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看本站内容更方便

同桌的微表情

  调调有话说:

  其实人的肢体语言都有着特殊的含义,是一门很大的学问。我一直就想写一个炫酷的天才,这次终于圆满了!写之前我可是查了许多资料的!作为一个总编居然每天都还被眸眸催着定稿子、写专栏、写稿子所以人果然还是需要被努力的,每个催稿的编辑都是蓝精灵,好好珍惜她们,万一她们哪天就消失了呢!另外我的新书《与光同成灰》现已全国上市了噢,希望大家会喜欢。

  一、初次交锋

  高二升高三的暑假,学校再一次进行了分班,聚集在高三11班的,都是学校里一些出了名的人物,比如说现在正在互相打招呼的这对同桌。

  “你好,我是邱果果,是心理社的前社长,如果你在生活中遇到了什么困扰,可以来找我谈谈,身为同桌,我很乐意帮助你。”邱果果微笑着与自己这位新同桌打招呼。

  学校有规定,学生们高一可以参加各种社团,高二可以竞选社长,到了高三就要全身心地投入学习,所以邱果果这个人气非常高的心理社社长也退了下来。

  她的同桌是一个戴着黑框眼镜,非常清秀的少年。

  “你好,我叫乔飞,是微表情社的前社长。”少年看了邱果果一眼,算是打招呼了。

  看着乔飞黑框眼镜后那双幽深的眼睛,邱果果点了点头。“原来你就是乔飞”这是学校一个很冷门的社团,跟她的心理社真是没法比。

  而且邱果果也不相信什么微表情。表情是可以自己控制的,哪那么容易被人洞悉自己心里想什么。还不如她的心理社,关心同学们的心理健康那么实在有用。

  这时,乔飞忽然笑了。“你刚刚说话的时候一侧嘴角不自觉地上扬了,表示你对我很不屑。同学,我们以前是不是有什么过节?”

  邱果果一愣,尴尬地笑了笑说:“哪有这回事!怎么会呢!一定是你想多了。”

  乔飞看着邱果果摇了摇头,抚摸着下巴说:“你刚刚说话的时候手不自觉地摸了摸脖子,说明你在心虚,既然没什么过节,那就是成见了。”

  “这”邱果果尴尬地把自己又要摸脖子的手给收了回来,讪讪地笑了笑,“微表情这东西,根本不科学。”

  “其实跟心理学是一个道理。”乔飞淡淡地说道。

  这微表情社能跟她的心理健康社相提并论?她邱果果可是心理社中懂得最多的人!想到这里,邱果果朝乔飞笑了笑,说:“乔飞,我觉得你心里有事,需要跟我谈谈吗?我可以帮你。”

  乔飞十分干脆地摇了摇头,因为要关注别人微表情,他每次和别人交谈时都会非常认真地看着别人的脸。“不用,我心理很健康。而且从你刚刚凶狠的眼神可以看出来你想让我吃点苦头,我为什么要满足你?微表情是心理应激微反应的一部分,它从人类本能出发,不受思想的控制,无法掩饰,也不能伪装。”

  见他那么认真地解释,邱果果再一次尴尬了。她想附和着点点头,可是想到他马上就能看出自己心里所想的,就作罢了,转过身子干脆不让他看她的脸。

  “你转过身不面对我,非常直接地表示你对我的话很不赞同而且对我很不友好。我们以后可是要当一年同桌的。”

  邱果果:“”理他不理他都不行啊!

