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的宝藏,与你珍藏

  沐沐推荐:

  看到这篇稿子的时候,沐沐很激动!你们能感受到那种打开写手群,在里面吼一声交稿,却无人理会的绝望吗?阿不穹就是其中一个我怎么催也催不到稿子的写手!好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阿不穹终于交稿了,我太感动了!当然这个故事也是很好看的,希望花粉们会喜欢哦。

  1.出风头的范小黎

  生日派对上,当范小黎将一个限量版的名牌双肩包送给徐悠悠的时候,这一幕几乎瞬间就夺走了原本属于寿星的所有风头。

  有识货的女生立刻悄悄地向周围的人报出了那个书包的价格,然后就好像在平静的水面上扔了一颗石头一样,夹杂着惊呼、赞叹、羡慕等各种情绪的声音此起彼伏。

  虽然大家早就知道范小黎有钱,也知道徐悠悠是她最要好的朋友,但是那份价格高达四位数的生日礼物对于一群高中生来说冲击还是不小的,范小黎的出手阔绰让大家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崇拜才好。“小黎,你对悠悠真好,我从来没见过比你对朋友更好的人了。”几个女生凑到范小黎跟前说。

  刚刚甩手送出一份大礼的范小黎神态自若,亲昵地挽住了一旁徐悠悠的手,无所谓地说:“只是一点小东西而已,我和悠悠的关系可不是一个双肩包就能表达的。”

  范小黎的心里却还是有些得意,她当然知道这个书包送出去后大家会是什么反应,毕竟像她这样家境好又大方的女孩子可不是那么多的。

  徐悠悠小心翼翼地拿着那个书包,一副很激动开心的样子,还有围在周围的同学们脸上那种羡慕感慨的表情,这些都让范小黎得到了莫大的满足。

  那一天之后,在学校里原本就人缘很好的范小黎变得更加受欢迎了,无论走到哪里都有人热情地跟她打招呼,作业有什么不会的不用她问,马上就有人主动过来帮忙。

  当然,范小黎也从不吝啬将自己的好东西和大家分享,从国外进口的零食饮料到做工精致的高级文具,还有各种一般人搞不到手的签名书、CD、手办,甚至她还在生日的时候请全班同学去了市里最高级的大酒店吃饭、唱歌。

  因为范小黎有钱又舍得花钱,所以她的人气一直都居高不下。

  2.冷漠的徐悠悠

  范小黎的钱当然不是她自己赚来的,这一切都是因为她有一个会赚钱又疼女儿的老爸。

  因为老爸的过分宠爱,普通人家可能一年才出去一两次的长途旅游对于范小黎来说成了家常便饭,每隔一两个月她就会跟着爸爸妈妈到处飞。

  在差不多将国内玩了个遍之后,范小黎开始往国外跑,一个国家一个国家地玩过去。

  这一次他们一家要去的地方是巴黎。

  出发的前一天,当范小黎趴在床上核对自己整理出来的那一张长长的必买物品的清单时,她接到了同桌打来的电话。同桌告诉她,徐悠悠因为急性阑尾炎住院了,明天要做手术,所以想约她一起去医院看望徐悠悠。

  电话那头的同桌在追问她明天什么时候去医院时,范小黎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电视,那上面正在播放一部关于法国的纪录片。

  一想到那些画面中美丽的场景即将出现在自己眼前,范小黎忍不住握紧了手机。

  阑尾手术,据她所知,那并不是什么很严重的大手术。

  何况,飞机票买好了,计划安排好了,连行李也收拾好了,现在再临时变动也挺麻烦的,范小黎听到自己心里说。

  “我明天没有时间,等到我从巴黎回来,我就去看悠悠。”范小黎告诉同桌。

  第二天,范小黎一家坐上了前往巴黎的飞机。在Champs Elysees逛街的时候,范小黎特地为徐悠悠挑选了一条水晶手链,比上一次送给徐悠悠的双肩包还要昂贵。

  到时候带着这个去,悠悠一定会很高兴,她这么想着。就是大方如范小黎,这一次买这条手链也难得有些心疼,但一想到徐悠悠,终究还是开心的情绪更多一些。

  但是范小黎没有想到,当她终于回国并站在了徐悠悠面前的时候,还躺在病床上的徐悠悠对那条流光溢彩的手链连看都没有看一眼。

  “你拿走吧,我不稀罕。”徐悠悠一脸平静地说。范小黎从来没见过对自己这样冷漠的徐悠悠。

  “这是我特地在巴黎为你挑的,一心想着回来要送给你。”范小黎解释。

  “既然一心想着我,为什么你却只顾着自己跑出去玩也不肯来看望我?飞机票改签是多么困难的事吗?时间就那么难抽出来吗?你以为阑尾炎只是小问题,但是你知道发作的时候我有多害怕吗?你知道躺在手术台上的滋味吗?”徐悠悠的声音有些尖锐,到最后范小黎甚至看到她的眼里有眼泪。

