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是一直在寻找

  一

  201×年,有一天小牧突然在QQ上喊我。

  “有时间吗?”开头就是这句话。

  “没有。”我回答。

  “想相亲吗?”小牧又问。

  “不想。”我继续回答。

  “给你个机会,”小牧说,“和我相亲吧。”相亲是这么轻松愉快的事情吗?!

  “不去。”我打字。

  “哎呀,别这样。”小牧说,“我家给我定了指标,一个月必须相够八个人,这个月就差一个了,再找不到合适的,你就当帮我个忙,顶一下。”

  “不顶。”我说,“等着相亲的男的那么多,你随便挑一个不得了。”

  “哎呀,都看不顺眼。”小牧说,”去吧去吧。”她循循善诱,

  “你不要把它当作相亲,就是老朋友见见面,吃吃饭。”

  “我请客好不好?”她给我下套。

  “不好。哈哈,我刚吃饱饭,才没有那么容易上当!”

  “烤鸭。”小牧缓缓打出两个字。

  “哪天?几点?在哪儿?”我迅速问。

  小牧发来一个狂笑的表情。“那就这么决定了。”她打字,“就明天,具体时间、地点我发到你手机上,免得你忘了。我还有事儿,先下线了哦。”

  我还沉浸在对烤鸭的幻想里,她又发过来一句话。

  “对了,见到我妈,别乱说话啊。”

  “嗯?!”

  “等等,不是说老朋友见面吃饭吗?你和老朋友见面还带家长?”

  我还想问她,却发现她真的下线了。

  不带这么骗人的啊!见家长是几个意思?给我点基本的信任行不行?我只是想吃烤鸭而已啊!

  二

  相亲当天,我战战兢兢地去赴宴。

  虽然知道是假装一下,但是见家长这种事儿,天然带着一种危险的气场。

  到了烤鸭店,小牧和她妈妈坐在一边。小牧冲我挥手,偷偷做了个“你懂”的表情。

  我欲哭无泪,走过去坐下。

  阿姨气场很足,随便扫了我一眼。

  “小伙子迟到了啊。”她说。我双腿一软。

  “不好意思,堵、堵车。”我只好说。

  你有车?阿姨的表情认真了一些。

  “没有打车”我回答。

  “那,有房?”阿姨又问。

  “没有。”我继续回答。

  “有北京户口?”阿姨接着问。

  你们合伙来揭我伤疤的是吗?

  “也没有。”我老老实实回答。

  阿姨皱起了眉头。

  “你什么都没有,来相亲干什么?”她提高嗓门说。

  我哪儿知道啊?我就是来吃烤鸭的!

  但这种话又不能说出口。桌上气氛紧张,小牧在旁边大气都不敢出。

  我努力挺直腰板。

  “阿姨,我来寻找真爱。”我说。

  从小牧的表情来看,我觉得我死定了。

  小牧妈妈估计是出于礼数,什么都没说,客客气气地和我吃了顿饭。

  为了烤鸭,我拼命忍住,没有落荒而逃,卷一个小饼再卷一个卷第三个小牧试图和我进行眼神交流,不理她,卷第四个

  小牧妈妈忽然“啪”的一声把筷子摔在桌上。小牧吓了一跳,我叼着半块鸭肉,愣住。

  “这事儿不对。”阿姨又皱起眉头,“你们俩在这儿演戏呢是吧?!”

  还是老年人火眼金睛啊。我不敢说话,一点点把嘴里的饭咽下去,心想要是再点一只烤鸭,我就招供,却没想到小牧自己先招供了。

  “还不是你和我爸!”小牧开始表达不满,“非要我一个月相亲八个人。哪有那么多人可以相啊,我没辙了,找他来凑数的。”她顺手指了指我。我继续不说话。还没再点一只烤鸭呢!

  “你还有理了?”阿姨转过身子,面对着小牧。看着这架势,我就知道大事不好。果然,小牧妈妈从小牧这么大了也不找个男朋友正经谈恋爱开始说,说到小牧之前谈恋爱不长眼,以为要结婚了结果男朋友移情别恋,又说到单位同事去年发儿子的喜糖,今年晒孙女的照片,再说到她和小牧爸爸也不容易,就盼着小牧早点儿嫁出去不要做剩女,最后一拍桌子,说出那句经典的台词——

  “我还不是为了你们好?”和我有关系吗?

