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给我一句自信向前的赞美

  距离《如果可以戒掉坚强》上市已经有一段时间,我依旧记得前几天从快递员手里接过样书时的心情。那一刻,我浑身颤抖着,心跳的速度比平时快了好几倍,整个大脑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等我回到办公室慢慢拆开包裹,小心翼翼地拿出样书的时候,眼前突然一下就涌起一片白雾。

  那天晚上,我是抱着样书、扬着嘴角进入梦乡的。这一切都美好得不像话,美好得像一个梦。

  从小到大,面对所有的人,我一直都是没心没肺的,成天带着笑容,其实内心的自卑一直像走夜路时路灯下的影子一般如影随形。我五音不全,不会唱歌,和朋友去KTV时,一直扮演的都是坐在一旁为大家鼓掌的角色;我不会跳舞,不会打鼓,不会写书法,没有一样可以在文娱晚会中拿得出手的才艺;我长得矮,在学校做操或军训的时候总是排在前面的位置,时不时还有女生来嘲笑我一把;我的成绩中等,长相平凡,看着那些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排在光荣榜前几位的长得或漂亮或帅气的女生男生,我总会觉得压抑不已

  在那些颓唐难熬的岁月里,在那些别人光芒四射的日子里,一无所长的我只能插科打诨地得过且过。每一天我想的都是希望自己可以平平安安地度过,不要让人发现如此默默无闻又平凡无奇的我。

  直到有一阵子,当我写的文章屡屡在课堂上被当作范文朗读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还能写文。就这样,那些隐忍的心情、不能和人倾诉的秘密和脑子里稀奇古怪的点子就变成了笔记本中一篇篇的散文和一个个的故事。

  进入大学之后,我开始给各种杂志投稿。在这一条路上,我走走停停,走得异常艰辛,但是每当在杂志上看到自己用笔名写的文章被刊登出来的时候,还是会开心得忘记所有的困难。那个时候,我的梦想是能够在大学毕业之前出一本自己的书,想告诉很多的人,“看,这是我写的书,我也不是一无是处的”。

  我是在大三那年开始写《如果可以戒掉坚强》这个故事的,那个时候,它的名字还叫《世界上最后一个你》。这是一个我酝酿思忖了很久的故事,每一个人身上发生的故事、每一个人的人生走向都在我的脑海里像掌心的纹路一样清晰不已。在花一个礼拜写了三万字之后,因为忙着长途旅行、忙着毕业实习,我把它给搁置了。

  直到毕业那一刻回想自己还有没有什么愿望没有实现的时候,我才想到这个未完成的故事和那些早已被安排好命运的人物依然静静地躺在我的电脑里。

  毕业后,我的工作很忙,写稿子的时间也越来越少。在某一天的深夜和眸眸闲聊的时候,我把稿子发给了她,其实那个时候我根本就没有抱任何的希望。谁知道一个礼拜后,她告诉我稿子过了,准备签合同吧。

  看着QQ上眸眸发过来的话,我愣了很久,十几秒过后,我在办公室里旁若无人地大喊大叫,恨不得和所有的人分享这个喜悦。后来,眸眸又告诉了我一个好消息,这个稿子要在《花火》杂志上连载。

  说实话,这个稿子写得很艰难。我上班很忙,很多时候晚上回到家已经是十点多,于是只能在洗完澡后趁自己还清醒的那个时间里写一点或者第二天早上四五点起来写一点。稿子在连载的时候,因为各种的原因,被修改了一次又一次。很多时候,我真的想要放弃了,不想出这本书了。那阵子,每一天我最害怕的事情就是看到眸眸的QQ头像在聊天框里闪动。而且故事在写到一半的时候我产生了犹豫和害怕:犹豫我是不是能用文字把脑海里的故事精准地叙述出来,害怕这个故事大家在看了之后会不会喜欢

  但幸好,我坚持到了最后,坚持写完了它,并把它呈现在了大家的面前。现在我终于能够大声地对别人说,“看,这是我写的书”。

  这是我的第一本长篇小说,对于我而言,它有太多的不足,比如文笔太单薄、太稚嫩,故事的情感太矫情,但正是这些不美好,让我有动力、有希望在下一本写得更好,做得更好。所以,我希望能听到你们告诉我,你们喜欢这本书,喜欢书里的叶嘉奕、冯正阳和其他的人物。

  我突然想到一个微博红人说的一句话:有时候我们喜欢听赞美并不是只想听好话,我们知道自己所有的缺点,但缺一个自信的理由。

  所以,请给我一点鼓励、一点赞美,让我彻彻底底地告别那个自卑的自己,让我把更好的自己、更好的故事呈现给你们。

  文/毕夏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