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界第一丑

  【故事简介】:成仙,非我所欲也;丑陋,亦非我所欲也。可这两件不欲的事情遇到了一起,我还怎么去追求天上地下长得最好看的西泽圣君?

  一、丑八怪

  我是一只被丢弃在西湖边的木桶,刚刚,突然来了三名天兵天将,他们说我已经成仙了,说完便扛起还不会幻化人形的我到了天庭的仙界登记处。

  从司命星君的仙家登记处离开后,我就近跑到了天之涯。此时此刻,坐在崖边上的我心情十分复杂,直想跳崖自尽!

  天之涯是天界最北的尽头,崖底烟雾缭绕,崖上寒气逼人,我忍不住颤抖起来,可即便如此,身体的寒冷却依旧抵不过我内心的荒凉。我举起从司命那顺来的镜子,看了三眼便忍不住第六次摔碎了镜子。

  镜子里的人,鼻子塌塌的,嘴巴大大的,眼睛小小的,脸蛋圆圆的……这是我见过最难看的长相,没有之一。这为什么会是我?这绝对不是我!

  司命星君对于这长相是这样解释的:你本是天上神桶,天魔大战之时为仙君挡了一掌,坠入凡间。你本该千年后重返天庭,然你因受了仙气,被催化,刚刚四百九十年便飞升了。这就如同树上的果实一般,本应一百天长成,第四十九日的时候便将你强行摘下,那味道自然是苦涩的。

  这话的意思就是我早熟,我发育不完善,因为使用了催化剂,长成了畸形!

  在听完司命星君裹脚布一样冗长的解释之后,我掀翻了他的桌子,撕碎了他三本书,甚至咬断了他养的花,他终于在我的淫威(丑陋)之下帮我改了命格–待我遇上真心爱我的人之后,我便可以美艳如花了。

  我觉得他完全是在玩我……这副尊容,我自己看过之后都吓得摔碎了镜子,谁能重口味到跟我有真爱?

  可之后,无论我再对他做什么,他都不肯再改我的命格。

  最后,为了将我劝走,司命解开了有关催熟我的神仙的记忆,我也渐渐想起了那个让我打心底爱慕的男人。

  那是二百五十年前的一日午后,西湖边上,突然自天上坠下一银白色物体,阳光下,显得有些刺目。我还没看清他的长相,他便“嗖”的一声钻进了我的桶里,随后半蹲着藏在了我的体内。

  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肉体的温度,他的脚底,他的胳膊……一切都那么神奇,软软的,让我感觉很舒服。

  他表情凝重,皱着眉头自怀里摸出一个盒子,打开来看,里面竟然是一朵盛开着的雪莲花。他气冲冲地将那花朵丢在我的怀里,抱怨道:“是亲哥吗?竟然说我断袖!现在一出门就被男女神仙两面夹击,好不容易收个礼物竟然是朵花,奶奶的!”说完,他失望地一屁股坐下。我强忍住气闷,借着桶顶透进来的一丝光亮认真地打量他的脸。

  当时觉得他真是好看,花瓣一般淡红色的嘴唇,轻柔湿润,让我这只木桶都忍不住想要扑上去亲吻;高挺的鼻翼与唇相互映衬,显得异常美好;他的睫毛很长,他惆怅地半眯着眼看向鞋子的时候,睫毛遮住了眼睑,扑闪扑闪如同蝶翼;听到外面有响动,他忍不住抬起头来,那双有神的双眼险些吸走我的魂魄,那里像是有法力一般,若是直视,必然沦陷。

  我赶忙垂下头去不敢再看。

  只听到他的声音又响起:“我堂堂西泽圣君,这样就会认输吗?当然不能,我要报仇。哼!”

  西泽圣君猛然起身,跳出我的胸口,大摇大摆地走远了。

  我紧张地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心里呼唤着:“别走,别走,再待一下好不好?”我借着风力,奋力扑倒在地上,努力地朝着他离开的方向滚去,可……还是跟丢了。

  西泽圣君在我的心里留下了一朵花,一朵永世不败的圣物,千年雪莲花。因此,我才有了一颗心,借着他的仙气,飞升成仙。

  种种过往分析下来,我觉得我得先变漂亮,再去找西泽圣君好好谈谈,我要告诉他,我对他很有好感,我要追求他。

  二、一脚结束的再相见

  我摸了摸我的胸口,忍不住哀叹起来:空有一颗美丽的心有什么用?脸长得像花一样才是王道哇。

  “谁叫你坐在那里的?那可是本圣君的宝座!”