  到这个份儿上,饭也吃不下去了。还剩半份烤鸭,我本来想打包,被小牧的一对泪眼瞪了回去。临走的时候,小牧妈妈还劝我:“小伙子别老爱情爱情的,看你也不小了,赶快攒钱买房买车,不然以后谁愿意嫁给你?我女儿肯定不能嫁给你。”

  我还能说什么,只好点头说:“是,阿姨您说得对。”

  三

  后来过了一个月,我又和小牧吃了一次饭。“这个月相够八个人了?”我笑嘻嘻地问她。

  “没。”小牧板着脸说,“我妈把指标调低了,现在一个月六个人。”

  “相亲怎么这么烦啊。”她说,“上次有一个男的,刚坐下,劈头就问我多大。我说我二十七,他就说我比他大一岁,估计不行,他妈妈说只能找比他小的,但是他又觉得我不错,所以得问问他妈妈同不同意,不同意的话就算了。”

  “这还算正常的。”小牧继续说,“之前还有一个,约在咖啡厅,也不说话,进来就拿着我的资料看,看了足足十分钟,才说他觉得我不是很优秀,然后开始说他之前相亲过的女孩都有多厉害。我实在忍不住,就问他对我的看法。他说:‘你条件不好啊,所以只有我才配得上你。’”

  “还有一个男的,”她接着说,“条件还不错,车房齐全,结果谈了没两句就说,他觉得我很漂亮,很喜欢我,但是他忘不了前女友,能不能请我等半年,等他把前女友彻底忘了,再和我正式开始交往。”

  “他以为他是谁啊!”小牧猛地拍一下桌子,看得我心惊胆战。我不知道怎么搭话,就默默坐着,听她一直说这些极品的故事,还给她数着。小牧前前后后一共说了十八个,说到最后,她自己都乱了,又从第一个故事开始说,连说两个才反应过来。

  “这个我是不是已经说过了?”她歪着头问。

  我点点头。

  “你一定觉得我是在对我父母妥协,”她说,“其实也不完全是妥协。我也想嫁人,我也想认认真真谈个恋爱,我也想每天回家有人和我说说话,问我今天累不累,我也想两个人出去旅行,我也想在婚礼上他拉着我的手说从今往后只爱我一个人啊!”她摇摇头,“可这些太难了,都太难了。”

  我还是不知道怎么搭话。“我没有那么刁钻的眼光,”小牧说,“车房什么的,我自己有,也不稀罕。我就想认识一个看着顺眼的、能聊得来的、人温柔一点儿的,这种要求不高吧?”

  这种要求才难满足好不好?小牧估计是说话说累了,趴在桌子上。

  “你说,这样相亲有用吗?”她忽然问我。

  “嘿,我怎么知道?你爸妈觉得有用才是主要的吧。”

  四

  又过了两个月,我一直忙工作上的事,没怎么和小牧联系。她还是保持着一个月相亲六个人的节奏,不时和我分享一下她觉得忍无可忍的经历。

  有一天,我上着班,她忽然给我发微信:这次我觉得能成。我很兴奋。她终于要脱单了!

  这句话发过来就没了下文。我问她也没回音,一整天坐立不安,好不容易等到有空闲,再给她发微信:怎么样了?过了半个小时,小牧才回过来:失败了。

  晚上小牧给我打电话,详细说了整件事。这次的男的各方面都很出色,据说长得也算出众,小牧已经相亲到快要麻木了,看到他的资料,还是眼前一亮。

  她和对方约好了见面。相亲当天,男的让小牧去订的餐厅,还迟到了半个小时。小牧暗自叹气,觉得她又被相亲资料给骗了。

  男的急匆匆进门,简单说了一句“堵车”,坐下后也板着脸不说话。小牧刚想缓和一下气氛,他突然掏出手机,说:“稍等一下,让我拍张照片。”

  说着他就给小牧拍了一张。“你干吗?”小牧冷冷地问。“我不想相亲,家里人催着我来的。”男的解释,“我拍张你的照片给他们看,证明我来过了。”

  小牧哭笑不得。她自己很明白,这次相亲算是提前结束了,但不能在气势上输给对方,于是她微微一笑,也拿起手机,说:“那我也给你拍一张吧,证明我也来过了。”

  她刚把手机举起来,男的脸上的表情突然松动了一下。

  “你喜欢绿色?”他指了指小牧的手机壳。

  “嗯。”小牧点头。

  “我也喜欢绿色。”男的第一次露出笑容。

  小牧愣了一下。她下意识地问:“那你还喜欢什么?”

  男的随便说了一个爱好,而那恰好也是小牧的爱好。他们就这样顺利地聊了起来。聊到最后,两个人发现,他们居然神奇地喜好一致、兴趣一致,听一样的歌,看一样的电影,去过一样的地方,甚至,对大多数事情有一样的看法。他们在餐厅坐着,一直从中午聊到晚上。外面天都黑了,两人对视一眼,干脆还在同样的位置吃晚饭。

  说完了各自的喜好,他们又开始说上学时候的事儿,接着说现在的状况。小牧说得高兴,把自己将来对婚房的憧憬都说了,结果两个人对婚房的预期,还是一样。

  这种天生一对的节奏,她居然还告诉我失败了!

