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爱情更暖的你

  作者介绍:由·得林洛斯,天蝎座,悬疑小说作者,著有叶安逸系列和派先生系列。因为在小说里描写过太多阴暗面,开始渐渐寻找内心温暖简单的情感。最近涉足校园情感,每一篇文都有自己成长的影子,想描写和大家视角不太一样的青春,让你一看心有灵犀。

  作者有话说:写这篇文章,是因为我自己也有一个同父异母但一直没见过面的弟弟。据说父亲经常拿我来激励他,然而我却从未见过他。亲情不管以什么方式出现,都是不能阻隔的羁绊。为能相聚和永远不能相聚,祈祷一切都是善缘。

  一、冷战

  顾潇潇注意到那个小男生的时候,大概是高二。

  那天顾潇潇在和她喜欢的男生斗气,两个人冷战很久了,你不理我我不理你已经足足一周。顾潇潇五内俱焚,感觉自己立刻要被淘汰出局。十六岁的顾潇潇自尊心非常强,如果被喜欢的男生唾弃了,传出去就是自己高中生涯的污点。

  她其实很想和那个喜欢的男生陈志斌商量:“要不咱们假装和好撑到高考吧,我实在丢不起这个人。”

  可是她说不出口,十六岁的女孩子内心敏感脆弱,只靠骄傲的自尊支撑着。她只能每天昂首阔步和闺密廖茜走出校门口,对推着自行车走在身后的陈志斌视若无睹。

  “他在看我吗?”她悄悄问身边的廖茜。

  “没有,他一直和身边的同学聊天。”廖茜回头看了一眼陈志斌,这样说。

  “他身边聊天的那个同学是男的还是女的?”顾潇潇更加紧张了。

  “男的,好像是四班的人。”廖茜说。

  “好了,你别看他了,被他发现,就知道是我在叫你看他了!”顾潇潇急忙这样说。

  廖茜收回眼光:“我真不知道你们这样图个啥,就因为他说了那句‘现在对你有点疲倦’?”

  “哼,就是不喜欢我了呗,对我有点疲倦。他忘记是谁段考借物理笔记给他抄的?他忘了是谁春游给他带吃的?”顾潇潇气呼呼地说。

  廖茜小声说:“话说,我觉得有个男生这几天盯着你看很久了。”

  顾潇潇问:“谁啊?”

  廖茜指了指马路对面,那边站着一个清秀的男孩子,头上戴着压得低低的的棒球帽,个子和顾潇潇差不多高,瘦瘦的,看起来好像没长开。

  “他是不是暗恋你啊,放学一直跟着你走?”廖茜小声对顾潇潇说。

  “你神经啊,你看他的校服,还是个初中生哪!”顾潇潇迎上了那个小男生的眼光,他立刻惊慌地收回目光,跑走了。

  “果然是偷看你的,被你发现了就跑了。”廖茜恶趣味地笑了,“好可爱啊!”

  对于顾潇潇来说,高一的学生都已经算是小孩子了,初中生对她来说便像还没断奶一般。说起来也是奇怪,明明只是大了两三届,却像是足足大了两轮一般。那个年纪对自己的成长格外敏感,高二面对高三是自然而然会恭恭敬敬的,但是高二面对高一就会莫名优越感爆棚,更别说面对一个初中生了。

  “我觉得你和陈志斌这个事儿,这么僵着不是办法。”廖茜劝她。

  “唉,我实在不知道男生心里在想什么,你知道我是和我妈妈长大的,我生活里就没出现过男人。我不知道和男生冷战这种局面应该怎么解决,生怕走错一步,我在他眼前就万劫不复了。”顾潇潇沮丧地说。

  廖茜没有做声,她知道顾潇潇是单亲家庭的孩子,她妈妈是一个女强人,独自一个人把她带大。顾潇潇的妈妈有点神经质,因为和顾潇潇的爸爸感情不和,刚怀了顾潇潇之后就离婚了。之后她为了争夺抚养权打了很久的官司,严禁顾潇潇爸爸来探视她,并且在顾潇潇小时候,灌输了很多顾潇潇爸爸不好的信息给她。

  小时候,刚学会说话的顾潇潇和妈妈之间的对话是这样的——

  妈妈:“潇潇,你长大之后会去看爸爸吗?”

  潇潇:“妈妈说了,爸爸是坏蛋,从来就没有养过我,不要去看他。”

  妈妈:“那如果你爸爸来找你,你会认他吗?”

