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关注防失联,看最新回复 “n”

学长,认栽吧(一)

  内容简介:

  大学女生唐缘的小狗钢镚儿无意间咬伤了校草卫鸣秀,卫鸣秀居然以此为由,让她赔付精神损失费——每天中午请他吃饭,为期二十天。

  前有卫鸣秀对她的穷追猛打,后有宿管大妈对钢镚儿的围追堵截,唐缘抱着钢镚儿,能否杀出一条“血路”,保住她心爱的小狗,留住她心爱的人?

  唐缘满脸尴尬,眼睛偷偷扫过身旁皱眉的男子,找不出任何能说出口的话语。

  此刻,两人并排坐在出租车内,气氛寒冷窒息,从窗外刮过的寒风钻进车内,以万马奔腾之势席卷着唐缘忐忑的心。归结起来二人风驰电掣赶往宠物医院的根本原因,就是她怀里的这条贱狗,在学校美丽的大草坪上嬉戏玩耍时,突然咬伤了全校的校草——卫鸣秀。

  现在,这位校草正黑着那张俊美的脸,右手痛苦地捂着额头,左手上鲜血瘆人,眼神怨毒,大有活剥唐缘的架势。“你再忍忍,马上就到宠物医院了,我刚刚在百度地图上搜索过具体位置,最多还有三分钟路程,拐个弯就到。”唐缘打着哈哈,赔着笑脸,眼睛充满歉意地再次看向卫鸣秀的手。没过一会儿,出租车停车,唐缘付完车费,抱着怀中的小狗从左侧下车,卫鸣秀从右侧下车。

  唐缘带着卫鸣秀来到高大的铁门前,铁门旁挂着铜质牌匾:××市出入境动物检验检疫站。

  卫鸣秀瞬间汗颜,说:“你打算把我托运到哪儿?我还没有确定得狂犬病呢。”

  唐缘囧这么紧急的时刻,居然找错地方。

  “实在不好意思啊,这位同学,不用太担心,我们马上就能找到医院,二十四小时内注射狂犬疫苗都有效。”唐缘当机立断,继续伸手拦车。

  不多时,一辆亮着空车灯的出租快速向唐缘驶来,安稳停在她身前。

  唐缘低头向车内望去,小脸儿一僵:“师傅,我们又见面了。”

  刚才她就是打着这个师傅的出租车过来的。

  “哎呀,我刚刚想起来,你们是不是找错地方了?这儿车特别少,猜你们打不着车,赶紧回来接你们。”司机师傅柔和的笑容如春风吹过蓝蓝的天。

  唐缘暗道:你是刚刚想起来吗?还是故意揣着明白装糊涂?

  唐缘和卫鸣秀重新上车,去往医院。

  路上气氛沉默,卫鸣秀突然问了个问题:“打狂犬疫苗,是给狗打,还是给我打?”

  唐缘一口老血喷到嗓子眼儿,看来伟大的校草同学还没弄明白打狂犬疫苗的正常程序是什么,给狗打让你来干什么,壮熊胆的吗?!

  “给你打。”唐缘说。

  卫鸣秀仔细地思考片刻,故作淡定地说:“往哪儿打?”“呃”唐缘自己没有打狂犬疫苗的经验,不知道具体程序,猜测道,“就跟打针一样,应该往屁股上打。”卫鸣秀轻轻咳嗽两声:“我们还是回去吧。”

  “那可不行,必须打狂犬疫苗!我跟你说,狂犬病不感染就没事,如果真的发病,100%死亡,你别冒这个险。”唐缘急忙劝说。

  现在给卫鸣秀打针,最多花费几百块钱,如果以后卫鸣秀因为这件事真有个好歹,她肯定会被卫鸣秀的父母及七大姑八大姨赖上,宰个十万八万跟玩儿似的,打针不为别的,就为图个安心,永绝后患!

  “怎么了?”穿白大褂的医生正在给小猫咪看病,眼睛扫过卫鸣秀血流不止的大手,大概知道了来者目的。

  “喀喀,我怀里的这只小狗不小心把同学咬伤了,出了不少血,我怕他感染上狂犬病,想给他注射狂犬疫苗。”唐缘简明扼要。

  医生走到卫鸣秀面前,认真地抓起卫鸣秀的胳膊,看了下伤势,说:“虽然是小狗咬的,但不能掉以轻心,咬的地方在关键位置,手和头上被咬,得打七针。”

  唐缘脚跟一软,差点儿瘫倒在地,七针,这是要把卫鸣秀扎成筛子的节奏。

  “多多少钱?”

