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千奇百怪的梦

  今天有个萌哒哒的花粉和我说:“我昨天做了个梦,就是我躺在床上,周围两米都是黑乎乎的,旁边有个好奇怪的人,一直在说‘下来吧,下来吧’。我真是有被吓到,仔细一看她的脸,竟然是传说中的大脸调调姐!然后我就被吓到了!接着又出现了短腿的花火不夏然后,我就这么醒了!真心是好难过,不高兴加不高兴,重点是后来我才知道我爸妈在叫我!为什么要叫醒我?我还没找调姐和不夏要签名啊!”

  调调:你说的我都懂,但是说我脸大到底几个意思?

  不夏:你说的我也懂,但是我在你梦里都还是短腿?

  众人:哈哈哈,大脸和短腿都被你喊了,你还想要签名?做梦!

  

  所以来告诉我,你的梦里有什么?

  眸眸(钟汉良变爱丽丝,救救我!)

  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对于这一点我是深信不疑的。由于前段时间疯迷钟汉良,那几天我几乎天天会梦到他。最特别的一次是梦见他一脸霸气邪魅地朝我走来,我心里一阵窃喜,然后掏出五张人民币,走到他面前羞涩地说:“那个…我喜欢你很久了,出五百块你可以强吻我一下吗?”他不屑地看了我一眼,我很失望,但是我并没有死心,于是又掏了一张,“六百块呢?”就这样,在我的钱增加到一千的时候,钟汉良看我实在可怜,终于勉强答应了。我那个兴奋啊,直接把钱撒到他身上。我正要凑上去的时候,突然有人把我拍醒了,结果睁开眼就看到爱丽丝嫌弃地把我从她的脸上推开上帝啊,请对我好一点吧,我只是一个弱女子,从钟汉良的脸变到爱丽丝的,心脏会受不了哇。这就够了,我居然还是被推开的那个55555

  沐沐:女人啊,果然都是贪心的,钟汉良是我的,滚开!

  小左:夏栀哭了吗?

  余言(嘘,我没有在打广告)

  做过很多光怪陆离的梦,醒来后的第一反应就是太精彩了,我要记下来写书!(我是多么热爱写作啊!)但是大多数时候,我会接着睡个回笼觉,等再醒来就全忘了!但我在十岁时做的梦,至今难忘,那是人生最美的梦!在梦境中,雨后的道路泥泞,我走在路上忽然滑倒,手忙脚乱地迎接着大地却发现自己悬在空中——我竟然会飞了!我挥动胳膊,迎着清风,渐渐升高,穿过云朵,在天地间飞翔,那种感觉竟是那么自由自在、无拘无束。也就是因为这个梦境,我才会在《我不能让每个人都喜欢》中写下:我是一只鱼,飞翔在空中,只为看遍每一朵云…

  调调:你做个梦要不要这么文艺啊余总!

  小左:所以你做梦都在打广告!

  沐沐(迟到也能做梦!?)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不知道是不是这样的,因为每天迟到的关系,我和前台美人的熟识度直线上升。那段时间我沉迷在日剧和日漫的怪物题材中不能自拔,晚上居然做梦梦到前台美人在我去上厕所的时候,变成了怪物站在门外,等着我出去就咬我。(前台:你过来,我现在就咬死你!)然后她嘴里还喊着:“沐沐,你快出来,我带你去跳阶梯,摔了都不会觉得疼哦。,你以后要迟到了就直接从楼下蹦上来!”(众人:)咳咳,梦里无种族之分我一听那好玩啊,以后我一蹦就到家了,再一蹦就到公司了,妈妈再也不担心我迟到了!然后打开门她就把我咬一口跑了!(众人:)然后我就醒了嘘,请别把这个故事告诉我们美丽的前台姑娘!

  前台姑娘:诅咒你以后每天都迟到,啊啊啊啊!我这么貌美,是不会变成怪物的!

  语笑嫣然(竟然被一群猪撵着跑啊!)

  我的梦通常都是带点恐怖的,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白天活得有多苦大仇深,夜里总是梦见被人追打、遇到怪物、躲避灾祸之类的。

  有一次,我梦见跟小伙伴们一起进山里玩,然后突然就遭到了一群猪的袭击。

  对,不是野猪,就是家养的那种猪!好大一群啊,白花花的猪

  大家跑散了,我跟两个小伙伴途经一栋房子,分上下两层的,然后我们就爬到二楼去了,因为我们一厢情愿地觉得猪是不会上楼梯的。

  可是不知道是不是我们三个人太重二楼的地板垮了,我们掉下去了原来楼下是一个大猪圈,又有好多的猪围着我们,还喊:“煮来吃,煮来吃”我那时真是满心荒凉,唉,人类啊,报应来了吧!

