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辰多喜欢(四)

  上期回顾

  乔唯和祝良辰的第一次约会总算在紧张而和谐的气氛下结束了,虽然闹了不少笑话,好在从天而降的幸福并没有因此夭折。

  第三章 你是状况女王吗

  乔家小屋一片安宁祥和,屋里屋外一片漆黑。乔唯踮着脚尖,尽量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响地往自己房间移动。忽然间,乔一的房门大开,屋里明亮的灯光像警探的大手电一样照在她的脸上,乔一那张帅气的脸蛋黑得跟锅底一样,拎着她的胳膊就把她拽进了自己房间。

  “大胆妖孽!休得无礼!快放开本宫!”

  乔一捂住她的嘴巴,将她抵在门板上落锁:“你叫吧,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乔唯翻了个白眼,拍开他的手:“什么味道”

  “噢,我上厕所回来忘洗手了。”

  “我呸!”乔唯狠狠呸了他一口,粗鲁地擦着自己的嘴巴,

  “说吧,你把本宫掳来到底有啥子事情?”

  “刚才送你回来那男的是谁啊?”

  “你看到了?”

  “嗯,看到了。”乔一突然抬手捏了捏她的脸蛋,“乔唯,

  我知道你压力很大,但咱们家还不至于让你过那种生活。”乔唯不解地眨巴着眼睛:“那个”

  “我也快上大学了,三五年后就能赚钱了。到时候爸干不动了还有我,我能赚钱养家,小宝我来供,你找个正常的男朋友,好好谈恋爱。“

  他还没来得及说完,乔唯便一个巴掌呼在他的天灵盖上。

  乔一长这么大从来没被人揍过,唯一打过他的人就是乔唯,而且是动不动就对他使用家庭暴力,这让他感觉非常不好,这要是个妹妹绝对不敢和他动手:“亲姐,你快给我醒醒吧!”“哎呀!”乔唯烦躁地摆了摆手,“就算嫁不了饭桌子都要二十来米长的豪门,我也会嫁一个能买得起房、买得起车的呀。”

  “刚才送你的那车年轻人谁买得起,年轻的买得起的肯定看不上你。”

  这是什么狗屁理论?乔唯内心愤愤不平,自己有鼻子有眼,不缺胳膊不断腿,好歹也是个美女,怎么就不能被青年才俊看上?

  “那是我男朋友,过几天他会来家里见咱爸妈。他单身,未婚,28岁。”

  乔一瞠目结舌:“你居然相信?”

  乔唯警觉地看着他:“你什么意思?”

  “没啥,我还是那句话,你不要乱交男朋友。我虽然嘴上说很嫌弃你没男人要,可是也不希望你被乱七八糟的男人要走。”说完乔一还意味深长地拍了拍乔唯的肩膀,打开门一把将人推了出去。

  乔唯在黑暗里眯了眯眼,转身回到自己和小宝的房间。今天她本该去批发市场拿货的,因为去了祝良辰那里,什么都没干成。她无聊地打开手机,回味着祝良辰那几条惜字如金的短信,却意外地发现多了一条已阅读信息。

  宋佳倪:唯唯,我现在还回不去,有空的话你帮我看看煜城是否安好,他的地址是XXXX。

  发件时间是下午3点46分。

  那个时间乔唯在睡觉,那这短信一定被祝良辰看过了。

  她回拨过去,可佳倪已经关机。乔唯又打开发件箱,这才发现,祝良辰不仅仅看了她的信息,还帮她回了信息:好,我会的。

  学长这是在说气话吗?

  他在气佳倪不直接联络他,而是发信息给自己?

  乔唯抱着手机滚到床里,用额头抵在墙上,好像面壁思过一般,深呼吸一口带着陈年旧墙皮的气息,再慢慢吐出来一口带着牙膏香味的气息。

  就这样盲目地和祝良辰走在一起,算不算太过草率呢?像祝良辰这种英俊多金的款,为什么会在未婚妻跑掉之后选中自己呢?

