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的活色生香

关注公众号 " 一缕阳光l " ID : shejidiyi

  中午同学小烨打电话给我,说,“小湖啊,我们今天看新闻里说又有个网络作家因为过度疲劳猝死了,你最近怎么样啊,好久没你的消息了,一起聚一聚吧。”

  我放下手里的洒水壶,用手拨弄了一下面前的风信子,说,“谢谢同学们的关心,放心吧,我好着呢,我养了鱼,种了花,每天会抽出半个小时的时间跑步,也报了瑜伽班。”

  但小烨还是不放心似的,说,“老萧请客,已经买好了度假山庄的豪华套票,你来吧,好不好?”

  我笑着说,“好,一定来。”

  不是奔着那豪华度假山庄的套票,而是我突然想让他们知道,我并没有活成他们想象中的那样。

  近年来,新闻里确实常常爆出某个网络作家猝死的噩耗,因此,一些不明真相的人,像小烨那样,便以为我们这个圈子是个高危的行业,在以生命为代价换取着金钱和名利,以至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网络作家和死亡两个字联系在了一起。

  其实,网络作家猝死这只是极少数的一个现象,只不过在媒体和网路的炒作下,变成了一个现象级的事,好像当网络作家迟早都会死一样。

  而我觉得极少数的网络作家之所以会猝死,不是因为网络写作造成的,而是因为他们本身就不够爱惜自己的身体。

  我呢,既不是那种写一个月就能买个房子的土豪作家,也不是那种每天不眠不休写一万字两万字却还养不活自己的作家。我把时间的百分之六十用在写作上面,剩下的百分之四十则完全给自己和家人。

  晚上的时候,小烨又给我发微信说,“亲爱的,眷眷说你又出书了,到时候带几本过来给同学们看一看吧。”

  我想了想,回复道:“我会带我亲手做的蔓越莓曲奇来给大家吃,书就不带了啊。”

  去年的那次聚会,听从众人的吩咐,带了两本书去,于是那场聚会简直变成了我的新书发布会,大家聊天的内容总是围绕着我的书。

  所涉及的话题却让我感到不适,大家关心的是我什么时候可以继承莫言老师的伟业,获得个诺贝尔奖,为国争光;更多的人关心着我的出版费,说听说赚了不少钱,问什么时候可以打败郭敬明登上中国作家富豪榜之类的。

  我的这些同学们,一个比一个厉害,有家里本就有过亿资产的富二代,有靠自己做生意发了家的大老板,有著名国企的负责人,也有进入政府体系担任领导的青年才俊,还有进入娱乐圈拍了电视和广告的小明星。

  其实我们都才二十几岁,因为这个时代的多重可能性,所以大家有机会在各行各业百花齐放。

  而我这个作家在他们当中显得格外的特别了,因为作家毕竟是这个社会极少的一个优秀群体。

  但在他们的印象中,“作家”这两个字还代表着“清贫”,所以他们才会一直追问我出版费啊收入怎么来啊这些问题。

  我知道,对于老同学,他们并没有恶意,更多的是关心,怕我为了梦想过得太拮据。他们曾经听说我写小说的时候常常一个星期,甚至更长时间都不出门,还听说我因为写书总坐着固定的地方,把那沙发都坐出一个洞来,他们听了都觉得好心酸。

  甚至豪气的大老板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要投资我的小说,拍个电视剧或者电影什么的。

  我对同学们的关心表示感谢,我说:在我们这个时代,每个人都面临着很多的机会,每个人都有成功的机会,但是没有任何一种成功是不需要努力的,特别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人,要在自己的行业里脱颖而出,这种努力是必须的。

  说到金钱,我的存款可能连你们这些土豪的银行卡上的尾数都不到;说到权力,我真的只能管我们家那只猫的吃喝拉撒;说到地位,在我家,我妈第一,我第二,我爸第三。

  但是,我真的很庆幸,写作这个行业,它可以支撑着我整个人生,让我的生活在朝着期望的方向发展,让我的经历变得不一样。

  在我们这个格外追求金钱和地位的时代,写作让我拥有着无比宝贵的自由。不仅仅是行为的自由,还有灵魂的自由。我可以自由地支配我的生活,然后不被别人支配;我可以花三个月写一本书,再花两个月全世界各地去旅行,而不必担心会给任何人带来麻烦,也不用向什么人交代。

  还有,我可以在我的想象里天马行空,创作自己喜欢的故事和人物,不被任何人和事约束。

  我的一席话,让大家都沉默了,聚会的气氛也变得有些沉重。

  良久,大老板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说:是啊,你生活的一部分,确实是用金钱也买不来的,那就是你的自由、尊严、从容,还有幸福。

  文/江小湖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