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的小小的你

  会有女生悄悄给我留言说,为什么你故事里出现的都是女孩子啊!我们想看男孩子的故事。一方面,作为新晋男神的我,曾经对女生还是有着非常大的吸引力的。另一方面,也只能说–你们这群不纯洁的小伙伴啊!

  今天故事的主角,如大家的意,是个男生。

  那时候的我们无比羡慕那些有着栗色头发的少年,耳朵上戴着颗小小的耳钉,总是塞着耳机听着与平静的外表不相符的歌曲,总是羡慕着上海这座城市,就连阁楼里落下的灰尘都似乎带着些许温柔的气息。

  A就是这样,类似从小说里走出来的人。跟平常男生相比,过于干净的皮肤,说话时声音糯糯的,看上去很乖巧的模样,稍微跟大家有些区别的,大概是那长长的鬓角和隐藏在鬓角下面的耳钉。

  初次发现,是在上体育课的时候。因为经过剧烈的长跑,大家都弯着腰用手撑着膝盖休息,阳光下,总感觉有什么在闪闪发亮。面对我的注视,A倒是很大方地露出了耳朵,小小的耳垂上,银色的耳钉反射着阳光,一闪一闪的。

  “痛吗?”

  A摇了摇头,视线偏开了,眯着眼睛看着太阳的他,浑身散发出一种慵懒的、如同午后晒着太阳的猫一般的气息:“不痛。”他若有所思的模样,倒是让人忍不住怀疑,这句“不痛”是不只是单纯为了耍帅而说出来的台词。

  跟A熟识起来,不过是因为抽屉里的小说。

  青春期是一个难忘又尴尬的阶段,那些无法大声说出口的心烦和不安,都在别人的文字和故事里,变成能指引自己前进的力量,而每期都不漏买的××杂志则写满了对“文艺青年”的向往

  “这个我也喜欢。”

  顺手拿走放在我桌上的杂志,A双手一撑就坐在桌子上看起书来。他低头看书的模样,确实是十分安静,很能吸引女生的那种。

  小时候,我的胃不好,文艺青年们喜欢的咖啡我是万万喝不得的,不管是低价位的雀巢,还是后来郭敬明无数次在小说里提到的星巴克。所有的咖啡对我来说都只是加速胃痛的物品,但对A来说,咖啡已经成为他的生活必需品。

  从雀巢经典的红色马克杯换成家人特意从上海带回来的星巴克限量版杯子,走过他身边都能闻到若有似无的咖啡的味道。也曾打趣过,未来他可以尝试去开家咖啡馆,结果被那句“有可能自己每天老是喝咖啡把自己喝死了”给堵到不知说什么。

  A后来倒是不怎么写东西了。当年的语文课,只要一写作文,他的文章必定是范文,而每到这个时刻,他就会变得狂躁不安:“那个老太太,明明又读不懂我写的东西,到底是怎么觉得我写得不错还要用不标准的普通话这么大声地读出来,丢脸死了。”他把脸埋进书本里,用现在的词语来说,算得上是傲娇了。

  男生一般都很少哭,我自己也是,除开小时候被爸妈揍之外,几乎很少哭。可是在我跟A同学的那三年中,却也看到过他哭的样子。

  那是学校开运动会的时候,刚刚跑完两千米的他来拿寄存在我这里的手机。A跟我们不同,他与那个小说里的世界看上去联系密切,还有一点,当学校规定不能带手机时,其他人是真的没有带,而A则偷偷带了一部最新款的手机。在我们都不知道QQ是什么东西的时候,他的等级已经非常高,在我们还在羡慕那些触及不到的人时,他已经开始用自己的文字在文学网站构筑自己的世界

  那天A接过手机,看了一下短信,突然间就哭了起来。或者说不是哭,只是呆滞地流着眼泪,没有哽咽,没有其他的表情、动作、声音,只有眼泪好似泉水一般,从眼睛里不断涌出

  那是我第一次听到他的朋友的故事,弹着吉他的少年与白血病和死亡的故事从主角到故事情节都好似小说里的桥段,一点都不像我这种普通人会经历的生活。

  而A坐在草地上望着天空的表情也从此住进了我的记忆里,笑着的A、哭着的A、奋力写字的A、因为羞涩躲进书里的A,到最后被定格成一个寂寞的A

  在很久之前,我一直觉得他比我要更适合文艺圈,至少,我写不出他那种很有自己风格的句子,也无法把对上海以及当年青春派的文风揣摩得那么精准,可是我却阴差阳错地进了文艺圈。而A,根据最新的消息得知,他在某个广告公司做营销。

  倒是总会回忆起那样的场景,夏天的天空被拉得老长老远,偶尔飘着几朵白云,热辣辣的太阳晒得人眼睛都睁不开,体育老师让大家自由活动。A一早就占据了树荫下的石凳,扬着手里的小说,示意我坐过去

  “魔术师是拥有很多秘密的人,但拥有很多秘密的人活得并不快乐”带着南方口音的糯糯的声音传到耳朵里,瞬间让这些字眼带上了特有的温度

  那你,还快乐吗?

  文/不夏

赞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