  就在我们即将被一群猪煮来吃的时候,天空中好像突然又出现了外星飞船,而且还对着地面疯狂扫射。中途我们好像还跟外星人谈判了,谈判应该是破裂的,而且还导致我们跟猪站在了同一阵线,其中有一个画面就是我骑着一头猪冲在最前面,大喊“冲啊”“杀啊”后面又是一片白花花的猪

  眸眸:还能不能好好正视猪这个种族了

  不夏:把这个戏拍成电影,有希望冲击奥斯卡呢!

  毕夏(就连梦里都这么low)

  三月初参加表哥的婚礼,赢了一个快两米高的玩偶熊,家人就嘲笑没有女朋友的我可以抱着这只大熊睡觉了,然后我也很听话地腾出了一半的床来放这个熊。大家应该还记得我有次发微博,说我就是让这只大熊帮我写稿子的。然后有天做梦,我居然梦到了这只大熊变成了一只真的熊。它站在我床头憨态可掬地对我笑,然后我的心一下子就融化了有没有?大熊说我们来玩吧,我说好啊好啊。我正想起床的时候,大熊笑着一个泰山压顶,一屁股坐在我的脸上,是的,是脸上。然后,噗噗噗噗噗噗噗大熊对着我的脸放了一大串的连环屁!那一瞬间,铺天盖地的臭味和窒息感扑面而来,然后我就吓醒了啊!在我醒来的那一刹那,谁能想到我的脸就埋在那只大熊的屁股里!那一刻,我明白,梦还是会照进现实的!在清醒过来后,我连忙把那只大熊推到了地上。不要说我残忍,我也是被逼的!

  大熊:哦?听说你也暗恋我?还把我抱着一起睡!

  众人:噗。楼上什么鬼乱入啊?

  谢宁远(我以前是个大胖子,这种事都告诉你们啦!)

  我在高考之前是个体重九十公斤的大胖子,人群里扎眼的那种,在全校都胖出了名气。祸不单行,就在我像面包一样发酵到无法控制时,学校宣布毕业考的其中一项是一千米长跑!当时我上几级台阶都喘得呼哧呼哧时,朋友常开玩笑说:“宁远,你别呼吸得这么豪迈,我以为你需要接氧气”可想而知一千米对我是什么概念了吧。一次次练习,班上不达标的始终是我一个,久而久之,每个体育老师都认识了我这个大麻烦,同学们管我叫大油桶,从没吊过车尾的我难过地意识到,我成了个笑话。那些日子,我每晚都做同一个光怪陆离的梦:地球变得很小很小,住不下那么多人,同时转速加倍,大家都拼了命地像攀岩一样抓住地球表面,一旦松懈就会坠入宇宙,而率先被甩出地球的都是我这样的大胖子!每一次梦都戛然而止在我的喊叫声里,之后我便再也睡不着。也是因为胆小,被这怪梦一吓,我的惰性竟然不见了,每晚下自习就去操场跑啊跑啊跑,最终总算靠着汗水成为了毕业考中的一枚“幸存者”

  沐沐:做个梦都能变得不懒?看来我要好好去睡一觉了!

  不夏:楼上,你只会越来越懒的

  被凡(擦个桌子都能不合格!)

  记得有一次我们上课,赵老师说:“你们这学期没有信老师的课,下学期就有了。”

  全班哀号遍野,信老师乃是学校里极为著名的严师,经常给他班里的学生挂科。

  当天晚上,我就做了一个梦,梦到班里分配值日,我和寒儿被分配擦全班的桌子。

  有一个监督值日的老师,面容模糊,整个脸以×号代替,双手环抱在胸前。

  我和寒儿擦了一遍桌子,×号老师就大喊:“不合格!”

  我和寒儿拼命地擦,擦了一遍又一遍,还是不合格!不合格!不合格!我们俩抱成一团,哭得稀里哗啦,泪流满面,一边哭一边擦。

  果然是血一般的噩梦啊。

  眸眸:果然是个当卫生委员的命

  调调:寒儿,是男是女?你不要你的学长啦?

  结束语:当我看完这么多梦,想趴着睡会儿的时候,可爱的左儿找上了我,说她昨天晚上刚做了一个梦,一定要说一说她说她梦见我昨天没倒垃圾,想追我我却已经进了电梯,她特地跑着追我追了三条街(好可怕),然后把我拎回来把垃圾倒了!

  我看着她充满正义的小眼神虽然我昨天确实是没倒垃圾,但是你这样拼真的好吗?!你不用这样委婉地暗示我,我现在就去倒还不行吗?!

  主持/我在你们梦里腿一定很长的不夏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