  这个难以得到答案的问题抓心挠肝地折磨着她,就像她站在街角闻到了街头羊肉串的香气,吃进嘴里却很是费劲。她抱着手机睡了一整晚,闹钟也没定,一睁眼睛已经七点半,只能把自己调整成马达飞快地洗漱,小牙刷甩得手腕都跟着发酸。

  祝良辰的车已经停在她家楼下,此时周围还有一干众人在那议论纷纷。他们说,大唐村是不是要有一只土鸡飞上枝头当野凤凰了?

  那些飞短流长乔唯从小听到大,早就习以为常。

  祝良辰看起来比昨天还要没有兴致,连句早安都没有说。从大唐到大学城要一个小时的路程,乔唯头脑昏昏沉沉地在这明媚的早上和沉默的气氛里睡了一路。

  等她醒过来的时候,车子已经停在学校大门口,而祝良辰也疲惫地趴在方向盘上浅浅地睡着。

  乔唯抬手看了看表,哎呀,第一节课都睡过去了。

  现在怎么办?

  就在她纠结之际,她突然无法控制地打了一个无比响亮的喷嚏,在这一车之内俨然造成一股荡气回肠之势。

  她捂着嘴巴尴尬地看着被自己喷醒的祝良辰,吸了吸鼻子,嗓子干巴巴的,发痒:“不好意思,学阿嚏!”

  乔唯用力地搓了搓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不通气的鼻子,秀气的小鼻尖被她搓得通红:“完蛋了,我好像感冒了。这两天我们不要见面了,别到时把你也传染感冒,这个季节感冒不容易好。”

  “对面有药店,我带你过去买一点药。”

  “不用麻烦你,就过个马路而已,我自己去买吧,学长。”

  “走吧。”他今天似乎格外没有耐心,说话比文言文还要简练。

  乔唯乖乖听话。

  这个时间段基本没人买药,柜台前空荡荡的,看不到人。

  两个人只好自己看着分类寻找感冒药,却不想胡乱用药,正准备放弃找另一家,忽然,柜台后面站起一个五大三粗的中年阿姨,她气势如虹道:”只收现金,不能刷卡,最好有零钱,收银员喝豆浆去了。“

  祝良辰面不改色地将手指搭在包装盒上:“OK,给我一盒感冒药。”

  阿姨拿了一盒感冒药回来,手里还拎着一把看似大战外星人的激光“手枪”:“量个体温,看看发不发烧,发烧要吃退烧药,烧得高要到隔壁社区医院打针。”

  “好。”乔唯乖巧地答应,解开风衣的纽扣,又开始一粒一粒地解衬衣纽扣。祝良辰眉头轻蹙,按住她的手背:“你做什么?”

  “量体温啊。要夹体温计,不需要从这放进去吗?”乔唯眨了眨眼,“没关系,我里面穿了背心,不会走光。”

  祝良辰几不可闻地叹气,将她推到阿姨面前,伸手撩开她额前的碎发,露出饱满的小脑门。阿姨把那激光打码机似的东西在她脑门上一贴,嘀的一声,乔唯笑道:“我脑门上有条形码吗?”

  “你贴上条码也没有用,不会有人买你的。”祝良辰的目光淡淡扫过她,“太傻了。”

  “”

  “39.2度,烧得不低,这得去隔壁打针啊。”阿姨又将两盒消炎药扔上柜台,“一起吃着再打针,好得快。”

  “我发烧了?”乔唯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居然发烧了!”

  祝良辰拂掉她的手,干净修长的手指直接贴到她的额头上,这举动让乔唯的小心脏蹦跶得格外欢快。

  “学长,你手心怎么这么热呢?”

  祝良辰本能地收回手掌看了看,接着便感觉额头一凉。嘀的一声,阿姨豪迈地宣布道:“哟,你也发烧,39.5度,长得高,烧得也高,还挺不甘示弱,一块儿去隔壁打针吧。”

  “哈哈哈”乔唯觉得阿姨说话很搞笑,没心没肺地笑出了声,又被祝良辰冷刀子似的眼神给扎回去一半。

  付好药钱、拎上东西,祝良辰带着乔唯到隔壁的社区医院打针。到了门口乔唯突然不肯走了,小心翼翼地扯了扯他的袖口:学长”

  “嗯?”他回头,看见乔唯可怜巴巴的样子。

  “你自己打针吧,我给同学发信息让她们帮我请假,我陪你,但是我不打针。”

  “你怕打针?”