  我惊得忘记将手挪开,身后的声音犹如万丈光芒照耀寒冷的大地,瞬间温暖如春。我听得出,那是西泽的声音,别问我过了这么久我怎么还记得,因为我这辈子一共听过的人声不足十个,光是今天的天兵天将和司命,就占了四个。

  我定了定心神,却不料他已经将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我激动得险些从崖上跳下去。

  “我我……我错了!”我支支吾吾,不敢转过头去,羞涩地爬起来,朝着一旁的位置挪了挪。

  西泽圣君的声音高傲得犹如照射万物的太阳一般,他慵懒地说:“那里也是我的。”

  我只想说:我也是你的!

  我抱着胳膊再朝一旁挪了挪,却听到他带着几分戏谑的声音自身后传来:“你是哪个仙子?也是求交往的?”

  略微恢复的理智在心底暗暗提醒我自己:“木朵,千万不要回头,万一一个转身就把西泽圣君给吓死了,那罪过可就大了。”

  我咬紧嘴唇,低下头,声音沉闷地回应:“别过来,你要是敢过来,我一定从这儿跳下去。我若是摔死了,全是你的责任。”

  “哦,是寻死的?”西泽圣君又朝着我身边靠近了些,微微弯下腰来,声音中的戏谑更重,“呵呵,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谁告诉你天之涯能摔死人的?你跳一个给我瞧瞧?”

  我惊慌失措,感觉到他即将探过来的头已经贴近我的耳际,我迅速伸出手去,准确无误地拉住他的胳膊,猛地一拽,一把将他拖至崖边,伸出一只脚来,用力踹在他的屁股上。

  他“啊”的一声,随即便从天之涯坠了下去。

  我捂住脸颊朝着崖底张望,听到崖底尖锐刺耳的声音穿越了厚重的云层,传入我的耳朵,我不禁感叹,幸好没吓死他,还好我反应机敏。

  “哪个活腻了的?竟然敢把本圣君推到崖底来?看我不扒了你的皮,看我不吸干你的血……”

  我捂着嘴巴羞涩一笑,哎哟,西泽圣君生气的时候好可爱呢!见他捏了个诀要重新冲上来,我赶忙迅速逃离了“事故现场”。

  回去后,我难过地窝在被子里哭了半宿,只因我再也不敢明目张胆地与西泽圣君对视了,我一脚结束了我好不容易盼来的再相见。

  三、丑八怪的独特用途

  第二天,在我顶着一双肿得仅剩下一条缝隙,看东西都费力了的眼睛爬起来的时候,奇迹发生了,西泽圣君亲自来找我了。

  我坐在椅子里,已经快要将脸埋进胸里,紧张地蜷缩成一团,尽量不把西泽圣君吓跑,却听到他说:“你就是昨天飞升的木朵?听说你把司命星君的桌子掀了?”

  我小鸡啄米一样地点点头:“我是木朵。”随后赶忙拨浪鼓一样地摇摇头,“我不是故意和司命星君吵架的。”

  “你把头抬起来让我瞧瞧,不要害怕,本圣君是好人,他怎么惹你了,你受了什么委屈,都可以告诉我,我都能替你做主。”

  “我长得难看,怕吓到你。”我老实回答。

  “你把本圣君当作什么人了?你以为我是那种肤浅至极、以貌取人的人吗?乖,抬起头来,难道你不相信我?”

  “不是,不是!”我想要辩解,激动地抬起头来,我终于近距离地与西泽圣君四目相对了,但……他果然坚持不住,只一下,便立刻别过头去,紧紧闭上了双眼,挣扎着说:“本圣君……只是昨天睡得太晚了,身子比较虚,你别介意。”

  我感激地抿抿嘴唇,难得他没吐,难得他还找借口来安慰我,果然是个好男人!

  西泽圣君皱紧了眉头,紧紧闭起双眼,过了好久才努力地将头扭回来,猛地张开双眼,呼吸急促地望着我,又过了好久才终于恢复了平静。他嘴唇微动,面色惨白地问:“你认识东华圣君吗?”

