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曾残忍成长

  作者有话说:

  铁血少女桃子酱又一次出现了!有没有想我?这次写的是一对姐妹的故事。我有一对双胞胎妹妹,以互相打击吵架为乐,直到有一次姐姐在寝室孤立无援,妹妹立刻冲出来帮忙。那时我才知道,姐妹就是姐妹,浓烈的血缘关系是不会被磨灭的。

  chapter1 傅晴已经比她的人生成功了一百倍

  “学长!我是真的很喜欢你,请接受我的心意!”

  傅夜月拿着大学毕业证,赶到与喜欢了三年的男生陈初航约定好的地点时,看到的就是一个长相乖巧、打扮可爱又时尚的女生正低着头,将手里的巧克力递给陈初航的情景。

  而陈初航脸上除了惊讶之外,更多的是惊喜。他已经伸出手,马上就要接过巧克力了。

  “晴晴!”傅夜月喊了一声那个女生的名字,想要最后再做点什么,可是已经无能为力了。

  那个女生回过头,看到傅夜月,一把将巧克力放到陈初航手里,然后顺势挽过他的手,用她那如银铃般悦耳的嗓音撒娇道:“学长你能够答应我,真是太好啦!”

  然后她歪了歪头,眯起眼睛朝傅夜月笑了笑。

  她笑的样子,眼睛弯弯,像一座桥。而且她还有两个甜甜的梨涡,笑起来总能让人感觉如沐春风。

  要是换成其他任何一个人,早就沉醉在她的微笑里了。

  可是此刻的傅夜月,却怎么也沉醉不了。

  此时傅晴已经和陈初航亲密地挽起手。

  傅夜月忍住眼泪,将做好的手工巧克力藏在身后,走上前。

  “姐姐,初航学长答应跟我在一起了!我好高兴啊!”傅晴一把拉过傅夜月,她站在中间,叽叽喳喳朝两旁的人说个不停。

  “对了,你找我有什么事?”晚上吃散伙饭时,陈初航才想起白天是傅夜月约他到操场上去的。

  “没、没什么,就想问问你毕业后的打算。”说着,为了避免陈初航再问下去,傅夜月拿起一块点心,把嘴巴塞得满满的,没空也没法开口说话了。

  难道要告诉你,我喜欢你,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准备向你告白,却被自己妹妹抢了先机的事?

  最后,那块点心和着伤心一起吞进了肚里。

  另一边,傅晴正在积极地与周围的人碰杯开玩笑,明明是一场庆祝大学毕业的吃喝会,愣是被她搞成了个人生日派对。

  是的,无论走到哪里,傅晴都是众人的焦点,可以轻易让人喜欢上她。

  人人都说傅晴可爱又聪明,在亲姐姐傅夜月看来,傅晴已经比她的人生成功了一百倍。

  Chapter2 毕竟她们是这个世界上血缘关系最亲密的两人

  前一天晚上散伙饭闹得太晚,傅夜月还把疯得忘乎所以的傅晴拽回了家,累得全身酥软,躺在床上连澡都没来得及洗就睡着了。

  一觉醒来,窗帘已经沐浴在暖洋洋的阳光里许久了,散发出夏日特有的气味。

  傅夜月觉得身上有些干,打算洗个澡再涂些身体乳。

  按理说,只有冬天身体才会这么干燥,不过应该是昨天没洗澡又吃了烤肉的原因吧,傅夜月这样想着,揉着眼睛走进了卫生间准备洗漱。

  下一秒,傅家就听到了响彻天际的尖叫声。

  傅家妈妈冲进卫生间时,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洗漱台上方被砸烂的镜子。然后是散了一地的牙刷、漱口杯、毛巾、洗面奶