  “进口疫苗贵,一百块一针,一共七百块,国产的全疗程下来四百左右。”

  唐缘心疼地攥着手里那点儿血汗钱,萌生出把卫鸣秀神不知鬼不觉现场做掉的念头。

  她幽怨地看向卫鸣秀,卫鸣秀秒懂她眼神包含的信息:亲,你是要打那个贵的,还是便宜的?你自己的价格,自己决定吧。“打进口的。”卫鸣秀英明果断地说出自己真实的想法。七百元人民币!能买多少瓶康师傅冰红茶,你以为花的是捡来的钱吗?不知道”节省“二字怎么写吗!

  医生摆弄针管的时候,唐缘哆哆嗦嗦转身回避。

  医生单手举着针管转过身来,淡然看向卫鸣秀,皱眉说:“小伙子,往胳膊上打针,你脱裤子干什么?”

  卫鸣秀深吸口气,强压心头怒火,扣起裤子,指着唐缘说:“同学,我不会原谅你的,咱们之间的事儿没完。”

  这一切事件的起因,都是因为她儿子唐钢镚儿,小名镚仔,失口咬了全校的校草卫鸣秀。

  此时唐缘还未曾料到,如此荒诞的相遇,扯出了一段剪不断理还乱的恐怖大学生活。

  距离唐钢镚儿咬人的日子已经过去两个星期,唐缘先行支付了所有医疗费用后,就和卫鸣秀一刀两断,井水不犯河水,从此相逢是路人。

  此刻,唐钢镚儿正肚皮朝天,卧在寝室的纸箱上晒太阳。唐缘盖着薄被,窝在上铺看电脑。

  对铺的欧阳刘寒伸长脖子,指着地面,说:“镚仔又在我鞋里撒尿了,你打算怎么办?不想办法治治它?”

  唐缘愁苦着小脸,我也没有办法啊

  她曾经无数次地尝试和钢镚儿沟通,但是很无奈,它作为人类最忠实的伴侣,始终缺少和人类沟通的才能。

  唐缘打开百度贴吧,在宠物吧浏览了几页帖子,然后快速发帖。

  贴吧流量庞大,十分钟后,唐缘优哉游哉地喝口绿茶,再次打开贴吧,在“我的帖子”里找到刚才发的帖子,已有不少热心人回复。

  楼主:我家的小狗总随地大小便,怎么清除小狗在不正确的地方撒尿留下的气味,让它去正确的地方嘘嘘?

  一楼:你在它撒尿的地方撒一泡,让它清楚地知道这是你的地盘儿。

  二楼:给狗做结扎手术。

  三楼:结扎手术是扎尿的?

  四楼:楼上是弱智吧吧友情客串过来的吧,聪明如我,早就看出来了。

  五楼:我随手一挥,就是如此标准的十五字。

  唐缘觉得依靠贴吧这群脑残人士解决问题,无异于在冰箱里找南极企鹅。

  唐缘接触网络,范围基本锁定三大领域:微博,QQ,贴吧。她去学校的官方贴吧浏览时,有人发帖子说学校4号公寓左侧外墙皮脱落,附近道路被封锁,想回宿舍得从5号公寓后面绕道。

  这么随意地扫描开去,唐缘眼贱地扫到贴吧首页右下角的友情贴吧链接:卫鸣秀吧。

  卫鸣秀居然还有贴吧?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唐缘心头泛起阵阵恶心,手却不由自主地点开卫鸣秀吧的首页。

  帖子:卫鸣秀大大今年升大三,社团活动很长时间都没见到他了。

  帖子:每日一顶,卫鸣秀官方楼。

  帖子:今天在多媒体活动中心看到卫大大帅脸,好开森

  帖子:我来水一发。

  放眼望去,无数吹捧卫鸣秀的帖子迎面扑来,伴随着无数脑残粉漫天的飘香,卫鸣秀吧的会员人数居然奇迹般地突破了两千人,这让唐缘不由得怀疑,现在学校里做智商切除手术的人竟然如此之多。