  “初来乍到,并未听过这名字。”我老实回答。

  听闻此言,西泽圣君自身后掏出一张画像来,将画在我面前展开,认真介绍:“你看,东华圣君,长得多好看!”

  画像上的男人……长得的确很好看。我老老实实地点头赞同。

  “喜欢吗?”西泽圣君激动地问。

  我更加认真诚恳地摇了摇头。我可不是那种肤浅的人,长得好看就喜欢吗?我喜欢的可是西泽圣君。

  西泽圣君皱紧了眉头,继续指着画像介绍:“他可是天界最有才华的人,当年凭借一把上古伏魔琴就打败了魔域的王,并将其关押进大牢中。而且他人很随和,善良大方。这样,你喜欢吗?”

  我继续摇头。

  西泽圣君倒吸了一口凉气,泄气地收起了画像,问:“那你喜欢什么样的?”

  “你这样的!”我乖巧地回答。

  西泽圣君别过头去,痛苦地干呕起来。我还没有完整地表白,他便已经吐了,这真是难为了我这颗蠢蠢欲动的心。

  过了许久,西泽圣君才转过脸来,说道:“木朵呀,我完全理解你,天上地下没有一个女人不喜欢我这样的,但是你……你悄悄喜欢就好。”

  说完,西泽圣君捋顺头发,自信地昂起头,将手背到身后,大摇大摆地走到我的面前。我紧张得呼吸急促,突然忘记自己是个丑八怪,竟然恬不知耻地以为他是想告诉我,他可以接受我。

  我紧张得甚至忘了呼吸,西泽圣君修长的手指绕过我刚刚及肩的枯黄短发,脸颊凑近到我已经可以感觉到他的呼吸。他的睫毛微卷,眼神认真而又富有吸引力,让我不敢直视,我只好紧紧地闭起了双眼,就此沦陷在他的柔情蜜意中。

  “你既然你那么喜欢我,就帮我做件事好了,事成之后,我答应与你交往三日。你可愿意?”西泽圣君的声音如同魔音一般,入耳便让我无法自拔。

  我紧闭着双眼连连点头:“愿意,愿意,只要是西泽圣君您吩咐的,我做什么都愿意。”

  “你一会儿就跑到东华圣君房里去,努力勾引他,无论如何都要等我赶到。”

  “好!”我满心欢喜地应下,“不过……”我狐疑地指了指自己,瞧着他问,“你确定要我去勾引?”“勾引”这个词,应该只存在于脸能看的人身上,我这种的顶多算是吓人吧?

  “当然!”他诚恳地点头,又拍了拍我的肩膀坚定地说,“你要相信自己。”

  瞧着他的脸,我已经被迷得七荤八素,我想,他现在就算叫我去捅东华圣君一刀,我都愿意,这一定就是爱情的力量。

  “东华,三百年了,这次,你该被我打败了吧。哈哈哈哈……”西泽圣君自言自语着,神色满足,像是看到了仇人遇难一般,他开心得差点儿笑断气。

  四、心中有你

  本着虽然丑,也可以为圣君所用的心态,我满心欢喜地答应了他的请求,并承诺,只要他开心,根本不需要和我交往三天,我也愿意帮忙。

  我想,我之所以这么爱慕西泽,并不是因为他长得好看,而是因他住进过我的心里,给了我一颗雪莲的心。

  得益于这一交易,西泽圣君竟然亲自为我准备了一套衣物。

  他将提早准备好的纯白色长裙丢在床上,说:“赶快换好。”

  “是!”我立即宽衣解带。

  见我反应这么机敏,西泽倒吸了一口凉气,伸手按住我正在脱衣服的手,提醒道:“虽然长得丑,但你也是个女人,在我这个大男人面前直接脱……是不好的!”

  我用力点点头:“那您在这坐好了等我,我出去换。”

  我自床上提起西泽圣君准备好的长裙便朝外走,怎料,刚刚走到一半便被拉住,西泽圣君的手心温热,温度自我冰凉的手腕传至全身,经心脏一路传到了脸颊上,一阵燥热。

  “去外面?那不是要被更多人看见?”西泽显得十分无奈,自椅子上站起,对着我丑得很有节奏的脸说,“你换,我去外面等你。”说完,唉声叹气地朝外走去。

  我捂着嘴巴开心地笑了,他是在怜香惜玉吗?哈哈,他真的是在关心我吧?

