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舞宴

  小左推荐:这篇文要献给所有还不够自信的女孩们!在成长的旅途上,我们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但只要我们拥有自信,拥有改变的信念,终将能够拥有属于自己的隐形的舞鞋。穿上它,你就是最美的。只要你自己不愿低头,你就从不曾低人一等。

  【1】她说:“Grace,我也曾经很想要一双舞鞋。”

  我和别人说起她来,我曾经的上司。

  我与她唯一一次深谈,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她的办公室。我因为忍受不了同事太过优秀的压力去辞职。

  当时我坐在她对面。

  从这个角度我可以清楚地看到桌面上看似凌乱其实排列有序的文件,以及电脑上显示着的她刚建好的模型。看得出来她昨晚应该是在这里通宵奋战,然而她面上却不带一丝疲惫和焦躁,妆容精致,衣衫整洁。

  这是一种很可怕的职业态度。

  这意味着,面前这个人不仅有着良好的出身,还在奋力奔跑,并且在奔跑的过程里,始终保持冷静、坚毅。

  开头当然是对每一个辞职者的惯例询问。

  “你为什么要辞职?”

  我回答了很多理由,专业基础知识不够,能力不足,无法融入圈子

  可是每一个理由,都被她以“可以改”驳回。

  直到最后,我不得不无奈笑起来,踌躇着告诉她:“可是,我改变不了我的出身。我与大家最大的差距,是出身。”

  “你们的优秀是从头到尾,而我的优秀得重新再来。拖延症也好,交际也好,这其实都只是我与你们在大学四年,不,甚至中学、小学这么漫长时间中拉开差距的一个体现。”

  “如果世界是个舞台,那从小你们就有了最好的舞鞋、最好的老师,而我们则是赤脚踩在冰冷的舞台上,茫然摸索。你们可以轻盈地跳起,而我们每一次跳跃,都要忍受落地时脚板冰凉的痛楚;你们从最开始就知道什么是最美的舞姿,我们却要等到表演时,看见你们的舞姿,才知道如何学习。”

  “我也想奋力追赶,”我忍不住红了眼眶,“可是太难了。”

  她没说话,转动着手中的钢笔。许久之后,她突然开口。

  她说:“Grace,我也曾经很想要一双舞鞋。”

  【2】她一直以女神为榜样,希望能成为女神那样的人。

  她说她16岁的时候,是个特别土气的姑娘,衣服只会穿校服,头发只会扎马尾。她也尝试过改变,但奈何审美水平有限,偶尔的几次尝试均遭到了班上同学的打击,甚至连老师都忍不住提醒她:“夏星,我觉得你扎马尾比较好看。”

  于是她只能保持那土气的打扮,在班上当一个默默无闻的中上游学生。

  她没有朋友,也很少有人和她说话,常常是独来独往,偶尔有人和她说几句话,她就觉得非常高兴。

  当时班上有一个女神,也就是她最羡慕的女生。

  女神名叫盛欣,父亲是某医院院长,母亲是某大学知名教授,家境优越,能歌善舞,长得也格外出众。这么完美的条件,总要有些缺陷吧,比如同学嫉妒、成绩太差之类的。可偏生女神情商极高,全班无论男女都和她玩得很好,成绩也很是拔尖,轻松学习,也能考年级前三。

  她一直以女神为榜样,希望能成为女神那样的人。但是女神周边粉丝太多,以她负五百的渣渣战斗力,根本挤不进女神的朋友圈。于是她从来都只是远远观望,直到高二文艺汇演,她终于得到了和女神接近的机会。

  文艺汇演是学校极其重视的活动,获得优秀班级的班主任可以得到一笔不菲的奖金,于是班主任下了硬性指标,强求全班女生一定要奋斗努力,拿下文艺汇演前三名。

  为什么是全班女生奋斗呢?

  因为这个可怜的理科班一共只有九个女生。

  好在本班有女神盛欣,打小学习舞蹈的女神当着班主任的面信誓旦旦承诺,一定会拿下文艺汇演第一名!

  听到这豪言壮语,全班同学都屛住了呼吸,而女神浑然不觉不妥,在七十多片“绿叶”中扫向那另外八朵“金花”,目光里全是信任道:“我相信我们班虽然女生少,但质量很高!”

