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将会成为你的历史

  作者有话说:

  当我们不再是少年的时候,很多感情不一定再如想象中的单纯。遇上第一个喜欢的人,而他也全心全意地喜欢自己。很可能,他的心里已经有了白月光,而我们也曾对谁念念不忘。但一段感情如果要纠结于这些,最后必定是惨淡收场。对时间宽容一些,就是对彼此的仁慈。

  她是个没有筹码的小孩

  许颜第一次参加联谊,是被室友十块钱骗去的。

  室友说她团购了一家自助餐,节假日抢到的团购券只要十块钱!作为将精打细算发挥到极致的金牛座,许颜立马乐滋滋地同意了室友一同前往的要求。

  然而等她坐下,对面一字排开的各种男生看过来,她就知道自己被耍了。

  室友在桌子底下暗度陈仓,发微信说:赶紧的,看上哪个跟我讲。

  许颜咬牙切齿地回复:谢了您,我只想吃!

  室友恨铁不成钢地说:哎呀哎呀,你就是这样才到现在都嫁不出去。

  许颜看到回复着实郁闷了一分钟。

  她只是宁缺毋滥,虽然不清楚为什么身边的朋友似乎都能遇到情投意合的人,而偏偏自己都二十了还是一张白纸。

  虽然她一直安慰自己没什么大不了,她可以保存最好的自己,用最盛大的喜欢去迎接命中注定的那个人,然而室友说的话却一针见血,戳中软肋。因为她迄今遇到过的人全部都有过恋爱史。

  他们都或多或少地被人打过烙印,这很正常,不正常的只是自己。这让许颜莫名感到自卑,像小孩和大人在博弈,而她就是那个没有筹码的小孩,就愈加不想周旋。说白了,她就是有点精神洁癖。

  坐在她对面的男生长得还不错,挺高,挽起的袖子露出一段白皙的胳膊,手指骨节分明,很适合弹钢琴。他戴着时下流行的黑框眼镜,眼角有一颗泪痣。

  “我是邵俊安。”

  嗯,说话的声音也不错。

  许颜默默地给他一个高分,和颜悦色地说:“你好,我叫许颜。”

  室友一直在偷偷注意这边的动静,看到此景促狭地挤眼,明确地在说:你这丫头就是外貌协会,看到帅哥就装淑女。

  气氛渐渐活跃起来,没人在真正地吃,大家都在眉飞色舞地聊天,包括许颜和邵俊安。彼此交换了兴趣爱好后,他们直奔联谊主题。

  他们开始聊到了许颜最不喜欢谈的恋爱史问题。

  邵俊安先问:“你谈过几次?”

  许颜僵硬了一瞬,若无其事地说:“我没谈过。”

  他果然惊讶得不行:“你骗我的吧?明明那么漂亮。”

  许颜并不打算多做辩解,她反问:“那你呢?”

  问出口的时候,她不免有点紧张,虽然从对方惊讶她没谈过的反应里可以知道,他肯定已经有过恋爱史了,所以才不理解她的空白。

  邵俊安如她所预料地回答:“我谈过两个。第二个分手是因为吃醋我打篮球。她问我,她和篮球哪个重要?我说不知道,然后就吹了。”

  “看来你不是很喜欢她”

  “我有挽留过她的。只是她说,如果我能保证她比较重要,她就答应。我又说我不知道。”

  许颜兴致索然地说:“看来你很诚实。”

  说实话,现在比起和他聊天,她更想吃桌上的三文鱼刺身。

  从听到他的恋爱史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失去了信心。

  无形之间,她再度变成了那个没有筹码的孩子。

  他的手像蜗牛慢吞吞爬过来

  许颜和室友回到寝室,她连珠炮似的开始逼问:“刚刚那帅哥不错吧,有交换微信吗?”

  许颜点头:“但是他有前女友。”

  室友猛翻白眼:“拜托,要是他没前女友才奇怪!像你这样的异类可是百里挑一的。”

  室友是个说一不二的行动派,她说要帮许颜牵线搭桥,就立刻在星期天组织了一次双人约会,还有一个男生也是在联谊上认识的。

  邵俊安好像并不排斥自己,走在街上的时候,忽然很自然地牵起她的手。

  许颜愣了一下,特别不舒服地把手硬生生抽了出来,再尴尬地解释,想换个手拿包。

  邵俊安顿时明白了她的意思,有些抱歉地冲她笑,无形地化解了尴尬。

  许颜突然被这个笑容击倒,觉得他原来还蛮贴心的,不过转念一想,这都是别人调教出来的,便又胸口堵得慌。

  四人来到约会必去场所游乐园,另一个男生突然说:“我不要坐摩天轮,都坐烦了,特无聊。”

  许颜默默腹诽:你坐烦了,我还从来没和男生坐过呢!

