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到一个坏书生

  【内容简介】

  明月宫里有一把人人觊觎的宝剑,身为宫主,皇甫小妹每天都为保护这把剑而心力交瘁,终于有一天,忍无可忍的她偷了自家的剑,准备找个阴沟扔了。第一次,没扔成,反倒搭上个怪书生;第二次,没扔成,反倒欠了一屁股债;第三次,没……苍天啊大地啊,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扔掉这个扫把星!

  【楔子】

  月黑风高,秋风乍起,半夜虫鸣声此起彼伏,突然,明月宫里的铜钟声在静夜中炸响,冲破了宁静。

  几乎是在钟声响起的同时,明月宫百间房屋灯火亮起,数百弟子提剑而出。

  “又有贼人来偷寒霜剑了!”

  寒霜剑闻名江湖,被誉为武林第一神兵利器,自从十七年前到了明月宫手中,每日来挑衅抢剑、偷剑的人不下五十个。

  但明月宫哪里是那么好闯的地方,他们每次都被明月宫的弟子拦下了。

  可这一次……放在宝库里的剑不见了!盗贼的踪迹也无处可寻。

  众弟子傻眼,急忙去禀报宫主。

  皇甫小妹一听,大怒:“你们将整个明月宫都搜一遍,我去外面追!”

  众人立刻领命离去,皇甫小妹见他们散开,明月映照的绝美面容上,浮起一抹诡异的笑。

  随后,她转身回到屋里,从床底下掏出一件东西,赫然就是寒霜剑。

  【一】

  皇甫小妹最大的愿望是每天泡一壶茶,抱着自家的猫,从早上开始就坐在藤椅上,看朝阳,望夕阳,喝茶,嗑瓜子,悠闲安定地过日子。

  如此简单的愿望,她却从来没有实现过。

  堂堂明月宫宫主,从来就没有睡过安稳觉,更别说悠闲地过日子。

  罪魁祸首就是那寒霜剑!

  为了保住这宝剑,她无时无刻不在战斗中。吃着饭,钟“铛–”一下,她咬着包子就过去抓盗贼;睡着觉,钟“铛–”一下,她就得裹着被子蹦过去砍小偷;洗着澡,钟“铛–”一下,她就……

  唉,不提也罢。

  别人都说江湖一霸的明月宫宫主如何如何威风,但只有她知道,她过的日子有多么多么苦。

  要不是爹娘交代一定要保护好这把剑,她早就把它扔了。

  但现在忍了十几年,昨天照镜子的时候总觉得青丝泛白,左思右想,她决定找个阴沟把那破剑给扔了。

  现在她抱着自家的剑在山道上狂奔,欣喜若狂,心想:马上就能过好日子了哟,马上就能悠闲地看朝阳了哟!

  她不知跑了多久,远远瞧见前面有斜坡,到了那儿定睛一看,底下漆黑,还有水声,想来下面是条大河。

  她瞧着手中宝剑,冷笑一声,心想:再见了,扫把星!

  宝剑被猛地甩出去,“咻–”地落向阴暗的山沟。

  她侧耳听去,没听见剑落水的声音,倒是听见一名男子痛呼。她顿觉毛骨悚然,难道剑灵出现了?

  她吓得两腿一软,趴在地上:“剑灵大人不要怪罪我,我只是想让您洗个澡,不是要把您给扔了。”

  “哎呀,姑娘,大半夜的,怎么往下面扔东西呢?在下的脑袋都被砸出个包子来了。”

  咦?皇甫小妹抬头看去,只见山坡下缓步走来一名男子。

  男子身着青衫,怀抱寒霜剑,月色下的面容十分清俊,一副文弱书生的模样。他边揉着脑门儿边向她走来,笑容温和,递出宝剑:“喏,姑娘的剑,下次可不能乱扔了。”

  扫把星再次被递到面前,皇甫小妹心里顿时受到极大冲击,她站起身连连后退,也顾不上他为什么半夜趴在山坡下的事了,连连摆手:“我不要,送你了。”

  “啊,这怎么好意思,这剑看起来很名贵呀!”

