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后的你们

  上大学的时候,因为学校门口没有报刊亭,每个月《花火》杂志上市的那几天我都会租一辆电瓶车去几公里外的一家小书店买书。我一直都记得那家书店的名字叫“瑞德书店”,另外我还记得每次去那里都会见到的坐在收银台后静默看书的老板娘。

  老板娘很热情,一有客人进来就会连忙从书中抬起头来,起身招待顾客。她的声音柔柔地、糯糯的,有着独属于江南女子的温柔清和。每次看到她一脸恬淡的笑容,我整个人都会放松下来。因为经常去买书,我就和老板娘混熟了脸,后来只要杂志一到货,她都会马上发短信给我,让我去拿。

  一个大男生去买青春言情杂志,在我看来着实是一件十分尴尬的事情。最开始去买杂志的时候,我都是付了钱立马就走,后来在和老板娘熟络之后,我经常骗她说这些杂志都是帮女朋友买的。那些年少时因为自尊所做的傻事,在现在看来总是让人忍俊不禁。

  有一天去拿书的时候,快递员还没有把书送来,于是我一边等书一边和老板娘闲聊。

  “你每个月买那么多书,自己应该也看过不少,什么时候尝试着写一下啊?”

  “这期的杂志上就有我写的小说啊!”听了老板娘的话,我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于是我平时还在偷偷写小说的事情就以这样意外的方式告诉给了老板娘。那天在杂志到来后,老板娘迫不及待地就翻开杂志找我的文章看。后来,只要我发表了文章,我都会告诉老板娘,通知她看,而每一次看完,她都会认真地给我意见。

  “你什么时候可以出一本小说啊?这样到时候我帮你在你们学校办一场签售会。”有一次聊天的时候老板娘这样对我说,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但回去之后暗暗下决心要好好地写一本书,然后在学校里风风光光地办一场签售会。

  可是最终直到我大学毕业,我还是没能出一本自己的书。

  而现在,这本叫作《如果可以戒掉坚强的》、属于我自己的书终于呈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我在之前的专栏里说过,这本书我写了很久,前三万字是在大学的时候写的。这三万字就是在老板娘提出说要给我办签售会后我写的,谁知道后来因为太多的事情给搁置,直到2014年我才完成了这个早就该完成的故事。

  从2014年6月《如果可以戒掉坚强》在《花火》杂志上连载开始,我收获了太多太多。

  我的编辑眸眸让我写专栏,给我更多表达自己、展现自己的机会。不夏时不时地让我写互动,写主题书,让我有更多的露脸机会。调姐时不时催我写新的长篇,让我觉得自己是被认可的、被重视的。还有很多之前认识的作者朋友,时不时来为我加油打气。我不想把自己比作一匹千里马,但是我真心感谢一路来帮助我、支持我的伯乐们。

  还有,从连载至今,我微博的粉丝从不到一千慢慢地增加到将近四千,我每发一条状态,下面都会有读者来评论、来点赞,每天早上、晚上都会有读者来说早安、说晚安。我还有了我自己的读者群,一大帮因为喜欢我、喜欢《如果可以戒掉坚强》的读者汇聚在一个空间里惺惺相惜,单是看着他们聊天就觉得这个世界真美好。我从来不知道写一个故事可以受到这么多温暖的厚待,但每一天我确确实实都是被爱所包围的。

  想感谢的人太多太多,在这里我特别想感谢瑞德书店的老板娘,我想,如果没有你许诺我那一场签售会,大概也就没有这个故事了吧。

  那天在读者群里聊天,在看到一个大学所在城市的读者时,我连忙加了她。

  我问她:“你可以帮我去看看北门菜场旁边的瑞德书店还在不在吗?如果在的话,能不能问问老板娘,她还记不记得当初经常去买杂志的那个叫作毕夏的男生?如果她还记得,请告诉她我出了一本叫作《如果可以戒掉坚强》的书,当初办一场签售会的约定还在保质期内吗?

  我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如果她已经不认识我,那我就拿着那这本书,冲到她的面前告诉她:“你好,我是作者毕夏,这是我的新书《如果可以戒掉坚强》,请多多包涵。”

  请放心,我不会害怕,因为我的背后有你们,有那么多的爱和支持。

  文/毕夏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