  我抱着那件白色的裙子,将脸颊埋进裙子里,细细地嗅着上面的气息,这是西泽圣君一路抱过来的呢,哈!好香!

  西泽将我带到了东华府邸的门外,指着其中的一间房子说:“他就在那里,我肯定他又在练字。”

  我紧跟在西泽圣君的身边,偷偷地再向他身边靠近一些,他喜欢穿银色的长衫,从几百年前就是如此了,我再偷偷地瞧了瞧他的胸口……

  “喂!”西泽打断了我的思绪,在我耳边一吼,差点儿把我吓得叫出声来,“快把你的眼神从本圣君身上挪开,听到了没有!”西泽提防地盯住我,又指了指那房间,“还不快去?”

  “是!”

  我开心地飞奔向东华的房间,跑到半路时,开心得跳了起来。我在为西泽圣君做事呢,好开心。

  我羞涩地低下头,忍不住偷偷地笑,这样可以和西泽圣君成为好朋友了吧?至少不是陌生人,至少……

  我的思绪被“哐”的一声闷响打断,我慢慢地抬起头来,竟然撞在了一棵树上。我揉着额头,不敢转头去看,默默祈祷这一幕不要被西泽圣君看到……我赶忙直奔东华圣君的房间而去。

  我推开房门闯进去的时候,东华圣君果然在练字。听到开门声,他猛然抬起头来,悬在半空中的毛笔上,一滴墨“啪”地滴在了纸上。

  他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眼神竟然丝毫未曾闪躲,显然是被吓傻了。

  其实,他本人要比画像上好看许多,如果单论相貌,应该比西泽圣君还好看一些,只是,眼底那抹不容忽视的疲惫却让他看起来少了些生气。

  就在我即将开口之际,他却突然笑了,云淡风轻,淡然平常如同老友一般地问:“回来了?倒是提前了许多年啊!”

  我惊讶地揉了揉仍旧隐隐作痛的额头,忍不住问:“你认得我?”

  他收起笔,点点头:“很熟悉。”他朝着我扬扬手,“过来,让我看看你的额头,怎么这样不小心,都撞红了。”

  我……

  圣君您是被我吓傻了吗?还是他有脸盲症?

  见我未动,他竟然胆大地走到我的面前,将手放在我的额头上,一阵温热自额头传遍全身,我终于忍不住问:“你瞎了吗?”

  东华圣君还未回答,高亢的一声“哎哟,卿卿我我呀”惊得我差点儿背过气去。

  我紧张地望向带着一群神仙立在门边一脸“捉奸在床”表情的西泽圣君,忍不住低下头去:“圣君……”

  西泽圣君的声音诚恳而认真:“我早说过,东华圣君是喜欢丑八怪的,你们终于知道他为何不喜欢你们了吧?”

  “我觉得根本就是有某些丑八怪作祟,东华圣君一定是见她可怜……”

  “我说也是,长得难看倒没什么,但不要到处吓人啊!”

  “还要抹黑我们的东华圣君。”

  “不是这样的!”我痛苦地挣扎着辩解。

  “不是这样的!”西泽圣君的声音同时响起。

  我向他投去感激的目光,心想着:快帮我解释,快呀!

  西泽圣君似看懂了我的眼神,对一众神仙解释道:“一个巴掌拍不响,面对一个如此丑陋的人,他难道只是因为有怜悯之心便动手动脚吗?他本身也有问题!”

  我……

  西泽圣君的声音如同千年寒冰一般直入我的心底,我的心脏被冻得一阵疼痛,他终究是这样对待我的?

  我低下头去,越来越低,真想将这么丑陋的东西塞进胸膛里。突然,胳膊却被一把拉住,我顺着那手看去,东华圣君只是一脸微笑,将我带至身侧,大方地说:“是我约她来的,我确实喜欢她。”

  我的嘴巴张成了一个圆,东华圣君真是蛮拼的,这样的谎话讲出来真的不怕遭人嫌弃吗?

  我侧头看去,所有人的嘴巴都张成了一个圆,就好像他们的东华圣君被一只恐龙给糟蹋了一般。

  西泽圣君连忙说道:“听到了吧,是你们的东华圣君主动的!”