  “那你找家当铺当了吧。”

  “可是……”

  皇甫小妹忍无可忍,龇着牙:“闭嘴。”

  书生犹豫了一下,这才收下:“可是受之有愧,要不我这块玉佩给你好了。”

  “好了好了,真是麻烦。”皇甫小妹抓过玉佩就塞进腰间,可算是丢了这扫把星,她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请问姑娘……”书生作揖,“明月宫可是在你身后那个方向?”

  皇甫小妹狐疑地看着他:“你要去明月宫?去那做什么?”

  “找明月宫的宫主有点儿事。”

  她眨眨眼,打量他两眼,发现自己并不认识他,心想:要是让他去了,万一他揭穿自己怎么办?到时候两护法、三长老、四堂主不把自己生吞活剥了才怪!

  她艰难地咽了咽口水,笑容温婉起来,挽起他的手,柔声道:“要不我们去把宝剑当了,吃香喝辣地玩几天,再去明月宫吧。”

  “可是……”

  “闭嘴。”

  “哦。”

  拖着书生走的时候,她突然回过神来:不对呀,她是来扔剑的,怎么剑没扔掉,反倒又搭上了个书生?

  她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喝茶、抱猫、嗑瓜子呀?

  【二】

  下了山,皇甫小妹想买辆马车代步,也好掩人耳目,可是她发现自己身上没钱,别说买马车,好像就连买包子的钱都没有。

  她只是半夜出来扔东西,哪里想过要连人带剑一起“扔”下山?她摸来摸去,果真连一枚铜钱都没找到。

  狂奔一晚,又渴又饿,两人坐在山脚的榕树下歇息,她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偏头道:“书生,你有钱吗?”

  “有。”

  “那我能跟你借十两吗?”

  书生大方道:“可以,不过你不当宝剑了?”

  她当然想当了,但这寒霜剑不是普通的兵器,要是被哪个行家看见,又要掀起腥风血雨了,到时候武林一乱,她就罪过啦。她上下打量书生几眼,又捏捏他的胳膊,嗯,文弱得很,应该没跟武林沾边:“不了,剑就算卖给你的吧,给我十两银子。”

  “这样呀……”书生把玩着剑,只觉剑柄平淡无奇,一颗宝珠也没镶。他握住剑柄,“唰–”地拔出,剑身寒光顿时映入眼中,煞气逼人。

  皇甫小妹张了张嘴,差点儿没从石头上跳起来:“你竟然这么轻而易举地就把它拔出来了!”

  说完她又难以置信地去捏他的胳膊,还捏小肚子探他真气。书生被她胡乱掐着,青丝拂面,发香可闻,他抬眼看去,红润艳绝的面颊贴得那么近。他身子僵了僵,随即稍稍往后挪:“这剑很难拔吗?”

  皇甫小妹转了转眼珠,心想:这书生连寒霜剑都不认识,那肯定不是江湖人。

  她正好憋了一肚子话没处说,顿时像个邻家大婶般叽叽喳喳地唠叨起来。

  “这把剑在江湖中还有点儿名气,你不知道有多少人来我家抢它。我刚学会站,我爹娘就说得保护它,让它不被人偷走。这十几年来,我为了保护它而心力交瘁!喏,你看我的头发,都要白啦。”

  书生听着,嘴角噙笑:“所以你就偷了自己家的剑,准备丢到山沟里?”

  难得他一点就通,不用她大费唇舌,她顿时感动:“对呀!可是没想到我就砸到你了。对了,你怎么会半夜趴山坡那儿?”

  “哦……听见有人往我这儿跑来,我胆子小,就躲那儿去了。”

  皇甫小妹恍然。

  “这把剑竟然让你受了这么多苦……”书生说着,将剑收回剑鞘,眉眼含笑,“这样吧,我会好好收着这把剑,以后你不用操心了。”

  她要的就是这句话!

