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你的男票掉了

  【故事简介】:龙琪琪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喜欢程佑,他没她力气大更没她爷们儿,甚至被女人追到家门口还要她去护花。程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爱上龙琪琪,长的没他好看,游戏里还三番两次劫他镖。

  一

  龙琪琪觉得自己今年命犯太岁,她不该答应帮西门小龙虾演“英雄救美”的戏,结果“美”没救成,她反倒被杀了。

  西门小龙虾是龙琪琪在《龙战于野》网游里的朋友,她最近看上了一个叫一把剑的剑客,要死要活去追人家,可无奈那人高冷得很,也不知是谁给她出了一个馊主意,让她去英雄救美。而在英雄救美这幕戏中,自然需要一个狗熊。

  龙琪琪就是那个狗熊。

  西门小龙虾的算盘打得很好,让龙琪琪去劫一把剑的镖,在一把剑即将被杀死的时候,她再闪耀登场。可是计划赶不上变化,现在的情况是,“英雄”还未登场,“狗熊”就被“美”给反杀了。

  龙琪琪看着游戏界面中扑街的小萝莉,气得差点儿砸了电脑。

  [帮会][霸王龙]:啊啊啊……我竟然被干掉了!

  [帮会][玉门关关]:什么情况?

  [帮会][苟且速度灭]:你不是帮小龙虾去演英雄救美的戏了吗?

  [帮会][霸王龙]:我竟然被一个残血的剑客给干掉了!我不服!

  [帮会][西门小龙虾]:为什么不给我英雄救美的出场机会……呜呜呜。

  [帮会][哎我的盾呢]:哈哈哈,劫镖竟然被反杀了!这个笑话我可以笑一年!

  [帮会][淡年华夜微醺]:嘻嘻嘻嘻,我要去发好友频道,霸王龙,这次你会遭受到广大群众的嘲笑。

  跑商是《龙战于野》一个很受欢迎的日常活动,满级后的玩家可以从一个地图的据点商人那里买来货物,再跑到另外一个地图的据点商人那倒卖货物,从而赚取游戏经验和金币。当然,在跑商的路上可谓是危险重重,指不定就从哪个犄角旮旯里钻出来一个杀手。跑商的玩家被杀死后,身上的货物是掉落状态,可以被任何人拾取。

  于是,这个游戏多了一个劫镖的乐趣,龙琪琪更是个中翘楚,在劫镖的路上无往而不胜,直到今天……

  更气人的是,那个残血的剑客,杀死了龙琪琪之后不但没有走,反而慢吞吞地坐在龙琪琪的尸体附近,打坐回满了血才继续跑商。

  龙琪琪觉得,这个叫一把剑的剑客的这种行为,简直是在赤裸裸地挑衅她身为“跑商杀手”的尊严!

  龙琪琪气得直接打开包裹,正要使用追踪道具查看一把剑在那儿,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喂,干吗?”

  “琪琪,上次让你帮的忙你到底帮不帮啊?”

  “什么忙?”

  “就是让你去给我一朋友当私人教练兼保镖,我不是跟你说过吗?我那朋友长得太好看了,性子又安静,最近被一个可怕的女人盯上了。大家都觉得要找一个能压得过那个可怕女人的女汉子来充当护花使者,我一想,嘿,这世上找不出比你更彪悍的女汉子了,这忙你必须得帮啊!”

  自小打遍小区无敌手的龙琪琪翻了个白眼:“周一奇,你这是在夸我吗?”

  电话那头周一奇嘿嘿笑道:“当然啦,琪琪,这个英雄救美的忙,你必须得帮!”

  龙琪琪抿了抿嘴,正要一口拒绝,视线又落在游戏界面里帮会那些人嘲笑的言语上。

  [帮会][桃都山下]:好一出英雄救美!

  她咬了咬牙,游戏里英雄救美的狗熊她当不好,现实里英雄救美的英雄她难道还当不好了?

  她一冲动,当即一口答应:“行!这忙我帮了!”

