得看不见尽头的小道,他独自一人走在黑夜里,身后有一道被拉得长长的影子蠢蠢欲动,不知何时就会扑上来将他吞噬。

  这个场景,像是个噩梦。

  那个在毕业前夕夜袭他的姑娘,的确给了他很深刻的印象,以至于本来只是有一点儿点儿动心的他,在毕业后的两三年里,都对那个姑娘久久难以忘怀。

  更重要的是,夜袭了之后那个姑娘还搞人间蒸发,让韩凛这个患有微强迫症的人有些抓狂。

  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张关关这个行为算是取得了革命性的成功。

  韩凛花费了很大的功夫,才让自己渐渐从那个梦的阴影中走出来,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张关关出现在了新人面试的会议室。

  看见张关关的第一眼,韩凛就有些头疼,隔天晚上,已经快大半年没有做个那个梦的韩凛再一次重温旧梦。

  韩凛觉得,这个姑娘简直就是他的魔障。

  韩凛拥有面试结果一票否决权,他本来可以彻底将张关关从他的世界赶出去,可是鬼使神差地,他通过了张关关的面试,还将她要到了测试部,放在自己的眼皮底下。

  韩凛想法很简单,既然当年张关关有胆子夜袭他,还敢强啃他的嘴巴,这至少说明,张关关是喜欢他的。可是这个想法在他送张关关回家的那个晚上彻底颠覆。

  那天出现了一个叫赵小高的男人,和张关关行为举止非常密切。

  韩凛突然有些难过,他怎么会这么傻呢,都过去三年了,张关关怎么可能还喜欢他呢?

  韩凛觉得自己失恋了……

  失恋的人是需要倾诉的,可是韩凛并不想把这件事告诉身边亲近的人,尤其是那群狐朋狗友,他们知道了肯定会大肆嘲笑他。

  玉门关关就在这个时候又出现了。

  寂静的深夜,韩凛对着电脑打下了一大串字。

  【密聊】你悄悄地对【玉门关关】说:可是这个梦做久了,反倒觉得有些像美梦。

  【密聊】你悄悄地对【玉门关关】说:而美梦做久了,是容易让人产生幻觉的。我竟然觉得她也是喜欢我的。

  【密聊】你悄悄地对【玉门关关】说:可是她身边出现了一个男人,我亲眼看见那个男人出现在她家门口,她还抱住了那个男人。

  【密聊】【玉门关关】悄悄地对你说:……那个男人叫赵小高吗?

  【密聊】你悄悄地对【玉门关关】说:嗯?你怎么知道?

  电脑另一边,慌得打破了水杯都没心思去收拾的张关关手忙脚乱地拨出了一个电话:“赵小高!”

  电话那头,赵小高迷迷糊糊的声音响起:“这可是大半夜啊,妹子!”

  “哥!表哥!我的亲表哥!你可得帮我啊!”

  七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赵小高脸上的瘀青还没完全散去,就被自己的亲表妹拉到了罪魁祸首的面前。

  软绵绵惹人爱的亲表妹就这么被一头暴力猪给拱了,赵小高有些不爽,粗声粗气道:“喂,小伙子。”

  韩凛猛地被拦住了上班的路,堵在了家门口,本来就有些不爽,一看到赵小高身后的张关关,他就更不爽了。

  韩凛也粗声粗气道:“干什么?”

  赵小高冷哼一声:“你知道我身后的人是我的谁吗?”

  韩凛一听,顿时火冒三丈。

  嘿,这哥们儿是特地上门来炫耀的吗?韩凛沉下脸,忍住暴打赵小高一顿的冲动,声音饱含着压抑的怒气:“走开!”

  赵小高怪叫一声:“哟!这就是你对未来小舅子的态度吗?”

  “是又怎样……等等,你说什么?”

  赵小高不怀好意地勾勾嘴角:“你没长耳朵吗?你既然不想听,那我就带着我家妹子走了。”

  “等等!”韩凛伸手想要去拉一直没吭声的张关关,却被赵小高一巴掌拍开了手。

  眼见两人一言不合就要动手,张关关连忙伸手抱住了赵小高的手臂,低声哀求道:“大表哥!”

  赵小高恨铁不成钢地瞥了一眼张关关:“感情你让我来这儿的目的,就是跟他介绍一下我是你大表哥?”

  张关关微微地点了点头。

  赵小高简直快被这个有异性没人性的表妹气得吐血了,他怒笑三声:“哈哈哈,真是好!”

  赵小高气冲冲甩头离去,留下张关关和韩凛面面相觑。

  好半天,张关关才小声道:“赵小高是我表哥,我亲表哥。”

  韩凛没说话。

  张关关有些急:“我没骗你,他不是我男朋友!”

  韩凛还是没说话。

  张关关有些忐忑不安:“你难道就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韩凛终于开口了:“你就是玉门关关?”

  张关关一哽:“……”

  韩凛:“而且你还知道我就是林不收?”

  见韩凛抬起了手,张关关下意识后退一步,却没能快过他的动作。韩凛伸手一捞,将张关关拉进自己的怀中,话中带着笑意:“如果是你的话,我愿意被你杀上一千次。”

  八

  游戏测试部又恢复了往日的气氛。

  韩凛依旧一言不合就砸鼠标,然后大声吼:“张关关,你给我进来!”

  张关关就慢吞吞地切换电脑界面,然后走进办公室。

  韩凛敲着桌子沉声问:“这就是你提交的测试报告?”

  “是的呀。”

  “里面为什么夹了一张字条,记录了林不收死的次数和频率!”

  张关关眨眨眼:“哦,我这是在提醒你要苦练技术。”

  韩凛磨了磨牙:“张关关,你真是胆儿肥了。”

  张关关再次眨巴眨巴眼:“没有呀,大家都说我胆小得跟兔子似的呢。”

  只不过,再胆小的兔子,遇到了对的那个人,会变成狼人也不一定呢。

  文/小熊不骨

赞 (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