  刚刚聚到一个新的班级,大家都充满着新奇,互相打着招呼寻找适合自己的圈子。

  很快,邱果果发现乔飞并不是对她一个人这样,而是对所有人都这样。

  比如,一个同学正在跟另外一个同学搭讪,两人聊得似乎还不错的时候,乔飞就会默默地走过去对那个搭讪的同学说:“你看那个同学一直在摸着手表的表带,说明他有些焦躁,并不想与你继续交谈,所以你还是放弃吧,你们成不了朋友。”

  再比如,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女生红着脸跑过来对他说:“你是微表情社的社长吧?我对微表情很感兴趣,你教教我吧?”乔飞看着她回答说:“从你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你是有另外的目的,并不是对微表情感兴趣。”女生红着脸跑开,再也不来找他。

  没多久,乔飞就得罪了班级里好些同学。

  看来她这个同桌不太会处理人际关系啊!邱果果坐在座位上看着他的背影笑了笑。

  二、邱果果的微表情

  新学期的第一节班会课,班主任通常会作动员活动,高三的班会课更是要调动全班同学学习的热情。

  要在高三11班这个怪人聚集的地方作动员,班主任显然要花上很大的力气。她一个人在上面激情四射,下面的同学却昏昏欲睡。

  邱果果本来也是这样,但是见身边乔飞一本正经、聚精会神地盯着班主任,分析着她的每一个表情和动作,她睡不着了,甚至有些想笑。

  老师,有个同学一直在下面拆你的台你知道吗?

  “知道你很厉害,不用这么炫耀吧?”邱果果不满地说道。她决定改天给乔飞展示一下她的心理技术。

  乔飞一本正经、目不斜视地看着班主任,嘴里解释道:“不,我这是在做练习。”

  练习?邱果果也跟着他一起看向了正在说话的班主任老师。

  只听班主任说道:“虽然我们是11班,却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班级。”

  “老师说这句话的时候后退了一步,说明她刚刚说的话不可信。”班主任一句话刚刚说完,乔飞就分析了起来。

  邱果果赞同地点了点头。的确不可信,11班都是什么样的人物她都是知道的,比如她身边这位奇葩。

  就在她出神的时候,乔飞忽然说道:“你轻蔑地看了我一眼,说自己同桌是奇葩可不太好。”

  邱果果:“”她竟然无言以对。

  她讨好地笑了笑,说道:“怎么会呢!我们可是相亲相爱的同桌啊!”

  乔飞摇了摇头:“你刚刚的表情不对称,说明是装的。”

  邱果果嘴角一抽:“你才不对称!”

  乔飞不语,继续看向班主任。

  “乔飞,你能不能不要看我的脸、观察我的表情?像你这样每次都拆穿我,让我觉得很难堪啊!”调整好了情绪的邱果果深吸了一口气,由衷地说。

  乔飞耸了耸肩,平静地说:“习惯了。”

  “你”邱果果气结。还能好好地上学吗?

  就在这时,站在讲台上的班主任忽然点了邱果果和乔飞的名字。“邱果果和乔飞,你们那么激烈地在讨论着什么,是不是对我们班级有什么想法?我很需要你们宝贵的意见。”

  显然,班主任点他们起来不是因为想听他们“宝贵的意见”,而是因为他们在下面说话被抓了。这点,连不明白微表情的邱果果都能看出来。

  邱果果缓缓地站了起来,正想着怎么提一些宝贵的意见让班主任消消气,就看见身边的乔飞“嗖”地一下站了起来开口说话。

  她忽然预感到这家伙要语出惊人了。事实上,她的预感是对的。

  只见乔飞站了起来,认真地看着班主任的脸说:“老师,你刚刚说话的时候眉头紧皱,嘴唇紧抿,显然是生气了。”

  没想到乔飞会这么回答,班主任老师脸上露出了一瞬间的惊讶。

  完了邱果果抹了把脸,心里想着要怎么补救,却听乔飞继续说:“老师,从当你看向邱果果的时候,邱果果低下头不敢与你直视的样子可以看出来邱果果很心虚。”

  全班同学齐刷刷地看向邱果果,盯着她的脸。

  跟他并排站着的邱果果抽了抽嘴角,当众分析她的微表情这样真的好吗?她很想对他说,下课别走,我保证不打死你。

  “我也知道错了。老师,我们上课说话是不对的。”

  唯一让邱果果欣慰的是,乔飞还是知道对与错的。

  班主任听着他的微表情分析听得一愣一愣的,过了一会儿说道:“你们知道错了就好。这个班级是大家的,我们每个人都该遵守纪律。你们坐下吧。”

  邱果果松了口气坐了下来,看向同桌乔飞。

  要不是他,估计他俩少不了挨一顿批评。

  三、注定谁赢

  经过班会课上的事情,邱果果觉得微表情也不是真的没什么用,只是觉得不甘心。高三刚开学还算轻松,在老师们的鞭策下,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

  邱果果发现乔飞的兴趣爱好非常少,除了每天观察周围人的微表情,就是回家看了新闻第二天来找她谈论。

  比如说,“邱果果,昨天新闻上那个盗窃案你看了吗?有什么想法?”