  二

  龙琪琪是个行动派,当天晚上就约了周一奇和他的朋友见面。

  周一奇领着龙琪琪前往他朋友的家时,一直絮絮叨叨:“琪琪啊,我这朋友身体不好,胆子又小,你可得悠着点儿啊,可千万别吓到他。”

  龙琪琪被念叨得有些不耐烦:“一个二十好几的大老爷们儿,能有多胆小?怎么被你说得像个水晶玻璃瓶似的……”

  龙琪琪后面的话在周一奇推开大门,她看到正对着的客厅沙发上坐着的那人时咽了回去。

  她看到了一尊活着的水晶玻璃瓶,浑身仿佛泛着光,直直地照进了她的心里。

  那人穿着整洁的白衬衫、黑裤子,半靠在柔软的沙发上,膝盖上放着一台轻薄的笔记本电脑,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敲打着什么。听到开门的动静,他抬头看了一眼,漆黑的眸子正巧与龙琪琪的视线对上。他微微一愣,待看到龙琪琪身边的周一奇时,又移开了目光重新看向电脑。

  龙琪琪觉得自己要炸了。

  她想,她开始有些理解西门小龙虾口中的一见钟情了。西门小龙虾在主城街头遇上了一把剑,从此一见难忘;龙琪琪在宽敞明亮的客厅里见到了一个男人,立马觉得自己快要变成窜天猴飞上天了。

  龙琪琪拉住了周一奇的袖子,小声道:“周一奇,我看上他了。”

  周一奇当场就蒙了,不可置信地回过头:“你认真的?我是让你来护花的,不是让你来采花的啊!”

  向来大大咧咧的龙琪琪难得有些扭捏:“就让我采一下呗?”

  周一奇本以为彪悍如龙琪琪是断不可能看上他好友的,看了她的反应,当即拉着她掉头就走:“走走走,程佑可经不起你这条霸王龙的祸害!”

  龙琪琪难得一见钟情,哪能这么轻易放弃,当场一个过肩摔将周一奇摔倒在地,大步冲向程佑。可谁知这房间的布置简直反人类,打开大门后,里面竟然还有一堵玻璃墙。

  龙琪琪:“该死!”

  程佑听到那边的动静,皱了皱眉,抬头刚好看到龙琪琪整个人贴在玻璃墙上的那一幕。

  程佑:“……”

  龙琪琪最终还是没能突破那道玻璃墙,几乎是被周一奇威逼利诱给拉出了程佑的家。

  龙琪琪哪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趁着周一奇一个没注意,隔天早上又拐进了程佑的小区。可是程佑住的独门独户,她也不知道程佑家门口的密码。龙琪琪用了最笨的方法–守株待兔。

  这一等,就从早上到了下午。

  下午三点,守株待兔的人又多了一个,那是一个长得十分可爱的小姑娘。她背着一个双肩包,熟门熟路地往程佑大门口一坐,从背包里拿出一把遮阳伞,又掏出一块奶油蛋糕。

  站在烈日下暴晒了大半天的龙琪琪当即就怒了:“你谁啊?”

  小姑娘有些莫名其妙:“你又是谁?”

  龙琪琪信口胡诌:“我是这小区的保安!接到业主电话投诉,说有个跟踪狂骚扰他。”

  龙琪琪并不傻,看姑娘这熟门熟路的架势,准是周一奇口中所说的那个追程佑追得有些狠的可怕女人。

  小姑娘顿时有些恼怒地跺了跺脚:“程佑,这个浑蛋……”

  小姑娘话还没说完,身后的门“滴–”的一声从里面打开了,程佑提着一袋东西愣在门口,看到小姑娘的那一刻下意识就想关上门往里缩。

  小姑娘显然是个惯犯,立马用太阳伞卡住大门,正要给程佑来一个爱的抱抱,谁知她快,有人比她更快,龙琪琪瞬间就冲到程佑面前,她这一抱,将龙琪琪抱了个满怀。

  龙琪琪将挣扎的小姑娘扛上肩头,转身对上显然还没明白发生什么事情的程佑那双略带迷茫的眼,突然又扭捏了,话到嘴边变成了:“那什么,我是周一奇喊来给你当护花使者的,我不是坏人,你别怕!”