  “缘儿,我们带钢镚儿出去玩儿吧。”唐缘正在浏览卫鸣秀吧,对铺的欧阳刘寒突然插话。

  “寒儿,你忘记了上次血一般的教训,带它出去一次,花了我七百块的狂犬疫苗钱,它一口下去就是七百块,再一口就是一千四,第三口我这个月就得喝西北风了。”提起这件事,唐缘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卫鸣秀那张欠扁的脸,不由自主打了个冷战。

  “钢镚儿平时不咬人的,怎么专门咬卫鸣秀?是不是卫鸣秀欺负钢镚儿?”欧阳刘寒护犊子地说。

  “不是”唐缘唉声叹气,“当时卫鸣秀手里拿着两块鸡排,可能觉得钢镚儿挺亲的,上去逗了逗它,我正和别人聊天,根本没注意到那边的情况,等我回过神来,钢镚儿就把卫鸣秀咬伤了,这也不能全怪钢镚儿,我平常怕小狗吃肉消化不良,从来不喂肉,卫鸣秀傻了吧唧拿肉去逗,不咬他咬谁?”

  欧阳刘寒扶了扶金边圆眼镜儿,作思考状。

  “寒儿,我有个主意,我们去爆卫鸣秀吧,怎么样?”唐缘狡猾微笑。

  “爆吧啊有够无聊的。”欧阳刘寒自称拥有精明的大脑,很少做出泄愤这种低智商行为。不过既然唐缘想报复卫鸣秀,凭借两人的铁血友谊,欧阳刘寒肯定得力挺她,“你决定了?就咱们俩?”

  “晚上八点,等赵咪咪回来商量商量,卫鸣秀吧是小吧,爆小吧,咱们三个足够。”唐缘邪恶念头恣意横生,不为别的,就是看不惯卫鸣秀高贵冷艳的做派。居然还打进口疫苗!真当自己是傲娇高级小贵宾呢。

  “事成之后,请我两顿麻辣香锅。”欧阳刘寒“残酷剥削”。“行吧,看我心情。”唐缘莞尔。

  俗话曰:三人成虎。唐缘、欧阳刘寒、赵咪咪三人虽然不似猛虎有威慑力,但勉强能算上一支敢死敢拼的爆吧小分队,加上神犬唐钢镚儿,自然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攻城略地,所向披靡。

  指针准时指向八点整,赵咪咪从外面约会回来,立即被欧阳流寒拽到椅子上,三人召开临时三角会议,共同商讨爆吧大计。

  北京时间九点整,卫鸣秀吧的网页被迅速打开,很快,以“论卫鸣秀就是个小傻货!”为帖子主题的大量垃圾水帖充斥整个版面。

  唐缘和欧阳刘寒忙活将近两个小时,刷屏卫鸣秀吧近四十多页版面,一种莫名的幸福满足感涌上心头,唐缘手指哆哆嗦嗦移下键盘,畅快地转头向赵咪咪看去,赵咪咪还在逛天猫。

  两天后,唐缘和欧阳刘寒坐在教室里听课,唐钢镚儿卧在书桌里睡觉,身旁还放着它最爱的狗咬胶,新闻采访与写作课的老师站在讲台上滔滔不绝地讲课。

  “什么是新闻?你们知道什么样的消息才能称之为新闻吗?”老师自信地仰起头,深深为自己从事的职业而感到自豪,神秘莫测地说道,“这是个深奥的问题!”

  “举个简单的例子,让你们能更好地理解这层含义。”老师在讲台上缓缓踱步,说,“比如,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就是新闻。”

  唐缘高兴地眯起眼睛,侧身和欧阳流寒聊天:“按照老师的意思,我咬卫鸣秀一口,明天寒儿你去学校官方贴吧报道一下,下节课的新闻作业就有着落了。”

  “主意不错!有道理,有思想!”欧阳刘寒点头称是。

  “下课以后,记得陪我去食堂买午饭。”唐缘说。

  “你想好吃什么没有?”欧阳刘寒问。

  “没有,这才早晨八点,还有四个小时的时间想。”唐缘说。“我中午有COS社(Cosplay社团简称,主要模仿动漫游戏角色,将虚拟人物现实化)的集体活动,最近社团想参加日本来中国举办的交流会,”欧阳刘寒叹气,“出《进击的巨人》,我Cos利威尔团长。”

  “团长不是一米六米吗?你一米七米,终于下定决心削脚跟了?”唐缘惊讶。

  欧阳刘寒皱眉:“按照你这逻辑,团长是男的,我还得把胸削了?”