  再然后,是洗手间门背后穿着睡衣,头发蓬乱、缩在角落双手抱着膝盖瑟瑟发抖的傅夜月。

  由于她埋着头,傅妈妈看不到她的表情,只听得到她呜咽的哭声,好像跟平时傅夜月的声音不太一样。

  起先,傅妈妈只是以为傅夜月看见了老鼠或是蟑螂之类的东西而害怕,但是当傅夜月越哭越大声,声音越来越凄惨时,她偶然滑落到手肘处的睡衣下的皮肤,让傅妈妈毛骨悚然起来。

  那是干瘪的,没有任何水分的皮肤。

  傅妈妈赶紧上前拉起傅夜月,她发现,傅夜月的身体发生了巨大变化,成了至少六十多岁的老妇的样子。

  傅夜月面部下垂,一脸倦容,并且布满了沟壑。眼睛不再明亮有神,变得浑浊,像死掉的金鱼的眼睛;眼角鱼尾纹遍布,头发也变得灰白一片。

  傅妈妈吓坏了,赶紧叫来傅爸爸和傅晴。

  当傅夜月和傅晴四目相对的那一刻,傅夜月的眼神里满是怨恨。

  如果昨天晚上没有拽傅晴回来,如果昨天晚上有洗澡,如果昨天晚上一切都按部就班,是不是自己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不,只要有傅晴存在,傅夜月的人生永远不可能按部就班,幸福地过下去。

  还记得小时候,如果是傅晴闯了祸,她只需要眨巴眨巴眼睛,象征性地流点眼泪,妈妈就会满脸心疼地上前抱着她,拍她的背安慰道:“噢,没关系的,我们晴晴最乖了,不哭不哭。”

  如果换成是自己,妈妈一定会罚她站到墙角,面壁思过:“夜月,你怎么回事?你可是姐姐,要做出表率作用!”

  在大人们的宠爱下,傅晴越发肆无忌惮,而傅夜月只能事事如履薄冰。

  四年前,傅夜月高考那天,傅晴偷偷跑去她房间,摁掉了她的闹钟,害得她因为迟到差点没能参加考试。

  小学,傅夜月参加演讲比赛得了一副乒乓球拍,傅晴哭天抢地地想要,妈妈也逼着傅夜月让给了她。

  尽管很多时候因为这个妹妹委屈得落泪,但傅夜月从未讨厌过她,一直包容她、爱护她,毕竟她们是这个世界上血缘关系最亲密的两人。

  可是如今,傅夜月真的不知道自己以前的那种想法是对是错。

  Chapter3 日后我去了天堂,一定会保护你的

  经过医生检查,傅夜月的新陈代谢正常,但出现了静脉曲张以及出现轻微的关节炎等现象,医生认为,她的内分泌出现了问题,但并不知道如何医治。

  傅夜月在病床上躺了半个月后,看尽了人情冷暖:每天夜里因为身体疼痛而哀号惨叫的病人;因为缴不起医药费而低声下气四处打电话借钱的家属;不眠不休照顾老伴的银发老人,明明只是半个月,傅夜月好像已经走完了这一生。

  这期间,她申请的500强公司校招的offer寄来了,本以为工作了后能去一个没有傅晴在的地方重新开始,没想到如今

  傅夜月苦笑了一声,嘴里尽是苦味。

  一个病友走了,又来了个新病友,路过傅夜月的病床时,看到年龄那栏时,他明显惊讶的咦了一声。

  傅夜月的心一阵绞痛,抬头看了看床头的病人信息卡,上面赫然写着:

  姓名:傅夜月

  年龄:22

  病情:未知

  22这个数字,此刻看来是多么令人讽刺。

  刚过11点,傅晴就戴着一个新的兔耳朵发卡,还涂了新款唇蜜,穿得漂漂亮亮的来医院给傅夜月送饭。

  隔壁床的病友见了傅晴,眼睛不禁一亮,对傅夜月说:“这是你孙女吧?”

  傅夜月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径直接过傅晴递过来的保温饭盒,用勺子舀了一口饭塞到嘴里。

  傅晴站在病床前,意外地安静。过了一会儿,她朝隔壁床的病友恶狠狠地说:“你知道什么,这是我姐。”

  傅夜月突然抬起了头,这是她第一次听见傅晴骂脏话,还是为了她。真是搞笑。

  没有多想,她继续安静地吃饭。

  身体老了,牙当然也跟着老了,今天的红烧排骨烧得有些老,肉都咬不动了,剩了一大半。要是以前,她跟傅晴两人早就抢着吃光了,以前

  傅晴和傅夜月同时注意到了那盘吃剩的红烧排骨,一向外向开朗的傅晴竟然也红了眼眶。

  吃过饭,傅晴拿着饭盒走了。傅夜月觉得有些胃胀,便出了病房准备四处走走。走到病房所在那层楼的转角处,她看见一间房间,里面坐着个穿着白大褂的老医生,门口挂着“愿望室”的牌子。她试探着往里走了走。