  程佑还未来得及说话,苦等了一天,终于见到人却一见面就犯怂的龙琪琪,肩膀上扛着一姑娘,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消失在了他的眼前。

  程佑在原地愣了许久,才微微张口轻声道:“……啊,昨天贴玻璃上的那个姑娘。”

  三

  丧失了一个告白的好机会,龙琪琪悔得抓心挠肺,一回到家就立马登录游戏决定劫几次镖发泄心中的怨气。

  冤家路窄,龙琪琪在跑商的小路上与一把剑狭路相逢,她立马就回想起自己被反杀的悲痛历史。龙琪琪一咬牙,直接从草丛里蹿了出去,直扑那背着货物的英俊剑客。

  历史再一次重现,一把剑并没有还手,直到血条从四万被砍倒了三千,他终于动了,然后,龙琪琪扑街了。

  龙琪琪的游戏界面中,那个让她恨得咬牙切齿的剑客正慢悠悠地一撩衣袍,在躺尸的萝莉角色附近打起坐来。龙琪琪再也忍不了,在等待复活的时间内噼里啪啦敲过去一句密聊。

  你悄悄地对[一把剑]说:你是故意的!

  你悄悄地对[一把剑]说:每次都等到我就要杀掉你的时候才动手反击是不是?

  [一把剑]悄悄地对你说:是。

  你悄悄地对[一把剑]说:……

  龙琪琪是个倔脾气,当天晚上,她蹲在跑商的草丛里蹲了一把剑一宿,每次一把剑打跑商小路经过,她都会一马当先冲过去一顿乱揍。一把剑也是个倔脾气,好好的跑商大路他不走,每次非得走龙琪琪蹲守的这条小路。

  两人交锋,龙琪琪始终处于下风。

  在龙琪琪被反杀了第八次的时候,她终于憋不住了。

  你悄悄地对[一把剑]说:……大兄弟,你是不是跟我有仇?

  [一把剑]悄悄地对你说:?

  你悄悄地对[一把剑]说:正常人,被劫了一次镖,哪怕没有被劫成功,应该也不会主动送上来被劫第二次吧?

  [一把剑]悄悄地对你说:哦,如果这样说,我们的确有仇。

  你悄悄地对[一把剑]说:……果然。我到底跟你什么仇什么怨?

  [一把剑]悄悄地对你说:你一共劫过我一百二十五次镖。

  你悄悄地对[一把剑]说:……你算错了吧。

  [一把剑]悄悄地对你说:没错,你劫过的人那么多,可能不记得我。在我刚满级的时候,你一共劫过我一百一十五次。

  你悄悄地对[一把剑]说:……你别告诉我,你被我劫得生无可恋,然后跑去勤学苦练,学得一身本事后再次回来跑商,就为了故意羞辱我,找我报仇?

  [一把剑]悄悄地对你说:你这么理解,也是可以的。

  [一把剑]悄悄地对你说:你可能没有注意过,你每次劫镖蹲的草丛后面都跟着我,我观察了整整四个月你的劫镖手法。

  你悄悄地对[一把剑]说:……

  龙琪琪有点儿崩溃,她想,她可能遇上了一个神经病。

  可是她万万没想到,更神经的还在后面。

  [一把剑]悄悄地对你说:我觉得劫镖挺好玩的,你以后劫镖带我一个吧。

  [一把剑]悄悄地对你说:你也挺好玩的。

  你悄悄地对[一把剑]说:……

  你悄悄地对[西门小龙虾]说:小龙虾,你是怎么看上这么一个神经病的?!

  [一把剑]悄悄地对你说:什么?你说一把剑吗?讨厌!他才不是神经病,他可是我男神!呜呜呜,我今天好不容易在男神家门口等到他了,结果一个莫名其妙的暴力女出来捣乱,气死我了。

  龙琪琪没有工夫理会西门小龙虾的抱怨,因为游戏界面里,一把剑给她放了只有求情缘之时才会放的烟花,理由也很理直气壮。

  [一把剑]悄悄地对你说:绑定了情缘就能随时召请了。以后你劫镖蹲好点了,直接召请我到你身边。

  龙琪琪蒙了。

  等等,大兄弟,她可没答应要带他一起劫镖啊!

  龙琪琪正要拒绝一把剑求情缘的请求,谁知电话突然响起,她一手接电话一手移动鼠标。

  电话那头,周一奇在撕心裂肺地喊:“龙琪琪!你到底对程佑做了什么?程佑居然打电话来感谢我!”