  ——这是夏星第一次被夸为质量高的女生,虽然有浑水摸鱼之嫌。

  【3】我如果跳得好,她就给我买一双很漂亮的舞鞋。

  当天下午,盛欣就将所有女生召集开会,并下达了命令,要求每个女生都去买一双红色的高跟鞋,练习华尔兹。

  女生们叽叽喳喳开始议论哪家舞鞋质量好、哪家舞鞋好看,唯有夏星,下意识便开口:“多少钱?”

  说完这句话,夏星立刻察觉不对,沉默下来,紧紧抿住唇,没有再开口。

  其他女生浑然不觉夏星的忧虑,满不在意道:“不要太在意价格啦,高跟鞋一定要买好的,不然容易崴脚。”

  夏星唯唯诺诺称是,只有盛欣有些担忧地看着她:“你不方便吗?”

  “哦不,”夏星下意识撒谎,“方便的,是一起买还是各自买各自的?”

  “大家自己买吧,”盛欣点点头,“不想买的可以跟我说。”

  当然没有人会在此刻说不想买,这是一个融入集体的机会,谁也不想当一个异类。

  于夏星而言,这个机会太难得了,所以她更不会放弃。

  当天回家,她立刻和母亲说想买一双红色的高跟鞋参加演出。当时她母亲正在一旁做菜。她的家很小,厨房、卧室、客厅,都由这二十平方米承担。她母亲在一旁炒菜的时候,她坐在从小学用到现在的书桌前,可以看到母亲锅里翻炒的豆子。

  听到她的话,她母亲愣了愣,随后立刻拒绝:“不行,你好好读书就好,不要参加这些活动了。”

  “可是这是全班女生都要参加的!”夏星继续争辩。母亲头也不回,直接拒绝:“那你就说家里买不起,你不参加。”

  “你就是舍不得钱!”

  夏星恼怒出声,母亲身子一僵,猛地用勺子将锅一敲,高吼出声:“对啊,我就是舍不得钱。钱很好赚啊?天上掉下来啊?有本事你自己买啊!没有公主命就别得公主病,你爸走这么多年,一分钱都没留给我,我把你养大很容易啊?”

  夏星不敢说话,但慢慢红了眼眶。母亲关掉火,一面盛菜一面絮叨:“咱们家什么条件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和别人不一样,就别跟着闹了,懂事点。”

  “可是”夏星还想说什么,却又觉得说出来的理由似乎在母亲眼里都不值一提,但她还是鼓足了勇气,“我想参加,我想和其他同学一样我怕他们瞧不起我。”

  “那你买了高跟鞋,别人就又瞧得起你了吗?”

  母亲将盘子放在她面前,一锤定音:“两个世界的差距,不是一双高跟鞋能弥补的。好好读书,等你考上好大学赚钱了,别人就不会瞧不起你了。”

  夏星没说话,她抿紧了唇。

  第二天去上学的时候,盛欣特意来找了她:“你妈准你买高跟鞋吗?”

  那个“不准”二字正想说出口,旁边女生就笑了起来:“高跟鞋也不贵啊,为什么不准?”

  “不是钱的问题,”盛欣皱了皱眉,“我妈还担心我耽误成绩。”

  “她成绩也不好啊”女生继续说,随后意识到自己说错话,吐了吐舌头,转过头去。夏星抓紧了书包,盛欣静静等着她的回答。

  今天盛欣和她一样穿着校服,然而盛欣的校服干净整洁,合适得体,头发用漂亮的珠花扎着,梳得一丝不苟。于是她们哪怕穿着同样的衣服,却有着截然不同的气质。这不是女神和女汉子的差距,而是两个世界的差距。

  夏星手心里全是汗,放在书包上的手抓了又放,放了又抓。

  她想如实说不参加,然而面前的人却如明星一般耀眼,让她忍不住想飞蛾扑火,更加靠近一点。

  挣扎了许久,她笑了起来:“我妈说,”她的声音有些发抖,“我如果跳得好,她就给我买一双很漂亮的舞鞋。”

  “那就好。”盛欣微笑起来,“那训练的时候,你先拿我的穿着。等快上场的时候你再拿那双新的。”

  “好。”夏星慌忙点头,像是要掩盖一个不得了的秘密。

  【4】我可以请你做我的舞伴吗?