  “都散了吧,我也累了。”东华圣君疲惫地坐回到椅子里,脸色惨白,真的一副累坏了的样子。

  神仙们也只好作罢,一边议论一边散去,独留下我和西泽圣君、东华圣君三人待在房间内。

  见人群散去,西泽圣君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他指着东华圣君的鼻子说:“看你下次还敢不敢造谣,再有一次,我保证说你喜欢和未成人形的母猫交往,相信我,我绝对做得出来!”

  原来,在西泽圣君的心里,我和他拿来报复东华的未成人形的母猫是一个级别的。这件事情真是让我的心更痛了。

  我垂着头,对着争执的两人道:“我先回去了,还没吃饭。”这一大清早,我满怀着热情地昂起了头,却被无情地泼了一头泔水,我可能需要爬回到床上恢复一下。

  两人似乎并未听到我的声音,我只好默默地离去,刚走到门边,却听到房内东华圣君说:“西泽,你会后悔的。你对她的这些伤害,最终都要一点儿点儿偿还回来。”

  东华圣君口中说的“她”,如果是我该多好。我默默地仰望苍穹,却见一排乌鸦飞过。

  五、西泽的胸肌

  我在房间里躺了三天三夜,硬是没敢出去见人。如果西泽圣君不出现,我原本打算一直这样睡下去。

  他将一个深褐色的瓶子丢在桌子上,说:“别说我对你不好,这里面可是能让人容光焕发的药物,用东华的那只神笔换来的。”

  我能肯定,那只笔是他偷的。我拿起瓶子,仔细看了看,十分认真地问:“西泽圣君,你答应我的,如果……”

  “这药是白来的吗?可是我花了大价钱换来的!这足以抵那三天的交往了!”西泽圣君瞪圆了眼睛激动地说。

  我揉了揉额头,提醒道:“我只是想说,你不要太介意,那个三天的约定就当作没有吧。”

  对于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这种事情,西泽做到了最佳状态。

  事后,他还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放心,你被人欺负的话,我一定会出手相助的,我可不是忘恩负义的人。”

  当你心心念念的男神这么一副无赖相貌地说出这么痞气的话的时候,多数情况下,男神的分数都会有所下降,但对于我来说不会,因为每当想到西泽圣君的无赖形象和对我的所作所为时,我就会想起他许久以前坐进桶里的时刻,随后,便一切都烟消云散了。

  于是……“我有一个要求,你可以让我摸摸你的胸肌吗?”

  我看到了西泽圣君眼神里的惊恐和无助,就在他准备拒绝的时候,我迅速冲上去,一把摸上他的胸膛,还是那么结实宽厚,足矣,足矣。

  “啊!”西泽圣君在我摸到他的那一刻竟然惊悚地尖叫起来,随即,捂着胸口疯了一样地跑远了,那模样,真是可爱得让人快发疯了。

  我对着他跑远的方向微笑着,西泽圣君好可爱呀!

  关于这件事,我倒未觉得怎样,反正也不是第一次摸。可西泽圣君的反应却空前绝后地大,自从那次之后,再见到我,西泽圣君便立即捂着屁股掉头走开。

  这件事情这么羞耻吗?那屁股可是在我和他最初见面时,我便触碰过的。

  我不敢出门的另外一个原因是:我虽然丑,但是丑陋的我已经得罪了一众爱东华的仙子,我怕出门会“不小心”受伤……

  事情已经过去五天,我觉得风波应该已过,所以打算试探性地出门去司命那里看看我的命格还能不能再改改。

  可是,我明显看轻了自己的丑,刚一出门,才转了个弯,便听到有人尖叫:“快来人呀,丑八怪木朵出现了!”

  很快,我便听到了其他的声音:“长得难看还出来吓人,啊,好吓人。”

  我默默揉了揉额头,蹭了蹭鼻子,暗叹:怪我喽?