  她诚实地点点头:“怕。”

  乔唯是真的怕打针。小学时打疫苗,每个班级里总有那么一两个人要几个老师按着才能扎进去针的,她就是那个被按的典型代表。

  祝良辰沉思两秒,不容拒绝地抓住她的手腕,将她拖进了社区医院的大门:“怕也要打。”

  “只是打针,不是开膛破肚。”在面对乔唯的抵死挣扎时,祝良辰说出了自认为是安慰的话语。

  乔唯整个五官都挤在了一起,坐在医院的大铁床上仿佛如临大敌,颇有一种这针扎进去她便英勇就义的悲怆感。

  小护士看她那样子,忍不住呵呵笑了两声:“这么怕打针啊,让男朋友抱着你啊。”

  “啊!”

  小护士手一抖:“你别叫啊,我还没扎呢。给你消消毒,把我吓一跳,你乱叫我才会扎偏。”她抬头瞄了一眼祝良辰,“可够帅的,快让你女朋友乖乖的。”

  祝良辰扬起手掌挡在乔唯眼前:“发烧怎么生儿子?”

  “嗯?”乔唯愣了一下,长长的卷翘睫毛在祝良辰的掌心唰唰扫过。

  祝良辰手腕紧扣,按着乔唯的小脑袋撞进自己的胸口。

  紧接着,乔唯便觉得手背一痛。在她最放松警惕的一瞬间,针头扎进皮肉。

  “好啦,没那么疼吧?”小护士笑眯眯地看着她,“看你男朋友多机智。”

  乔唯还傻傻地举着手臂,耳边是祝良辰强劲有力的心跳。

  打针似乎真的没那么疼了,不过,生儿子是怎么回事?

  “学长,那个发烧和生儿子有什么逻辑上的关系吗?”

  “理论上没有。”

  “实际上呢?”

  “也没有,我随口说的,疼痛转移。”他随手拿起旁边一本五年前的时尚周刊扔到她面前。

  乔唯点点头,拍拍身旁的空床铺:“你别站着,坐,不用客气。”

  祝良辰也就没再客气,坐在她身边低头沉思。

  乔唯打了一个喷嚏之后,揉了揉鼻子:“我可能昨天淋了雨之后就开始感冒,然后睡了一觉开始发烧,最后把你也传染了。”

  “我前天晚上大概就发烧了。”

  “难怪你昨天没精神也没食欲,要我去你家也没来接我。”祝良辰突然抬起头,那漫不经心的目光里带着一抹直穿人心的犀利,黑白分明的眼眸宛如明镜:“你在抱怨我没有去接你吗?”

  “我”

  “我下次会接的。”他兀自说完自个的话,没给她辩解的机会。

  “不是不是,学长,你发烧”

  “我以为你自己来会没有问题,没想到你的问题不小。以后我送你回家也送你上学,因为你比我想象中的,”他顿了一下,思考了一下措辞,结果还是万分直白地表达出来,“笨很多。”

  “我笨吗?”乔唯眯着眼睛挑衅他的权威,“我拿过一等奖学金噢!”

  “大概运气好,傻人有傻福。”

  “好吧。运气好我也很知足,不是人人都能有好运气,虽然我没有佳倪聪明,但是我运气比她好,所以我能和你”她的话说到一半,祝良辰便抬起眼眸一脸淡漠地看着她,她便识相地闭上嘴。

  愚蠢的女人才在自己男朋友面前提及他的前女友,不,确切地说是逃跑的未婚妻。

  “学长,我觉得你也应该打一针,你马上就烧到40度了,这样开车很危险。”虽然话题转得很生硬,但是很成功。

  “我会自愈。”

  “万一这次的病毒很顽固呢?还是你也很怕打针?我就说不止我一个人怕打针,总会有同类。”她像发现惊天秘密一样得意扬扬,神采飞扬得一点也不像个高烧病人。

  五分钟之后,祝良辰也进入了扎针准备阶段。

  刚刚那个稳准狠的小护士不知去哪了,换了一个更漂亮的美女护士,一针没扎进去就算了,连着三针都不见回血。

  祝良辰一直保持着沉默,他的反抗毫无意义。

  可乔唯不干了,她的眼睛憋得通红:“你行不行呀?你不行换个人扎行不行?这手背要扎成筛子了!我们花钱是来打针看病的,不是来招打击报复的!”