  皇甫小妹立即站起来,晃晃他的肩头,激动得差点儿亲他一口:“你真是大好人。那我回家了,有缘再见。”

  书生点点头,她就像头小鹿般脚步轻松、神情愉快地蹦走了,看得他摇头苦笑。等她走远了,他低头看着手中宝剑,丝毫不露贪婪之色,只是叹道:“在关外住得太久,都不知道你这么折腾人。早知道……就该早点儿来把你毁了。”

  他柔弱的书生模样已然不见,眼含锋芒,指夹剑身,作势就要折断,突然四周有所异动,带起一阵寒风。

  偌大的榕树,已然被人包围。

  皇甫小妹拿了银子便决定好好吃一顿再回去,因为回到明月宫后,两护法、三长老、四堂主肯定要扑到她身边哭诉宝剑不见了,让她赶紧去找。

  这种事也不是没有过,她一度怀疑宝剑才是明月宫的老大,她只是个摆设。

  她边走边抛着银子,心情舒畅,惬意非常。

  走着走着,她突然想起一个问题:江湖上不认得那宝剑的人有几个?那破烂剑鞘的模样都被画成画像人手一份了。

  书生的确不是江湖人,但处处是江湖,就算他想躲,也未必能躲得过。让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拿着把人人觊觎的宝剑跑来跑去,他就算有九条命也不够呀!

  意识到这个问题的她猛地怔住,被抛起的银子从她手边滑落,掉落在地。

  这是两个时辰里她第三次狂奔,而且比从宫里出来时更拼命。她回到榕树下,却不见书生踪影,地上还有血。她蹲身细看,颤抖着手摸去,血还没有凝固,明显是刚刚滴落的。

  她紧紧咬唇,收回手时,双手还有些发抖。

  作为江湖一霸的皇甫小妹觉得自己做错事了。

  她害得一个萍水相逢、脾气很好还肯借钱给她的陌生人没了命。

  “书生?书生?”

  她站起身大声喊起来,可没人回答。

  “阿嚏。”书生刚把那些来抢剑的刺客丢到远处,以免吓着路人,却突然就打了个喷嚏,不由得摸了摸鼻子。空荡荡的山脚下,他怎么听见有人喊自己?声音好像还很耳熟?

  他微蹙眉头,往回走去。

  他穿过树林,远远看见那郁郁葱葱的榕树如伞般矗立。而那榕树下,一名白衣姑娘正蹲在地上,捂脸啜泣。

  他步子渐缓,哭声入耳,使得他差点儿不能一如既往地用轻松的腔调说话:“哎呀,这不是十两姑娘吗,你怎么哭得这么伤心?”

  皇甫小妹蓦地一愣,难以置信地抬头看去,前方正站着一名青衫书生。

  【三】

  她哭声骤停,泪眼蒙眬,瞧不清人,一时不敢确定就是他。

  书生走到她面前,也蹲身抱膝看着她,随即笑了笑,提袖给她擦擦湿润的面颊,问道:“谁欺负你了?”

  “书生……”

  一声哭腔之后,白衣姑娘迅速向他扑去,差点儿将他扑倒。

  “你没事真的太好了。”

  书生微怔,伸手轻拍她的背,柔声道:“我好得很,你不信的话,要不要我抓只兔子给你玩?”

  皇甫小妹破涕为笑,松了手,顺势抓住他的袖子胡乱擦了一把。书生温柔地笑着,问道:“你不是去买吃的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我快走到小镇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你不会武功,拿着这把剑太危险了,所以我就跑了回来。”她要去拿剑,他却高举着没给,她急道,“这剑不吉利,被别人看见会有危险的。”

  “可你拿着,不是也有危险?”

  皇甫小妹愣了愣,眼泪已干,这会儿看他的脸特别清楚,清俊的面庞在朝阳下更添三分神采,目无戾气,眸无贪婪,唯有关心。她鼻子一酸,又抓了他的衣袖哭起来。

  书生无奈地笑笑:“怎么了?”

  “书生,你对我太好了,我要以身相许!”

  “喀喀……”书生连咳了几声,“你就这么把自己卖了?”