  龙琪琪一激动,直接点了“确定”的按钮。

  四

  周一奇半夜打电话来叮嘱龙琪琪,千万不要祸害程佑。

  周一奇说,程佑就是有这种魅力,只要他有任何烦恼,他周围的这一群朋友都会赴汤蹈火为他解决一切问题。

  周一奇还说,他这辈子干过的最后悔的事,就是让龙琪琪帮忙去护花,以致送花入虎口。

  龙琪琪很不开心:“我有那么差吗?”

  周一奇说:“你其实挺好的,但是你跟程佑一点儿都不搭啊,你脾气暴躁、力气又大,程佑身体不好,有什么事也不喜欢说出来,你们要是在一起……我怕你家暴他。”

  龙琪琪嘀嘀咕咕:“他那么好看,我怎么舍得家暴他?”

  周一奇可不管龙琪琪说什么,再三叮嘱龙琪琪千万不要去骚扰程佑后终于挂了电话。龙琪琪放下手机,这才注意到游戏界面弹出的系统消息。

  [系统]恭喜玩家[霸王龙]与[一把剑]喜结良缘,从此携手共闯江湖。

  什么!龙琪琪瞪大了眼睛,立马调出情缘信息页面想要解除关系,却发现一把剑用的是当前游戏推出的最贵的烟花–与子偕老。

  这意味着,情缘关系无法解除!

  龙琪琪简直想吞了鼠标,她想不出法子,索性眼不见为净地把电脑一关,睡大觉去了。

  龙琪琪是个私人跆拳道老师,这阵子刚好赶上学员请假没办法来上课,她清闲了好几天。这几天周一奇一直对她耳提面命,警告她不要去骚扰程佑。龙琪琪当然不会听周一奇的话,可是每次好不容易守到程佑,她又变成那副说不出话的怂样,每次都扛着那个叫李茜的姑娘一路狂奔。

  她安慰自己:带不走心上人,带走情敌也是好的。

  龙琪琪是个闲不住的人,没课教了,她就惦记着玩游戏,可是游戏里的一把剑似乎随时在线,逮着她上线就要拉着她一起去劫镖,顺便还探讨一下劫镖技术。

  龙琪琪被烦得索性游戏都不上了,关上电脑出门溜达,这一溜达,又溜达到了程佑家门口。

  龙琪琪绕着程佑家走了三四圈,也没有发现情敌李茜的身影,她也不知脑子里哪根筋搭错了,竟然顺着程佑家后院的栏杆往上爬。当然,龙琪琪并没有翻进程佑家,而是借着那栏杆攀上了一棵大树。龙琪琪坐在大树的树枝上,正好可以看见宽敞明亮的客厅里,坐在沙发上对着电脑似乎一脸凝重的程佑。

  程佑看着电脑,龙琪琪看着程佑,这一看又是一下午。直到程佑似乎放弃了什么,一脸挫败地关掉电脑起身往窗台那边走去,正好看到坐在大树枝上的龙琪琪。

  程佑张了张嘴,看口型似乎是在问龙琪琪在干什么。

  被当场抓包的龙琪琪有些尴尬地抓了抓头,冲着程佑喊:“那个什么,我在这里帮你盯着那个叫李茜的姑娘有没有来骚扰你呢。”

  程佑歪了歪头,思考了一秒后转身往厨房走去。

  龙琪琪以为程佑不想看见自己,心灰意冷地从树上爬下去,正要回家,转身却看见程佑拿着一壶茶和两个茶杯走到了院子里,还顺手打开了院子的侧门,冲龙琪琪招了招手。

  内心欢呼雀跃的龙琪琪努力控制好自己的表情,顺着打开的门同手同脚地走进了程佑家的院子。

  程佑捧着茶杯,缓缓地喝着,表情看起来似乎是遇到了什么难题。

  龙琪琪没忍住问了一句:“你有什么烦心事吗?”

  程佑“啊”了一声,垂下眼眸,摩挲着茶杯,好半天才轻声道:“其实……我有一个朋友……”

  咦?这不就是传说中的“我有一个朋友,那就是我自己”系列吗?龙琪琪立马竖起耳朵。

  程佑斟酌着语言,继续说:“他喜欢一个女孩子……嗯,但他不是很会跟人交流,他不知道怎么去追那个女孩子,只能每天跟在她后面……之后还用很烂的理由骗她……嗯,大概是结婚那种。”

  龙琪琪心一凉,立马打断程佑:“你等等,我打个电话。”

  说完,不等程佑回应,她转身找了个角落急忙给周一奇打电话:“程佑结婚了没?”