  正在发呆的邱果果抽了抽嘴角:“我为什么要有想法?”

  乔飞看了她两眼,有些疑惑地问:“你不是研究犯罪心理学的吗?”

  “谁说心理社就是研究犯罪心理学的?我们社的全名是心理健康社!”邱果果咬牙切齿地解释道。

  “哦。”乔飞的脸上一阵失落,喃喃道,“当初要不是以为你懂犯罪心理学,还真不想跟你这样的人当同桌”

  “什么?”邱果果的脸有些黑。

  察觉到邱果果的怒气值达到了临界点,乔飞立即摸了摸脑袋说:“其实我也就是想说犯罪心理学很厉害的,你可以试着了解一些。”

  “你这是摆明了看不起心理健康社!”邱果果看了看教室里一个埋头学习的学霸,忽然心生一计,“不信,我们来打个赌证明一下。”

  “什么赌?”乔飞有些好奇地问,“我看到了你脸上非常明显的不怀好意的笑。”

  “我也看出了你很好奇。你用微表情,我用心理健康学,我们来赌一下?”邱果果支着下巴说。她当然不是看出来的,只是猜的。

  乔飞愣了一下,随后说:“那你说说,怎么赌?”

  正值课间,憋了一节课的同学们都趁着课间释放着自己,教室里欢笑声不断。邱果果环视班级里的同学,嘴里说道:“乔飞,老师们整天说我们太懒散,高三的每一天都很重要,那你说,我们班的同学们什么时候才能打起精神、好好奋斗呢?”

  乔飞没说话。

  邱果果忽然转头看向他,朝他一笑说:“我们就赌这个吧!我们来猜一猜会是什么时候。你用微表情,我用心理健康学分析。给你一节课的时间观察同学们的表情,得出结论。”

  说完,邱果果立即转过了头,后脑勺对着乔飞,不想让他看自己的微表情。

  其实,虽然同学们每天玩得很开心,也有些懒散,可是偶尔也会露出焦虑的表情,担心着明年的高考。

  大部分人把这种情绪隐藏得很深,还是得过且过,安慰着自己高考还远。

  乔飞对于自己当然是非常自信的,于是非常干脆地点了点头:“好。”

  话音刚落,上课铃声就响了。

  枯燥难懂的数学课让邱果果昏昏欲睡,然而乔飞的眼睛却异常明亮。整整一节课他都在仔细地观察每个同学的表情。他看出来了同学们的各种情绪,却发现要利用这些来猜他们会什么时候开始用功有些难。

  下课后,邱果果揉了揉脖子,用手推了推一直皱着眉思考的乔飞。“怎么样,有结论了吗?”

  “看你信心十足的样子,你已经想好了。”乔飞说。

  “是啊!”

  常年那么专注地看人让乔飞的那双眼睛特别好看,或幽深或清亮,让人不自觉地会看过去。

  听了乔飞的话,邱果果猛然醒悟了过来,自己又把自己的表情送到乔飞的面前了,典型的自己出卖自己。

  乔飞好笑地看着她说:“好吧,那你说说?”