  小护士被她训得紧张得不行,冷汗都让她训下来了,结果导致第四针也没扎进去。乔唯立刻火了,拍着床铺就要站起来:“不打了,我们不打了!”

  一个中年男医生连忙跑过来询问状况,乔唯便气呼呼地指责那个小护士扎针技术不过关,导致她男朋友受苦受难。

  祝良辰空闲的那只手毫无征兆地就落在她的头顶:“你坐好。”

  上天很不公平,它会让每一个陷入恋爱中的女人的智商化为零,而男人则继续保持他们的聪慧冷静,这样一来,就显得女人格外愚笨。

  穆奕给祝良辰发来信息:有人指名道姓让你参谋动力改装,你何时回来?

  祝良辰:不知。

  穆奕:昨晚看见你送小女朋友回家了。

  祝良辰:是未婚妻。

  穆奕:你起个大早出门是不是送她上学去了?

  祝良辰:是。

  穆奕:角色进入得挺快啊你!她长得倒是挺漂亮,稍微有点大众美人,至于两天就把你迷住了吗?哪那么好

  这条信息祝良辰思考了良久才回复,仍旧惜字如金:萌。

  从两岁开始,祝良辰的周围便环绕着各种胖瘦美丑的莺莺燕燕,乔唯是其中之一,并无突出之处,但她是唯一一个用围巾裹着芝士蛋糕,自己任凭大雨浇的小姑娘,也是唯一一个在看到别人扎了他四针之后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娇贵和矜持,对着医生和护士暴跳如雷的小姑娘。

  虽然她有些聒噪,但那还在他的容忍范围内。

  第五针终于换了刚才手法利索的小护士,“一针定江山”,乔唯这才红着眼睛勉强原谅他们,并且恶狠狠地发誓以后坚决不来这里,说他们拿上帝太不当回事,上帝之手就这么被戳成筛子了。

  乔唯躺着,祝良辰坐着,一人扎左手,一人扎右手。祝良辰是真的有些头晕,不然昨天也不会让她一个小姑娘独自去他的公寓,半路还把她自己搞得那么狼狈。结果他发现自己太高估她的行动力,所以不再放任她独走江湖。他正昏昏欲睡的时候,听到手机相机发出“咔嚓”的拍照声。

  他以为乔唯在偷拍自己,便没在意,继续打瞌睡。他温热的小手指感觉到一股凉意,原来是被她细细的小指头勾住。祝良辰挑起眉梢不动声色地看过去,只见乔唯举着手机对着他们两人勾在一起的手指又是“咔嚓”一声。

  “天天看别人秀恩爱,终于轮到我了。”她嘀咕着打开美图秀秀,做了个复古的特效处理,立刻上传到微信朋友圈,附加文字:说好的不离不弃,连打针我们也要一起。

  祝良辰不着痕迹地扯了扯嘴角,刚要低头继续睡觉,便听乔唯小心翼翼地在耳边问自己:“你有微信吗?我能加你吗?”

  祝良辰掏出手机扔到她面前,不再理她。

  这手机的诱惑力太大了,乔唯咬着牙强忍自己想要翻开他通讯录、短信和相册的好奇心,直接打开他的微信,把自己加上,又本本分分地将手机放回他手边。将来总有能看到的那天,现在好奇害死猫啊,小心驶得万年船,小乔乔你要理智一些。乔唯在心里对自己说道。

  因为两个人都生病,加上祝良辰有一单生意要接,原定的约会不得不取消,乔唯便抱着学长买来的“爱的药药”一路飘着幸福泡泡回了寝室。

  一推门,她便听到五个女人同时发出的尖叫声。

  “快说!微信上你在和谁勾手?哇,那男人的手形超赞!”

  “不过休了一个礼拜天你就有男朋友了吗?简直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啊!”