  老师站在讲台上,讲上节课留的作业。

  “下一个是欧阳刘寒的作业,欧阳刘寒同学来了没有?”老师抬头,眼神扫过众人。

  “来了。”欧阳刘寒说。

  “汪汪”钢镚儿突然从梦中惊醒,大叫两声。

  “什么声音?”老师注意到了。

  “不好意思,老师,我手机铃声是狗叫,马上关。”唐缘淡然说。

  “欧阳刘寒同学”老师轻易地相信了唐缘,将手机铃声直接忽略,打开电子档,开始念作业。

  “2013年9月28日,新华社电,记者欧阳刘寒。昨日,我校2012级传媒分院新闻2班学生唐缘,杂碎了自己的脑,去学生超市修电脑时,偶遇一名风情万种的修电脑美男,随后,与其发生了顺其自然的关系。”

  老师念完后,疑惑地问:“你这个‘杂碎了自己的脑’是什么意思?”

  “砸碎了自己的电脑。”欧阳回答,“打错字了。”

  “那你这个‘顺其自然的关系’,又是什么意思?”

  “修完电脑回来了。”欧阳刘寒回答。

  “你这个作业不行,重写,下节课交给我。”老师语重心长地说。

  欧阳刘寒泪奔

  中午下课后,唐缘回到寝室,寝室只有她一人,赵咪咪和她的男朋友约会去了,欧阳刘寒和她的动漫拯救世界去了。唐缘端着盒饭,打开桌上的笔记本电脑,轻轻踢了一脚呼呼大睡的钢镚儿,坐到桌前椅子上。

  唐缘往嘴里填几口米饭,电脑正好开机,顺手把QQ登录。登录QQ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唐缘自己的QQ个性签名:我到现在才发现,其实,我爱死了卫鸣秀。

  这是怎么回事?!

  再看聊天窗口,无数对话框弹出,聊天记录都是唐缘给自己的家人、亲朋好友、高中同学主动发消息,消息内容如下:“我是唐缘,我喜欢卫鸣秀大人已经多年,直到今天,我偶然看到他英俊的面容,都无法自拔地心跳加速,深深低下头去,因为他长得实在是太帅了,直到现在,我都无法做到和他对视一眼。如果卫鸣秀大人愿意多看我一眼,我宁愿去死,去跳河,为奴为婢,就算海枯石烂,我对卫鸣秀的爱如红旗永不倒!卫欧巴,擦拉黑,斯密达”

  唐父回复:闺女,你怎么了?搞对象了?你们学校的?长得怎么样?家里情况呢?和他家里人见过面了?老家哪儿的?爸跟你说,你一个女孩子,别对人家这么死心塌地的,得懂得收放自如,欲擒故纵此处略去3566个字。”

  高中同学:“哎都有家属了,就我一个没人要的,祝福你,有了喜欢的人,下次带回来瞧瞧呗。”

  前男同桌:“哦。”

  欧阳刘寒:“看吧,QQ号被盗了吧,哈哈哈。”

  “噗”唐缘一口山楂汁喷出来,跟电视剧里被刀捅了似的,知我者,唯欧阳一人是也。

  是可忍孰不可忍,忍无可忍,无须再忍!

  卫鸣秀!这个人已经触到了她忍耐的底线,天下男人都像他这样睚眦必报吗?居然盗号!这么可耻可恶的事情都能干出来,可见这个人内心有多黑暗,多恶劣!小肚鸡肠的小男人,终究只能活在对别人的怨恨中,永远无法自我拯救!