  其实动物都有向往美好的本能。

  比如说飞蛾拼死扑向火堆,那是因为火堆有着黑夜里不可寻觅的温暖。

  比如说夏星拼命靠近盛欣,那是因为盛欣有着与众不同的优秀。

  他们都想靠近美好的事物,企图从这些美好中分享一些,然后让自己慢慢也变得美好起来。

  所有人买到高跟鞋的第二天,大家就开始练习华尔兹。

  盛欣私下给了夏星一双高跟鞋和舞蹈衣,那是一双粉色、有着蝴蝶结的高跟鞋,精致漂亮,比在场所有人的高跟鞋都要耀眼。

  所有人都赞叹着夏星高跟鞋的美丽,夏星一时间竟无法说出那是盛欣借给她的鞋子。

  于是在有人询问这是不是她妈妈给她买的舞鞋时,她讷讷点了头,小声说:“嗯,我妈买的。”

  彼时盛欣在人群里,目光复杂地看了过来。夏星慌忙看过去,目光对视之间,盛欣竟是弯了眼角,温和道:“阿姨的眼光真好,这双鞋很漂亮。”

  那一刻不知是什么感觉。一方面,夏星知道盛欣不会说出这双鞋的秘密,心里的石头仿佛落到了地上。而另一方面,盛欣的举动,却又让夏星心里有了一种更深的自卑感。

  你看,这就是出身良好的姑娘,她与你的差距不只是身上那件衣服、那双鞋子,还有举手投足和内心。

  你虚荣地想要别人的赞扬而不惜撒谎,而她却能大方地将这些赞扬拱手让给你。

  能够拱手让人的东西是什么?是她已经拥有太多、不需要珍惜的东西。

  旁人难有的夸赞,对于那些优秀的人而言,已是可有可无的东西。于是在这场内心的较量里,你早就已经输了个彻底。

  于是那双粉色的、精致的舞鞋,仿佛带着利刃,夏星穿着它,一面欢喜,一面痛楚。

  不过这些复杂的内心活动,并不妨碍那双舞鞋给夏星带来的好处。

  她面对不了盛欣,但她可以骄傲地面对其他人。

  于是她一扫过去的怯懦和胆小,十分努力地练习舞蹈。

  其实她的身材不错,身体也很柔软,稍加努力,就比其他人跳得更好。选第二领舞那天,她和其他七名女孩子站在一起重复同样的基本功动作,然后盛欣和男生那边的领舞一起讨论,过了一会儿,男领舞先宣布了男生那边的第二领舞,那个人是班上的学习委员,陈楠。

  陈楠成绩优异,英俊帅气,他是第二领舞,大家心里都有数。陈楠和盛欣说了几句话,随后就朝着女生堆走了过来。

  一排女生站得笔直,夏星听到自己跳得飞快的心跳声。她低头注视着脚下粉色的高跟鞋,突然就有了莫大的自信。

  她想,她穿着最美的高跟鞋,她穿着漂亮的舞衣,她并不比别人差,为什么要低头呢?

  于是她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来,然后对着向自己走来的俊朗少年,微微笑开。

  那是春末四月,阳光温和,夏星的笑容就像学校后山的灼灼桃花,看愣了众人。少年脚步微微停住,随后转过头去,指着夏星,看着盛欣,高声道:“为什么不选她?”

  盛欣静静注视着夏星,片刻后,她也开口出声:“你没指错,我选的是她。”

  陈楠轻轻笑开,快步走到夏星身前,微微躬身,伸出手来,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

  “我可以请你做我的舞伴吗?”

  “当然”夏星第一次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和骄傲,微微点了头。

  【5】我的心事,不能说出来。

  夏星当上了第二领舞,站在和盛欣平行的右边。

  开始还有些女生不满,但看到夏星飞速地进步,所有人慢慢没有了言语。

  大家开始靠近她,同她说话,与她开玩笑,好像过去对待盛欣那样,偶尔眼里还会有艳羡和嫉妒。

  有人猜测她家可能很有钱,因为那双高跟鞋和那身舞衣价值不菲。询问她的时候,她也就不置可否地笑笑。于是大家将她的沉默当作默认,而她也开始做一些故意暗示自己家庭出身不错的事情。

