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倒一条龙

  一

  身为一代忠良龟丞相的孙女,我的目标是征服星辰大海。

  但天有不测风云,我如今只是一个在人间摆摊算命的神棍。而这一切,都是拜我爷爷的顶头上司南海龙王的儿子龙清所赐……

  因为在龙王的五千岁寿宴上,我为了一根万年人参,挠花了龙清的脸。

  从有意识以来,我自认为继承了爷爷的机智和才华,但龟无完龟,我唯一的缺点就是穷。

  在得知龙王寿宴即将到来的时候,我觉得不能失礼于龙。于是,我摸着空空的荷包腆着脸去向穷得只剩下钱的龙七皇子龙清借钱。

  我找到龙清时,他正在自己的寝宫里照料他那棵梅花。我当时是这么说的:“七皇子,你能不能借点钱给我应应急,好让我给龙王买份贺礼?等过了龙王寿宴,我就筹钱还你。”

  他忙着鼓捣桌上的梅花树,头也没抬,问:“你打算送我父王什么礼物?”

  我献宝似的道:“我前几天看中了一根万年人参。”

  龙清又问道:“缺多少钱?”

  眼看借钱有望,我十分兴奋地扳着手指算了算:“不多,也就五千两。”

  我话音刚落,龙清手中的梅花就“咔嚓”一声身首异处。

  他这回抬起了头,眯着眼睛盯着我,轻启薄唇说了六个字:“你怎么不去抢。”

  我微微一愣,大胆猜测,小心求证:“不知道七皇子名下哪家钱庄能让我抢?”

  然后,我还没来得及挣扎就被他的两个侍女拖了出去……

  二

  因为受到了全龙宫除了龙王之外最有钱的龙清的拒绝,我只能想别的方法。

  我思考良久,最终把龟爪子伸向了爷爷房里的那些陈年龟壳。他修为高,龟壳自然也值钱,买不了人参也能换点别的。再加上他往年换下的龟壳没有十个也有二十个,我拿个一两个他是断然不会发现的。

  心动不如行动,我用龟壳换了两颗拳头大的夜明珠。

  然而,我万万没想到就在龙王寿宴当天,龙清却当着我和众宾客的面,拿出了我看中的那根万年人参。

  听着虾蟹百官对龙清这份礼物的赞美,我差点将手里的夜明珠捏碎,要知道这些赞美原本都应该是属于我的啊,虽然前提是龙清肯借钱。

  我虽然气愤但也知道大殿之上不能乱来,于是在心里暗暗发誓:寿宴结束之后,我一定要和龙清约上一架!

  谁知我前脚刚发完誓,后脚龙清就向我投来了一个挑衅的眼神,我一时没忍住,脱口而出:“龙清,你这个小龙崽子,君子不夺人所好!”

  我这一句话出口,大殿里顿时鸦雀无声,爷爷惊得差点躲进龟壳里,我也吓得龟躯一震,手里的夜明珠便落了地。

  面对殿上龙王探究的眼神,我默默往后退了一大步。

  谁知这一退,就踩到了夜明珠,然后我往前一扑,直直向龙清所在的方向倒去。

  于是,龙清被我压在了身下……

  紧接着,只听虾兵蟹将之中有虾扯着嗓子喊了一句:“保护七皇子!”

  我和龙清还没来得及起来,就被冲上来的虾兵蟹将围住了。

  混乱之中我被踹了几脚,甚至有只手还攀上了我的腰,对于这个轻薄的行为,我不管三七二十一挠了对方一脸……

  三

  那日的最后,场面有些混乱。

  虾兵蟹将散开之后,那根万年人参被来来回回的脚步碾碎在大殿上,风一吹,扬了我一脸。而各路仙家送来的贺礼,能砸的都砸了个干净,不能砸的也都横七竖八地躺在了大殿上。

  龙清捂着被我挠花的脸咬牙切齿地吼:“龟龟!你看你干的好事!”