  “你有什么愿望?我都可以帮助你,但必须要用另一个人的幸福来交换。”

  “我想要重回年轻。”傅夜月的注意力都在“无论什么愿望都可以实现”上了,并没有注意到老医生后面那一句。

  “那好,吃了这颗丸药你就可以和别人交换身体,重回年轻。”

  傅晴再来的时候,傅夜月有意无意地感叹道:“晴晴,我真羡慕你,我好想回到年少时光。”

  这句话戳中了傅晴心中的柔软处,她有些亏欠地说:“要是可以的话,我宁愿病床上躺的是我。”

  “真的?”傅夜月浑浊的眼里闪烁出了亮光。

  她看着傅晴说:“晴晴,你过来,我有事情想跟你商量。”

  晴晴听话地将耳朵凑了过去。

  傅夜月刚开口,傅晴身体就往后退了几步,僵在原地。

  “你听我说完,只需要一个星期,我就换回来。求你了,晴晴。我没有多少时间了,好不容易有了这么一个机会,你就当帮姐姐完成遗愿吧。日后我去了天堂,一定会保护你的。”

  傅晴犹豫不决地咬着下嘴唇,最终点了点头。

  Chapter4 原来这就是青春

  变身成了傅晴的傅夜月跟陈初航约好在游乐园见面。大半个月不见,陈初航褪去了大学生的稚嫩感,李易峰的发型,单色的POLO翻领衫,七分裤加NB球鞋,看上去成熟了不少。

  傅夜月喜形于色,马上就红了脸。她垂下眼,不太敢与陈初航对视。

  陈初航一看见她,就激动地朝她招手,然后快步跑过来。

  “我还以为你真的不理我了!”陈初航激动地说,然后宠溺地揉了揉傅夜月的头发,又一把揽过她的肩。

  傅夜月脸烧得比太阳还烫,觉得自己呼吸困难,但内心却是无比欢喜的。

  刚走出几步,陈初航突然停下脚步,按住傅夜月的肩膀,把她往前推了一步,疑惑道:“咦,晴晴,今天好像你的装扮跟平时不太一样啊。倒比较像你姐姐的穿衣风格,有点沉闷哦。”

  傅夜月有点不自在地把陈初航推开,道:“以前那种风格穿腻啦,偶尔试试姐姐的风格,也不错啊。”

  陈初航勉强同意地点了点头,不过还是嘀咕了一句:“我觉得还是以前比较好看。”

  傅夜月突然觉得有些生气,但她想着这是第一次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马上又堆出春风般的笑容,眼睛一笑,弯成一座桥。

  陈初航有些看呆了:“我最喜欢你笑的样子了。好像可以融化整个冬天的积雪。”

  傅夜月心里微微有些发酸,但表面还是很高兴地挽过陈初航的手臂说:“那我以后天天对你笑好不好?”

  “好啊。”

  进了游乐园,傅夜月想玩刺激一点的跳楼机,陈初航听后脸色稍稍一变:“晴晴,你不是不喜欢这些太恐怖的东西吗?”

  此时,傅夜月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但还是好脾气地假装撒娇:“可是人家今天就是想玩嘛。”

  看得出陈初航有些头痛,他踌躇着去买了票。

  在跳楼机上下的过程中,傅夜月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自由,她尖声叫出了许多年郁结的不快,睁大眼睛看着眼前飞速转换的风景。而旁边的陈初航一直眼睛紧闭,满脸惶恐地尖叫。