  潇潇:“不认——”

  妈妈:“我的潇潇真乖!”

  小时候,顾妈妈骂顾潇潇的话最严重就是:“你这个狗脾气和你那个狗爸爸一模一样的!我不要你了,你去找他!”

  这句话对顾潇潇就是晴天霹雳,她跪在地上求妈妈不要离开她,不要不要她。反正每次听到这里的时候,廖茜都觉得顾潇潇的家庭教育很不正常,所以顾潇潇面对爱情的时候,就格外敏感多疑。起初陈志斌对顾潇潇表示好感的时候,廖茜是反对他们在一起的,因为开朗活泼只是顾潇潇的表象,其实她内心住了个受惊过度的小孩。

  所以这次陈志斌和顾潇潇冷战,一开始顾潇潇就是落在下风的。她太怕别人不理她了,怕到都不敢去问原因,不敢去触碰,只能摆出一副极其强硬的姿态。

  二、初中小男生

  陈志斌和五班的朱美盈走到一起的场景被顾潇潇撞见是在课间,他们两个肆无忌惮地在前面调笑着,朱美盈还打了一下陈志斌的头。陈志斌以前跟顾潇潇在一起的时候,最讨厌人家碰他的头,但现在他宠溺地让朱美盈打他的头,这样子让顾潇潇看了浑身发冷。

  顾潇潇苍白着脸走进了教室,不让他们看见自己的内心波动。

  “你去问个清楚啊!”廖茜忍不住对顾潇潇吼了,她知道顾潇潇肯定要发神经的,顾潇潇骨子里就继承了顾妈妈那种习惯性怨妇思维,沟通顺畅还好,沟通不畅,就相当于世界末日。

  顾潇潇咬着嘴巴忍住自己的泪水,一直忍到了中午放学,她就抓了书包冲出去。

  校门口走在前面的是陈志斌和朱美盈,两个人站得很近,说说笑笑,打打闹闹,顾潇潇没有办法越过他们,只能在背后强忍着。这个时候朱美盈回头,仿佛带了GPS定位系统一般,准确锁定了顾潇潇的位置,然后扫描了她脸上的表情。

  朱美盈的脸上闪过了胜利者的表情,隐忍许久的顾潇潇瞬间就崩溃了,她抓紧了书包,立刻要冲上去发作了。

  “别发作啊,Hold住啊!这里是学校门口,发飙会给你留下黑历史的啊!”廖茜紧紧抓住了顾潇潇,可是她不管,铁青了脸要好好教训那个朱美盈一顿。朱美盈这下被她的脸色吓坏了,紧紧抓住了身边的陈志斌。陈志斌回头看了一眼顾潇潇,立刻把朱美盈护在身后。

  “别啊!你这样像个黑化了的黑皇后,别让他们上演王子护公主的戏码啊!”廖茜急了,她发誓一定要拉住已经失控的顾潇潇。廖茜想起顾潇潇说过,她爸爸和妈妈闹离婚的时候,她妈妈也是跑到她爸爸单位披头散发闹了一通,最后造成两个人老死不相往来。这两母女处理问题的方式简直如出一辙,家庭遗传真可怕,廖茜忍不住求她:“你这样一闹,这辈子就变成和你妈妈一样偏执疯狂的女人了,知道吗?”

  她们在这边拉拉扯扯,校门口的学生已经感觉到了异常,纷纷停下来看眼睛已经变红的顾潇潇。那边的陈志斌和朱美盈也停下了脚步,廖茜忍不住在心里暗骂这对混蛋男女怎么还不快滚,简直是加倍刺激顾潇潇啊!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一个人影冲了过来,把陈志斌直接推到旁边的垃圾桶里,朱美盈没站稳也摔了一跤。前两天一直下雨,路面有水洼,朱美盈被推倒在水坑里,全身湿淋淋,加上陈志斌上半身被垃圾桶淹没,她忍不住发出了杀猪一样的尖叫。校门口的学生们立刻拿看好戏的眼光看着他们,有哄堂大笑的,甚至还有举着手机拍照的,然而始作俑者早就逃得飞快,跑得影子都不见了。

  顾潇潇也被这一变故吓了一跳,满腔怒火早就无影无踪。廖茜拉拉她说:“哎,是那个一直偷窥你的小男生呢!”