  QQ被盗号,让唐缘人品受到极大挑衅,班里很多同学都问她这事儿是不是真的,唐缘逐一解释清楚——她的号被盗,这些话都是别人发的,和她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唐缘今年刚刚升大二,在过去的一年里,她自认万分低调,没有做出过任何张扬的行为,尽量在密集的群众中隐藏自己脆弱的身影,只想做点儿自己想做的事,看看书、逛逛街,优哉游哉地度过青春的末梢。

  可是这美好的一切都在三十天前某个漆黑的夜晚彻底改变了

  记得那是一个月光皎洁的夜晚,唐缘和学生会外联部的几个学长出去聚会,回寝路上,在横穿美丽家园住宅小区的时候,垃圾桶旁蹲着一只瑟瑟发抖的小狗狗,主人残忍地抛弃了它,它哼哼唧唧地叫着,黑暗中,两只噙满泪水的大圆眼睛极为可怜。

  见到微醺的唐缘走过来,它毛团似的小身子扑在唐缘脚上蹭来蹭去。

  心头一阵柔软刹那闪过,唐缘与小狗楚楚可怜的目光摩擦出激烈火花,她不顾一切捡起小狗揣入怀中,直奔寝室。

  善心大发酿成了唐缘今日生活的惨剧,因为大学寝室明令禁止养狗,发现就警告处分,全校通报批评,钢镚儿这个违禁小宠物自然会成为宿管大妈严打的对象,但是狗已经捡回来,总不能再抛弃它,就算前面是刀山火海,唐缘也只能架着砍刀一往无前地闯过去。

  时间回到现在。

  星期三下午,唐缘上课完毕,胳膊挎着手提包向食堂进发,钢镚儿优哉游哉地卧在手提包里,棕褐色的皮毛柔顺光亮,探着小脑袋,睁着黑亮的圆眼睛,正好奇地窥探周围。

  唐缘走进食堂,登上二楼,在张亮麻辣烫窗口站定。

  这时,有人突然拍了拍她的肩膀,唐缘回头,卫鸣秀那张清秀的脸映入眼中。

  “嗨!我们又见面了。”卫鸣秀略带痞气地打招呼,今天他穿了身儿丛林军装,脸上还画着淡淡的迷彩条纹,明显刚从野营部落(社团名称)出来。

  唐缘心里暗道:哎哟,全身翠绿欲滴,装葱还敢进食堂,不怕食堂大厨把你给当成蔬菜剁了。

  唐缘冷淡地扭头,她不想搭理卫鸣秀,转身对窗口的食堂大妈说:“我要一碗麻辣烫,不要麻辣不要烫。”

  “你吃碗来了?”大妈手持大饭勺,凶横异常。

  唐缘深吸了一口气:“不好意思大妈,口误,不要辣椒和麻酱。”

  “这就是咬你的那只狗吗?”温和磁性的声音传来。

  唐缘这时发现卫鸣秀身旁还站着一位像雪一样的男子。他身高和卫鸣秀差不多,一米八出头。他有着一双淡红的瞳孔,头发眉毛全是纯白色。白化病患者并不多见,全校貌似只他一个,由于“出众”的外貌,他在学校同样很是出名。

  好在他眉目端正,五官精致,听说还有不少杂志社专门请他去当模特。

  “就是它,我好心好意逗它,居然还咬我,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狗。”卫鸣秀双臂环抱,对唐缘飘来鄙视的小眼神。

  “谁让你拿肉去逗的?不知道没吃过肉的小狗闻到肉很兴奋吗?”唐缘气急,没事逗人家的狗,活该被咬。

  “你的狗你管不好?管不好别领出来啊,学校是养狗的地方?”他胳膊上挨了七针,当他喜欢被扎啊。紫薇被针扎还有尔康救呢,他就是被捆住往死扎的节奏。

  看戏的围观群众越来越多,雪男迅速上前劝架,抓住卫鸣秀的胳膊,说:“鸣秀,这事儿就当过了,这么多人看着呢,吵什么?注意点儿场合。”又转头对唐缘说,“还有这位同学,鸣秀脾气冲,别太介意。”

  “任雪,你到底是谁室友?这么替她说话。”卫鸣秀冷言冷语,脾气上来不管不顾。

  唐缘下意识摇头,这家伙果然不太好相处,不可远观更不可亵玩,别和这不懂事的煞星一般见识,还是早早脱身的好。

  下期预告: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唐缘答应卫鸣秀请他吃二十天的中午饭作为对他的精神补偿。但是,卫鸣秀的“饭票”也不是那么好当的

  文/被凡

0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