  原来,陈初航跟她想象中的那个陈初航根本不是一个人。他并不会像童话里的王子一样,披荆斩棘除恶龙来救她。

  他不过是个连坐跳楼机都会害怕的人。

  不过她还是觉得很痛快,因为认识到这一点之后,她就不用再浪费自己的人生了。

  接下来的几天,傅夜月坚持每天晚上10点睡、早上7点起,然后去公园跑步,能够活动筋骨,享受运动带来的畅快感,让占有“傅晴”身体的傅夜月皮肤变得更加红润,吹弹可破。

  回到家里她还自己动手做健康的蔬菜水果色拉,一个人安静地享受完美食,真是再安逸不过。

  她还和三五好友一起出去逛街,买了好些平时根本不敢穿的衣服,每天把自己打扮得美美的出门,一起和好友坐在奶茶店里打量路过的行人,对他们的行头作评价,然后再哄堂大笑。

  原来这就是青春。

  青春的滋味太美好了。过去为什么自己没有感受到呢。

  Chapter5 时空穿梭

  马上升大一了,听说要学高数和大学物理,除了每天去医院给傅晴送饭之外,傅夜月剩余的时间都在补课。提前学习课程可以让不怎么聪明的她轻松一点,不至于挂科。

  最近几天,补课机构的老师明显发现“傅晴”变聪明了。

  很多数学题她甚至会用还没讲解过的方法来解答,早就听说她有个成绩很好的姐姐,这些应该都是她姐姐教她的吧。

  既然都会了,为什么还要来补课。

  是因为补课班里有个有趣的男生。他物理很好,一有空就会跟周围的人讲些有趣的物理小知识。比如此刻,他正在和周围的人讨论“时空穿梭”。

  “时空穿梭呢,在物理上来说是行不通的,但是在逻辑上,又是可行的。因为哲学家大卫·路易斯提出,人类的时间有external time和personal time。所谓external time”路明哲周围围了一群女生,他正好脾气地跟他们解释“时空穿梭”的原理。

  “所谓external time即外部世界的时间,日升日落、潮起潮落之间,时间便须臾而过。而personal time则是时空穿梭对象所感知的时间,它体现在我们的记忆中,体现在人的两鬓斑白和垂垂老矣。”傅夜月接过路明哲的话头,噼里啪啦说了一大通。

  路明哲很惊讶地看着傅晴:“你也知道David Lewis?”

  在路明哲眼里,“傅晴”不过是个善于交际,EQ很高IQ却很一般的普通可爱女生,没想到她竟然知道David Lewis。

  “对,晴晴说得很对。我接着说。一般情况下,这两种时间都是保持一致的,你过了五分钟,外部时间也过了五分钟。

  但对于时空穿梭来说,这两种时间就是不一样的了。当我们在时空穿梭时,这两种时间的方向一致,但持续时间的量度不一样,若我们从2013年1月时空穿梭到2063年1月,在时光机上度过了五分钟,但世界已经过了五十年。爱因斯坦的狭义相对论预测了这种情况实际上可以发生。在高速下,粒子的半衰期会发生变化。当我们回到过去时,比如,我从2013年1月时空穿梭到1863年1月,我在时光机度过了五分钟,但是世界已经倒退了一百五十年。这两种时间在方向上都不一样了。同样,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也允许这一情况的发生。”

  傅夜月只知道大卫·路易斯的那个理论,却不知道后面的分析。如果说在时空穿梭的时候,内部时间只过了五分钟而世界已经过了五十年,那么如果外部时间穿梭了,明明只过了一个晚上,而人体却衰老了几十年,这是不是也是外部世界针对某个个体的时空穿梭呢?

  Chapter6 天才如他,却孤独一生

  一个星期很快过去了,傅夜月重新站回傅晴的病床。

  “谢谢你,晴晴。”站着的人对病床上的人说,“现在我们可以换回来了。”

  傅夜月回到阔别了一个星期的病床上,回到那副垂暮的身体里。当了一个星期的傅晴,好像比当二十二年的傅夜月的生活都要丰富。

  怪不得,人人都爱傅晴。

  躺在病床上,隔壁床的病人正躺在床上玩手机游戏。

  他嘴里嚼着口香糖,斜眼看了一下傅夜月:“你回来了啊。”

  傅夜月心里一惊:“你怎么知道?晴晴都告诉你了?”