  是的,顾潇潇认出背影了,就是那个一直跟着她的初中小男生,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

  三、笑料

  整个下午,学校贴吧贴满了中午陈志斌被人盖了垃圾,朱美盈被人推倒的事情。高中生生活沉闷无聊,他们都把这个当笑料疯传。

  ——“你们知道吗,今天中午高二(3)班的陈志斌被人盖了一记火锅!有图有真相!”

  ——“你说他中午要用掉多少洗发水和沐浴露才能洗干净自己身上的气味?”

  ——“身边那个女的摔跤姿势真的好搞笑!我要做成QQ表情!”

  ——“哈哈哈!”

  “喂喂,你看看,这个是不是你喜欢的那个陈志斌啊?”班上的八卦女拿着手机过来问顾潇潇。

  顾潇潇觉得很丢脸,廖茜插嘴说:“顾潇潇早不理他了。”

  “哎哟哟,难怪和隔壁班的朱美盈在一起呢,这个女的被推倒在水洼里的样子好蠢哦!”八卦女立刻跑到贴吧回帖:号外,知情人爆料,陈志斌最近被甩了!这么蠢的男生被甩也正常吧!

  后面立刻有人回复:“简直蠢爆了!我这里还有那一瞬间的系列动图!他拿下垃圾桶的时候,头发还挂了一串香蕉皮呢,哈哈哈!”

  顾潇潇看着这些帖子,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自己没那么可怜了。

  “我就说你没那么喜欢他,你只是拉不下这个面子而已,你还不知道什么是爱。”廖茜老气横秋地教训她,想起那个小男生,“那个小男生真的是干得好啊,他是不是暗恋你?”

  “拜托!一个小孩子而已!”顾潇潇忍不住叫了起来,但是那个小男生的所作所为,却给了她一股内心的暖流。

  晚上她回家之后,想起陈志斌以前对她的好,自知一切都不复存在了,忍不住伤心哭泣。但她哭得太大声,顾妈妈忍不住敲门进来,轻声问她所为何事。她实在是无助,便说了:“我喜欢一个男生,可他不再喜欢我了,他喜欢上别的女生了。”

  出乎意料,妈妈没有责备她,只是轻轻搂着她:“男人变了心,九头牛都拉不回来。你没有错,是那个男的错。”

  “妈妈,当初爸爸也是这样离开你的吗?”顾潇潇鼓起勇气问。

  顾妈妈仿佛触电一般,放开她,说:“他?他也是喜欢上了别的女人,和那个女的有了孩子,然后才和我离婚的!你爸爸就是个混蛋!你没有爸爸!知道吗?”

  顾潇潇应道:“我知道了。”

  四、失去顾潇潇的喜欢

  顾潇潇没想到陈志斌居然查出那个小男生的学校了。

  据说那个小男生是十二中初三的人,也是个问题儿童,经常逃学旷课,名字叫作冯子玉。陈志斌确定自己以前没有招惹过这个小男生,他视自己出丑那个帖子为耻辱,在年级放话说,周末就去教训那个臭小子。

  周六上午补课完毕,顾潇潇兜兜转转去了十二中。

  路过十二中的小巷,她刚好看见陈志斌和另外一个男生在揍那个叫冯子玉的小男生。那个小男生蜷缩在地上,捂着头,看起来特别凄惨,但是却咬紧牙关,一声不吭。

  “喂!”顾潇潇冲上前叫住他。

  陈志斌停下来发觉是顾潇潇,很意外。这是他们冷战之后的第一次对话,他似乎心里对顾潇潇有点愧疚,毕竟后来移情别恋的是他。顾潇潇看着他,大声说:“住手!初中生你也打!你还是不是男人?”

  “这臭小子和我过不去!”陈志斌怒道,又上前踹了他一脚。

  冯子玉忍住没叫痛,只是抬起满是瘀青的脸看着顾潇潇。顾潇潇很难形容他那一眼,里面的神情很复杂,但是她显然看见她帮他说话他很激动。

  这股激动又触怒了陈志斌,他刚想抬手给那个小男生一拳,却被顾潇潇用力推到一边:“陈志斌,你干什么?你真不是男人!我真讨厌你!”

  陈志斌呆住了,说:“你说什么?”

  “我说我讨厌你!你这个人品位太差了!我讨厌死你了,你赶紧给我走!我以后再也不想看见你!”顾潇潇大声说。

  “好你为了个不认识的人和我吵架是不是?”陈志斌气坏了,指着顾潇潇,嘴唇直哆嗦。

  顾潇潇连珠带炮地说:“是的,我本来是喜欢你!可是你太小气了!居然和我冷战!结果还找了朱美盈把么差的女的当备胎!然后因为人家泼了你一身垃圾,你就把别人打成这个样子!你在我心里地形象已经完全坍塌了!你实在是对不住我以前曾经喜欢过你!”