  范小黎被问得哑口无言,只能小声地说着对不起,希望徐悠悠能接受这条项链作为补偿。

  徐悠悠很失望,不肯接受范小黎的道歉,只是开口让范小黎走。

  “范小黎,你总是觉得钱能够解决所有的事情,但我想告诉你,事情并不是这样。”在范小黎走出病房之前,徐悠悠这样和她说。

  3.如果有人要用一百万买你的脚,你会答应吗?

  范小黎因为去旅游而没有理会住院的好朋友的事不知道怎么就传了出去。

  故事传到最后已经偏离了本来的面目,就连徐悠悠的阑尾炎也变成了性命攸关的大病,而故事里的范小黎,则是一个只顾着自己享乐,丝毫没有将朋友放在心上的没心没肺的人。甚至范小黎想要送给徐悠悠的那条手链,都被说成了范小黎想要花点儿钱打发自己的好朋友。

  “钱钱钱,她除了钱,还有什么?她是不是以为她有钱,全世界就都得围着她转啊?好像谁都冲着她的钱去似的。”可不是,她到底知不知道,有些重要的事情并不是钱可以衡量的

  类似这样的议论在学校里随处可闻,从前都夸范小黎大方善良的同学们,不知道怎么忽然就转变了舆论风向,说起她时用的都是鄙夷的语气,就好像从前都是她强迫着他们收下那些礼物似的。就连范小黎那不好的成绩也被大家拿出来挖苦,说她不过是一个没文化的暴发户。

  那种骤然从云端跌落到地面的感觉让范小黎很不好受,她实在弄不明白,从前那么喜欢她的同学们为什么会说变就变。她家里是有钱,但她从来都没有因此就目中无人;至于成绩,她确实从来都不是很在意。

  徐悠悠已经不和范小黎说话了,从前总是众星拱月的她变成了孤身一人,笑容也从她脸上消失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在期中考试范小黎考了个科科成绩不及格之后,班主任将她叫了过去,委婉地劝她,书还是要读的,现在是知识的时代,不读书是不行的。

  从办公室里出来的时候,埋着头走路的范小黎并没有注意到旁边的角落。这时一个女生忽然冲过来,将她捏在手里的成绩单给抢了过去。

  等到范小黎回过神来,那几个女生已经对着她成绩单上惨不忍睹的分数笑得前俯后仰。

  女生们肆无忌惮的嘲笑声让范小黎的脸涨得通红,忽然她认出了其中的一个女生,像想起了什么似的从书包里掏出了一样东西,满怀期望地展示给那个女生看:“这不是你上次说过的吊饰吗?我爸爸从香港给我买到了,你要是喜欢的话就送给你吧。”

  然而事情并没有朝着范小黎希望的那样发展,那个女生只是神情厌恶地说了一句“你又想用钱来收买人心了”,然后就和伙伴们一起离开了,留下她一个人呆呆地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后来范小黎不知道哪里来的气,将握在手里的吊饰扔了出去。随后,吊饰正好落在了站在不远处的季琛脚边。

  季琛将那个吊饰捡了起来,走到范小黎身边递给了她。

  “虽然说钱是一个好东西,不过并不是人人都喜欢钱的。”这是季琛对范小黎说的第一句话。

  “不可能,这世上怎么会有人不喜欢钱?如果有这样的人,那他一定是疯子!”范小黎不客气地反驳。

  “我问你,如果有人说要用一百万买你的双脚,你会答应吗?”季琛很认真地问范小黎。

  范小黎看季琛的眼神明确地告诉他——会答应的人才是疯子。不过范小黎最终一句话也没有说,接过季琛递来的吊饰,转身走了。

  “看来你还是明白道理的嘛。”季琛在身后对她喊。

  4.她已经习惯用钱来解决一切

  季琛没有和范小黎同班,两人的教室中间隔着两个班级,不过这并不妨碍季琛时不时地在下课时间顺路或不顺路地来找范小黎。

  范小黎发现,自从两人第一次说话时季琛说了那句看起来比较深奥的话之后,这家伙的嘴里好像就再也说不出什么像样的话了。

  “你今天换了个新的发卡啊?能比教导主任用的那种黑夹子多夹几根头发?”