  “没有。”他吐掉口香糖,“那天你们在那里说换的时候,我就听见了。而且这几天躺在床上的那位明显比你活泼乐观多了。”

  傅夜月心里不置可否,但还是有些不高兴,她翻了个身,面朝墙壁,脑海中回想着路明哲说的在穿越时,两种时间量度不一样的事情。

  如果她能够坐上时光机,那么她是不是可以重回年轻?

  她转念一想,这种行为本身就是个悖论。时光机只能带她回到过去或是去将来,但绝没有办法改变她的年纪。

  想要重回年轻,大概只有换一个身体吧。

  半个月后,暑假已经过去了一半,傅晴和傅夜月又交换了一次身体。

  傅晴觉得既然上次换了身体也没出现什么意外,这次再换换也无所谓吧,因此就答应了。

  更深层次的原因是,她无法面对姐姐用一副苍老的面容,卑微地乞求自己的样子。

  傅夜月从那具苍老的身体里出来时,就感觉自己像在监狱里关了几十年后重见天日的犯人。

  她大口大口呼吸新鲜的空气,不顾一切地奔跑。

  摸着自己光滑的皮肤,看着自己弯弯的眼睛,乌黑柔顺的长发,苗条的身段,这一切的一切,是专属于年轻的美好。

  她情不自禁地抱了一下自己。

  晚上,她颇怀期待地去了补习班。她去得早,教室里稀稀拉拉几个人,路明哲正好在其中。

  一看傅夜月,他就热情地过来打招呼:“晴晴,好久没见你来补习班了,出什么事了吗?”

  不知为何,傅夜月耳朵发烫,心跳越来越快,她看向别处:“没、没,我姐姐生病了,我在照顾她。”

  “一直听说你姐姐读书很厉害,物理比赛还得过奖,很想找个机会认识她。她还好吗?”

  听路明哲提起自己,傅夜月突然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眼睛有些湿润。她点点头:“嗯,她很好。”

  “那就好。”

  “对了,你喜欢哪个物理学家啊。”路明哲问。

  “艾萨克·牛顿!”傅夜月脱口而出。

  “哈哈哈,我也是,”路明哲激动地拍了一下桌子,“如果不是他,自然与自然的法则不知道还要藏匿于黑暗之中多久。天才如他,却孤独一生。有时候觉得自己熬不过去的时候,我就会想想他。”

  傅夜月静静地看着他,路明哲完完全全说出了她对牛顿的看法。在过去每次觉得人生失败时,她都会用牛顿来激励自己:天才都那样了,自己苦一点又有何不可?

  眼前这人,竟然明白自己的那种心情。

  Chapter7 最美的不是下雨天,而是与你一起踩过的水面

  晚上入睡前,傅夜月收到了路明哲的短信:周末一起去看个电影吧,我有两张赠票(如果忙就算啦)。

  语气可爱又小心翼翼。

  傅夜月高兴得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好。”

  然后她想了一下,又把字删了,重新打上“With my pleasure”,然后点击“发送”。

  她把手机轻轻放在胸口,嘴角眼里都是笑意。

  这个世界上最令人开心的,莫过于有人跟你心灵相通这回事了吧。

  周末,他们俩一起去看了《超体》,在黑暗里,路明哲偷偷地牵了傅夜月的手。这是人生第一次,父亲以外的男人牵她的手。

  一场电影看完,两人的掌心都紧张得全是汗。

  出电影院时,外面哗啦啦下起了大雨。两人都没带伞,在电影院门口等了一会儿,路明哲脱下了衬衣,双手举过头顶,跟傅夜月一起在雨中奔跑。

  周杰伦曾经唱“最美的不是下雨天,是与你一起躲过雨的屋檐”。

  那么傅夜月可以说,最美的不是下雨天,而是与你一起踩过的水面。

  到了可以躲雨的地方,傅夜月发现,路明哲的另一边肩膀全湿了,而她除了发梢有些湿外,其他地方还是干干的。

  她鼻子一酸,长这么大,好像从来没有人对她这么好过。

  但是,之所以路明哲会对她这么好,也是因为她有着晴晴这张可爱的脸吧。

  如果不是晴晴这张脸,即便她物理再好,路明哲也不会对她如此上心吧。

  望着不断往地面坠落的雨线,傅夜月咬着下嘴唇,下了一个决心。

  Chapter8 最后一次求你

  一个星期时间很快到了,傅夜月和傅晴又一如既往。换回了身体。傅晴一走,隔壁床那个惹人厌的病友又开口了:“这样下去,总有一天你会上瘾的吧?”