  这番话把陈志斌完全震住了,他突然发觉和顾潇潇斗气没那么重要了,他发觉自己真的失去了顾潇潇的喜欢,这个女孩再也不会和以前那样那么喜欢自己了。想到这里,他突然满心挫败,招手叫上自己的兄弟:“走吧走吧!”

  陈志斌走了之后,顾潇潇蹲在那个叫作冯子玉的小男生面前,低头问他:“你没事吧?需要去看医生吗?”

  冯子玉涨红着脸爬起来,然后一瘸一拐走了,一句话都没有和顾潇潇说。

  五、温情

  整整一个高二学期,顾潇潇再也没有看见过冯子玉。陈志斌和她已经形同路人,他和朱美盈好了一段时间又分开了,之后陆陆续续约会过其他几个女生,甚至还带了外校的女生在学校附近晃悠,但是这一切顾潇潇已经不在意了。

  顾潇潇比平时更加专注学习,高三很快就来了,高中三年的奋斗,全是为了准备高考那两天。

  顾妈妈比平时更加疼爱顾潇潇了,顾潇潇就是她这辈子的希望,是检验她大半辈子奋斗是否正确的成绩单。有一天顾潇潇放学回来,看见顾妈妈恶狠狠地对着手机吼:“她成绩好不好关你什么事!别来烦我们!”说完就挂了电话。

  顾潇潇看见这一幕非常意外,顾妈妈看见她有点尴尬,说:“是你那个该死的爸爸,这时候跑来问你高三学习的情况。你不要被影响了。”

  “不会的。”

  “顾潇潇,你要为妈妈争口气,要让你爸爸知道他的选择是错误的!他选了那个女人生的孩子绝对没有你优秀!”

  “嗯。”顾潇潇如此答应妈妈,同时觉得自己有点悲哀:她不希望成为爸爸妈妈斗争的工具,尽管懂事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她爸爸,但是她此时的奋斗,似乎是两个家庭斗争的战场一般。

  高三从暑假补课就提前开始了,到了正式开学的时候,看见了冯子玉,她有点吃惊。

  “高一(4)班的冯子玉你知道吧,原来是十二中的问题儿童,到了初三突然转性了,考到我们二中来。”廖茜和顾潇潇咬耳朵,“二中可是重点高中,你说他是不是为了你考进来的?”

  “怎么可能!”顾潇潇这么说的时候,看见冯子玉在外面探头探脑。

  “你找谁?”班长很友好地问这个高一年级的新生,新校服穿在他身上说不出的笔挺。顾潇潇发现他长高了许多,一上了高中,他似乎比自己要高出一个头了。

  “我找顾潇潇。”冯子玉镇定自若地说着,顾潇潇差点从板凳上掉下来。她没想到他这么明目张胆就找到自己班上来了。班长冲她猛招手,她没有办法,只好走过去。

  冯子玉个子真的足足比她高了大半个头,而且长手长脚的他,似乎还在疯长。他明亮的眼睛望着他,脸涨得通红,但是比初中的时候要镇定了,他终于敢主动和她说话了:“我叫冯子玉。”

  “我知道。”顾潇潇说。

  “上次,谢谢你帮助我。”他从口袋里摸出一瓶东西,“这个,是保健品,补脑用的,你高三学习忙,每天吃一粒。”

  顾潇潇一看那个牌子就知道很贵,因为班上的土豪也在吃这个。她急忙摆手:“不用不用,这个很贵,你留着自己吃吧。”

  冯子玉坚持把瓶子伸到她面前,固执地看着她,亮晶晶的眼睛里覆上了一层雾气,仿佛她不接过来,他就要忍受难堪的折磨。

  到底不忍心看他这样,顾潇潇便接过了他的瓶子,说了声“谢谢”。

  “这是我感谢你的。”冯子玉说,然后红着脸下楼了。顾潇潇拿着瓶子愣愣站在原地,没留神被廖茜扑上来抱住她的肩膀:“好可爱,这孩子真的是爱上你了。”

  爱?是爱吗?顾潇潇捂着自己的心口,她感到心里暖暖的,一种从未有过的温情在心头弥漫。但是它和爱情是不同的,绝对是不一样的,她对这个倔强的小男生,更多的是一种心疼,好像她特别能理解他隐藏在倔强外表下丰富的情感。也许他和她有某种相似之处吧?