  和大家练舞练晚了回家时,她会故意走到别墅区,然后告诉大家不用送了,她自己回去就好;也偶尔会和大家说让大家先走,家里人会开车来接她。

  她很少和大家出去玩,偶尔出去一次,也是出手阔绰地将自己一个星期的零花钱全部花上。

  她做这些事的时候,陈楠都会皱起眉头,然而她却浑然不觉。她只觉得自己和大家的相处越来越容易,成绩越来越好。

  她内心中开始暗暗感激那双高跟鞋,感激她所有的谎言。她想,如果没有那些谎言,同学们大概还是同以前一样,将她看作一个透明人。

  为了维护这些谎言,为了让自己更优秀起来,她比过往更加努力。

  每天练舞,她是到得最早的,离开得最晚的,而盛欣和陈楠就陪着她。

  他们常常是在天台上练舞,于是每次他们都能看着太阳下山,星星升起。陈楠和她一同舞蹈,而盛欣就在旁边观看,偶尔出声指点,告诉她不足与缺陷。

  练到累了,他们三个人就一起去吃夜宵。常常是路边摊,陈楠细心,一定要将竹筷上的刺磨平才递给她们,然后又会以“自己是男生”的名义,早早将账结过,最后再一个一个将她们俩送回家。

  偶尔他们吃完夜宵不会回家,会去河边坐坐聊天,也会回到学校天台看星星,带着三罐果汁,还有满夜星光。

  大家互相讲心事,但夏星是从来不说的。

  盛欣的心事是父母不和,是不能选自己想选的路;

  陈楠的心事是成绩不够好,是想要出国;

  而夏星呢?她的心事很简单,就是穷。

  她不敢告诉别人她的穷,她穷的不只是钱,还有心。

  她早已意识到,盛欣、陈楠这样的人与她这样穷到骨子里的人截然不同。她夏星不是成绩好就可以赶上他们,不是有钱了就能理解他们,她除了伪装,根本不能进入他们的世界。

  于是每每谈到她的心事,她总是缄口不言,顶多说一句:“我的心事,不能说出来。”

  陈楠和盛欣也从不追问,抿一口啤酒,仰头看看星星,也很好。

  【6】我的未来没有考虑过你,也希望你不要带着我,去考虑未来。

  两个月过后,文艺演出如约举行,他们班的华尔兹不负众望,拿到了第一名。班主任激动得一下来就往夏星和盛欣那边扑,陈楠眼见班主任魁梧的身躯扑过去,一把推开旁边的哥们儿,就扑到了班主任怀里,高喊了一声:“我们拿了第一名,太棒了!”

  班主任被陈楠撞得吐血,夏星和盛欣拉着手退了一步,忍不住笑出声来。

  当天大家都很高兴,又正值周五,于是全班男生女生干脆约出去烧烤。当天晚上大家搭了帐篷,升起篝火,每个人一瓶啤酒,高喊干杯。

  陈楠坐在夏星左边,盛欣坐在夏星右边,陈楠一如既往地为她们清理好竹筷上的刺才给她们,喝酒的时候只要敬到夏星他就来一个挡一个。

  众人哄笑起来,都说陈楠对夏星有意思。陈楠大概是喝酒喝多了,有些兴奋,谁说他就撩袖子抽谁,你追我跑,一时间场面混乱无比。

  夏星和盛欣坐着几乎笑出眼泪,盛欣也喝了一些,面上红红的。她靠在夏星肩膀上,同夏星说:“我跟你说,其实你特别好,比谁都好,真的。”

  夏星将手搭在盛欣肩上,温和道:“我也觉得,你特别好,比谁都好。”

  盛欣咯咯笑了起来。两人看着跳动的篝火,那片刻,夏星觉得特别安心。

  当天晚上,大家玩到凌晨才回去。陈楠喝多了,走路一蹦一蹦的,却还要坚持送夏星回去。班上人很识趣地给他们留下了二人空间,让陈楠送夏星。陈楠酒壮人胆,也不推辞,拖着夏星就往回家路上走。

  一路上他们谁也没说话,陈楠拉着夏星的手腕,跌跌撞撞带着她往前走。

  灯火通明,车来车往,他手上全是汗,也没放开她。

  夏星心跳得很快,却仍旧是一言不发。

  他们走了很久,终于走到夏星以前撒谎时每次都到的别墅区。夏星突然反应了过来,开口出声:“到了,我自己进去吧。”

  “哦,好。”陈楠反应过来,放开她的手。夏星转身,正准备离开,陈楠突然开口:“夏星!”