  邵俊安探寻的视线看过来:“你想坐吗?”

  “没有啊。”

  其实她很想,但打死她都不会说特别想体验一下两个人一起坐到最高点,然后静静靠在一起,貌似很甜蜜的样子,闪瞎后排的乘客。

  因为之前,她永远扮演的是后排的观众,每次看得都牙痒痒。

  邵俊安察觉到她的别扭,有点撒娇意味地说:“但是我想啊,你陪我吧。”

  这小子太识相了许颜故作矜持地点头:“那我勉为其难陪你吧。”然后跑得比兔子还快,一溜烟就上了摩天轮。

  邵俊安在后头无奈地笑着,慢悠悠地坐到她对面。

  摩天轮座舱开始缓慢升上天空,密闭的空间里仿佛世界上只剩下彼此。许颜慢慢觉得不自在,以前她通常只有一个人或者和好友坐,完全没有紧张和心跳的感觉啊!

  她干脆装傻地看着窗外说:“哟,好高。”结果一低头,整个人晕眩了一下,身体往中间缩了缩。

  邵俊安敏感地捕捉到她的小动作,不怀好意地偷笑。许颜赧然地瞪了他一眼,他“变本加厉”地说:“马上要到最高点了,风景不错哦。你要是怕的话,就别往下看了。”

  “谁谁谁怕了!”

  她扭过头,逞强地往外看。后排的摩天轮缓慢升上来,里头只坐了一个人。

  许颜的小念头又冒了出来,这正是绝好的扬眉吐气的时机!

  她坐到邵俊安那一侧:“这个角度看正好,扭头看太累了。”

  邵俊安意味深长地弯了弯嘴角。

  摩天轮升到最高点,邵俊安的手像蜗牛一样慢吞吞爬过来,轻轻勾上她的小指。天时地利人和,她的手指微微发颤,但没有抽走。

  长久以来的愿望被满足,她脸颊红红地别过视线,不由看到后面的那个座舱。

  那个男生模糊的侧面,居然让许颜想到了一个故人。她的心里住着一个小小的少年

  十六岁那年的夏天格外漫长。

  新生们穿着厚厚的迷彩服,笔挺地站在高温的室外,一站就是好几个小时。许颜直感觉自己的汗大把大把地滑进胸口,痒痒的,却得忍住不抓,就像那个时候的感情,明明蠢蠢欲动,却硬生生忍着不跨出那一步。

  那时许颜最期待的就是结束上午的训练,和小伙伴去附近的快餐店吃饭,然后偶遇那个人。因为附近的快餐店就那么几家,很多学生都扎在一块儿吃。

  有一天中午她看见他和他朋友一起走进来,他朋友撞了撞他的肩,挤眉弄眼,很大声地说:“哎哟,那女生不是你喜欢的女孩子吗?”

  许颜明明听见了,却装得若无其事,特别高冷地在他们

  眼前晃过。

  她没去看他的表情和反应,转过拐角,激动的心情就像那颗汗水划过胸膛,拼命压抑却无法克制。

  但那个时候许颜愚蠢地把这种心花怒放归结为少女的荣耀感,而偏偏不承认自己喜欢那个人。

  甚至在他向自己告白后,她都自欺欺人地告诉他:我不喜欢你。

  他当时的表情震惊、疑惑、悲伤、难过纠结成眉间小小的川字。这个表情非但没有随着时间模糊,反而愈加清晰深刻,折磨她很久,简直后知后觉地可怕。

  直到高考结束,他们即将天南海北,许颜突然意识到,也许自己再也无法见到他,于是内心深处涌起一股撕裂的伤感和不舍。

  而那时她已经把他远远推开了。

  室友一直说她是个异类,这些年竟然感情空白。但事实上她隐瞒了隐瞒了在自己心里,始终藏着一个回不去的少年。

  她总是梦到十六岁那年的夏天,他向她走来,她朝他微微一笑,然后他们牵起彼此的手,走在最温暖的阳光里。不知不觉间,她的心里就被种下了一个无法弥补的对年少情感的遗憾。

  然而此时此地,她居然看到这个遗憾的男主角坐在后面的那个座舱里,还孤身一人。就在前一秒,她还特作地在人家眼前上演了一出“秀恩爱”。

  许颜觉得自己比当年没好到哪里去,甚至更糟糕!

