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一岁的极夜

  一

  原本打算从长沙飞成都的董,临时拖着行李箱,踏上了去厦门的火车。

  “绿皮火车就这么晃荡着,我跟随着时不时响起来的哐当声祈祷着旅途快点开始,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把自己置身于大海,微腥的海风拂面而来的时候,突然有种被宽恕了的感觉”事后提起这次临时改变主意,董是这么说的。

  我没有跟她一起旅行过,也只能在她环游结束,稍作休息的时候,接过她带给我的各种特产,陪着她吃一顿饭,听她说着那些独自往前的旅行。

  二

  我刚遇见董的时候,她并不是一个可以独立旅行的人。

  像一只树袋熊一样,永远都睡不醒的董,天生缺乏某种活力。她总是小心翼翼的,说话声音不大,平常不主动发表自己的看法,跟班上很多积极主动表现自己的人不一样,董似乎自带了一种灰色的感觉,淡淡的,旧旧的,独立在班上女生的小圈子之外

  后来我跟董聊起对她的最初印象,她歪着头笑了。

  “我从小就在姐姐们的呵护下长大,虽然说是疼爱,也因为每个姐姐都有自己的看法,最后为了不让她们难过,只好把自己的看法掩藏起来换来大家安好的同时,也丢掉了表达自我的权利”

  虽然是个善良的人,但是缺乏改变自己生活的勇气,所以只好这样生活着,这是我跟董,跟大多数人的生活。缺乏百分之十的勇气,努力扮演着普通的百分之九十!

  三

  董在二十四岁之前,一直没有谈恋爱。

  她曾在QQ上偶尔聊到过高中时偷偷喜欢过的男生,问到有没有告白的时候,也只是敲出“我这么丑也是不适合啦”。

  关了电脑然后,再一个人躲起来难过,睡一觉醒来再忘记这件事,这是她的一贯作风。

  忘了多久以后,她告诉我,她恋爱了

  “大概未来的人生道路上也可以多了一笔–曾经也是被人喜欢过。”

  董的转折大概就是来自这一场恋爱。不喜欢别人却勉强自己跟别人在一起,只是为了回应对对方的期待,终于还是在现实面前崩溃。

  “我已经懒得勉强自己去回应别人的期待,之前一直觉得,或许是没有享受到足够的自由,所以才会不懂得珍惜羁绊,等到自己拥有自由后,才发觉,自己已经无法适应别人的生活脚步”

  二十四岁的董,剪掉了为了找男友留起来的长发,把头发染成了自己喜欢却从来没有尝试过的颜色,一贯犹豫的她,随意地踏上了旅途

  “虽然说起来很对不起那个男生,这件事却让我明白了,或许我可能一直都无法与人长期生活在一起这个事实,这么确认以后反而让我放下心来,也就不需要为了勉强自己跟上别人的脚步而再去承受些什么,从现在开始,为自己活着就好!”

  我第一次在她的身上看到了其他颜色在闪烁,不同于高中阶段,裹在笨拙校服下面的灰色的身影,二十四岁的她,似乎开始明亮起来。

  四

  二十四的她,吃着川菜临时改变自己的旅途开始,已经过去了六年,我们终于从二十多岁的青年跨入了三十岁的中年行列,她似乎已经在独立行走的道路上寻找到了新的旅行的意义

  “我们什么时候一起去旅游吧?认识了这么多年,我们还没有一起出去玩过”

  我想也是,连能一起看过的风景都没有,想来也是我们友情的遗憾!

  “想去哪里呢?”

  “去看极夜吧!”

  处在永无止境的黑夜里,明明知道太阳就要升起,可是你却感受不到它的存在,会很绝望吧?绝望过后,才能拥有往前走的力量!

  只是想到自己竟然就快三十岁的年纪,心里突然有点感慨,原本柔弱的女生也找到了自己的生存之道,而我,要以什么样的姿态来生活下去呢?

  或许,看到极夜以后的我,就能找到答案吧!

  文/小狮

赞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