  我透过他的指缝看见了他脸上纵横交错的疤痕,自知闯了大祸。

  要知道龙清从小便对自己的皮相十分在意,我此举无疑是在自寻死路。

  为了弥补,我小碎步挪到龙清面前,小心翼翼地道:“七皇子你别生气啊,我不是故意的,我帮你呼呼……”

  我撅起嘴正要给龙清呼呼,爷爷却上前一步揪住了我的耳朵。

  他拉着我跪在殿上,向龙王请罪:“老臣家教不严,让龟龟冒犯了七皇子,还望龙王恕罪。”

  龙王许久没说话,我偷偷抬眼看他,他眼中带着对贺礼的怜惜和对我的怒意。

  最后,他抖着胡子喊:“把她给我押入海牢。”

  我吓得差点缩进龟壳里,要知道进了海牢不被扒下一个龟壳是出不来的……

  “父王,儿臣愿替父王挽回损失。”然而就在此时,原本站在我身边的龙清却开口了。

  我听得愣了愣,虽然我早就知道龙清有钱,但没想到他这么任性。

  我满怀感激地看了他一眼,当即就想问他,这钱是不是不用还。

  谁知龙清顿了顿再度开口,打破了我的美好幻想:“至于龟龟,就把她交给儿臣。儿臣不久之后就要去人间历练,正好好好替父王管教管教她,顺带也让她赔偿儿臣的损失。”说着,龙清十分高冷的眼尾扫了我一眼。

  我望了眼大殿里乱七八糟的场景,以及南海龙王肉痛的表情,觉得整个龟都不好了。光是那根万年人参就有的我赔,现在还要带上这些价值连城的贺礼,如果可以的话,我选择冬眠。

  只是龙王没有给我这个机会,他一挥手,十分威严地说了句:“准了。”

  我彻底瘫倒在地。

  许是见我好一会儿没反应,爷爷又揪了揪我的耳朵,催促道:“还不快谢龙王恩典!”

  我一听,只得十分用力地给龙王磕了个头,然后默默退到了一边。

  刚站稳脚,我就听见龙清在我耳边“哼”了一声,怨气十足。我不禁开始担心起来,人间饭馆这么多,龙清该不会是要把我卖掉做成汤吧……

  四

  为了杜绝这样的惨剧发生,我决定要讨好龙清。

  我翻箱倒柜找出来一件连帽斗篷,当晚便叩响了龙清寝殿的门。

  原本我是想把斗篷给龙清,好让他遮住被我挠花的脸,边将斗篷递给他,边对他说:“七皇子,这件斗篷给你,我是怕人间灰尘太多,感染你脸上的伤口。”

  谁知他非但没有接受我的好意,还一激动撕烂了那件斗篷:“你还有脸说?!”

  面对如此暴躁的龙清,我选择闭嘴……

  但我并不是一只会选择轻易放弃的乌龟。

  于是,我从爷爷的寝殿里,拿了一瓶上好的金疮药。趁龙清寝殿外虾兵蟹将换班的时候,我悄悄溜了进去,将药藏在了他的床下。

  我原本是想趁着龙清睡着的时候,给他上点药。等他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脸上的伤已经好了,也就心情舒畅,不会再怪罪于我,我也就不必再担心自己会被他卖了炖汤了。

  可是,谁知龙清是个爱读书的好皇子,他这书一翻就是几个时辰。

  结果他没睡着,我睡得可香了。

  迷迷糊糊之间,我发现自己好像躺在龙清的床上,还看到了他那张被我挠花的脸。

  他靠得那样近,睫毛差点戳到我的脸,我觉得自己脸红了。

  我往角落缩了缩,这一定是在做梦,不然以龙清暴躁的性格早把我扔出去了。

  但我转念一想,难得梦见温柔的龙清,就梦得久一点吧。

  我翻了翻身随口说了句:“你不生气的时候也是蛮英俊的。”正准备再睡一轮。

  龙清的声音却真切地在我耳边响起,他说:“你的口水滴到本皇子的床上了。”

  我惊得坐了起来,一激动又伸手挠了龙清几把……

  龙清的怒吼声响起的时候,我依稀觉得明年今日,我坟上可能已经长草了……

  至于我为什么会从龙清的床底下摸上龙清的床,这个问题我不敢问,我怕龙清扒了我的龟壳。

  当天晚上,爷爷老泪纵横地扯着我的耳朵谈了半宿,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别闯祸,别惹七皇子。”为了以防万一,还残忍地封了我的修为。

  “……”我觉得我爹可能不是我爷爷亲生的!