  皇甫小妹哈哈笑了起来,开心极了:“当然不是。”

  她还挂着泪的脸又浮起了笑意,书生看着竟然也觉得心情好极了。

  皇甫小妹见他往自己脸上瞧,忙站起身擦干净脸,又问:“刚才你去哪儿了?地上有血,我以为是你的……”

  书生恍然,所以她刚才才哭成那样?为他……哭得这么伤心?他心里顿生微妙之感,答道:“刚走了,听见有人哭,就折了回来。”

  “那这些血……”

  “估计是有人在这杀了鸡。”

  这个说法一点儿都不可靠好吗?不过不是他的血就好,皇甫小妹的负罪感轻了不少:“把剑还我吧。”

  书生看着她问道:“为什么?”

  皇甫小妹认认真真道:“我反悔了。”

  “哎呀,可是我已经舍不得它了。”

  “我把那十两给你,剑必须得还我。”她想还他钱,可找遍身上都没看见,不禁瞪大了眼,“钱掉了。”

  书生嘴角立即上扬:“哪,看来暂时是还不上了。那剑的事等会儿再说吧。饿了没?带你去镇上吃东西。”

  皇甫小妹顿时精神抖擞,剑什么的已成浮云,笑道:“好呀!”

  离开山脚的时候她去附近折了芭蕉叶,把剑给裹住,自己抱着,想着这下便没人知道这里头的是寒霜剑了。

  书生在背后跟着她,心想:剑的确是看不出来了,不过……裹的叶子也太多了吧?一个俊俏的姑娘抱着一团绿色的东西,实在是很惹眼呀!

  可眼前人什么都不知道,蹦蹦跳跳的,自以为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自得其乐,看得书生也觉得,其实这样也挺好玩的。

  到了小镇上,她呼啦啦就往馄饨摊跑,书生默默跟了上去。

  吃完之后,她又呼啦啦跑向面摊,书生默默跟了上去。

  吃完面条后,她又呼啦啦……

  书生忧伤地看了一眼自己的钱袋,这么娇俏的人,怎么这么能吃呀!

  这会儿皇甫小妹已经在等肉丸子汤,一只手拿着筷子,一只手摸了摸肚子,书生试探地问道:“饱了?”

  “是呀,五分饱啦!”

  书生有点儿绝望,她看起来不但还不上钱,还有可能把他吃穷,到时候不是她以身相许,而是他以钱袋相许了。他问:“你平时也吃这么多?”

  皇甫小妹摇头:“才不是,我平时最多吃一碗面,还得分好几次吃。”

  书生墨眉又蹙起,不解道:“好几次?”

  “对呀,每天来偷剑的人都是成群结队的,忙死了。”

  书生了然,她在明月宫连吃饭都不得空,那肯定没怎么来过镇上,难怪吃得这么欢。

  等肉丸子汤上来,他将丸子尽数舀到她碗里:“慢慢吃。”

  “书生,你是好人。”

  书生笑笑,问她:“你知不知道这把剑是怎么来的?为什么要保护它不被人抢走?”

  皇甫小妹吹了一口热乎乎的肉丸子,答道:“不知道,我出生的时候它就在了,爹娘说不能让人抢了,还说等我长大了就告诉我。可没想到,没等我长大,他们就……”她吸了吸鼻子,只觉鼻子又发酸了,赶紧不再往下说。

  书生听明白了,又问:“那你打算以后怎么办,带剑回去?”

  提到这个问题她就头疼,扔吧,好像不对;不扔吧,那她就没法好好抱猫、喝茶了。她答道:“不想了,等我好好玩两天再说。”

  书生语调颇轻:“好,我陪你。”

  皇甫小妹莞尔一笑,心想:真是个温柔的书生。刚咽下一颗肉丸子,她就停住了勺子,慢慢往四下环视一圈。书生问道:“不吃了?”