  陈志斌靠在他们教室门口看着这一切,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

  六、反转

  顾潇潇没想到陈志斌又去找了冯子玉的麻烦,这次还是直接在学校小花园找的麻烦。他在小花园拦住了去打篮球的冯子玉,然后他们发生了肢体冲突,动静太大惊动了学校,都受到了处分。陈志斌受到的处分比较严重,因为是他先动的手,他已经是毕业生了,没想到过去的那个小男生经过一年之后,个头飞长,力量也大了起来。

  两边的家长都被叫来了学校,问起打架原因,冯子玉咬紧牙关不说,陈志斌却一口咬定是因为顾潇潇:“他想追顾潇潇!”他刚说完就被自己老爸打了脑门一巴掌。

  两边家长加上老师都觉得要把顾潇潇拉到办公室来,陈志斌的老爸也就罢了,顾潇潇看见冯子玉的老爸却格外留神:那个男人长得高高大大,头发花白,眉目和冯子玉有点相似。他看见顾潇潇之后有点错愕:“你是顾潇潇?”

  “是我。”顾潇潇礼貌地说。

  冯子玉急了:“这件事情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都是过去我让他出丑,他看我也考到二中来,就想报复我。”

  老师严厉地看着陈志斌:“是这样的吗?”

  陈志斌倔强地说:“我看他就是对顾潇潇有意思!以前初中就一直来偷看她,现在为了她考到二中来,又去班上送东西给她吃,就是有意思!”

  陈老爹又打了他一巴掌:“关你屁事!”

  “我就是看不顺眼!”陈志斌捂着脑袋哇哇大叫。老师看他高三了还那么不懂事,对他平时地所作所为也有耳闻,不由叹了口气,让陈老爹带他回家,在家反省两天再说。

  倒是冯子玉的老爸盯着顾潇潇看了很久,开口问她:“你母亲是不是叫顾萍?”

  顾潇潇好奇地问:“你怎么知道?”

  冯子玉的老爸有点激动,然后又问:“你生日是不是六月六号?”

  顾潇潇更奇怪了:“你怎么知道?”

  冯子玉急了:“爸!顾潇潇要高考了!时间很紧,她要专心学习,你还有完没完啊?”

  这么一说还真的提醒了冯爸爸,他温柔地看着顾潇潇说:“你回去学习吧,冯子玉我来教育。”

  顾潇潇莫名其妙走了,背后还听见冯爸爸压抑着激动问冯子玉:“你早就知道对不对?所以你拼命学习考来二中对不对?”

  顾潇潇没听见冯子玉回答什么,她内心充满了疑问,但是又不好发问。冯子玉的父亲特意在上课的时候来到了顾潇潇的教室外面,盯着她看了很久,直到全班同学都注意到了,他才恋恋不舍地离开。

  “他是谁?”有人问。

  “冯子玉的爸爸。”有人回答。

  “天啊,他来看顾潇潇,不会是来看未来儿媳的吧?”八卦的女生又开始炒作绯闻了,然后大家又开始陷入新一轮的讨论。但是高三毕竟学习气氛紧张,讨论了几句,看顾潇潇无动于衷,大家又各自继续看书了。

  “你不觉得很奇怪吗?”廖茜皱着眉,对顾潇潇小声说,“我怎么觉得你长得很像那位大叔呢?”

  廖茜一语点醒梦中人,顾潇潇知道为什么看见冯爸爸就那么亲切了,因为他们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她比冯子玉更加像冯爸爸!

  整整一天,顾潇潇都陷入了巨大的震惊中,那个可能性反复折磨着她。她没见过自己的父亲,也不知道自己父亲姓什么。放学她回到家,背着妈妈开始翻箱倒柜,但找不到关于父亲的一丁点痕迹,最后找到一封当初父亲起诉离婚的信件,大概是没寄出去,被妈妈截下来的。上面写了很多关于顾妈妈到他单位去闹的一些事情,说感情实在不和,请求离婚,落款赫然就是:冯亮!

  冯亮,冯子玉,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呢?

  第二天,顾潇潇再也忍不住了,跑到高一的教室找冯子玉,直截了当问他:“你爸爸叫什么名字?”