  “废话,当然没有,你想干……”

  “嘟嘟……”

  得到想要的回答,龙琪琪心满意足地挂了电话,然后坐回程佑面前:“你继续说。”

  程佑紧紧抿着唇:“可是……两人确定……嗯,大概是结婚的那种关系之后,那个姑娘就不理我……我朋友了,我朋友很苦恼。”

  龙琪琪天真地以为程佑口中所说的他朋友就真的是他朋友,一点儿心理负担都没有,直接给出了意见:“既然确定了结婚的关系,那就说明那女孩子对你朋友也是有意思的,我觉着吧,你朋友只要继续死缠烂打就好啦。”

  程佑若有所思。

  龙琪琪喝完了茶,心里的那点儿小心思又活跃了起来,她吞吞吐吐道:“其实吧,我也有一个朋友……”

  “嗯?”

  “她吧,最近看上了一个男孩子,两个人性格相差挺大的,所以她不知道怎么去追。”

  程佑抿了一口茶,突然就浅笑开来,笑容并不灿烂,只是嘴角微微扬起,却看得龙琪琪移不开眼。

  程佑说:“你刚不是说过吗?死缠烂打就行了。”

  五

  自打程佑鼓励“龙琪琪的朋友”死缠烂打之后,龙琪琪护花的活儿干得更为起劲,打起她在游戏里劫镖的精神,没事就喜欢溜达到程佑家附近巡视领地,每次李茜还没见到程佑的面,就被她一抓一个准。

  在第三十七次被龙琪琪抓住时,李茜简直要抓狂了,她站在程佑家门外气得直跳脚:“你你你……世上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女人!程佑,你是打哪儿找来的这种保镖啊!”

  托龙琪琪的福,现在程佑见到热情的李茜,第一反应再也不是下意识关门逃跑,而是能淡定地站在门口喝茶看热闹。

  面对李茜的追问,程佑抿着唇没有回答,视线在龙琪琪身上绕了一圈又默默收回来,只是在低头喝茶的时候嘴角不自觉地微微勾起。

  李茜认识了程佑整整八年,打从上大学起就一直追着程佑,后来身体不太好的程佑出国休养,她消停了一段时间。直到今年程佑回国,她再次燃起了追求程佑的热情。

  李茜一直觉得,程佑这种闷骚内敛的美男子,只要功夫深总能追到手。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半路会蹦出龙琪琪这个拦路霸王龙,简直没天理!

  龙琪琪面对情敌向来如同对待游戏里的跑商玩家,从来不手下留情。龙琪琪嘿嘿坏笑着凑近李茜,正打算如以前一样将她扛起来扔出程佑的小区。谁知这次李茜气急了,竟然直接拿着太阳伞的尖端去戳龙琪琪。龙琪琪下意识后退一步躲开,却忘记身后是台阶,一时不察竟踩空了,眼看就要摔倒在地。

  台阶并不高,她就算摔得重,最多也就脱个臼、破个皮。

  本来站在门口的程佑看到这一幕,心里一紧,想也不想就扔掉手中的茶杯去拉龙琪琪。龙琪琪被程佑拉住手臂,本来要往后倒的身体往前倾了一下,直接撞进了程佑的怀里,鼻尖是一股好闻的茶香味。

  龙琪琪的行动永远快过大脑,她厚颜无耻地伸出手偷偷环住了程佑的腰。可是她还没幸福上几秒,李茜又冲了过来,一把扯开两人。

  “干什么?干什么呢?”

  李茜瞪了程佑一眼,又瞪了一眼龙琪琪,眸中闪烁着怒火。

  鼻尖的味道渐渐远去,龙琪琪有些遗憾地咂吧了下嘴,见李茜似乎要有所动作,直接上前一步将她扛上自己的肩膀,转头正要向程佑道别,可是视线不经意地落在了他的胸前。

  龙琪琪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她吞吞吐吐半天也没能说出话来,直接一扭头狂奔而去。

  程佑愣在门口,看着自己去拉龙琪琪的右手发了好半天的呆。

  当晚,李茜打了电话过来,程佑照旧没有接,他将手机扔到一边去开电脑,过了一会儿,电脑的游戏提示音响了起来。

  [西门小龙虾]悄悄地对你说:你不是不习惯和别人肢体接触吗?为什么今天你会去拉她?!