  “我这一个发卡就够买好几箱那种黑夹子了。”

  “你喝的矿泉水是从国外进口的?也不见得你喝了就比我长得高啊。”

  “我也不矮吧。”

  “你的数学成绩也太烂了,就你这样的,恐怕连自己的钱都看不住,被人骗光了都不知道!”

  “谢谢提醒!”

  范小黎和季琛的友谊开始得实在有些奇怪。在所有人都离开了范小黎的时候,季琛却像是冒天下之大不韪一样走近了范小黎。

  更让范小黎觉得奇怪的是,她没有送过季琛什么东西,也没有请他吃过饭,但季琛依旧很自来熟地往她的身边凑。终于,范小黎忍不住问季琛:“我什么都没送过你,你为什么愿意待在我的身边?”

  回答她的是季琛大大的白眼,然后他说:“你把你自己当成宝藏了吗?我待在你身边就一定是为了得到什么啊?”虽然季琛还是一样大大咧咧、不着调,但范小黎还是敏锐地察觉到,这一次他有些生气。

  她好像有些知道季琛为什么生气,不过更多的还是茫然和不解。

  其实范小黎并不是天生的千金小姐,家里变得富裕也不过是这几年的事情。读初中时,范小黎只是一个很不起眼的女孩。

  5.我可以做到,你为什么不可以?

  范小黎摇身一变成为小富婆,不仅提升了她自己的生活质量,连周围的人甚至是全班同学的生活质量都得到了提高。

  而她自己也逐渐变得比以前自信、开朗,渐渐地她的朋友多了起来,很多时候她总是被大家当成了中心。

  范小黎认为,所有的改变都是因为她的钱,钱改变了她,为她带来了从前没办法得到的东西,让她觉得无比安心,也越加依赖。

  可是没有想到,她眼中无所不能的金钱,居然也有失灵的一天。

  围绕在她周围的人和光环散去,在最开始的不安和失落之后,范小黎倒也适应了,主要是因为身边多了季琛。

  在范小黎看来,季琛除了比一般的男孩子长得好看一些之外,和大多数男孩子也没有太大的区别,贫嘴、脸皮厚,多动症似的停不下来,像黏人的牛皮糖一样黏住了她就甩不掉,每天在她跟前说一些明明没什么营养却又总是能逗得人哈哈大笑的话。

  还好他几次在范小黎被人嘲笑甚至找茬的时候挺身而出,帮范小黎解决了不少麻烦。到最后,因为有他在,范小黎的日子也没那么难熬了,只是比从前平凡了许多。

  听到范小黎感慨这就是平凡生活的时候,季琛刚喝到嘴里的水一下子就喷了出来。

  “大小姐,我看你还是不知道什么叫人间疾苦。”季琛像个大人一样故作老成地教训她。

  然后范小黎就被季琛邀请去了他平时打工的便利店参观了,不对,更准确地说是被他拉去跟他一起在便利店做了一天的苦力,他还美其名曰体验生活。

  等到晚上便利店终于打烊后,季琛送范小黎回家。在中途经过一家奶茶店的时候,他跑进去给自己和她一人买了一杯抹茶奶绿。

  “这是用自己辛苦工作赚来的钱买来的,有没有觉得格外好喝?”看到范小黎大口大口地吸着奶茶,季琛一脸的得意扬扬,又变魔术似的掏出了几张钞票,告诉她这是他们今天的工资。

  其实那几张钱可能还换不来范小黎平时用的一支笔,但当她将薄薄的钞票捏在手里的时候,还是莫名觉得高兴。

  季琛笑得很潇洒:“你看,我现在没什么钱,还要靠打工来赚零花钱,可是我的快乐一点也不会比别人少。”

  说完之后,他还豪气万丈地比了一个握拳的姿势,望着街旁的路灯大声说:“现在怎么样不代表未来依旧怎么样。我一直都相信,将来我一定能够靠自己的努力过上更好的日子。”

  面对这样的场景,范小黎本应该觉得可笑的,但结果是她觉得季琛从没有像现在这样顺眼过,甚至在他再一次问她那个有些讨厌的问题的时候,她也不再像前几次那样对他横眉竖目了。

  季琛问的是:“你真的打算就这样混日子,以后做一个只能依靠父母的啃老族吗?”