  冯子玉吓了一跳,突然转头就跑。顾潇潇没料到这个小男生居然如此耍赖,大怒之下急忙去追。两个人从五楼跑下一楼,又跑到对面空无一人的实验楼三楼。顾潇潇爬楼爬得差点断气,却看见冯子玉抱头趴在窗台上苦恼万分,她压不住火,不禁跑过去对着冯子玉的头就是一拳。

  “好痛啊!你怎么那么凶啊?”冯子玉抱着头没有还手,指着顾潇潇大声指控,“我妈妈都不敢这样打我,你凭什么这样打我?”

  “你说你没事为什么一直要出现在我周围?”

  “我乐意,我无聊了不行吗?”

  “你还考到我们二中来!”

  “我突然发奋好了吧!”

  “你还给我送保健品!”

  “大丈夫,有恩必报!”

  “你爸爸是不是叫冯亮?”顾潇潇叉腰问他。

  冯子玉这回哑巴了,半晌才嗫嚅着说:“他也是你爸爸啊。”

  九月桂花飘过,两个人相对无言许久。走廊里弥漫着一股浓郁的桂花香,顾潇潇觉得这一切有点虚幻,有点不现实。她同父异母的弟弟就在对面站着,眉清目秀,仔细一看和自己还有几分相似。他为了自己揍了陈志斌,还给自己送来保健品,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初中的时候,很不听话,”冯子玉盯着外面的桂树说,“我爸爸经常就叹气,说‘你知不知道你姐姐学习很好的,你要是像你姐姐一半就好了’。”

  “他怎么知道我学习好不好,他从来没看过我。”顾潇潇也趴在窗台上,郁闷地说。

  “他很想来看你的,但是你妈妈不让他来看你。据说你妈妈这个人特别固执,有些时候闹起来根本拉不住,他不想刺激她,怕伤害到你,所以十几年来只是在家里念叨,从未有勇气来看你。他只是辗转知道你考进了二中,那天还特意开酒庆祝了。”冯子玉低声说,“我一直觉得爸爸不太喜欢我,你在他心里才是完美的。你知道他每年都偷偷给你过生日吗?他一直觉得对不起你”

  “对不起我为什么还要出轨?”顾潇潇闷声说。

  “爸爸当年没有出轨啊,”冯子玉说,“我就是最好的证明。他和你妈妈离婚两年后才在别人介绍下认识我妈妈,然后才有了我。你看我比你小了两岁吧?他们不在一起,其实就是感情不和,再简单不过了。”

  “可是妈妈她”顾潇潇想起自己妈妈这几年来每次提到爸爸就歇斯底里的样子,不由后怕,“她说是因为有人破坏什么的”

  “她只是不想正视自己婚姻的失败吧。”冯子玉说,“能让亲生父亲十几年不来看女儿的母亲,也蛮可怕的。说实话,我原先看见你在校门口生气,一副要撕了陈志斌的样子,就仿佛看见了你妈妈,我就知道爸爸没有说错。”

  “你不要这样说我妈妈,她很可怜的!”顾潇潇大声说。

  “她是很可怜,但是她地可怜在于不懂自我解脱,反而在坏情绪里越陷越深,我真不希望看见你这样。”冯子玉说。

  “所以当时你”顾潇潇想起他当时将垃圾桶罩在了陈志斌头上,从而避免她自己彻底崩溃的闹剧。原来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在保护她,她内心突然涌动起一股难以言喻的情感,看着冯子玉的眼光也变得温柔了:“谢谢你。”

  冯子玉的脸都红了,他别过脸说:“本来我只是好奇,想过来看看我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姐到底是怎么样的,但是后来忍不住帮了你,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忍不住帮了你”

  是亲情吧是血缘关系那难以言喻的呼应吧自己不也是第一时间从陈志斌手下救下他吗?

  顾潇潇瞬间明白了世界上所谓的血缘关系意味着什么,那是上一辈恩怨也无法割断的某种羁绊啊!原来父亲从未放弃过她,原来她还有一个默默关心她的弟弟,原来她并不是两个家庭斗争的工具!有人默默爱着她,守护着她

  “嗨,这个事情,到高考为止,我们就这样保持现状吧。”顾潇潇冲着冯子玉笑笑,“等我高考结束之后,再好好开解开解我妈妈,然后正式和爸爸见一面,好不好?”

  下午的上课铃声响起来了,冯子玉和顾潇潇都没有动。冯子玉轻轻从窗台上拈起一朵细小的桂花,然后朝顾潇潇轻松一抛,非常开朗地回答:“好。”

  文/由·得林洛斯

赞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