  [西门小龙虾]悄悄地对你说:程佑,你是不是喜欢上那个暴力女了?

  [西门小龙虾]悄悄地对你说:那霸王龙呢?

  程佑看着游戏界面,愣了许久才关闭来自西门小龙虾的聊天信息,转而点开了另外一个人的聊天框。

  你悄悄地对[霸王龙]说:上线了?一起去劫镖吧。

  [霸王龙]悄悄地对你说:……呵呵哒,送你四个字,好走不送!

  时隔一个月,龙琪琪再一次被程佑叫进院子里喝茶。

  这一次,程佑的表情更为凝重,他摩挲着茶杯,直到温热的茶水不再冒热气,他才缓缓开口:“我觉得你和一个人很像。”

  龙琪琪一愣:“谁?”

  程佑却又住了嘴,小口小口将早就凉透的茶水慢慢喝完,好半天才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以后你不用来了。”

  龙琪琪心一凉:“为什么?”

  程佑没再解释,只是沉默地喝完了茶,又沉默地将龙琪琪送出了家门。

  龙琪琪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她整个大脑都处于死机状态。程佑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发现了她对他的心思,委婉地拒绝了她?

  龙琪琪越想越心酸,哪怕她在练功房打了两个小时的沙包,异样的情绪还是没能成功挥散。心酸难过的龙琪琪打开了游戏,决定去劫镖。

  她不开心,也要拉着别人陪她不开心!

  角色刚一登录,一连串的密聊就跳了出来。

  [一把剑]悄悄地对你说:来了?我们去劫镖吧。

  [一把剑]悄悄地对你说:嗯?人呢?

  [一把剑]悄悄地对你说:在吗?

  事实上,自打两人绑定了情缘,龙琪琪每次上线,一把剑都会喊她一起去劫镖,哪怕她从来没有答应过。

  龙琪琪曾试过完全不理一把剑,可是每次她刚找好劫镖的蹲点时,没过一会儿一把剑就会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她身后,她甩也甩不掉。

  龙琪琪突然觉得这个一把剑和自己有点儿像,都在对一个人死缠烂打。她盯着游戏界面一把剑发过来的密聊看了很久很久,眼眶莫名其妙就红了。

  你悄悄地对[一把剑]说:你很烦。

  你悄悄地对[一把剑]说:我最讨厌别人死缠烂打。

  龙琪琪吸了吸鼻子,突然没了劫镖的热情,一时冲动,点开了一个游戏小窗口。

  [系统]是否删除该角色:是/否

  龙琪琪点了“是”。

  六

  程佑是在半年前注意到霸王龙这个游戏人物的,事实上,放在半年以前,他绝对不会想到自己会对一个游戏里的虚拟人物产生那么大的兴趣。

  程佑自小身体就不好,周围的人都像对待一件易碎的瓷器一样保护他,他后来出国休养了一阵子,身体慢慢好了起来,可家里人还是不放心他出去工作。再加上李茜的热情,他实在有些吃不消,索性待在家里不怎么出门。

  李茜是个好姑娘,可是程佑并不喜欢她。

  程佑开始玩起了《龙战于野》,积极地做起了任务,包括跑商。在跑商的路上,他遇到了一个特立独行的玩家–霸王龙。

  她热衷于劫杀跑商者,却不去捡掉落的货物。几乎每次程佑跑商都能遇上她,当然,一遇上她也就相当于程佑游戏角色的死亡。

  程佑一共被杀了一百一十五次,本来是抱着打发时间的心态来玩游戏的程佑认真了起来,他开始苦练技术,甚至偷偷跟在霸王龙身后观察她劫镖的手法。

  这一观察,就是整整四个月。

  程佑后知后觉地有些害怕,他好像对这个游戏角色投入了太多的好奇心与时间,他甚至还曾想象过,现实中的霸王龙是不是也像游戏中那般放荡不羁、大大咧咧,如同她的游戏ID?