  “吃。”皇甫小妹用力咬开了一颗丸子,十面埋伏什么的……连好好吃个饭、逛个街都不行,都怪那一群坏人,“书生,我肚子疼,你在这儿等我。”

  书生刚点点头,她已如风般从旁边掠过,他再一看,剑不见了。

  他微合双眼,脸上笑意渐浓,心想:看来有人要成倒霉蛋了。

  【四】

  十余个倒霉蛋被皇甫小妹轻而易举地打倒在地,哀号一片。她哼了一声:“就这种身手也敢来抢剑,活得不耐烦了。你们要是再敢来,我就把你们揉成团,做成包子,一口吞下去,嗷……”

  她抱着剑,神色轻松地跑回肉丸摊,却发现书生不见了。她往周遭看了看,并没有看见人。

  “喂……喂,姑娘。”小贩朝她扬了扬手里的信,“刚才有人抓走了和你一块来的人,还留了一封信,让我交给你。”

  皇甫小妹心头咯噔咯噔直跳,一步冲上前,几乎是用抢的方法把信拿到手,打开一看,里面几个字触目惊心–

  拿剑换你情郎,午时郊外见,逾期性命不留。

  她眼里几乎要冒出火来,她果然还是连累书生了……

  郊外有个小树林,因到了秋季,树枝上已经没有多少叶子。地上枯叶堆积,每走一步,都会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

  很快她就看到了那群绑匪,还有坐在十米高树枝上的书生。

  把不会轻功的人挂那儿简直太机智,完全不怕他跑掉。皇甫小妹晃了晃脑袋,呸,她怎么夸起这群浑蛋来了!

  “果真是寒霜剑,你是明月宫宫主皇甫小妹?”

  开口的人手持长剑,中年模样,盯着她怀中的剑,目光贪婪无比。

  皇甫小妹完全没看他,仰头道:“书生,你不要怕,我现在就来救你。”

  书生笑道:“好。”

  他稳稳坐在那儿,泰然自若,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上面看风景。

  两人完全不顾他人的模样已然惹怒绑匪,之前说话的绑匪叫道:“喂!”

  皇甫小妹这才看向他,上上下下打量他几眼:“哦–原来是水云派的云掌门呀!”

  云岳重哼一声:“识相的话就把剑交出来。”

  “你打不过我,放弃吧。”

  “没有明月宫宫人帮你布阵,单凭你也想赢我们五十人?”

  皇甫小妹不屑道:“试试。”

  话音落下,水云派站在最前面的弟子就觉一道白影如鬼魅般从身边飞过,他愕然片刻,转过身去,就见那“鬼影”已经到了自家师父面前。

  云岳诧异之下拔剑,但剑还没拔出,就被那纤纤细手拍回剑鞘。他大骇,再次拔剑,结果看都没看清楚又被她拍了回去。他急得大喝一声,剑总算是拔出来了,但还没动手,便有两片叶子从书生修长的手指飞出,直击剑身。

  “啪、啪–”剑顿时断作三截。

  皇甫小妹眨眨眼,心想:难怪他要来抢自己的剑,原来他用的是把破剑,还没比试就断了,扫兴。

  云岳喉咙发涩,额上汗珠直落。他讪笑一声,拳已到下巴,他瞬间被眼前看似娇弱的姑娘打飞。

  “啊–”

  “砰–”笨重的身体重重地落在地上,一众弟子都蒙了。

  皇甫小妹拍拍手,见他们愣怔地朝自己看来,她张嘴龇牙,露出雪白的牙齿。众人立刻惊叫起来,抬着自家师父跑了。

  她“扑哧”一笑,脚尖一点,轻轻落在书生身前,伸手抱住树干,睁着水灵的双眼看着他:“吓着你了吧?我带你下去。”

  书生微微一笑:“我不怕高,倒是发现这儿风景挺不错的,要不要过来坐坐?”

  还没等她答话,他的手已向她探来。

  隔着薄衫,皇甫小妹还是能感觉到他有一双有力的手。他把她直接搂了过去,十分安稳,如在平地拥抱。他们在空中转了半个圈,皇甫小妹被他稳稳地放到一旁,脚悬高空,倒也不觉惊慌。

  中午的日光从树顶洒下,越过所剩不多的叶子,落在两人脸上,明媚而温暖。

  书生想伸手揽住她的腰身,谁想她已经伸手过来,一脸认真道:“我怕你掉下去。”