  “我觉得大概是这学期期末,零模之前。”

  乔飞犹豫了一会儿说:“嗯,我觉得是一模之前。”

  邱果果偷偷地笑了,心想这次她肯定赢了。

  四、找个面瘫做朋友

  日子一天天过去,乔飞和邱果果都在等待着零模前夕。

  觉得累的时候,邱果果会看向身边的乔飞,如果发现他在观察别人的表情的时候,她也会去看,当作是一种放松。

  此时,英语课上,乔飞正牢牢盯着他斜前方的一个女生的侧脸,神情专注,引得邱果果也跟着看了过去。

  乔飞和邱果果的位置只能看到一个侧脸。

  “眉毛紧皱,嘴唇向下,身体有些蜷缩。”

  邱果果听着乔飞的分析,点了点头,认真地看着那个女生。

  “紧张、害怕、痛苦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乔飞若有所思。

  邱果果一边听着乔飞的分析,一边看着那个女生,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原来

  她侧头看了一眼还在认真分析的乔飞,有些无奈又有些想笑,摇了摇头感叹道:“乔飞,你真是太不接地气了。”

  乔飞不解地看过来。

  “老师!”邱果果忽然举起了手,“季盈看起来很不舒服。”

  英语老师立即看向了季盈,发现她皱着脸确实很不舒服,就让邱果果扶着她去医务室。

  原来是急性肠胃炎。

  一直到季盈挂上了水,邱果果才放心地回了教室,此时已经下课了。

  乔飞坐在座位上,如平时一样一脸淡然。邱果果记得她扶季盈走的时候,明明看见乔飞满脸通红。

  “回来了?”乔飞看向邱果果淡淡地问。虽然他表现得十分坦然,但邱果果还是看出了他的窘迫。

  她得意地笑了笑。“我不懂微表情,但我懂常识。你连有些常识都不知道,啧乔飞,我很好奇你是怎么长这么大的。”

  “别动。”被邱果果嘲讽的乔飞没有表现出更加不好意思的样子。

  邱果果被他叫得一愣,问:“怎么?”

  乔飞一脸正经地看着她的脸说:“我在你脸上看到了得意与炫耀的结合,典型的小人得志的表情,我要记录下来。”

  邱果果嘴角一抽:“乔飞,你去找个面瘫跟你当同桌吧!这样才不会被你气死!”

  五、愿赌服输

  到了快零模的时候果然全班打起了精神,乔飞输了,显得有些沮丧,整整一个上午都皱着眉。看来这事对他的打击有些大。

  其实这不是邱果果用心理健康学分析的。她的心理社大多是娱乐,帮助同学们放松。只是她知道,其实零模虽然不比一模来得正式,但将是他们面对的第一场模拟考试,那时候老师一定会非常重视,而且临近期末,很快会到下半学期,大家必然会紧张起来的。

  想到自己设计这场赌时就做好了赢的准备,邱果果摩挲着手指有些不好意思,决定跟乔飞说算了。

  可是乔飞却非常认真,说自己输了就是输了,愿赌服输。

  心虚的邱果果只好说让他寒假的时候请她吃顿肯德基,说话的时候,她始终不敢看乔飞。

  寒假,他们约好了时间来到了肯德基。

  在邱果果拿着汉堡一边啃,心里一边想着以后要把这顿给请回来的时候,乔飞忽然说话了。

  “我对你说你赢了的时候,你摩挲着自己的手,这是一种自我安慰的姿态,所以这次打赌有蹊跷,或者说你违规了。”他说得非常笃定。

  原来这么早就被看穿了。邱果果惊讶地看着他,一口汉堡在嘴里咽下去不是,吐出来也不是,尴尬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她终于明白了“食不知味”是怎么回事。

  邱果果保持镇定,让自己坦然地看向乔飞的眼睛:“没有,你看错了。”

  “你非常刻意地逼迫自己看着我的眼睛,说明你在撒谎。”乔飞说。

  “”好不容易等她把汉堡咽了下去,邱果果红着脸问,“那你为什么还要答应请我吃饭?”

