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姑娘的眼泪是甜的

  作者群里苏陌又在和夏栀吵得不可开交,槽点无非是女生极度在意的“胖瘦”问题。苏陌说自己一个月胖了四斤,夏栀叹气说自己怎么吃都不胖,于是开启了今天的世纪大战。苏陌骂夏栀“瘦猴子”,夏栀说苏陌是“死胖子”,骂到最后,他们同时在群里艾特我,一个问我她胖吗?一个问我他瘦吗?我思考良久,于是默默地屏蔽了作者群,摇头叹了口气,深藏功与名。

  夏栀不是骨瘦如柴,苏陌也不是丰腴腻脂,我之所以不想回答,是因为在我年少的记忆里,深藏着一个胖女孩美好的样子。

  女孩的小名叫小冉,从小就长得圆滚滚的,以前大人们都说她可爱。后来渐渐地长大了,大人们总会劝她少吃一点,同学们也总是嘲笑她是个胖妞,长大后的她,再也没有听到别人形容她可爱。

  年轻的时候我总觉得体胖的人天生就大度,能插科打诨地融化旁人对她们的笑话。小冉就是这样,身边的朋友同学都喊她“小胖”“胖妞”,更过分的人会直接叫她猪,小冉好像从来都没有生过气,至少是从未当着我们的面翻脸。这样的后果是大家更加肆无忌惮,直到有一天体育课,小冉缺席了。

  她没有请假,也没有报备,体育老师点名的时候,纳闷地问大家:“小胖为什么没来?”

  你看,连体育老师都这么叫她,可见当时大家对小冉的看法也不过一个“胖”字。

  “大概是觉得自己跑步不好看吧。”人群中有人这样说。

  彼时的我站在后排,原本是跟着同学一起想大笑,忽而想起了小冉被大家嘲笑时一闪而过尴尬的样子,不知道怎么心里忽地就不是滋味。我想,我们喊小冉“小胖”的时候,她应该是讨厌我们的吧?

  那天体育课是八百米测试,体育老师千方百计地找到小冉。小冉跟着体育老师走到操场的时候,撇着嘴巴分外委屈,一个劲儿地重复:“老师,我真的肚子疼,跑不了。”

  体育老师叹气,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拍了拍小冉的肩膀,冲她笑了笑,突然就攥着拳头搞笑地说了句:“小胖加油。”

  小冉低着头没说话,很是配合地站到体育老师指定的起跑线上。

  口哨声响起后,我想体育老师的那声“加油”,已经成为小冉全部的勇气。

  胖子跑步也许不好看,但这并不代表胖子一定就跑得比别人慢。

  八百米要绕操场跑两圈,跑到一圈的时候,小冉忽然发现自己居然是她们小组的第一名。

  跑到一圈半的时候,她已经领先第二名足足五十米。

  最后半圈冲刺,体育委员忽然跑过来陪跑,一边跑一边喊:“纪小冉加油!你可以的!加油!”

  渐渐地,操场边上汇聚越来越多的同学,连同体育老师一起激动地扯着嗓门喊。

  “纪小冉加油!”

  “纪小冉加油!”

  “纪小冉加油!”

  我想那是她一辈子听过的最好听的声音。

  终于,两圈结束,纪小冉坐在煤炭渣子铺就的简易跑道上大口大口地喘气,同学们一窝蜂跑过来,把她围在中间,一会儿给她递水,一会儿给她递毛巾,纷纷朝她竖大拇指,说:“小胖,行啊你。”

  这会儿“小胖”比任何时候都要可爱。

  纪小冉笑了,笑着笑着,她又哭了。

  我看着她泛泪的眼睛,心想,那眼泪肯定也是甜的。

  时至今日,我都记得小冉那个时候笑着落泪的样子,我想她是幸福的,也确信她会在那次体育测试之后释怀,原谅大家对她善意的玩笑。

  写完这篇专栏的时候,我看向窗外,长沙的雾霾是沉重得密不透风一般的灰色,祝家庄的雾是白色的,又轻又柔的白色,当太阳升起后,雾就像一个巨大的棉花糖被阳光吃掉了。

  我取消作者群的屏蔽,世纪大战依然如火如荼,我默默地输入一行字–

  一个太瘦,一个微胖,负分滚粗。

  群里终于安静了。

  文/莫默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