  乔唯用手背贴了贴脸,害羞而谦逊地笑笑:“是我男朋友,星期天刚谈。”其实内心已经开始穿着大红袄,拿着小绿扇子扭起大秧歌:今儿老百姓啊真呀么真高兴,真高兴我是真高兴,我男朋友帅得直冒泡,哪哪都冒泡

  不是每个女孩子都希望自己的手臂能挎上一个爱马仕,但几乎每一个女孩都希望有一段令人艳羡的爱情。

  乔唯也很想像其他漂亮的女同学那样,找到帅气的男朋友立即到朋友圈里大秀恩爱,喝咖啡要秀,逛街要秀,一起学习、一起唱歌、一起泡图书馆都要秀,而她只能秀一秀她和祝良辰的手。

  托佳倪的福,她和祝良辰有不少共同的校友和朋友,大家在群聊的时候相互加为了好友。

  她喝了一大杯热水,爬上床睡了一觉,醒过来之后打开手机,发现朋友圈各种大赞以及八卦,最令她惊讶的是,一条状态和一张照片都没发过的祝良辰居然发了一张照片。

  那是她上午在他车里睡觉的一个侧影,半张脸被长发遮住,只露出一小块白白的尖下巴。

  基本上她和祝良辰共同认识的人都来评论提问:这是谁?

  佳倪的妹妹佳倩也发表了评论:姐夫,这女孩子是谁?

  乔唯的脑袋嗡的一声响。这个宋佳倩不是省油的灯,十里八村的都知道这个宋家二千金不好惹,她骄纵蛮横、欺行霸市,现在完全是发现了自己姐夫的不轨行为,准备替她姐姐消灭敌人的架势。

  乔唯立刻跟着评论一条:学长,这是谁?

  半分钟后,祝良辰回复了,也只给她一个人回复了,是非常简单明了的三个字:你瞎吗?

  我当然不瞎!我这不是为了避嫌嘛!乔唯在心里默默地反驳。

  可是想想,这嫌避得也没什么必要,早晚大家都会知道自己和祝良辰的关系。想想那些将会铺天盖地而来的流言蜚语,估计那唾沫星子够淹死她几回的。

  乔唯摸了摸额头,感觉还不错,便爬起来穿上大衣跑去好友禾嫣的教室,和她一起坐在通道边上的位置,陈述了一下这个周末发生的奇遇记。

  “嫣嫣你说,学长的身边肯定有很多优秀的门当户对的女孩子,为什么要选择我呢?”

  禾嫣慢悠悠地在纸上画着圈:“因为你是宋佳倪的闺密吗?除了和她妹妹宋佳倩在一起,就是和你在一起才能让佳倪意外、生气、失望,总之能让佳倪各种不痛快。”

  “多么令人痛心疾首的答案。”她低落地将下巴杵在书桌上。

  “动机不重要,过程不重要,结果才重要。你喜欢的人能和你在一起,不犯法,不叛国,其他的有什么关系?”

  “真是摸不透他的想法。”

  “不用摸透他的想法。”

  乔唯白了她一眼:“啥?”

  “他求婚都没给你一个定情信物吗?”

  乔唯突然坐直了身体,义愤填膺道:“对啊!怎么没有戒指啊?不用钻石,哪怕是个易拉环,也该有一个是不是?哎呀,我忘记要了。”

  “这需要你要吗?他向佳倪求婚的时候也没有戒指吗?心里有你自然什么都会想到。”

  乔唯眨了眨眼:“噢,也对,他向佳倪求婚的时候应该有鲜花,有蜡烛,有钻戒,还有掌声;向我求婚,哎,那不能叫求婚,那简直就是逼婚。他向我逼婚的时候,只有大马路后面源源不断的大喇叭声,好不浪漫”她狠狠地叹了口气,又释然地微微一笑,“不过不要紧,他现在还不喜欢我,等他喜欢上我,一切都会有的。”

  上课铃声响起,乔唯却没有离开的打算,反正后面她没课。

  下期预告:

  蠢萌的乔唯很成功地又做了件傻事,她被不靠谱的好友遗忘在教室,还悲剧性地被锁住了,于是只好再次呼唤祝良辰救助。祝良辰英雄救美,却不想正好被左轩撞见。之后,乔唯总觉得祝学长和左大哥之间迸发出了“火药”的味道

  文/原城

赞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