  “愿赌服输,毕竟是我输了。”乔飞回答得非常坦然。

  邱果果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忽然很想躲到人堆里去。

  乔飞盯着她的脸,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这是个不错的窘迫的表情。”

  邱果果的脸更加红了。

  “好了,你吃吧,我不看你。”说着,他转过头看向店里的人,习惯性地观察着他们,不厌其烦。

  乔飞虽然十分能掌控人们脸上一闪而过的微表情,也处处流露出自信,但还是会经常观察身边的人,做着研究和练习。看得出来他非常热爱微表情,也知道他要学的还有很多。

  看着他专注的样子,邱果果忽然觉得乔飞不是那么讨厌了。

  既然觉得他没那么讨厌了,那么作为同桌,有些事情还是要提点他一下的。邱果果思索了一下,喊了声“乔飞”。

  “怎么了?你忽然一脸严肃,看来是有很重要的话要跟我说。”乔飞看向邱果果。

  邱果果抽了抽嘴角,不去计较。她已经习惯被他分析微表情了,自从跟他当同桌以来,她在他面前说假话就没有成功过,她已经放弃了。

  “乔飞,我知道你很热爱微表情,在这方面也很有天赋,但是,我一直对心理健康学感兴趣,平时也会关注一些人,我发现你的心理有些小问题。”

  “你是说我心理有问题?”乔飞眉毛高挑。

  “呃,只是些小问题。你不接地气,还记得季盈得急性肠胃炎那次吗?”邱果果认真地说。

  乔飞一愣,点了点头。

  邱果果真诚地说:“你缺乏生活常识,整天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你不懂人情世故,开学第一天就得罪了许多同学。你说有些同学不是真心交往,但那时候才是开学第一天,大家都不了解对方,说不定相处久了就会发现对方其实很好呢?你看看我们班现在,虽然各种人都有,却意外地和谐,当初你看他们的表情时想到了吗?”

  乔飞不语。

  “我知道你可以看出别人的谎言,但是你也不应该不分场合随时随地拆穿别人,这不合适,会让别人很难堪。人情世故这方面,你应该多学一学。”发现乔飞幽深的眼睛正看着自己,邱果果顿了顿说,“我的这些话是为了你好,希望你能好好想想。”

  “我从你的脸上看到了真诚,比以往任何表情都好看,我选择接受。你让我对你的心理健康学有了一些改观。”

  邱果果的脸一红,低头看向桌上的薯条。“心理健康学本来就是最贴近我们,最有用的。”

  见乔飞一直没有再说话,她抬起了头,却发现他的目光落在了她身后的另一个地方。

  她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是一个二十来岁的男子。“怎么了?”

  六、他的理想

  那个男子站起身离开,乔飞忽然站了起来,跟着那男子朝门口走去。

  一头雾水的邱果果拿起桌上没吃完的汉堡和可乐,放弃了薯条,立即跟了上去。

  他们跟在那男子后面。

  “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要跟着他?”邱果果问。

  乔飞皱着眉看着那个男子回答道:“刚刚那人嘴角下撇说明他在悔恨,不知道独自一人在悔恨什么,随后眉毛收紧,是非常忧伤。还有焦虑烦躁以及决绝的表情,却没什么攻击性,我猜他”

  “什么?”邱果果看着那个男子的背影,却发现什么都看不出来。

  乔飞的眉毛皱得更厉害了:“可能会轻生。”

  邱果果惊讶地瞪大眼睛:“那该怎么办?报警?”

  “我也不能太确定,先跟上去看看。”

  乔飞和邱果果跟着那男子来到了湖滨公园,那男子站在了湖边,怔怔地看着湖面。

  “他看着河面时眉毛上扬而且紧皱,显然有些害怕,在犹豫,赶紧去找警察。八九不离十了。公园门口有值班室,走!赶紧去找警察。”乔飞拉着惊魂未定的邱果果跑向了值班室。

  值班室里只有一个民警。

  “警察叔叔,湖边有个男子有轻生的念头,你们快去看看!”