  他不禁笑了起来。皇甫小妹还是第一次见他笑得这么爽朗,离得近,脸看得更清楚,她不禁红了脸,赶紧挪开视线,看向远方。

  没有浓密树叶的阻挡,她坐的地方又高,恰见远处有一座山,满山红枫,一眼望去,像悬浮于空中的红山。

  微风掠过树枝,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

  皇甫小妹觉得这就跟她泡了一壶好茶,悠闲自在地听风赏景一样。

  她突然意识到,期盼了多年的愿望达成了。

  “谢谢你,书生。”她浅浅笑着,抚着怀中的剑,缓声道,“虽然我知道有这把剑在,我是睡不好的,可是爹娘一定不希望我扔了它。而且我已经保护了它十几年,也不在乎再多保护几十年。现在我好好看一次风景的心愿达成了,也没遗憾了。”

  书生没想到她的心愿竟然只是好好看一次风景,又诧异,又觉她这十几年来实在辛苦了。见她要下去,他下意识地握住了她的手腕。

  皇甫小妹低头看了看那白净的手,黑亮的眼珠一转,恍然道:“我忘了,你不会轻功,来,我带你下去。”说罢就反抓住他的手,往前一扯,带着他一同落下。

  她怕书生害怕,便紧紧抱住他的腰,气息可闻。她不觉发现,虽然他是个文弱书生,可莫名让她觉得安心。或许因为他是第一个没有要求她保护剑,而是想为她保护剑的人。

  一落地,她便缓缓松手,抬眼看着他,说道:“我得回去了,不然家里人会担心我的。”

  书生拍掉她头上的枯叶,说道:“等走回镇子,估计已经天黑了,不如在镇上住一晚,等明天再回去。我还想带你去到处吃吃吃。”

  最后一句实在是太动人了,皇甫小妹内心略微挣扎了一下,便点头答应了。

  【五】

  两人回到镇上,见店铺都早早关门了,一问才知道,今天可是中秋呀,他们竟然忘了。

  书生看了看悬挂在树上和屋檐下的各式灯笼,笑道:“那看来今晚有灯会了。”

  “灯会?”皇甫小妹睁大眼睛道,“我还没看过灯会。”

  书生忍不住摸摸她的脑袋:“我陪你。”

  皇甫小妹应了一声,心想:就算只能陪一晚也好,因为和书生这一天所发生的事,已经足够自己回忆一辈子了。

  到了晚上,果然满镇华灯,连晦暗的天穹都被照亮了。

  她拉着书生穿梭在各种花灯之间,笑比明月,脸胜花灯。书生看着她,也在笑。他被她拽着去猜灯谜,给她抱着各种猜谜得来的奖品,抱了满怀。

  “跑慢些。”

  “嗯。”

  “吃慢些。”

  “嗯。”

  直到将近午夜,熙熙攘攘的行人渐散,灯也渐渐撤了,她才和书生回去。

  她要分一半的东西过来抱,书生温柔地说道:“不重。”

  她执拗地拿过来一些,说道:“今天是我出生以来最开心的一天,感觉今天把一辈子要做的事都做完了。”

  “以后也能这样。”

  “不可能了。”完全落下的夜幕也渐渐将她的欢喜压至心底,她释怀道,“回去之后,要好好守着这把剑呀!”

  书生目光微敛:“别想太多。”

  “嗯。”

  两人回到客栈,书生将东西堆在她的桌子上,道了声“好梦”就回了自己房里。

  皇甫小妹疯玩了一天,这会儿书生离开,她也感觉一阵困意袭来,但刚准备去睡觉,就察觉到屋顶上有人走来走去。她不耐烦地抬头,直接踹门出去,想看看又是谁来做倒霉蛋了。

  她刚出去,就见门口站了七个人,个个黑着脸看向她。她吓得往后一退:“二长老、三护法、四堂主!”

  众人齐齐重哼一声,拽着她就跃过二楼栅栏。客栈门口已经停了一辆马车,他们将她直接塞了进去。

  “不行!我还要跟书生道别。”

  她挣扎着出来,正要回去,就见屋顶上跳下数十名黑衣人:“将寒霜剑交出来!”