  摩天轮开始下降,她像被抓到出轨似的,连忙撇清关系,坐到邵俊安对面。他一脸诧异,许颜却无暇顾及他,只是满心盼望那个人千万不要认出自己。

  但有时候事情就是这么巧合,她刚下摩天轮,那个人紧接着就下来了,有点迟疑地喊住她。

  “许颜?”

  她浑身僵硬地背对着他,缓缓转过身,不情不愿地打招呼。

  “嗨,夏智琛。”

  他的视线转向邵俊安:“这是你男朋友?”

  她再无可能成为他的第一人“不只是朋友。”

  邵俊安听到她的回答,似笑非笑地附和说:“你好,我叫邵俊安。”

  他礼貌地应答:“我是夏智琛,许颜的老同学。”

  最后他们寒暄了几句,交换了手机号码和微信号后就分开了。

  邵俊安看着夏智琛的背影,意味深长地对许颜说:“我发现你见到他之后就感觉怪怪的。”

  许颜僵硬地回答:“见到老同学嘛,都会不自然的。”

  她当然不会承认自己的确心怀鬼胎。

  加完夏智琛的微信以后,他只发了个微笑的表情,她也回了一个,两个人的话题就戛然而止。她躺在床上点开他的朋友圈,像个偷窥狂似的把他从前到后的状态全都看了个遍。

  他的朋友圈状态并不多,大部分都是一些琐碎的吐槽,比如打游戏啦、吃饭啦、篮球啦。然而许颜突然看见他有一条状态是这么写的:

  “我认识一个女孩,她特别作,吃东西爱挑三拣四,却愿意陪我吃脏兮兮的路边摊;总是不爱运动,走久了就让我背,可至今却陪我走了好几座城;特别讨厌交通工具,却因为我攒了厚厚一叠的火车票。”

  许颜把它翻来覆去地读了几遍,觉得呼吸困难。

  这一看就是他写给异地恋的女朋友的而且,看上去距离没能把他们打败,他们非常恩爱。

  她这才清晰地意识到,当年那个纯白的少年也已经有了烙印了,她再无可能成为他的第一人。

  而这么多年来,她一直在痴痴地等待——说不定还能遇见他,说不定,自己还能弥补当年的遗憾,向他澄清,在物是人非的景色里,她最喜欢他。

  但时光不会倒回,河水也无法逆流,她没有在他心上踩出什么花样就被勒令退场,以一个看客的身份惨淡相逢。当晚许颜抽风地跑到寝室楼下,在黑暗的操场上跑到精疲力竭,耳机里歌手声嘶力竭地唱着:你是我再没可能完成的梦。

  飙出眼泪的瞬间,她的心里仿佛有一块多年的大石沉沉落地,而她的四肢疲惫到轻盈,轻盈得即将飞起来,逃出往事的枷锁。

  她胡乱地抹了抹眼泪,翻了翻通讯录,咬牙打给邵俊安。他迷糊地接起电话,听见她带着明显的哭腔说:“我肚子好饿,你出来陪我吃夜宵好不好?”

  他登时声音清明:“你哭了?”

  “没有”

  “我马上过来。”

  他挂掉电话,在一刻钟之内气喘吁吁地赶到她的学校门口。

  “喂,你怎么了?”昏黄的路灯下,他手足无措地盯着她。她一个劲地摇头,强颜欢笑地说:“走吧。”

  邵俊安聪明地没有多问,两个人一前一后地往附近的小吃街走。两人各要了一碗凉皮,她低头猛吃,满嘴都是辣椒油。邵俊安无奈地瞥了她一眼,伸手替她温柔地抹去。

  许颜委屈地吸了吸鼻子。

  邵俊安说:“跟我在一起吧?”