  我很快便被围了起来,那阵仗、那群人的表情就好像我再往前走一步便会污染了土地一样。我站了一会儿,身边的议论声越来越大,就是没人先开口挑明了说。

  我只好先开口:“我还是回去吧,你们忙。”说完,我试探性地朝后退了退。没想到大家也挪了挪步子,与我距离不变。

  我有些丧气,开口道:“所以呢?唉,你们实在看我不爽就打我一顿好了,这样一直站着也不是个办法。”

  “你必须滚出仙界。”终于有人开口了。

  “对!必须离开这里。”有人附和。

  “马上就走。”众人呼喊。

  “凭什么呀?我不就是丑嘛!”我愤怒地扬声怒吼,随即没骨气地说道,“我不出门不就行了吗?”我是一定不会离开的,好不容易才见到了西泽圣君,好不容易才和他生活在一个地方,好不容易才被需要……

  “你不但丑,还去勾引东华圣君。”

  “我这辈子都不见他了,否则立马滚蛋,要不然你们打死我。”这有什么难的?我本来也不太喜欢见到东华。

  一群仙子面面相觑,最终似乎达成了共识,纷纷说:“好,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

  说罢,人群便散开了。

  这下,我也没了再去找司命的兴致,只好一个人在西泽的院子门外晃悠,期盼着来一次偶遇。

  命运待我不薄,我果真碰上了西泽。彼时,他正气冲冲地从院子里出来。我连忙冲上前去,为了不吓到他,距离他很远的时候便打了声招呼。见到是我,西泽终于没有掉头离开,而是停住了脚步。

  他直勾勾地盯着我,想了想,说:“你来得正好,我正要去找你呢。”不等我高兴地回话,他便接着说,“你再去东华那里一次,这次我要你扇他两巴掌,撕碎他所有的画卷,现在就去。”

  我战战兢兢地盯着气得火冒三丈、面目严峻的西泽,轻声道:“再见东华一次,我会被打死的。”我真的会被打死,且不说做了那些事情后东华会不会一巴掌拍死我,单说那帮神仙就不会放过我,我可顶不住。

  “那你就是要我被气死喽?我咽不下这口气。算了,你不要去了,大不了我找他大战一次,反正顶多就是我们俩死一个。”西泽被气得明显失去了理智。

  看着怒发冲冠的西泽,我真怕他干出什么傻事来,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大不了我去就是了。”

  那之后,我真的见了东华,西泽的计划又得逞了,而我,真的惨了。

  再一次被众仙家围攻的时候,他们没有再客气,不再恶语相向,而是拖着我朝着轮回道行去,他们要将我推入凡间。我挣扎着要推开他们,却无法以一人之力抵挡这群人的围攻。

  如果坠入凡间,我恐怕再也不能见到西泽圣君了。

  我哭着哀求,甚至快要跪下来,却无人动容。

  西泽圣君赶到的时候,我根本丝毫没有察觉,以至于那一声“放开她”,惊得我和众人差点儿背过气去。

  西泽圣君与众仙家打斗了起来,好不容易将我护在身后,天空中却顿时一片漆黑,狂风大作,众人皆惊恐地瞧着天,这场战争就这样被一个恶劣的天气拦截了下来。

  西泽也顺势甩开我,迅速跑掉了。

  六、天魔大战

  在我打算截住他问个究竟的时候,天庭众人都不安起来了。因为,魔王逃了出来,天庭与魔界必将又是一场殊死之战,天庭众神人心惶惶。

  我听到其他人议论,刚靠过去,那群人便厌恶地散开。我也只好臭狗屎一般地独自立在远处努力地听。

  听说,东华、西泽、南盛、北昌四位圣君将迎战魔君,他们四人要一直守在东西南北四个入口处,防止敌人入侵。

  我心领神会,怪不得已多日未见西泽圣君!感情是跑去守西城门了!

  我站起身,默默地整理好衣物,沿着小路奔着西城门赶去。我不清楚为何要去看一看,但,人丑不该多思考,我也懒得去想,只顾着朝着那个方向走。

  直到我走到西城门,才终于明白为什么我一定要来这里。

  我赶到的时候,魔界一族已经闯入,与天兵天将厮杀作一团。我在人群之中,一眼便看到了一身银白色长袍的西泽圣君。今日的他,仍旧是通身银白色的装扮,脚下踩了一双淡灰色的长靴,他挥起手中的长枪,带着法力地刺向与他对战的妖魔。

  他吼道:“魔君,受死吧!”