  傅夜月被戳中心事,没有理他。

  用老太太本来就瘪的嘴瘪了瘪嘴。

  那人越说越起劲:“我觉得人还是要认命,不要仗着别人对你好,就去剥夺别人的人生。”

  傅夜月一下子就生气了,她拍了一下床板,然后她明显感到自己的血压上升了,头也有些晕:“你懂什么?谁剥夺谁的人生了?别人对我好,我和晴晴的事你又知道多少?”

  也许是被说得无力反驳,那人没再回答,拿起手机继续玩游戏。

  傅晴大一开学的前一天晚上。

  “晴晴,求你了,再让我体验一下大学生活吧。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了!”傅夜月拉着傅晴的手,用浑浊的双眼看着她。

  晴晴面露难色:“姐你每次都说最后一次,最后一次”

  “求你了,这真的是最后一次了!”傅夜月的声音里带了哭腔。

  隔壁床的病友鼻子里发出冷哼声。

  傅夜月心里也在鄙视自己,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厚颜无耻了?不,如果不厚颜无耻的话,自己的人生可就彻底完了啊。

  想到路明哲温暖的手掌,傅夜月一咬牙,她吃力。下了病床,扑通一声跪在了傅晴面前。

  “晴晴,我们姐妹十几年,这是姐姐最后一次求你了!这次过后,就算是死,我也能瞑目了。”

  傅晴被这突如其来的一跪吓到了,她慌忙把傅夜月扶起来,可此刻的傅夜月力气大得惊人,无论傅晴怎么扶也扶不动。

  “姐姐,你别这样。”

  傅晴转过身去,偷偷哭了起来。

  片刻后,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傅晴转过身来:“我答应你,你起来吧。但这真的是最后一次了。”

  “嗯,嗯,嗯。”傅夜月喜出望外,连连答道。

  Chapter9 她愿意永永远远跟他在一起,直到死亡将他们分开

  傅夜月穿上好看的连衣裙和小皮鞋,背着色彩明亮的包包走进了教室。

  每个人的眼光都落在她身上,像被502胶水粘住了一般,怎么都挪不开。

  巧的是,路明哲跟她竟然是同班同学。

  他俩默契地笑笑,在自主选座位时成为了同桌。

  军训时,男女分开。傅夜月因为中暑而昏倒在地,路明哲不顾教官阻挠,第一个从男生队伍中冲出来,抱起傅夜月就往医务室跑。

  傅夜月醒过来后,躲在阴凉处喝着傅明哲买的藿香正气水休息。而路明哲因为不听教官指令而被罚站军姿一小时。

  太阳热得可以烤鸡蛋,地表温度一再破表。

  很快,路明哲的汗水流过眼睛,眼睛都快睁不开了,刚想用手去擦又被教官威胁:“再乱动继续站一个小时。”

  这时候,傅夜月起身从兜里拿出纸巾,细心地为路明哲擦去了脸上的汗水。

  教官和同学们看得愣住了,没人再出来阻止。

  很快,路明哲和傅夜月就成为了学校里最让人羡慕的亲密伙伴。

  在学校的物理竞赛中,双双拿下学校一等奖,并且将要代表学校去省上比赛。

  “晴晴,不是我不讲信用,这个比赛对我很重要。我上大学的时候就因为一分之差没有得到一等奖,没能去省上参加比赛。你就当帮姐姐完成最后一个愿望吧。”

  一个星期后,到了该换回身体的时间。傅夜月站在病床前,对傅晴如是说道。

  傅晴眼里尽是落寞和失望,傅夜月已经对她说过无数个“最后”了,或许对傅夜月来说,最后是无穷无尽的。

  身体在傅夜月手里,她不换回来,自己一点办法都没有。

  傅晴虚弱地点点头:“好。”

  傅夜月和路明哲两人一起搭学校的校车去省上比赛,路上,路明哲拿出准备好的一大堆零食,两人一边聊一边吃。

  “晴晴,你会做饭吗?”