  夏星顿住步子,回过头,看着灯光下的少年。他面容俊朗,身材颀长,昏黄的灯光落在他身上,让他有种莫名的温暖感觉。

  “我要出国了,去美国。”他突然开口,夏星心上猛地一震,不可思议地看着他。陈楠的声音里满是紧张:“你愿意跟我一起去吗?”

  夏星没有说话,夜风吹过来,她突然觉得有些冷。

  她想说她愿意,可这次,她没有能带她越过大洋彼岸的舞鞋。

  于是她苦笑起来,想都没想就拒绝:“不愿意。”

  陈楠微微一愣,片刻后,他有些尴尬地笑起来:“那也没事,那我就不出了吧。我和你在国内一起考大学”

  “你走吧。”她再次开口,“出国挺好的,我不愿意出,但不能耽误你的前程。”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夏星转过头去,忍住了即将落下来的眼泪,声音镇定,“你出不出国,其实和我没什么关系,你不用考虑我。”

  身后人许久没说话,那沉默的时间,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许久后,少年终于再次开口,声音里带了哭腔:“我以为你懂的。”

  “我懂的。”夏星背对着他,任由眼泪落下来,声音却没有一丝更改,“可是,那又怎么样呢?”

  “我的未来没有考虑过你,也希望你不要带着我,去考虑未来。”

  说完,她疾步往前,匆匆走进别墅区,然后在门卫即将吼出声之前,捂着脸蹲下身来。

  外面那个少年静站了片刻,用手背抹了一把脸,转身离开。

  【7】她像是午夜参加舞会的灰姑娘,十二点的钟声响起,她就要回归那破破烂烂的生活。

  第二天到学校的时候,陈楠像什么事都没有一样向她微笑,而她内心仿佛是有一道墙,再无法靠近他。

  她私下找了盛欣,将舞鞋还给她。盛欣沉默了片刻,最后才道:“不这是我送你的。”

  “是吗”夏星有一些尴尬,想了片刻,却还是收回了舞鞋,将舞鞋装进了书包。转身离开的时候,她忍不住开口:“这样一双舞鞋,对于你来说,大概不算什么吧?”

  盛欣没有说话,夏星继续喃喃道:“可它对我很重要。因为只有穿着舞鞋才能加入舞会,我想进入这场舞会,但我却从来买不起一双舞鞋。”

  说完,她匆匆离开。盛欣静静看着她仓皇离开的背影,张了张口,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没过多久,陈楠就在班上宣布要去美国。文艺汇演余热还没过去,班上同学为了给陈楠饯行,决心将陈楠的饯别宴变成一个班上的舞会。

  班上掀起一股买高跟鞋的热潮,每个女孩子都在欢喜地讨论着那天的衣服和鞋子。提及漂亮的高跟鞋时,有个女生突然开口询问夏星:“夏星,你妈不是说你跳舞如果足够好,就给你买一双很漂亮的高跟鞋吗?不会就是粉红色那双吧?”

  “当然不是,”夏星习惯性撒谎,弯着眉眼,从容道,“舞会那天穿过来吧。”

  所有人叽叽喳喳议论起来。

  盛欣不动声色地看了夏星一眼,暗中踹了她一脚。

  夏星装作不知,转过头去,低头开始写作业。

  回到家里,夏星悄悄砸了自己从小到大的存钱罐,拿出了仅有的两百块钱。

  时间一天天过去,夏星每天都在街上晃荡,就希望找到一双两百块以下又漂亮的鞋子。

  然而她总是不满意,直到有一天,她在一个柜子里看到一双水钻镶嵌、闪闪发光的高跟鞋。

  女生对于钟爱的高跟鞋,就像对于恋人一样,只需要一眼,便能识别出来。千万双鞋中,就是那么一双,如此独特,如此非它不可。

  可是那双鞋这么昂贵,2380,是夏星一个学期的生活费。

  她没有这么多钱,于是只能站在玻璃窗外,静静站着。

  没有多久,舞会如约而至,而夏星每天都到那家鞋店门口,静静守望着那双鞋。

  有那么一瞬间,夏星觉得,那双鞋就像陈楠一样,她可以用谎言去试一试它,却永远无法拥有它。

  他为什么选择她呢?