  那魔君轻轻闪身,便灵巧地躲过西泽的袭击。我飞身上前,心中预感再次升起……西泽是打不过魔君的!我紧张地扑上去,即便是死,我也要救他。

  我是这样想的,很高尚,很伟大。可现实并非如此,我还未奔到西泽圣君面前,突然闯出的小妖便一把将我降服,他狰狞的面孔竟然比我的脸还难看。他对着我张牙舞爪,龇牙咧嘴,结果却在我受惊地尖叫之时,被我吓晕了。

  难道你不知道自己更难看吗?

  我翻身从地面爬起来,刚要继续往前冲,却突然被一只手拉住,他拽紧我的手,语气中夹杂着埋怨之意地问:“你怎么来了?快跑!”

  预感再次显灵,他果然打不过,只能逃跑。我的西泽圣君啊,若不是我对你过于死心塌地,你真是该被我嘲笑死了。

  魔君在身后张狂地追逐着,西泽圣君侧过脸颊,皱紧了眉头看着我:“为什么跑来?”

  “你有危险,我可以挡挡。”我竟然一点儿也不觉得怕,因为手被他牢牢地拽着,所以就算下一秒便死掉,我也不觉得害怕。

  我在心底暗暗下定决心,我死没关系,西泽圣君可不能死。所以,只要有机会,我就扑向魔君,缠住他,让西泽圣君有机会逃掉。

  机会来的时候,我有些不忍心甩开西泽的手,他的手那么温暖。我是一只木桶,一只有心却难看的木桶,我坚强地活着,就只为了能够与西泽圣君生活在一个空间内,可以偶尔在荷塘边相遇,可以偷偷地跑到他的天之涯去,默默地怀念着他……

  魔君一掌袭来的时候,西泽圣君一把将我推开,欲独自抵挡。我趁此机会,直奔魔君扑去。我狠狠地压在他身上,虚弱地对着西泽圣君吼:“跑,快跑!”

  一口鲜血自口中喷出,我知道我快要死了。那一掌打在我胸膛的位置,我感觉我的那颗心似乎已经碎成了几瓣……

  我的视线渐渐模糊,我感觉到身下的魔君对着我的身体连补了数掌。我吐到无血可吐,我的意识渐渐模糊,我听到“哗啦啦”的海水声,感觉海风微咸,阳光明媚……突然,一个耀眼的银白色物体砸在我的面前,他连滚带爬地扑进我的体内,他说:“有这么个木桶,我就不怕被发现了……”

  对,有我保护你……

  我借着最后一丝意识死死地抓住魔君的胳膊,我把他当作了我的西泽圣君……

  七、西泽篇

  我与东华是天界最好的兄弟,可他竟然对外造谣说我是个断袖,更可恨的是竟然有那么多人信了。这让本圣君好生气愤!

  气愤之余,本圣君做了件大事。我将东华家栽种的花草树木全都拔掉了,还将他最喜欢的东厢房点着了。看着大火蔓延,我想,或许我做得有些过分了。

  东华却抱着双臂大方地对我说:“也不算过分,毕竟你是我的弟弟,做哥哥的应当原谅你。你若是不想我跑到天君那里去告状,便随我去司命处改改命格。”东华是最了解我的人,见我迟疑,又补充道,“怕了?”

  谁怕谁?

  站在司命面前,我本担心东华会将我的命格改得太惨,可不料,他竟然写道:西泽圣君会爱上捏他摸他胸肌的人,此生不渝。

  我……这个变态!我一定会报复的。我要赢一次,我要将他的命格改得更加变态。

  可,三百年过去了,我始终不得机会。

  终于,某次我闲来无事与司命聊天,听说天上来了位丑陋得让人恶心的木桶,我心生一计,暗自叫爽!打探到那丑女的住处,我做了很大的心理斗争,本想将双目遮起来,免得自己连胃都吐出来,可又担心她不帮我……

  没想到,这丑女竟然也是本圣君的爱慕者之一,我将她送到东华的府邸,她竟然一头撞在树上……人丑不是错,可这么笨,简直让人伤神。

  可,这么笨的人在被千夫所指的时候,我竟暗暗愧疚起来,这一定是本圣君善良仁慈的心在作祟。

  出于弥补的心态,本圣君求了太上老君三日,终于求得了一瓶丹药,我想这东西对那丑女应该是无比重要的吧,耗费本圣君三日时间换来的丹药,也应该足以用来赔礼道歉了。

  可……她竟然摸了我的胸口……那可是与命运相连的东西……我的眼前闪耀着四个大字:至死不渝!