  五

  我和龙清启程去凡间那天,晴空万里。

  彼时他脸上的抓痕,凭借着他非凡的修为已经好了大半。我十分狗腿地恭维他:“七皇子,你的脸比以前还要英俊上几分!”

  龙清并不理会我的恭维,只随手变出了一张纸和一支笔,扬起头用下巴指了指我道:“签了这张借条。”

  一听是借条,我伸手颤巍巍地接了过来,仔细一瞧却发现那分明是张白纸。

  我赔着笑脸问龙清:“七皇子,这是一张白纸啊,没有数据我就签了恐怕不合适吧?”

  龙清皮笑肉不笑地看着我:“你要是不愿意签,就按我父王说的去海牢吧。”

  我顿时觉得龟壳隐隐作痛,十分迅速地夺过那张纸,在上面签下了我的大名,递给了他。

  龙清伸手接过,然后就自顾自地踏上了一朵祥云。

  我也只得撇了撇嘴跟上他的脚步。

  半个时辰之后,我和他到了人间。

  此时的龙清已是一番凡人的装束,除了脸边垂下来的用来挡住抓痕的几缕头发有失水准之外,俨然是一位翩翩佳公子的模样。

  然而,就在我和他刚踏上人间的一瞬间,原本晴朗的天空竟突然之间妖风阵阵,瓢泼大雨兜头而下。

  我被淋成了落汤龟,一抬头却看见在我三步开外的龙清不知何时已经变出了把伞。

  此时他正举着伞盯着我看,语气悠闲地说了句:“龟龟,你命中带衰,连天都看不下去了。”

  对于龙清的毒舌,我没有反驳,只是抹了把脸上的雨水,不着痕迹地往他身边蹭了蹭。

  谁知龙清一点都不怜香惜玉,非但没有把伞往我这边挪,反而还嫌弃地伸出两根手指推开了我,嘴上道:“本皇子这身可是新衣服。”

  我被他推出了伞外,觉得雨下得更大了。好龟不和天斗,我索性一咬牙,伸手拽住了龙清的伞柄不撒手,扯着嗓子嚎:“七皇子,你忍心看我被雨淋死吗?”

  龙清一根根地掰开了我的手指,勾起嘴角冲我笑:“你都能挠花我的脸了,我让你淋点雨算什么?”

  面对他的冷漠无情,我毫无办法,只得尽量往旁边的店铺里缩了缩。

  雨势渐大,我被封了修为与凡人无异,没一会儿就冷得抖成了筛子。

  又过了大概一刻钟,龙清终于良心发现,随手变了一件斗篷。

  他一扬手将斗篷扔给我,语气有些异样:“你不知道凡间现在不流行穿这种白色的纱布裙吗?被雨一淋丑得要死。披上这件斗篷,免得被别人看见了给本皇子丢脸。”

  我伸手接过他的斗篷,胡乱披在身上,小声嘟囔:“还不是因为你不给我撑伞,我才变成这样的。”

  说着我正要低头系斗篷上的颈带,却发现路过我和龙清身旁的一个小贩悄悄瞄了我好几眼。

  一定是我因为长得太好看,他无法自控,我当即就要夸奖小贩有眼光。

  龙清却先我一步开口,他的目光凶狠:“看什么看,还不快滚!”说着,便将真气凝结于掌中,只伸手向小贩所在的方向轻轻一推,小贩便立即倒在雨水中抽搐。

  我吓得双手握紧了颈带,觉得他实在太过残暴连看都不让别人看,再说了人家是在看我又不是在看他。

  一垂眼,我却看见了自己薄裙下面若隐若现的肌肤……

  我气愤地望着那个爬起来落荒而逃的小贩问龙清:“七皇子,你能不能帮我把那个王八蛋的眼戳瞎!”

