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空的少女时代

  前两天,小狮给我看了一篇文章,大致是说青春期里陪伴自己长大的人。看完以后,我也是突然间就想到了一个人。

  你们肯定又要说我又开始变着法子来秀曾经暧昧不清的少年了,很遗憾,这次是个姑娘,还是我的一个亲戚,暂且叫小胖吧!

  我们本来接触不多,她住在乡下爷爷家,一年到头还难得进一次城,更别说在我们这里读书了,我很嫌弃她,说话带着浓浓的口音就算了,吃冰淇淋还滴在我房间的地板上,想着要去擦,结果干脆一整个冰淇淋都掉了下去,弄得房间地板上黏糊糊的,“笨”跟“讨厌”就成了她的代名词。

  高中的时候,她的父亲也就是我的叔叔,工作调动去了外地,于是就让她暂时住在我家,听说这个消息的那天,我赌气在房间里静坐了三个小时,谁愿意跟自己讨厌的人一起生活呢?反正我是不愿意的!

  但是我也无法拒绝长辈传达下来的命令,虽然她看上去很呆、很笨,但是并不影响她每次镇定地用塑料普通话解答出老师说的那些难题。每次一想到这个人每天要跟我一起上下学,怎么都是不开心!

  虽然我一直努力在讨厌她,但是她却从来没有放弃过任何可能跟我关系变更好的契机。

  女孩子都喜欢吃甜食,但是父母担心对牙齿不好不太允许我吃,她就偷偷把巧克力放在我的书包里,虽然是好心,却被偶然整理书包的妈妈看到,于是我被臭骂了一顿。我看到她怯生生地站在门边,小声跟我说对不起,不知道为何就觉得更加生气我走过去把她推开了,然后关上了门。

  现在想起来,自己小时候也是个非常不坦诚的人,明明就是羡慕她可以快速地融入人群,羡慕她就算做了什么看上去很丢脸的事情,却也能厚着脸皮笑着打趣过去,羡慕她就算一个人在陌生的环境里,也能活出她该有的姿态,只是单纯地羡慕而已。

  在我们那个年代,MP3还没有大范围出现,一盒正版磁带、一个随身听,就组成了全部的回忆。她每天背着书包拿着随身听走在我前面,耳朵里塞着耳机,扎起来的头发一摇一摆的,就好似我们从来没有熟识过!

  就这样互不理睬地过了一个月,终于有一天,我听到敲门声。

  “这张专辑可以借我听吗?我有他们其他的专辑,不如交换?”她拿着我放在客厅的磁带,依旧是怯生生地跟我说话!

  其实小孩子的脾气来得快也去得快,我早就忘记了为何在那个瞬间对她生气,点了点头她就迈着小步子去她的房间听歌了,过了一会又噔噔噔地跑过来,把那个团体其他的专辑放在我桌上。

  “给你!”

  大概是看到我没有讨厌她的意思,她也放松了不少,就坐在我房间的沙发上说了起来,自己喜欢哪个组合啊,喜欢什么类型的歌啊,也不管我到底有没有听。

  接下来就是越发“过分”了,每天她都在晚上七点半抱着她的粉色小说到我房间的沙发上躺着,一边听歌一边看小说,还要跟我说着今天在学校遇到了谁,哪个女生喜欢哪个男生,自己喜欢什么类型的人一点都不考虑我的感受!

  我后来想了想,也许我会走入杂志圈大概跟她也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我也曾经在她看杂志笑得人仰马翻的时候试图去抢过来看一下她看了些什么,却总是被她以“你这个小孩子,不懂这种微妙的少女感情”为理由拒绝,也许我对杂志王国的幻想就建立在那个瞬间,我无法了解到的,我又期待去了解到的,跟我的日常不一样的生活。

  你看,这也是我羡慕她的地方,就算在日常的平淡的死水一般的生活里,也能找到能让她开心起来的点,而我,就似乎天生缺乏这种能力。

  “今天他穿了一件红色的T恤,好帅!嗯!”

  “对了,今天哦,他说我头发扎起来很好看!”

  她总是半躺在沙发上,一边吃零食一边碎碎念,作为一个少女时期永远都在放空的人,我确实不明白。

  她被叔叔接走是半年后的事情,那个时候已经是冬天了,我们一家人去火车站送他们,其间她一直不说话,只是呆呆地看着窗户外面。

  “你说,我还没有跟他告白,会不会等再见面的时候,他已经不认识我了?

  “你说我要不要写个小字条之类的?

  “你说”

  还没来得及说完的故事也就戛然而止了!

  后来的很多年我都没有见过她,不知道她是不是还是喜欢那些粉粉的少女系小说,也不知道她是不是遇到了一个让她一瞬间心跳加速的人也当然没有来得及告诉她,我已经走入了一个杂志王国,努力在传递着让人觉得幸福的故事。

  现在的我大概知道了,十六七岁女孩子们最大的秘密无非是喜欢上了一个人,然后偷偷在心里把他想个无数次,也知道了愿意把这种秘密说出来的人,那么一定是当对方是非常值得信赖的存在。

  所以从当年被一个人信赖的我,变成被你们信赖,我想,这也就是我存在的意义所在吧!

  文/调调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