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将平凡交付于你

  1.重逢

  周末闲时散步,偶遇好久不见的大学同学,算算期间的时间,不多不少,整整十年。

  我呢,步行时向来都在双眼放空,只盯着前面的道路,再加上近视,又不喜欢戴眼镜,故从来不会主动认出谁。这次自然是我这个十年未见的高中同学认出了我,他主动上前与我打招呼。

  我愣了三秒后,认出了他,然后开始和他忙着叙旧。

  “你的头发还是那么长,走路的姿势还是那么跩。我光看你走路的姿势就认出你来了,全中国这么走路的就你一个。”不就是大摇大摆的外八字吗?哈哈哈,不过想改也改不了了。

  短短的几句问候,虽然隔着十年的时光,但再次相遇时总能话一话当年同宿舍的兄弟。回忆起当年在寝室里以扫把为吉他激烈做扫弦状、以脸盆为鼓死命地敲、疯狂高歌的情景,我们不由得开怀大笑。毕业后的十年,有人独自远行,有人混迹官场,有人纵横商界每个人都说希望同学还能重聚,却总难实现。

  临到分别时,我们互相交换了各自的联系方式,依旧在说有机会再聚。

  这个“有机会”,我们谁也不知会是几何,也不知下一个十年我们还会不会真的“再聚”。还好,即使时光荏苒,我们依旧记得彼此。

  因为,那些过去其实从未过去,只是暗藏在心底的角落里,等到合适的机会就会欢喜地蹦跶出来。

  想起从前,老人总是对我们这些小辈说着要知珍惜。

  珍惜伸手就能握住的,珍惜过了就是再也无法挽回的今日,珍惜一直在你身边人。而今天我才知这句“珍惜”的真正含义——那些曾经对你来说重要的人越来越少,到最后,留下的人也变得越来越重要。

  2.一刹花火

  以往总是有读者来问我:莫默,你为什么总写祝家庄里的故事?

  我总是很愿意告诉他们:我喜欢写这些看似平凡的小人物的喜悲,写他们在平凡的世界里做着不平凡的事,写平凡的他们身上闪闪发光的真性情。

  而祝家庄,是我的家乡,是我爱的家乡,那里有我如歌般快乐的童年和如花火般璀璨的青春。

  我想起了夏日紫的畅销作品《一刹花火》,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庆幸。我的青春虽然有点叛逆、有点疼痛,但比起多了一分肆意和一分虐心的《一刹花火》里的青春,我的青春就显得平凡无奇了。

  简单:洛琪远,你是我最难戒掉的心瘾。

  顾承风:简单,我们住得这么近,为何心却那么远?爱而不得,恨亦难续,最深的痛来自最爱的人。

  3.后会无期

  韩寒的电影《后会无期》上映的时候我正忙着和一堆文字打交道,于是没有时间去电影院观看,不过,由韩寒作词、朴树作曲的那部电影的主题曲《平凡之路》,我有段时间倒是每天都单曲循环,根本停不下来。歌词里写: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也穿过人山人海;我曾经拥有着一切,转眼都飘散如烟;我曾经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

  平凡,是我们终其一生都在追寻的梦,可我们如今依旧在人山人海里挣扎。我们想远走高飞,想不顾一切;我们想要自由,却不够豁达,更害怕孤独

  让我想想,或许是时候为自己安排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了。

  4.我是摩羯座

  这次的专栏我原本又打算写一个悬疑小故事,但是那样的故事在《花火》里面毕竟显得太另类。其实我想告诉你们的是,摩羯座就是这种性格的人群,不爱变通,上下班只有一条路来回,开车只在最靠近护栏的那条车道上行驶,车载电台里一定要有喜欢的音乐这么多年,早已习惯。

  当然了,摩羯座基本上还是会愿意倾听别人的意见的。在为《十年荣光.莫默篇》拍摄封面和内插照片时,对于摄影师的各种要求我都乖乖地无条件遵守,即使调皮的造型师为我设计了一个小辫子我也欣然接受。

  还有,比如这次的专栏我就没有继续写悬疑小故事。

  爱丽丝的神吐槽:呵呵,同样作为高冷的摩羯座,我想说一句,虽然大多数摩羯座外表看上去很保守,其实内心是很奔放的(不夏:你外表看上去也很奔放),俗称闷骚型,比如这次为《十年荣光.莫默篇》拍摄插图,莫老师居然扎起了小辫子。

  呃你们问帅不帅?我只想说一句:好可怕,好不?话说,现在我正在苦苦思考拍什么样奔放的照片,可以让《正能量值班日记.爱丽丝篇》一书大卖

  文/莫默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