  程佑是个克制力很强的人,他意识到了自己似乎对霸王龙投放了太多的期待,便逼迫自己收回对她的关注,直到西门小龙虾的出现。

  李茜不知打哪儿知道他玩起了游戏,偷偷注册了一个号跟了过来,甚至还买通一个人准备上演一出英雄救美的戏。

  鬼使神差地,在看到那个英雄救美的重要配角出现时,程佑脑中莫名浮现出两个字–缘分。

  程佑决定放纵自己一回,他以“方便劫镖”为由,向霸王龙提出了绑定情缘的意见,霸王龙同意了。

  程佑觉得自己的生活开始精彩起来,游戏里他可以骚扰霸王龙,现实里,也出现了一个护花使者替他挡去李茜这个大麻烦。

  那个自称护花使者的姑娘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仿佛时时刻刻都充满着活力,程佑有时候甚至在想,现实中的霸王龙,是不是也会像那个叫龙琪琪的女孩子一样呢?

  可是李茜在游戏里的那一番话,打破了程佑心里那点儿小心思。他不该同时对两个女孩子动心,老天也不会那么厚待他,让霸王龙和龙琪琪是同一个人。

  程佑不知道自己是抱着怎样的一种心态,对龙琪琪说出了那句:“以后你不用来了。”

  正如他也不知道,霸王龙是以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对他说出那句:“你很烦。”

  你悄悄地对[霸王龙]说:有个女孩对我说,喜欢一个人只要对她死缠烂打就好了。

  [系统]您发送消息的玩家ID不存在

  你悄悄地对[霸王龙]说:……嗯?

  [系统]您发送消息的玩家ID不存在

  你悄悄地对[霸王龙]说:……

  [系统]您发送消息的玩家ID不存在

  程佑停下了发送密聊的动作,闭目养神了好一会儿,终于起身拿出了另外一台电脑,干了一件他一早就想干,但一直遵守着那条底线没有干的事情。

  程佑是个黑客,他黑进了游戏系统,查到了霸王龙的注册信息。

  程佑盯着注册信息的名字一栏看了许久许久,垂下眼眸发出一声轻笑。

  瞧,老天还是很厚待他的。

  程佑又根据游戏登录历史信息查到了龙琪琪的IP地址,直接恢复了霸王龙的游戏角色,并顺利黑进了龙琪琪的电脑。

  好巧不巧,龙琪琪正为自己一时冲动删除了游戏角色悔得抓心挠肺,正琢磨着怎么恢复角色,电脑突然就失去了控制。

  她眼睁睁地看着似乎有一只看不见的手点开了她电脑的游戏图标,并顺利登进了她的游戏角色,随后,密聊窗口弹了出来。

  [一把剑]悄悄地对你说:听说洛道那个地图很多人在跑商。怎么,不跟我一起去劫镖吗?

  七

  在被程佑变相拒绝的第三天,龙琪琪接到了周一奇的电话,电话那头,周一奇的语气有些古怪:“龙琪琪……”

  “干啥?”

  “你是走了什么狗屎运?”

  “说人话!”

  周一奇的语气有些酸:“护花使者你还干不干了?”

  龙琪琪的语气也有些酸:“不干,人家都不想看见我,我干吗还凑上去?”

  周一奇哼哼唧唧道:“那完蛋了,最近程佑又犯病了,李茜直接说要去照顾他,她一个女孩子,又那么泼辣,我们身为大老爷们儿又不好对她怎么样。唉,万一她直接霸王硬上弓强了我们程佑可怎么办?”

  龙琪琪:“……”

  周一奇:“程佑可是个纯洁又专情的好孩子,这要是真发生了点儿什么,他肯定会对李茜负责的。”

  龙琪琪:“……”

  龙琪琪直接挂掉了电话,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就冲出了家门。程佑不想见她没关系啊,她可以蒙住脸把李茜扛走!

  等龙琪琪赶到程佑家,从楼下看到的就是卧室窗户上映着的熟悉的李茜的身影。她急得眼睛都要红了,再也顾不上什么不能擅闯民宅的规定,直接翻身越过院墙,刚好院子后面正对着客厅的偏门并没有锁,她直接冲上二楼卧室,一脚踹开大门。

  英雄救美的时刻来了!

  龙琪琪不敢看程佑,直接冲向李茜,扛起她就要往回冲,却被程佑喊住:“龙琪琪。”程佑第一次喊她的名字。

  龙琪琪下意识停住了脚步,结结巴巴道:“那个什么……我就最后英雄救美一次,这就走!”