  龙清一改方才凶狠的样子,盯着我上下打量:“你一个姑娘家家,怎么如此残暴?”

  到底是谁残暴!

  不对,他眼睛在看哪里?我慌忙裹紧了披风,翘起兰花指指责他:“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龙,你这个流氓!”

  龙清被我这么一说,脸上很是不自在,嘴上却道:“天有不测风云,也怪我?”

  脚上却往我这里走了几步,还悄悄把伞往我头顶挪了挪。

  六

  龙清问我有没有什么特长的时候。我细细想了下,发现我除了冬眠的时间特别长之外,唯一的技能是跟爷爷学过几个时辰的算命。

  于是,我老实地告诉了他。

  他一听,随手幻出了个算命的摊位,又掏出来一个龟壳和三个铜板,交到我的手上道:“那你就用这些东西,赚钱来还我。”

  我盯着手上的龟壳,说得义正词严:“七皇子,你这样残害小生灵是不对的!”

  龙清撩了撩自己那白云锦的袍角,坐在我的旁边道:“本皇子没用你的龟壳已经算是手下留情了。”

  他话音刚落,我已经乖乖地坐到了摊位上,他实在是太残暴了!

  我盯着右手边支起的一面旗,上面画了一个八卦,写了一句“不准不收钱”犹豫着开口问龙清:“七皇子,我算命一向很准,你能把这面旗上的那句话去掉吗?”

  龙清眯着眼睛看着我:“你要是真的算得准的话,如今也不会背上这么大的债了。”

  “……”好吧我承认,我的确是十算十不准。

  等等,说起债,我还没问过我到底欠了他多少钱。

  于是,我小心翼翼地再次开口:“七皇子,其实我想知道我到底欠了你多少钱,我好算下什么时候能还清。”

  龙清将手伸进怀里掏了掏,拿出那张我签了名的借条,往我脑门上一拍,漫不经心地道:“具体数字本皇子已经亲自替你填上了,也就这么些。”

  我从他手里接过,定睛一看,差点从椅子上翻下去:“一百万两!我还到死也还不清啊!”

  龙清继续漫不经心地道:“千万别灰心,你寿命长着呢,没听过千年王八万年龟吗!再说了,你如今已经是龟精了,活得就更长久了。”

  七

  连续三天,来我的算命摊算命的,都是妙龄少女。

  但她们的目的都不是为了找我算命,而是为了看龙清的脸。

  龙清除了会在黄昏的时候去后山修习法术外,别的时间都待在摊位上。他说,这样才能监督我努力赚钱还给他。

  所以,少女们一般都在黄昏之前来,自备板凳和瓜子,在龙清身边围成一个圈,边嗑瓜子边盯着龙清看。

  对于她们这种占着算命摊不算命的行为,我也想过反抗。我试着提醒道:“各位姑娘,这是个算命摊,它存在的目的是让我帮你们看面相,而不是你们帮他看面相。你们这种占着算命摊不算命的行为是很可耻的!”

  但是,我遭到了她们的拒绝,她们掏出一两银子扔在了我面前,财大气粗地说:“闭嘴,这些银子包你三天的场够了吧?”说完又集体转过身眼睛都不眨地痴痴地盯着龙清看书的侧脸。

  我温柔地抚摸着那一两银子,甚感欣慰,我仿佛学会了一个发家致富,还债必备的好方法。

  我掐指胡乱一算,觉得照这样下去,我大概能在死之前还清欠龙清的钱了。

  我拿着一两银子在他眼前晃,热泪盈眶地说:“七皇子,你看,这是我龟生的第一桶金啊!”