  她默不作声地点头。

  夏智琛,你看,我也即将会有个人陪我一起吃路边摊,走好几座城。

  虽然我本以为那个人会是你,或者是一个我喜欢得死去活来的人,但最后,却很平淡地选择了最合适的当下。

  她输给他曾经历过的历史

  许颜告诉室友她和邵俊安成了的时候,室友简直像她妈似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我们宿舍的最后一个单身也‘嫁’出去了!”

  许颜却忧心忡忡地说:“但我觉得我根本没喜欢上他啊。”

  室友嗤之以鼻:“这都不叫事儿!感情嘛,是可以慢慢培养的。”

  邵俊安的学校离她的学校不远,课少的时候他们就经常一起吃饭或者出去逛街看电影。至于夏智琛,他就像平淡生活里横生的枝节,只是个意外,加完微信后就没有音讯了。

  他那天会在此地的游乐园,应该是来看女朋友,因为许颜记得他的大学不在这里。

  邵俊安是个很称职的男朋友,他将打篮球和陪她的时间划分得很好。室友建议他们一起去旅游一次看看,如果还没分便可以稳定下来了。

  这是什么鬼主意但许颜还是默默记在了心上。难得的小长假,她向邵俊安提出去周边玩,他二话没说就同意了,还做了很多攻略,订火车票和旅馆房间都是他一手包办。

  室友对许颜吹耳边风说:“这男生太靠谱了。”

  许颜说:“他一直很温柔。”

  走马路时他习惯走在外侧,下雨天他将雨伞偷偷向她倾斜,人潮拥挤的地铁里他会紧紧把她护在角落。

  他很温柔,温柔到她开始慢慢忍不住去依赖他。谁都会喜欢无微不至地被呵护的感觉,她也不例外。

  然而她刚刚发现自己已经沉溺进去,老天却冷笑着抽了她一巴掌。

  那天是邵俊安朋友的生日,他把她也带去了。

  后来他们开始玩真心话大冒险,第一个抽到的是邵俊安,

  他选了真心话。因为游戏刚开头,问题不怎么刁难人,问的是“你觉得女孩子的魅力点在哪里”。

  邵俊安想了想,舌头打结地说:“嗯短、短发。”

  许颜面色一僵,因为她是长发。

  接着几次她和邵俊安都平安无事,然而到最后一刻,邵俊安又中招了。他再度选了真心话,有人当着许颜的面不怀好意地问:“你觉得你前女友怎么样?”

  邵俊安有一刹那的愣怔,眼神的焦点慢慢放空。他醉意朦胧地回答说:“如果我当时向她说出‘我保证’就好了。”那一瞬间,空气似乎都凝结了。他的朋友紧张地看了一眼许颜,那眼神分明在说玩过了。

  许颜滴水不漏地微笑,仿佛毫不在意。

  邵俊安始终没有忘记他的前女友,所以刚开始她试探地说他大概不是很喜欢他的前女友时,他聪明地拐了弯,没有回答。

  那些她平白无故享受到的温柔,都是别人一点一滴教会他的。那些打下的烙印,她没办法擦除。

  她知道自己输了,输给他曾经历过的历史。她可以假装视而不见,可以心安理得地继续享受别人付出的温柔,可她就是固执,她宁愿要一个笨手笨脚却一心一意的少年。

  有些人是无法被取代的

  记忆完全断片儿,许颜看着那一条条长长的语音,特别害怕。做了一番心理斗争后,她颤着手点开来听。

  登时,她听到自己刺耳的声音特别狼狈地说:“夏智琛,你知道我当年其实也喜欢你吗?你知道我现在还喜欢你吗?但你也已经有女朋友了。你们都一样,心里被其他人打上了烙印只有我还一个人。”

  夏智琛诧异却冷静地问:“你怎么了?喝多了?”

  “没有!我没有!我只是在想,为什么时光不能回到十六岁?那时,你没有喜欢上别人,我也没有自欺欺人。我们一起牵手走在小镇的街道上,一起吃路边摊,一起放学回家可是我知道回不去了。夏智琛,在你心里,我是不是连成为历史的资格都没有?”