  邱果果已经被吓得不知道要怎么办了,还好乔飞还真镇定,头脑清晰。

  “什么?!你们是怎么知道的?”民警有些惊讶。

  乔飞立即把自己之前的分析说给了民警听,听完之后民警皱着眉却没有动。显然,他有些怀疑这件事的可信度,毕竟来的是两个高中生。学生恶作剧浪费警力资源的事情发生过不少。

  “警察叔叔!我们说的是真的!”邱果果急切地说。

  乔飞冷静地说:“眉毛向上,下颌向下表示你先惊讶,然后跟我说话的时候不停地抿唇,典型的模棱两可的动作,你在犹豫。好歹也是条人命,过去看看吧。”

  听完乔飞的话,民警不再犹豫,拿起对讲机说了几句话,就跟着乔飞和邱果果跑向了湖边。

  好在来得及时,那个男子最终是被救了下来,而他轻生是因为失恋。

  离开公园的时候,邱果果看向与她并肩而行的乔飞,忽然觉得十分敬佩。“乔飞,你真厉害。微表情也很有用、很科学!”他竟然靠着分析表情阻止了男子轻生,救了一条人命啊!

  乔飞点了点头。事情过去了,才发现他也有点紧张。“是的,微表情和犯罪心理学一样,都是对刑事侦查之类方面有很大帮助的。”

  看着乔飞的眼睛看着远方,异常明亮,邱果果心中有了个猜想。“你你以后想考警校?”

  乔飞点了点头。“是啊,我想考警校,伸张正义,帮助更多的人,这是我的理想。”

  走着走着,两人路过了一家书店,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

  “从你的表情看来,你想进去买书。”乔飞说。

  邱果果撇了撇嘴说:“从你停下的脚步来看,你似乎也想买书。”

  两人一起走了进去。

  邱果果买了本关于微表情的书,而乔飞拿了本关于人际交往的书。

  寒假,空闲的时候邱果果翻起了买回来的关于微表情的书。原来人脸上的表情变化得非常快,很难捕捉,而每个表情的意思也有好几种,要根据实际情况分析,并不是她想的那么简单。这让她不由得想起了乔飞,他这样的人是天才吧?

  七、天才的改变

  高三下学期,在逐渐紧张的学习氛围中,邱果果发现乔飞变了。虽然他还是喜欢观察她的表情然后毫不犹豫地戳穿她,但是对别人却好多了,不再当面拆穿同学心中所想,朋友也比以前多了。

  这让邱果果感觉他接地气了许多。

  看来他寒假的书没有白看。

  上课的时候,班主任再次动员,还表扬了全班的同学。

  离高考越来越近,班主任带着激情的声音让全班同学看到了希望,燃起了斗志。

  邱果果认真地听着,觉得浑身充满着力量,整个人燃了起来。

  乔飞忽然用手推了推她,轻声说:“你也看了一寒假的微表情了,能看到老师现在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吗?”

  邱果果看了他一眼,随后目光专注地落在了班主任的身上。

  班主任看着大家,双眼明亮。“从上学期期末开始,你们进步很大,只要你们继续保持,每个人都一定能考上好的学校的。”

  “怎么样?”乔飞问。

  邱果果不语。让她一张一张看别人的照片或许她能看出来,可是人在说话的时候表情变化得太快了,她根本来不及捕捉。

  果然她在这方面没有天赋。而乔飞却是这方面的天才。

  “老师刚刚说话的时候频繁眨眼,语调会忽然上扬,还经常抿唇”乔飞的声音淡淡地响起。

  经过他的提醒,邱果果眼前一亮。两人对视了一眼不再说话。

  下了课,忽然有两个女生跑来找乔飞,脸上带着焦虑。

  这学期,因为他的改变,同学们愿意跟他相处了。

  邱果果在一旁看着。

  “乔飞,我们知道你懂微表情,那么老师刚刚在课上说的,我们都能考上好学校是真的吗?还是只是安慰我们。”其中一个女生问。

  邱果果看她双手紧握,显然是很紧张。

  经过乔飞的提醒,她看出来其实老师说这些话时自己心里也没底,只是想鼓励同学们,让他们燃起斗志。看同学们那时明亮的眼睛就知道了,大家都被鼓励了起来。

  如果乔飞这时候拆穿对于大家来说会是很大的打击,老师的动员也就功亏一篑了。

  想到这里,邱果果看向乔飞,紧张了起来。“那个,我觉得吧”