  小牧很兴奋。兴奋之余,她还努力保持着冷静,心说自己不能太主动。

  说了很久,两人不约而同地静下来。小牧一口一口喝着水,不说话,等男的自己提起,约她下次见面。

  对方却忽然沉默了。一分钟,两分钟男的犹豫了一会儿,才说:“要是早一点儿认识你就好了。”小牧心里咯噔一下。

  男的慢慢又说了很多。小牧才知道,其实他是有女朋友的,但是家里不同意,一定要他相亲。他说不过家里人,就打算随便应付一下,到时候说一个也没看上,然后继续劝父母接受他现在的女朋友。

  这次相亲他是瞒着女朋友来的。家人对他女朋友的意见,他一句都没告诉她。“也许她自己已经猜到了。”小牧说。

  男的想了想,点点头。“只要她不主动提起来,我还是不想告诉她。”他说,“这种事很痛苦,对两个人都是伤害。既然免不了伤害,我宁愿一个人担着,等我说服了父母,再原原本本地告诉她,也不晚。”

  “我一定会说服他们的。”男的说,脸上挂着笑容。小牧不知道应该怎么回应。她对眼前的男人很有好感,但是她又很清楚,他是真的很爱他的女朋友。

  桌上的气氛冷下来。他们没再说话,匆匆吃完饭,结账走人。两人沉默着走到门口,准备告别。小牧看着对方棱角分明的侧脸,心一横,脱口而出:“我们可以继续保持联系吗?”

  我听着,没说话。小牧接着讲。

  男的听完她说的,咧嘴笑了笑,说:“还是算了。”

  “我要照顾我女朋友的感受。”男的又说,“我瞒着她来相亲,认识一个聊得来的女孩,还一直保持联系,对我来说也许问心无愧,但对她来说,是伤害。”

  “这件事本来就是我不对。”男的最后说,“所以,还是算了,不好意思。”然后他们道别,男的打车走,小牧开车回家。

  “就这样。”小牧说,“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觉得可惜吗?”我问她。电话那头,小牧沉默了五分钟,说:“不觉得可惜。”

  “开车回家的时候,我特别伤心。但是开着开着,忽然就想明白了。就像路灯一样,”她说,“一条路那么长,总会有几盏路灯出毛病,可也还是要往前开,没准儿开着开着,前面的路灯就都是亮的。”

  “你知道吗?”她继续说,“其实现在想想,那男的说不能让他女朋友伤心的时候,我心里挺高兴的。我忽然发现,原来世界上还是有这么好的男人的呀,只是我还没有遇上。”

  “可能我要一直一直找,可能不用找,有天他自己就跳出来了。”小牧接着说,“但是不管怎样,我都不想认输。我还年轻,还有很多时间,我可以等。”

  认识她两年多,这还是我第一次听到她说“我还年轻”这四个字。于是我也很高兴。“小牧,我们去吃饭吧!”我说。

  “不去。”小牧一口回绝,“你肯定是兜里没钱了,想骗我请你。”

  “我是那么不要脸的人吗?!我付钱!”我脑子一热,脱口而出。

  当然最后我没有付钱。小牧拦着我结了账,说是答谢我上次假冒相亲对象,被她妈妈痛骂一顿的事。

  嘿,这算什么答谢?至少也要再请一顿烤鸭对不对?

  五

  那之后,又是半年。小牧还奔波在她的相亲之路上。她爸妈已经把每个月的定额从六个减到了四个,每一个都要亲自把关,从检查资料到全程陪同,事无巨细。

  就算这样,还是有很多奇葩出现。小牧有空就发微信告诉我,我照单全收,心想,等收集到一百个这样的故事,我就出本书。虽然还是吐槽,但小牧似乎乐观了很多,遇到不对的人,笑笑就过去;遇到不错但是没有成的人,也还是笑笑,说一句可惜了事。

  后来有段时间我没收到她的信息。我不想主动打扰她。

  直到有一天,和朋友聊天的时候说起来,朋友说前阵子去商场,好像看到小牧和一个男人在逛街,两人拉着手,很开心的样子。

  不过这个朋友近视八百多度,那天是去配眼镜的,可能看错了也说不定。

  但我宁愿相信他没看错,就像我坚持相信,小牧终归会找到她的幸福,也许是现在,也许是很长时间以后;没有原因,只是毫无理由地相信。

  因为我们是一样的,都是一直在寻找,磕磕绊绊、跌跌撞撞,笑过,哭过,但还是努力睁大眼睛,生怕没有看清路边的一道风景,就错过了在找的那个人。

  有时候不小心跌倒了,就站起来继续走;有时候走错了路,认真想一想,也还走得回来。

  最后,我们都会找到终点,拨云见日,云卷云舒。

  所以等你找到的时候,请一定告诉我。也许我什么都做不了,但我会替你高兴,很高兴很高兴的那种高兴。

  文/烟波人长安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