  语音里传来微弱的叹气声,他放软了声音:“许颜,我曾经喜欢过你。现在我们也是朋友。”

  后面,她就没有再回。

  手机上还有几条未读短信和来电,都是邵俊安,他很急地问自己到哪里去了,有没有发生意外。

  这些看似很关心的话此时变得特别虚伪。许颜一条也没有回,精疲力竭地回到宿舍,一头扎进室友的怀抱里哭诉。室友苦口婆心地以过来人的身份劝她:“前任毕竟是前任,都过去了。你作为现在时,更应该努力去取代她在他心中的位置才对。”

  许颜不是不明白这些道理,只是她清楚,有些人是无法被取代的,就像夏智琛在自己心目中的位置。她以为自己放下了,然而被邵俊安伤害后,她第一个想的人还是他。

  她想被他保护。

  可转念一想,她似乎觉得自己也有对不起邵俊安的地方。她想:要不就扯平吧。就在这时,夏智琛突然发来一条微信说:“我现在在S市,见一面吧。”

  许颜的一颗心顿时七上八下,忍不住想入非非。她刚刚才打电话向他哭诉过,他就风尘仆仆地来到她在的地方似乎是特意为她而来。而且夏智琛约的地方也令人想入非非,是在海边的摩天轮。

  然而一想到他昨晚的语音和他的女朋友,她又自动打消了这个念头。

  在极端矛盾的情况下,许颜还是使劲把自己打扮了一番,但还是前所未有地紧张。

  在别人的历史里,她是无名的小朝夕阳下的海面特别美,游乐园就修建在海边,坐到高处向下望去,碧蓝的海浪拍打着金黄的余晖。流浪的艺人坐在海边弹吉他,孩子们的脚丫欢快地踩过沙滩,留下可爱的脚印。

  夏智琛看到此景怅然地说:“阿雅很喜欢坐摩天轮,我们坐过S市大大小小的摩天轮,最喜欢的还是这里。”

  这又是属于别人的回忆。

  许颜皮笑肉不笑地说:“你把我叫出来,就是为了跟我讲你和你女朋友的爱情故事?”

  他顿了顿:“我们已经分手了。”

  许颜惊讶得哑口无言。

  “就在刚才,在这里,我和她分手了。”

  许颜恍惚地哦了一声。

  她还以为还以为这个人是特地跑到S市来安慰她的。她真是自作多情得可笑。事实上,她不过是顺便被他用来疗伤的倾诉对象。

  流浪艺人的吉他声此刻听起来那么悲伤,她忽然委屈得很想哭。但是她竭力忍耐,因为她不想在他面前狼狈第二次。在不疼惜自己的人面前,自己只能变得无懈可击,因为他不会心疼你。

  夏智琛说,异地恋就是麻烦。他们吵了不止一次,终于两个人都觉得很累。

  许颜静静地听着,跟着他散步到天黑。最后,夏智琛回了旅馆,她又折返到海边,望着海边霓虹闪烁的摩天轮,终于知道什么叫心如死灰。

  谁都会成为别人的历史,只不过有些人是秦皇汉武,在别人的一生里承担重要的起承转合的作用,而她却是无名的小朝,只能被写进野史,连怀念的时候,都没有她的份。她静静地拍了一张灰蓝的大海的照片,然后上传到朋友圈,特别矫情地写道:我听见大海在哭。

  过了一会儿,黑黝黝的海边,有一个人突然从海岸线的那端跑了过来。还没等许颜看清楚,那个人忽然用力抱住她,担心地说:“是我错了,你别生我的气。”

  那是邵俊安。

  她浑身一僵,若无其事地说:“不好意思,我不是短发。”他叹了口气,摸了摸她的头顶:“对,我喜欢短发,但是你让我破例了。”

  许颜顿时心软了,她眼眶红红地问:“你怎么找到我的?”

  “笨蛋,你定位了啊。”他咂嘴,“这地方真够难找的。”

  许颜破涕为笑:“你说,如果我们分手了,你是不是又多了一项找女朋友的技能啊?”

  邵俊安登时拉下脸:“我不想再学习新的技能了。”

  “我也不想成为你的历史,那样的话,我肯定比不过你的前一位。”她略带自嘲地说。

  邵俊安听到许颜提到他的前女友,脸上露出不知所措而烦躁的表情:“我和她已经有过一段过去,我没办法抹去。你为什么要斤斤计较这个?现在在我身边的是你,你是我的女朋友,而她已经和我没关系了。”

  许颜知道邵俊安说得没错,错就错在她是个有感情洁癖的神经病。

  明明她自己心里也记挂过另一个人,却无法容忍他的心里有过别人。

  区别只是她未曾开始,而他已经结束。

  既然彼此都做不到一心一意对待

  许颜和邵俊安重新和好,但他所说的话却在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像墨镜上的一道划痕,不舍得扔,却看着碍眼。她很害怕,如果他的前女友突然出现,是不是自己的命运就是惨遭劈腿?