  我尖叫着逃开,冲向司命星君的府邸,命格不改,我必以死相逼!

  可司命却说,命中注定的事情,小仙真是无能为力。聪明如我,知道此中必有蹊跷!我赶到东华府邸的时候,他正在弹奏伏魔曲,我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那桌子应声而断。

  东华停住手上的动作,头也不抬地道:“当日,她本是天庭中立于百花殿上,不日即将幻化成仙的木桶,只因为我当日与妖魔混战,不小心将她推入了凡间,才让她遭受一劫。她原本因常年嗅百花香,受百花露,注定会成为这天界最美丽的仙子。可就因我的过失,让她沦为凡间一个遭受风吹雨打的木桶,再成仙,也要千年。你原本命中与她应是一对儿,我想奋力弥补,于是散播出你的谣言,却也无法阻挡一众女仙的追逐。最后,我只好出此下策。”说到这里,东华突然抬起头来,露出一丝笑容。

  呵呵呵呵……我竟无言以对。

  东华说:“是你的仙气助她提前飞升,不料她竟生得这般模样。”

  在此刻,我十分想说:美貌于我,并不十分重要,可是这么难看的话……

  夜里,我竟然做了一个梦,我梦见自己牵着丑八怪的手一起看星星,我是被惊醒的。我再次睡去,竟然梦见我与丑八怪嬉笑怒骂……我吓得不敢睡觉。

  魔君从牢中逃脱的消息传来的时候,我已经五日未合眼,虽然即便睁着眼睛,丑八怪的脸也会时不时地闪现在眼前,可至少没有拉拉小手、亲亲小嘴这样的场景。我连忙换上盔甲,守住西城门。

  我真的没有想到,魔君竟然从我的西城门而入,我觉得,我是打不过他的!向东华发出信号之后,我连忙迎战。

  我尽力拖延时间,只等着东华跑来救我。

  当木朵那个丑八怪傻乎乎地冲到战场来的时候,我的心突然揪紧了,她那么笨,我真担心她会被一巴掌打死!

  果然,她被一只小妖压倒在地。我慌张得乱了分寸,飞身朝着她奔去,我想,虽然她很丑,可……天上地下,这样傻的也就只有她一人了。我拽紧她的手,刚刚跑出去没多远,便听到她说:“你别怕,我一直都会保护你。”

  傻瓜!

  她不是说说而已,她挡住了魔君袭来的致命一掌,她竟然用那样柔弱的身躯死死地拖住了那样强大的圣君。

  “木朵!木朵!”我一遍一遍叫着她的名字,她却闭上了眼睛,嘴角仍有一抹淡淡的笑容,就像是做了一场甜美的梦。

  我趁此机会对着魔君连击数掌,直到东华赶来,重新制服了那魔君。

  我抱着木朵冰凉的身体,她却再没张开双眼。

  我想起东华的话,他说:“你一定会后悔对她做过的事情。”

  ……果然,言中。

  八、尾声

  我是木朵,一只立在东湖边上的木桶,我曾离开过这里一阵,我去了趟天上,寻找我的梦。

  海风呼呼作响,我被冻得忍不住颤抖。我最怕冷,每一年的冬季都熬得很痛苦。

  “木朵,我来看你啦。今日寒冷,我为你带了件衣服,来,披上,可莫要冻坏了,否则本圣君岂不是会心疼死?”

  我羞涩地低下头去,只见一道银白色光芒落于面前。他将手中的衣服搭在我的木桶上,坐在我的对面,对着我微微地笑着。他说:“木朵,这次,还有五百年,那么久我真怕自己等不下去,要不然,我再丢一朵雪莲花进去,再传些仙气给你好了。这样,说不定你明日就能飞升了。”

  我紧张地闭起双眼,默默祈求:千万不要哇,千万不要哇,我不要做早熟的果子,我不要!

  我在心中嘶吼:西泽圣君,实在等不起,你就先找个仙子在一起,你若是敢再让我提前飞升,看我不跟你翻脸!翻脸!

  文/叶子琦 图/竹子

赞 (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