  如果告诉他她真实的一面,如果那天没有穿盛欣那双精致的舞鞋,他还会选择她吗?

  她像是午夜参加舞会的灰姑娘,十二点的钟声响起,她就要回归那破破烂烂的生活。

  美国就是她十二点的钟响,让她清楚知道,再如何伪装,她也只要得起那几个小时。

  【8】你总觉得自己不好,可是,却让我输了个彻底。

  舞会如约而至那天,夏星失去了去的勇气。

  她坐在家里写作业,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她看着太阳慢慢落山,星星慢慢升起,写着的作业本,不知道突然就被哪里来的水滴晕开。星星倒映在眼泪里,她突然想起那个俊朗的、温柔的少年。

  一时之间,她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突然涌起了一种莫大的勇气。她站起身来,趁着母亲不在,翻出了母亲的银行卡。

  她将卡放在口袋里,颤抖着身子冲了出去。

  她知道自己在做怎样的事情,因为害怕,因为羞耻,所以她只能疯狂奔跑,企图借呼啸的风声忘掉这一切。

  在店面打烊之前,她冲到了那家店里,穿着洗得发白的校服,指着柜子里精致华美的高跟鞋,含着眼泪,执着道:“我要那双鞋子。”

  于是她终于买到了如她心中所想的那双美丽的鞋子,也买到了她心里最想要的华美的连衣裙。

  晚上十点的时候,她终于到了约定好的紫藤长廊。

  到的时候,紫藤长廊空无一人,只有月光。

  结束了。

  她站在那里,静静地想。

  她身披偷来的美丽,带着莫大的勇气,然而这一切,却已经结束了。

  夜风有点冷,她整个身子忍不住微微颤抖起来。在几乎忍不住弯下身抱住自己的片刻,她突然听到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你有这么漂亮的衣服,为什么不早点来呢?”

  夏星愣了愣,她回过头,看见站在那里的盛欣。

  她穿着简单雅致的连衣裙,面上全是惋惜。夏星没说话,许久,她终于颤抖着说:“因为,这本来不该属于我。”

  “那你随便穿什么都可以来,而且,我也可以借给你。”

  “谢谢你,”夏星忍不住笑了,谢谢你借给我。可是我总不能所有东西都是借来的。“

  “你是不是很瞧不起我?”夏星笑弯了眼,“没有公主命,却总是想要公主的待遇。我妈总叫我别想这些,好好读书就好,可是我总想和你一样,和大家玩得好,让大家接纳我,聪明,有能力,成绩好”

  “可是我连一件好衣服都没有,你们觉得无所谓的事情我觉得有所谓,你们不在意的事情我在意。你们的话题我几乎不敢开口,因为我害怕我说错,但是你不一样。”

  “你说错也无所谓,因为你哪怕错了,大家也觉得可能是他们错了。”

  “如果你不曾借我那双鞋,我可能不会知道,原来我只要有个好出身也可以和你一样;如果你不曾借我那双鞋,我可能不会如你看到的这么虚荣、这么可憎。”

  “可恰恰你借了我那双鞋。你借给了我,让我知道只要有了它,就可以活得如此美好、如此精彩,于是我不愿意还了。可这不是我的东西,我要守着它,只能靠一个又一个谎言。谢谢你,”眼泪从夏星眼里落下来,她嘶哑着声音说,“没有揭穿我的谎言。”

  “如果没有这些谎言,没有你的那双鞋,陈楠怎么会看到我,大家又怎么看得起我?”

  “没有人看不起你!”盛欣冷声开口,“看不起你的,仅是你自己。”

  “我看不起自己,也是因为,我太清楚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从来没有上过补习班,没有任何特长。我不知道如何和人相处,也不懂得哪些衣服好看,哪些不好看。”

  “盛欣,虽然你和我一样活在这个世间,”夏星慢慢闭上了眼睛,“但却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

  “我父亲早早去世,母亲摆着小摊,勉强度日。”

  “你们学着舞蹈、乐器的时候,我在炒菜、洗衣服;你们去补习班上课的时候,我在陪着我妈找城管要回我们的东西;你们坐在冷饮店里嫌弃果汁不好喝,我蹲在门外喝西北风。”

  “所以我从来学不会你们的优雅,也从来不懂你们的话题。你们的优秀与生俱来,更可怕的是,你们明明已然足够优秀,却还有比我更明确的目标、更顽强的毅力。我在奋力奔跑,你们却也从不松懈分毫。如果没有这些谎言,我该如何与你们并行?”