  龙清眼也没抬,直接泼了我一头冷水,哦不,是冰水,他说:“嗯,那现在你还欠我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两。”

  “……”

  由于考虑到有了这一两银子并不能改变什么,还债之路还是很漫长。我决定要改革,提高包场的价格,由一两银子三天改为一两银子一天。

  然而,在我实施改革的第一天,就遭到了龙清的打压。

  他十分冷静地对我说:“龟龟,你还是蛮聪明的,知道用本皇子的脸挣钱。”

  我得意地回答:“那当然。”

  谁知龙清脸色一变,道:“你以为我是在夸你吗?”

  我一呆,忙问:“难道不是吗?”

  龙清扶额:“你想多了,其实我只是想告诉你,以后那些狂蜂浪蝶你得替我挡。”说完他伸手一指,只见不远处,又浩浩荡荡来了一群少女。

  她们人数之多,让我忍不住干嚎:“七皇子,我实在是挡不住啊!”

  “挡不住也得挡。”尽管我嚎得惊天动地,龙清还是不为所动,抬脚就要离开。

  我望了望那些挥舞着小手绢喊着“公子别走”奔过来的少女们,又望望决绝地离去的龙清,干脆一咬牙,扑上去扯住了他的袍角:“七皇子,求放过!我真的挡不住啊!”

  龙清被我扯住了袍角,怎么使劲都迈不开腿,最后不得已蹲下了身,咬着牙对我说:“你放手!”

  我依旧不撒手:“你别让我挡,我就放手!”

  龙清依旧咬着牙问:“真的不放?”

  我坚定地摇头。

  “好,你别后悔。”龙清怒极反笑。

  我扯着他袍角的手上又用了几分力,正要说上一句:“只要你不跑,我是不会后悔的。”龙清却先我一步说了一句话,而这句话,直接导致我的算命摊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半个生意都无。

  他说:“娘子,旁人看着呢,你这样抱着为夫不撒手,实在是有损妇德啊。”

  对于他这一丧心病狂的禽兽行为,我丝毫没有反抗能力。

  我决定离摊出走,让龙清无债可收!

  八

  趁龙清出门修习法术的时候,我收了摊位,开始了我漫长龟生的第一次出走。

  只是,不过才走了两条街,我就因为肚子饿而后悔了。

  平时我三餐吃的都是龙清给的小鱼干,如今我离摊出走,身上只有用来算命的三个铜板。

  我踌躇良久,还是用这三个铜板换了一个烧饼吃。但在啃完烧饼之后,我悲催地发现竟然还没吃饱。

  正当我想如果我此刻回去告诉龙清我是被人拐卖至此,而非自己离摊出走,他会不会相信时,一抬头,却见到对面张灯结彩的大楼里走出来了一个大婶。她一见我就热情地招呼道:“这位姑娘,我一见你就是命里缺钱,我这里有一份好差事你愿不愿意干?”

  那一刻我觉得我的世界星星都亮了,这就是我龟生的一大转机啊。我便摸着饿扁的肚子,愉快地答应了下来。

  在大婶对我进行简单的说明之后,我了解了这个工作的特点,三个字:会喝酒。

  并且,我很快就上手了。

  只是我没想到,凡间的酒酒劲比龙宫里的要强上几倍。

  要知道,我在龙宫可是一个可以喝上三天三夜的少女龟,而如今,我只喝了两坛就已经趴下起不来了。

  醉眼迷离之间,我看见了满桌宾客惊恐的眼神。

  我使劲晃了晃脑袋,发现他们眼中的自己是一只乌龟,原来强大的酒劲让我现出了原型……

  几个离我最近的姑娘吓得花容失色,齐齐大喊一声:“鳖精!”就往外跑。

  我激动地从桌上蹦起来:“什么鳖精!你才是鳖精,你全家都是鳖精!我是乌龟好吗!可爱的小乌龟!”