  邱果果刚一说话就被乔飞打断了。“老师说话的时候双眼明亮,语调激昂,所以她说的是真的。只要我们继续努力,一定可以的。”

  邱果果惊讶地看着乔飞的侧脸。

  直到那两个女生松了口气笑着离开,她才说道:“乔飞,你真的变了。”

  乔飞笑了笑:“我觉得现在这样挺好的。”

  是的,这样挺好的。邱果果坐在座位上,手指抵着唇出神。

  “你有心事。”乔飞笃定地说。

  邱果果一惊。乔飞说话的时候喜欢看着人,在他那双眼睛的注视下邱果果脸一红。

  “你用手指抵着唇做噤声的动作是因为”

  邱果果立即把手收了回来,有些心虚地问:“什么?”

  乔飞笑了笑,不再说话。

  八、心理疏导

  高考前夕,大家都变得十分紧张,邱果果却因为懂得自我调节,比其他人好很多。只是,也不知乔飞忽然吃错了什么药,忽然来找她开导自己。

  “从你最近的气色,还有你考试的时候都会抽空观察同学和监考老师的状态来看,你心理很健康,不需要疏导。而且我也没空!”邱果果才不相信乔飞会焦虑到需要人来开导,倒是她自己自从心里有了个想法以后,她渐渐地会有些焦虑。

  “因为要高考了,我担心自己不能考上警校,心里有些焦虑不安,我怕影响自己。看在我教你那么多微表情知识的分上”乔飞十分真诚地看着邱果果。

  那眼神让邱果果无法拒绝:“好吧!”

  邱果果收敛了心神,面对乔飞说:“跟着我做。全身放松,先深呼吸。”

  乔飞点了点头,十分认真地吸气呼气。

  几次深呼吸做下来,邱果果觉得自己的状态也好多了,心里轻松了不少。

  “然后呢?”乔飞问。

  “闭上眼睛。”

  乔飞跟着闭上眼睛。

  邱果果偷偷地睁开了眼,偷偷看了一下乔飞。将那一双时而明亮时而幽深的眼睛闭上后,他看起来是那么宁静。“然后,轻声地告诉自己‘我可以,我能考上警校’。”

  “就这样?”乔飞皱着眉睁开了眼睛。

  “是啊!”邱果果点了点头,“因为我相信你可以的。”

  “哦。其实我也一直这么觉得。”乔飞脸上露出了自信的笑容,如他平时一样。

  看着他自信的样子,邱果果忽然发现自己很高兴,也很轻松。看向乔飞的时候,她忽然明白,这大概是乔飞为了让她放松一下。

  他这样的人怎么会不相信自己呢?

  “谢谢!”邱果果朝乔飞露出了大大的笑容,却发现乔飞正用手指抵着唇,若有所思。

  经过上次的事,邱果果特意去查了下这个动作的意思,于是笑了笑说:“用手指抵着唇做噤声的动作是因为想说出来。你有什么话想说?”

  乔飞一愣,随后脸一红。“等高考结束再说吧,或者你猜!”

  邱果果先是不明所以,但是看着乔飞那双眼睛,还有那难得有些红的脸,似乎明白了什么,忽然觉得脸有些烧,心里也是满满的。他用手指抵着唇的原因,大概跟她一样吧?

  她想了想,决定把这几日萦绕在心头的事说出来。“乔飞,我”

  “我知道这几天你有心事,说吧!”乔飞笃定地说。

  邱果果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乔飞,我决定考警校。”

  乔飞惊讶地看着她。

  “我对心理学一直很感兴趣,或许可以考警校试试,我也想成为一个可以帮助别人、伸张正义的人!”阳光从窗户照进教室,照到邱果果的脸上,使她的笑看起来特别柔和。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她没有说出来。

  乔飞迎着阳光看着她的笑,点了点头。

  “好!我们一起加油。”

  文/调调

0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