  范小黎沉默了很久,最后才有些犹豫地反问季琛:“我真的可以吗?不依赖父母创造的物质条件,而是靠自己,我能做到吗?”

  “我可以做到,你为什么不可以?”季琛一脸的满不在乎,还冲范小黎挤眉弄眼,“该不会你真的要承认自己不如我了吧?”

  “想都别想。”这次范小黎回答得很干脆。

  6.是时候去认真地了解并且真正地掌握它了

  好像跟季琛铆上了劲似的,范小黎真的开始将心思用到学习上了,不再将大量的时间用在逛街和淘宝上,也不再天天计划着去哪里玩。范小黎忽然发现原来自己可以挤出那么多时间,可是在无尽的书山题海面前,这些时间好像又远远不够。

  季琛虽然平时会拿自己的成绩来打压范小黎,但看到她愿意用功读书了,他还是很热情地尽自己所能去帮助她,还嚷嚷着要收了她做徒弟。

  在学校里有季琛帮忙,回到家后范小黎又报了好几个补习班,察觉到女儿变化的范爸范妈也很不差钱地买回来各种安神补脑的东西,全家人一齐上阵,保证她从精神层面到物质层面都达到最好的状态。

  只可惜学习这件事讲究的是厚积薄发,范小黎自打上高中以来就荒废学业,功课不是说要补就能补起来的。

  高考成绩出来后,以范小黎的分数,撑死了也就是上了大专线。

  生平第一次,范小黎意识到挫败,意识到还真有钱办不到的事。

  而成绩本就名列前茅的季琛还超常发挥了,最后成功被他心心念念已久的一所重点大学录取。

  范小黎挑了一家价钱昂贵、季琛平时绝对会喊肉痛的西餐厅,毫不客气地宰了他一顿,而一直很节约的他这一回却很豪爽地让她尽管点贵的,他请得高兴。

  吃到最后,两个人都很没有形象地捧着肚子倒在了沙发上,看了一眼彼此之后又哈哈大笑起来。

  可是笑到一半范小黎就笑不出来了,她愁眉苦脸地问季琛:“怎么办,我是不是真的像一些人说的那样被钱给烧坏了脑子,压根就不是读书的料?”

  季琛哼着气说:“那些人都是嫉妒,他们想被钱给烧坏脑子都没机会呢。”

  “再考一次吧,我觉得你还可以发挥得更好。”这是两个人道别之前,季琛郑重其事地跟范小黎说的话。

  那天回去后,范小黎想了很久。她躺在自己的大床上,看着装修豪华精致的卧室,还有那些随处可见的贵重物品,忽然觉得这些东西都显得那么不真实,好像随时都会从她的眼前消失一样。

  吓了一跳的范小黎从床上跳了起来,立刻拨通了季琛的电话,严肃地告诉季琛,她要去学金融。

  她喜欢了钱这么久,但一直都是用错误的方式,也从未真正地认识钱这一事物。现在,是时候去认真地了解并且真正地掌握它了。

  季琛在电话那头笑得很开心:“好呀好呀,那样正好。我学法律,你学金融,咱们以后要是双剑合璧,那可真就天下无敌了。”

  范小黎虽然没怎么明白一个学法律的和一个学金融的要怎么双剑合璧,但季琛的话还是更加坚定了她想要学金融的决心,而且大专水平的高校确实不是她所满意的。

  最后范小黎决定复读,在送季琛离开之前,她很有先见之明地警告季琛:“等到明年我去了你所在的城市读书,你可不准摆学长的架子压我。”

  季琛信誓旦旦地说:“绝对不会,我还指望着你做我坚强的后盾呢。”

  7.早晚我们会认识到很多事

  大概是老天也想要再多给范小黎一些动力,没过多久,范小黎爸爸做生意遇到了问题,损失了一大笔钱,家里的境况骤然变差,范小黎也从一个小富婆变成了只是比平常人富有一点点的普通人。

  她没有了豪华舒适的别墅,没有了源源不断的零花钱,更没有了说走就走的旅行。

  如果在之前,这在范小黎看来简直是比天塌下来还要可怕的事情,但是现在,虽然也有些着急、难过,但很快镇定下来的她还去安慰爸爸妈妈。

  “商场如战场,胜败乃兵家常事,凭爸爸的能力一定能再一次崛起的。”说这话的时候,范小黎看起来好像忽然之间就长大了一样。

  可是下一刻她就立刻变回了小孩子,挽着爸爸妈妈的手很骄傲地说:“再说了,还有我呢。等你们的乖女儿考上一个好大学,以后就由我来养你们啦,到时候轮到我天天给你们零花钱。”女儿的上进让范爸范妈觉得很欣慰,全家人其乐融融、同心协力地应对眼前的难关,日子倒也没有太难过。