  正恼怒的她愤然道:“说了一百遍,剑是我家的,不是你们的。就知道抢人东西,也不害臊,呸呸呸!”

  长老等七人哑然,他们家宫主看起来很不开心呀!

  一名护法正色道:“宫主不要生气,我们这就去把他们拍飞。”

  “哼,去吧。”

  长老示意一眼,几名护法和堂主就跑去和黑衣人厮杀了。

  黑衣人完全不是他们的对手,人多势众也没有用,很快便被打倒。

  皇甫小妹看他们被一一打趴下,心里可算是舒坦了起来。她准备偷偷去跟书生道别,结果刚挪了一步,就被两名长老左右拦住,他们活像要吞了她似的,板着脸道:“宫主这是要去哪里?”

  “我……”华灯已撤的街道上忽然亮起大片火光,她话语猛地顿住,抬头看去,却见客栈已经燃起熊熊烈火。

  她愣了片刻,嘶声道:“书生!”

  客栈酒多,火势迅速席卷整间客栈,几乎瞬间就将客栈吞入火海之中。

  长老见她要过去,喝道:“宫主不要命了吗?”

  “书生还在里面。”火势这么大又这么急,要一个不会半点儿武功的人逃出来根本不可能,就连她也心生畏惧,可她得去救书生。

  见长老死死抓住自己,不让自己走,她突然想起来:“寒霜剑也在里面,再不去就化成水了。”

  堂主和护法都已回来,那被重伤的刺客一听,有胆大的也想趁机进去抢剑,可客栈已成火海,人进去非得被烧成灰不可。

  皇甫小妹运足掌力拍开左右束缚自己的长老,刚迈出一步,又被堂主、护法拦住。等她再次挣脱出来,客栈已经被烧得只剩下一副骨架子了。

  熊熊火光映在她苍白的脸上,她怔在原地,久久不能回神。

  “书生……”

  她瘫坐在地上,掩面哭泣。

  【六】

  明月宫这五天都很安静。

  自从寒霜剑被烧毁的消息传出去以后,就基本没人来偷剑了。但哪怕有人亲眼看见明月宫宫主哭着喊着要去火海救剑而没救出来,也偶尔有几个不信的人跑来,结果发现明月宫的守卫都撤下了,潜入腹地,只见一名白衣姑娘坐在屋顶上,旁边泡了一壶茶,怀里抱了一只猫,看朝阳,赏夕阳。这本该是很悠闲的事,但不知为何看起来特别悲伤,孤独得让人不忍欺负。

  五天过后,明月宫就彻底没人来了。

  明月宫彻底安静了下来。

  皇甫小妹终于实现了多年以来的愿望,抱猫、赏景、嗑瓜子,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一点儿也不开心,只觉茶是涩的,瓜子是苦的,满眼的寒冬之景。

  “宫主。”门人飞檐走壁,轻落青瓦屋顶,“有人递了拜帖,说来拜访您。”

  皇甫小妹躺在被日头晒得暖和的瓦片上,翻了个身:“不见。”

  “他已经等了很久了,听说您在睡午觉,还不让我们通报,说等你醒了再报不迟。”

  抚摸着猫的手指缓缓落下,她问道:“他叫什么?”

  “苏林陌。”

  “苏林陌?就是那个关外武功第一又富可敌国的苏林陌?”

  “是。”

  “他跑这里来干吗……哼,告诉他,寒霜剑确实不见了,让他滚吧。”

  “遵命。”门人转身走了两步,才想起来,又转身道,“他说他还有个小名,让我务必告诉宫主。”

  皇甫小妹已经懒得开口了。

  “他说他的小名叫‘书生’。”

  她猛地一顿,坐起身来:“叫什么?”

  “书生。”

  皇甫小妹立即站起身,往宫门狂奔而去,速度之快让门人瞠目结舌,他们家生无可恋的老大怎么突然生龙活虎啦?

  她跑到山门前,远远就看见一个青衫人站在门口,偌大的山门,但她眼里只有他一人。

  “书生!”