  被龙琪琪扛在肩膀上的李茜幽幽叹了一口气,语气里满是不甘:“程佑,你开心了?”

  程佑抿了抿唇,努力克制住情不自禁上扬的嘴角。

  李茜哀号一声,靠着龙琪琪的肩膀就哭天喊地起来:“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这个赌你会赢?我就不该和你赌!呜呜呜,你长得这么好看,是个女人肯定就会一眼看上你!”

  龙琪琪一头雾水,却敏感地意识到李茜口中的赌约与自己有关:“这是怎么回事?”

  李茜挣扎着从龙琪琪肩膀上爬下去,愤怒地瞪了她一眼:“什么怎么回事!不就程佑跟我打了一个赌吗?让周一奇跟你说我要对程佑做点儿什么事,你要是在半小时内赶过来就算程佑赢,我就发誓再也不来骚扰他。”

  龙琪琪疑惑地说道:“那我要是没赶过来呢?”

  龙琪琪不提这个还好,一提李茜就又号了起来:“你就不能再晚五分钟吗?晚五分钟我就赢了啊!那程佑就答应不再躲着我啊!”

  程佑咳了一声,打断李茜的抱怨:“李茜,你可以走了。”

  李茜仍然愤愤不平,离开前扔下一句:“你是不是真喜欢这个暴力女了?那霸王龙怎么办?”

  程佑看了仍处于迷茫状态的龙琪琪,扯住她的肩膀将她拉到自己身后:“这个不用你操心。”

  “哼!”还不知道霸王龙就是龙琪琪的李茜愤怒地摔门而去。

  龙琪琪好半天才开口:“……她口中的霸王龙,不会是我知道的那个吧?”

  程佑不答反问:“龙琪琪,你喜欢我对吧?”

  龙琪琪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程佑勾唇笑道:“正好,我也是。”

  龙琪琪还没从突如其来的告白中回过神来,门外又传来铺天盖地的敲门声:“程佑,你给我出来!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游戏里的霸王龙就是龙琪琪了?”

  电光石火间,龙琪琪仿佛明白了什么,她不可置信地指着程佑问:“你就是一把剑?”

  程佑矜持地点了点头。

  “一把剑喜欢霸王龙?”

  “嗯。”

  “……所以,你为了游戏里的霸王龙,拒绝了现实中的龙琪琪?”

  程佑迟疑了一下,但还是微微点了点头。

  龙琪琪当时就气炸了,如同一头愤怒的老虎死死地盯着程佑,亏她还伤心了那么久!

  龙琪琪满腔怒火无处发泄,想要将眼前这个可恶的男人痛打一顿却又舍不得,最终她绕着程佑的卧室走了一圈,愤怒地将床上的枕头撕成了两半。

  她红着眼问:“这一半是霸王龙,那一半是龙琪琪,你到底要哪个?”

  程佑再也克制不住笑意,上前一步将龙琪琪搂进怀中:“两个我都要。”

  幸好,他没有错过。

  八

  程佑终于找到了工作,正式成了《龙战于野》开发公司池光的一名研发程序员。龙琪琪不胜其烦,原因无他,公司里的妹子多,单身妹子更多。

  龙琪琪这个护花使者,当得很辛苦。

  龙琪琪因为吃醋引发的一腔怒火不忍心对程佑发泄,只能发泄到可怜的跑商玩家身上。

  [附近][苟且速度灭]:……跑商杀手又来了!

  [附近][燕十分]:啊啊啊啊……大神,求放过啊!

  [一把剑]悄悄地对你说:在劫镖?带我一个。

  你悄悄地对[一把剑]说:走开,不带你玩!

  龙琪琪奋力地戳着键盘,怒火仿佛都要顺着网线蔓延到游戏的另一端了。专注于劫镖的龙琪琪并没有注意,身后悄悄出现了一道身影。

  程佑从后面将龙琪琪抱住,轻吻她的头顶:“真的不带我玩吗?”

  龙琪琪色厉内荏:“不带!”

  “真的不带?”

  “好啦好啦,带你玩啦!喂喂喂,不准对我动手动脚!”

  文/小熊不骨 图/水墨

赞 (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