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时光里的第七颗星

  很多读者可能已经发现了吧,我特别喜欢写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故事。是的,我真的特别喜欢。

  我有一个小竹马,我曾经在我的处女作里写过他。我们的父亲是同事,我们住在一个院子一栋楼,连房间就只隔着一道墙。我们从幼儿园就在一个班,然后是小学、初中、高中都在一个学校。

  我的小说里的青梅竹马总是那么温温暖暖、甜甜蜜蜜地在一起的。可现实却是残酷的。

  我不会写,我经常借他的钱不还,他经常拿我家的漫画书抵债;我经常抄他的数学作业,他经常抢我的零食吃;他妈妈经常和我妈告状,我也经常害他被打。

  我们就这样打打闹闹、又爱又恨地一起长大。我从来没觉得他长得帅,也从来没对他动心过,即使我坐过他的后座,看过他睡觉的样子,经常一起写作业,甚至两家经常一起出去旅游,也在海边嬉戏过

  一直到上大学了,不在一个学校了,分开一个学期后,再次见到,我才生出一种,哇,只是半个学期没见,怎么一下变帅了的感觉。

  然后一起玩了一个暑假,我又会觉得,这家伙一点也没变,还是和原来一个样,久别重逢的心动绝对都是幻觉。一直到现在,不管他在外人眼里多优秀,在我心里他也只是那个穿着内裤就敢大摇大摆到我家里来借漫画的傻小子而已。

  而我不管在外人眼里是多牛掰的存在,又会写书又会写剧本什么的,可是在他眼里,也只不过是一个经常抢他零花钱、爱占他便宜的抠门鬼而已。

  好吧,虽然我真的真的很喜欢青梅竹马的感情,但是对我自己的小竹马却怎么也下不了手。我们太熟了,熟到没办法当情侣,这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悲的事情之一了吧。

  我看着他一个一个地换女朋友,他有女朋友的时候会有点吃醋,没女朋友的时候又为他着急,到处给他张罗女朋友。

  有一次我问他说:怎么办,我又想要你找个好媳妇,好好照顾你,又不想你跟别的女生比跟我还好,你说我是不是有点变态?

  他说:不会啊,像你这样的变态我身边还有一个。

  我问:谁啊?

  他说:我妈。

  我默默无语好吧,我和他妈居然是一种心情,真是独特啊。其实我知道他的意思是,我们早就已经熟得像亲人一样了,可是又不是真正的亲人。当我们互相有了另一半的时候,我们就会慢慢疏远。我们不愿意离开对方的生活,可为了彼此的幸福,却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时间将我们越拉越远。

  2008年的时候,我在一本书里写过他,那是我的处女作。有人说,老道的作家会编造最美好的故事,而初级写手只会将自己经历的生活写进故事。当年最最初级的我将我们的很多事情全都写在了书里面,书里的他和书里的我最后在一起了,所以我特别怕他看见那本书,因为他一定会嘲笑我暗恋他,对他心怀不轨!

  那我真的想去死的心都有了!好在,他对我的作品完全没有一点兴趣,每次拿到我的新书,最多只看一眼封面文字和作者照片,然后吐槽我说:这封面文字上夸的天才是你吗?这作者的照片和你是一个人吗?你就这样欺骗无知小读者啊?然后强迫我签个名,把书放进他家书柜,就再也不会翻动了。

  人生真的有很多很多和你关系很好、三观又很合、条件也很好的异性,可这些却只能做朋友、亲人、兄弟、闺密,虽然有些可惜,但也很好啊,因为相比那些惊鸿一瞥的美少年,他们可以陪伴你更久的时光。

  我们的青春,就是因为这一个个不能成为情侣的人们,才变得更加精彩的不是吗?

  啊,说到书,我的专栏书《蔚然成风》已经上市了,里面写了很多我的朋友,还有青春里那些最难忘的人,简直是剖白我自己啊。我好怕这本书被那些逗比看见啊,这是继我处女作之后,另一本我最想毁尸灭迹的书啊!

  祈祷他们依然只看封面不看字!

  文/籽月

赞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