  她没有想到,这一天来得那么快。

  当时她在图书馆自习,和男友出去逛街的室友突然发来一张照片,上面的人很熟悉,是邵俊安,另外还有一个面生的短发女孩。

  室友说:他们在吃饭,还挺亲密的。

  许颜顿时手脚冰凉,心想:最害怕应验的事情还是上演了。

  她无法释怀,所以这一回,她不想再丢脸地去一遍遍质问,她要以凯旋的胜利者的姿态结束她生命中第一场正儿八经的恋爱。

  她求助了夏智琛,说让他帮个忙,她想甩一个人。夏智琛爽快地答应了。

  她带着夏智琛大摇大摆地出现在邵俊安面前,先发制人地说:“我们分手吧。”

  他眼神一暗,咬牙切齿地说:“我早就知道你对他不一样。第一次在摩天轮的时候我就发现了。”

  许颜实话实说:“他是我年少时喜欢的人。”

  邵俊安惨淡地笑:“所以你这些年都没谈恋爱,是因为他?你不觉得你比我更过分吗?得不到的人扎的根比前任深得多,你却反过来怪我?你扪心自问,你是不是敞开心扉、一心一意地对待我?”

  “所以我们分开吧,既然彼此都做不到一心一意地对待对方。”许颜疲惫而慢吞吞地回答。

  “没问题。”邵俊安深深地看了他们两个一眼,挺直背脊,大踏步地转身离开。

  回过头,夏智琛忧心忡忡地看着她。许颜失魂落魄地说:“你放心我是真的放下你了。我只是接受不了他和前任藕断丝连。我不要这么不纯粹的感情。”

  后来,夏智琛借此契机,又去找了已经分手的女朋友。

  他发来微信说:“多谢你把我喊来,我才有勇气去找她。”

  许颜讶异地问:“你们成了?”

  他发过来一张朋友圈的截图,他说刚和好又要异地了。底下有个女生说:你女朋友让我转达,她会去看你的。那个女生就是他女朋友。

  许颜回了个笑脸,说:“我还做了件好事啊。”

  这样挺好的,她曾经有过牵扯的两个男孩,他们最终都回到了各自曾经的怀抱,而她依然孤独一人。

  重要的是怜取眼前人

  许颜是在两年后,偶然与邵俊安相逢的。他站在人潮汹涌的拐角,手插在口袋里,还是瘦瘦的模样。瞥见许颜走过来,他嚼着口香糖的嘴一顿,眯起眼朝她笑着打招呼:“嘿。”

  许颜尴尬地说:“好久不见,你等人?”

  “女朋友。”

  “那个前女友?”

  他一愣:“我前女友不是你吗?”

  “在我之前的那个,你们不是还在一起吃饭吗?”

  他皱起眉头:“吃饭?我不记得了啊。我和她早就没可能了,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就说过。那时我是认真地想和你走下去的。”

  许颜的心一跳,忽然想起她的手机里还存着他们一起吃饭的那张偷拍照,便把它调出来拿给邵俊安看。

  他看见照片后恍然大悟地说:“这个啊,就是偶然碰见而已。”

  他忽然也明白过来,不可置信地说:“喂,你不会以为我劈腿吧?”

  许颜摸着鼻子心很虚。

  红灯变换成绿灯,一个女生从马路那头跑过来,挽起邵俊安的手。他冲许颜扬手道别,拉着女友渐行渐远。

  许颜的脑海里残留着他刚才的话。

  他说:“你不是我第一个喜欢过的人,却是我曾经最喜欢的人。但是那都过去了,这个曾经也会有别人取代。哦,对了,我真的学会了找女朋友的技能。”

  许颜突然间才意识到,她一直在意着他的历史,却不知道,这样的庸人自扰反而让自己也成了他的历史。爱从来不以先来后到计算,也没有什么无可取代,重要的是怜取眼前人。她却不懂这点,偏执地非得和过去的时光抗衡。

  那个深夜的海边,那个绕遍了繁华的街踏水而来的人,终于泅水远渡。

  而她安静地待在曾经的洪流里,看他越漂越远。

  文/书故梦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