  “会啊,怎么了?”

  “那”路明哲从傅夜月手中的薯片袋子里抽出一片薯片,“以后我们结婚了你做饭我洗碗好了。”

  傅夜月的脸马上就红了,她侧过身子,假装在看车窗外:“谁要跟你结婚啊。”

  路明哲宠溺地刮刮她的鼻子:“小坏蛋,你不跟我结婚跟谁结?”

  两个人嘻嘻哈哈打作一团,最后傅夜月不得不服输:“好啦,好啦,跟你结跟你结!”

  市里物理竞赛最后一道大题涉及天体物理,傅夜月自从自己大学时跟物理竞赛失之交臂后就再也没钻研过这方面的问题,于是就败在了这题上。

  而路明哲以高分拿了一等奖,傅夜月只得了个三等奖。

  路明哲站在领奖上台发表获奖感言时,他目光坚定地看着一旁的傅夜月,自然地牵起她的手,举到上空:“我能得到这个奖,最要感谢的人,是她。”

  底下观众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和尖叫,傅夜月感动得捂住了嘴巴。

  有爱人如路明哲,此生无憾矣。

  回程上,路明哲因为疲倦而靠在傅夜月的肩膀上睡着了。看着路明哲安静的睡颜,傅夜月心里像有只小鹿在跳。

  眼前这个男生,太美好了。

  如果可以,她愿意永永远远跟他在一起,直到死亡将他们分开。

  Chapter10 下辈子我一定还给你

  比赛完,傅夜月刚回到家,就接到了傅晴从医院里打来的电话。

  “姐姐,比赛也结束了,我们什么时候换回来?”

  傅夜月沉默了一下,傅晴在电话那头尖叫起来:“你倒是说啊!傅夜月,我们什么时候把身体换回来!你该不会是想霸占我的身体吧!”

  “是的。”傅夜月冷静地说。

  “傅夜月!”傅晴声音都在发抖,“我要告诉爸妈!我要告诉大家!”

  “你觉得有谁会相信吗,大家只会以为你疯了。晴晴,你不觉得以前欠我太多了吗。从小爸爸妈妈就让我事事让你、宠你。如果有三个蛋糕,你一定是吃两个的那个。如果我们打架,我一定是犯错那个。

  “高考摁掉我闹钟导致我没考上重本,物理竞赛前夜看电影到半夜影响我睡眠导致我与复赛失之交臂,就连我喜欢的人,你也要提前对他告白。

  “晴晴,现在的一切,都是你应该还给我的。”

  说完,傅夜月立刻挂断了电话。她如释重负,背靠在墙壁上,慢慢滑下来。

  最后,她双手抱着自己的膝盖,号啕大哭起来。

  晴晴,对不起,是姐姐太自私了。

  但以前你过得太好了,就让我幸福一次吧。

  下辈子,下辈子我一定还给你。

  Chapter11 我想要把妹妹的人生还给她

  傅晴的病情一夜之间加重,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傅夜月和爸爸妈妈赶到医院时,傅晴正在抢救。

  医生说是因为她的机体再次出现变化,迅速老化了很多,身体因为承受不住这种变化而罢工。

  傅家一家人焦急地在抢救室外等着。

  傅妈妈伤心不已地抱着晴晴:“怎么会变成这样呢!老天爷啊!”傅夜月轻轻拍拍了妈妈的背。

  傅爸爸只是沉默。五个小时后,傅晴抢救过来了。但是眼神呆滞,大小便失禁,根本认不出谁是谁。

  她已经老年痴呆了。

  把傅晴送回病房后,隔壁床的病友还没有休息,好像也在等晴晴回来。

  他一看到担架推车,就急忙上前来看望:“晴晴,你没事吧?”

  可是傅晴已经不会回答他了,只呆呆地看着他,嘴角还流着口水。

  傅夜月听到他喊那一声“晴晴”时,心里紧了一下,生怕父母察觉异常。观察之后才发现,父母因为伤心过度,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些。

  父母工作很忙,晚一些就赶回家了,留下傅夜月在病床边看护。

  “晴晴清醒的时候,把你们的故事都告诉我了。”

  “哦?”傅夜月眉毛一挑,“她说了什么?她很恨我这个十恶不赦的姐姐吗?”