  山中空荡,她喊得很大声,回响了三四声,像满山都在喊“书生、书生”。

  苏林陌微微抬眼,看着那飘来的白衣姑娘,面有笑意。直到她走近,才觉她瘦了许多,他正要开口,却被扑来的她紧紧抱住,她呜咽道:“你没死,你还活着。”

  声音颤抖,直入心底,扰得他心弦如湖面水波漾开,难以平静。苏林陌也抱住她,抚着她背上的青丝:“是呀,我没死,活蹦乱跳的。要不……去抓只兔子给你玩?”

  听见这句话,皇甫小妹突然想起来,立刻离他一步远,瞪大了眼道:“既然你是苏林陌,那为什么在客栈的时候不出现?你知不知道我以为你死了?”

  “我想让你以后都能悠闲地过日子。”

  “这跟你假死有什么关系?”

  苏林陌淡笑,将手中的东西递出。皇甫小妹一看,正是她的寒霜剑。她愣了愣,剑没被烧毁?

  她恍然大悟,不是他想假死,而是他想让剑“假死”。剑烧毁的消息传遍江湖,就没有人来偷剑、抢剑了,那她自然也能舒舒服服地生活。为了让这出戏看起来逼真,他连她也没告诉。

  瞬间她就恨不起来了。

  苏林陌又轻轻摸了摸她的头,在他眼里,她不是什么江湖一霸,只是个跟同龄人一样喜欢玩、喜欢吃的姑娘:“让你担心了,是我错了。”

  她抱着失而复得的剑,又看着失而复得的人,轻声道:“谢谢你,书生。”

  苏林陌笑笑,弯身贴近:“我给客栈掌柜赔了不少钱,你看你又借了我十两银子,要不,你以身相许来抵债吧?”

  皇甫小妹脸上绯红:“这种玩笑话不许再说,我会当真的。”

  “哎呀,你竟然不当真。”苏林陌说道,“你已经收了我的定情信物,不能反悔的。”

  皇甫小妹吓了一跳:“我什么时候收了?”

  “那玉佩。”

  她这才想起来,当初自己丢给他剑时,他给了自己一块玉佩。

  “还有寒霜剑。”

  “这不算。”

  “算的,在十七年前就算了。”

  皇甫小妹怔了怔,苏林陌微微笑道:“我来告诉你寒霜剑是怎么来的,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她诧异:“你竟然知道?”

  苏林陌点头:“我当然知道,因为寒霜剑本来就是我们苏家的。”见她更加诧异,他笑得轻柔,“十七年前,我的爹娘来到中原游玩,却遭人埋伏,幸得你爹娘相救,两家也因此结为至交。后来我爹娘要回关外,约好结为亲家。而寒霜剑,就是我们苏家留给你们皇甫家的信物。”

  皇甫小妹抱着凉凉的剑怔了半晌,她这才想起来,第一次在半坡见面,苏林陌就说了要去明月宫的,结果碰见去扔剑的她。她的画像早就跟寒霜剑的画像一起被广为传阅,许是苏林陌那时就认出了她,所以武功卓绝的他才能被她“要挟”下山。

  苏林陌见她站在那里不动,心有不安,柔声道:“怎么了?”

  皇甫小妹越想越生气,这十几年来她过得这么鸡飞狗跳是为了什么呀?她不能喝茶、抱猫是为了什么呀?她瞪着书生大声道:“把你的破剑拿回去!”

  她气势汹汹的模样看起来又委屈又难过,看得苏林陌一愣,他忍不住把她抱住:“我们苏家一直在关外,不知道这把剑掀起的轩然大波,让你受苦了。”

  “那你以后要好好补偿我。”

  “啊?”

  皇甫小妹趴在他宽厚的胸膛上,眼泪扑簌:“带我去到处吃、到处玩,明年、后年以至数十年之后,你都要带我去猜灯谜,东西都你拿。”

  苏林陌笑笑,抱着她低声应道:“好。”

  不仅如此,他还打算每天陪她看潮起潮落、赏花观月,陪她把之前她想做的事都做了。

  日后两人在一起的时间还很长,不急,不急。

  文/一枚铜钱 图/猫叔彼得潘

赞 (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