  “你会看得起我吗?”夏星哭着大笑出声来,“当我穿着土气的校服,当我小心翼翼与你们搭话的时候,你正眼看过这样的夏星吗?!”

  盛欣没有说话,许久之后,她慢慢道:“我一直知道你在撒谎,你在骗人。可是夏星,我却仍旧愿意与这样的你做好朋友。”

  “从来没有人说唱歌跳舞是一个优秀的人的必备素养,也没有人说值得交往和尊敬的人一定要优雅从容。夏星,你经历过我这样的人从没经历过的生活,你比我更懂得如何照顾人、如何体贴人,也比我更深刻地理解这个世界。”

  “我从不是因为你穿得更好、你家有钱靠近你,而是因为你本身吸引我。”

  “其实当时第二领舞不是你,因为以往你一直低着头,从不让人看到你。然而当你抬头对陈楠笑的时候,我突然改变了主意。”

  “只要你不去刻意贬低自己,抬起头来,你其实比谁都好。”

  “夏星,”盛欣红着眼,温柔道,“陈楠明天就去美国了,他对我说,他希望你同他一起去美国,但是你拒绝了。我告诉他,不是你不想去,是你不能。”

  “我告诉他你的所有。”听到这句话,夏星整个人忍不住颤抖了起来。盛欣眼泪落了下来,慢慢道:“陈楠很高兴,他说,原来是这样啊。”

  “他让我转告你,他喜欢你,是在你抬起头看他笑起来那一瞬间。他从来不知道你穿的是什么样的鞋、什么样的衣服,因为在他心里,只要你抬头看着他笑,就已经胜过世间千万美景。”

  “你看,”盛欣侧过脸去,“你总觉得自己不好,可是,却让我输了个彻底。”

  夏星没说话,她抬起头来,看见满天星光。

  她忍不住伸出手,仿佛那个人正抬着手,想要拥抱她。

  然后音乐响起,华美的高跟鞋在月光下闪闪发光,她穿着美丽的衣服,旋转着闭上眼睛。

  【9】它始终穿在你的脚上,你看不到它,只因它有魔法。

  她始终没有见陈楠最后一面。

  但是在陈楠离开那天,她把班上玩得好的人都请到了家里吃饭。没有人露出诧异的目光,每个人都玩得很开心。

  高中毕业时,她以全市第一的成绩进入了全国排名第二的大学,然后又拿全额奖学金去美国念了研究生。

  在美国人来人往的街头,他再遇到她。

  华人的同学舞会,她穿着随意,在众人的起哄声中跳了一段不伦不类的舞,但她的笑容如此美丽,眼如星光闪亮。他隔着人群望她,仿佛是十七岁那年,四月春光。

  然后她走下来,与他闲聊。同学准备了中餐,他拿过筷子,为她细细将刺刮掉。

  “怎么这次不穿好看一点的舞鞋呢?”他不由得笑开。她微微低头,弯起嘴角:“我有穿啊。”

  你身边总会有这么一些人,他们有不凡的父母,有良好的家庭教育,有优渥的物质条件。他们性格活泼,他们学习成绩优秀,他们美丽大方,他们与众不同。他们与出身平凡、视野狭隘、面容普通的你截然不同。你和他们在这个世界同台演出,他们脚穿美丽的舞鞋,身姿优雅,而你赤足褴褛,拼命模仿。你看到他们的舞鞋在灯光下闪闪发光,而你只有双足伤痕累累。

  可是

  夏星微微抬头,温柔地看向那个等待多年的少年,想起多年前那个夜晚,盛欣陪着她去还那双2380元的高跟鞋时对她说的话。

  她说:“夏星,你知不知道,上帝早在你出生的时候,就赋予你一双隐形的舞鞋。它始终穿在你的脚上,你看不到它,只因它有魔法。只有在你知道你也是一位公主的那一刻,你才能看到这双隐形的水晶鞋如何流光溢彩、艳压群芳。

  只要你自己不愿低头,你就从不曾低人一等。

  文/熄歌

赞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