  “不是,她说她很爱你。”

  傅夜月听到这句话,愣了愣,随即露出不相信的表情:“她爱我?我都把她的人生抢了她怎么可能还爱我。”

  “是真的,她说一直以来都是你在无限度地对她包容疼爱,她以前因为调皮不懂事,所以做过很多让你伤心的事。但她最近一直想要来弥补。”

  隔壁床的病友递过手机,上面有几张照片。

  “你看这个,这是你之前喜欢的陈初航答应和晴晴在一起后,和别的女生在一起的照片。

  晴晴早就打听到他是个花心大萝卜,怕你陷进去后无法自拔受到伤害,所以才想了这么个办法,让你避开他。”

  傅夜月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照片,手指反复滑来滑去。

  而且还有一张微信对话截图:

  听说傅夜月喜欢你啊?你会答应吗?

  那个书呆子?算了吧,我可不想倒自己胃口,她妹妹还差不多。

  原来自己喜欢的人竟然是这副丑恶嘴脸。原来晴晴她

  “这里还有一段我和晴晴的聊天录音。”

  “姐姐高考时摁掉她闹钟是因为她报考的学校离家太远了,这样我就不能常常看见她了。物理比赛看电影是因为她说自己很紧张我想让她放松一下…”

  “我姐一直觉得爸妈都比较爱我而忽略了她,其实不是的。爸爸妈妈之所以对她严格,逢错必罚,是因为姐姐本来就是一个很厉害的人,爸爸妈妈对她期望很高,希望她能够成为一个成功的人。而我,大概我从小成绩就不怎么好,爸爸妈妈只希望我能健康长大就好了。不过,这一点都好像无法实现了。”

  听到第一句,傅夜月就哭了起来。她不知道,原来在父母的心里,竟然对她寄予了如此大的希望。她更不知道,晴晴竟然会觉得她是一个很厉害的人。

  傅夜月的心沉到了谷底,此时路明哲的电话打了进来。

  傅夜月带着路明哲去看了傅晴。

  看着一脸痴呆,不停流口水的傅晴,路明哲满脸吃惊,还闪过一丝厌恶的神色。

  “晴晴,你别告诉我这就是你姐姐。”

  “是的,我姐姐得了一种罕见的病,一夜之间变成了老妇。明哲,如果我变成这样了,你还会爱我吗?”

  “这个嘛我下午还有个实验要做,我先走了,下次再来看你姐姐,代我向她问好。”

  傅夜月看着路明哲落荒而逃的背影,心里有什么东西碎了一地。

  后悔不已的傅夜月又走到了“愿望室”,老医生依旧站在明亮的灯光下,慈祥地看着她。

  “说吧,这次是什么愿望。”

  “我想要把妹妹的人生还给她。”

  “你真的想好了?为了你妹妹,放弃现在的人生,去过这种老年痴呆的日子?”

  傅夜月回头看了他一眼:“我欠晴晴太多了,这是我能为她做的最后的事情。等晴晴回到自己身体后,麻烦你告诉她‘我也很爱她。’”

  Chapter12 我也爱你啊

  “姐!我能用下你的洗面奶吗?”

  傅夜月从梦中惊醒,窗帘已经沐浴在暖洋洋的阳光里许久了,散发出夏日特有的气味。傅晴正戴着一个可爱的兔耳发卡,靠在她门边懒洋洋地说。

  傅夜月鼓起勇气看了一眼自己的皮肤,嗯,还跟以前一样。

  她立刻从床上跳起来去照镜子,嗯,除了嘴巴有些臭,一切都跟昨天一模一样。

  傅夜月的眼泪夺眶而出,她上前一个熊抱抱住了傅晴。

  “晴晴,我爱你。”她趴在傅晴耳朵边,轻轻地说。眼泪流进了傅晴的脖子里。

  傅晴一把把她推开:“姐,你干吗啦!”

  然后又紧紧抱住了她:“我也爱你啊,姐姐。”

  文/蘑菇味桃子

赞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