  在父母的支持下,范小黎报了复读班,进入了紧张的学习生活。

  在全新的环境里,她不再像从前那样一身名牌,什么都只用高档货,更加没有天天想着要如何通过物质来打开交际圈。

  她低调而内敛,如同所有平凡的女孩一样,坦然地用自己最真实的面貌和内心去跟周围的人相处。

  复读班里没有人认识从前的范小黎,因此也没有人会用从前的事来取笑她。

  渐渐地,范小黎发现,原来就算她没有送他们任何礼物、给他们任何好处,也终究会有人喜欢她,愿意跟她做朋友。

  原来,只要她付出真心,就一定会获得同样的回报。

  她很高兴地在电话里和季琛说发生的这一切,说她现在终于明白了他说过的那句话——“并不是谁都喜欢钱,并不是钱就能搞定一切,也并不是没了钱就什么都做不成”。

  远方的季琛并没有因为上了大学而变化太多,至少在电话里听起来,他依旧是那个有些嘴欠的男孩子。他用夸张的语气说范小黎总算有了革命觉悟,说他要代表组织好好地表扬她才行,把她逗得握着手机笑得像个傻子。

  季琛还经常和范小黎说起他在那个遥远的城市和新的学校里遇到的人和事,精彩而生动地在她的眼前勾勒出一幅幅新奇的画面,鼓舞着她跃跃欲试的心。

  后来的某一天,范小黎收到了一张贺卡。贺卡没有落款,寄件人的地址是邻市的某大学,她连想都没想就反应过来这张贺卡是徐悠悠寄给她的。因为她一直偷偷地关注着徐悠悠的情况,当然也知道徐悠悠去了哪里上大学。

  何况贺卡上那样熟悉的字迹以及上面写着的话,她都知道那是来自徐悠悠的。

  徐悠悠说,其实她知道范小黎只是因为没有安全感,所以才会将希望寄托于金钱,才会选择了错误的方式来表达自己,而她因为年少的一时气愤而伤害了别人,又何尝是完全正确的。在贺卡的最后,徐悠悠写着“对不起”。范小黎看着那三个字,想笑又想哭,最后只能将那张贺卡小心翼翼地压在胸前,望着窗外发呆。

  知道这件事之后,季琛难得地表现出沉稳的样子,他说:“早晚我们都会认识到很多以前我们不知道的事,发现越来越多的属于我们自己的宝藏。”

  8.因为她有了更多的属于自己的宝藏

  一年过去后,擅长经营的范爸爸让生意起死回生,范小黎一家又搬回了之前被抵押出去的大房子。

  与此同时,范小黎也终于考上了大学,还是她所希望的金融系,虽然没有季琛的学校那么好,但无论对于谁来说这都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尽管事实上范小黎已经又恢复了小富婆的身份,但那个毕业后的暑假,她还是选择了去打工,是在之前季琛待过的那家便利店做收银员,每天和大张小张的钞票打交道。

  那些经过她手的钱都不是她的,从数量上来说也不至于让她看进眼中,但她依旧认认真真地对待每一张纸币,心态平和,不轻视也不贪恋。

  钱并不是万能的,生活的幸福与否从来都不是由钱决定的。以前她盲目地将金钱拔高到不可企及的地位,将一切事物都依附于金钱,以为这样就能万无一失,却在无形之中成为金钱的附庸,迷失了真正的自己。

  她要做的,是金钱的主人,而并非金钱的奴隶。

  季琛回来过暑假,见到范小黎的时候,故意眯起眼睛打量了她一会儿,然后信誓旦旦地说,他在她身上看到了未来富翁的影子,是那种真正的富翁。

  大学生活和范小黎想象的不尽相同,却更加精彩;金融也不像她以为的那么简单,宏大的新世界让她觉得从前那个被钱耍得团团转的自己简直像一个傻瓜。

  当她看到罗杰斯说的那句“该怎么做才会成功呢?答案非常简单:做你热爱的事”时,她就意识到,选择金融是她做过的最正确的选择。因为她有了更多的属于自己的宝藏。

  文/阿不穹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