  这一蹦不要紧,由于用力过猛,我背部着地,怎么都起不来了。

  更可怕的是,酒劲越来越猛,我已经眼冒金星。

  周围十分嘈杂,我躺在冰凉的地上有些悲哀地想,这回完了,我怕是要被炖成汤了,早知道就不离摊出走了。

  我正为自己感到难过,四周却突然安静下来了。

  紧接着,我就感觉自己脱离了地面,被人捏着龟壳提在手里。

  我一扭头,竟看见了龙清一块白云锦的袍角。那一瞬,我整个脑袋里都被不用被炖汤的喜悦占据了。

  借着酒劲,我撅起嘴,往龙清脸边凑:“来,亲一口!”

  然后,我就被龙清残忍地推开了。

  虽然他推开我的动作极快,但迷迷糊糊之间我还是看见了他的老脸一红。

  我没想到龙清的面皮这么薄,连一个致谢的吻都会脸红。

  我还想挣扎着往他那里再凑凑,却被他小心翼翼地放进了胸膛里。我的眼睛被他的外袍遮住,一时之间什么都看不见,只听见噼里啪啦一阵响,和一声声惨叫。

  接着酒劲彻底上来,我贴着龙清温热的胸膛睡着了。

  九

  我彻底酒醒,是在一天之后,地点是一家客栈。

  彼时,我躺在床上,龙清正站在我床边盯着我的脸。

  我出于本能又要伸手去挠,被龙清眼疾手快地挡住了。

  他带着暖意的手掌包住了我的手,酥麻的感觉顿时透过我的指尖传遍了我的全身。

  我修成人形几百年,还从未和男子有过如此亲密的接触,所以瞬间我整个龟都懵逼了。

  我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龙清的脸看。

  在人间这段日子,他脸上的伤已经彻底好了。没有脸边垂下来的几缕头发,我竟然花痴得觉得他越发英俊了。

  我一时之间难以自控,看得久了一点。久到龙清察觉到异样,已经松开了我的手退到屋子中央的桌子边倒了杯水喝,我还没回过神。

  最后,是龙清极其别扭地掩着嘴咳了一声,才让我回了神。

  我惊觉丢脸,直往被子里钻。

  可能是怕我闷死,龙清又上前几步,开始掀我的被子,语气里带着一丝笑意:“你不怕成为史上第一只闷死在被窝里的龟吗?”

  我一听他这么说,赶忙一个鲤鱼打挺从被子里翻了出来,刚到嘴边的那个“怕”字还未说出口,唇就不偏不倚地撞上了龙清噙着笑意的嘴角。

  那一瞬间,我觉得我仿佛要石化了,我,一代忠良龟丞相的孙女,居然干出了如此禽兽不如的事。这要是被龙王知道了,是要被绑去浸猪笼的啊!

  于是,我全然不顾笑容僵住的龙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再次钻进了被窝。

  我躲在被窝里差点真的被憋死时,龙清终于打破了那可怕的沉默。

  虽然他问我的问题是:“怎么样,青楼里面风景好不好?”

  我被他问得呆了呆,好一会儿才明白他说的青楼,就是那家张灯结彩的大楼。

  我猛地在被子里拍了一下床道:“真是没想到啊,那就是人间的青楼啊!早知道应该多看几眼,长长见识!”

  “嗯?”我话音刚落,龙清的声音再度响起,隔着被子,我仿佛能想象他看我的眼神又凶狠了几分。

  “啊……哦,那里面也算是高端大气上档次。” 惊觉不对,我连忙改口。

  见龙清没有说话,我又赶忙道:“我是觉得那家店格局布置不错又在招人,想着工钱一定不少,可以快点还你钱才去的。”

  我原本想着,我这么说,龙清听了之后一定不忍心再怪罪于我。

  谁知他却好像更生气了,他的语气带着不悦:“你就真的这么着急想还我钱?急着要和我撇清关系?你难道从来没有想过为什么我要阻止父王将你打入海牢?”

  我被他这突然而来的怒意弄得不明所以,闷声问道:“不是你说要我还钱的吗?”

  “你真的以为我只是想让你还钱吗?你是真傻还是在装傻,要不是为了把你留在身边,我怎么会……”龙清的后半句话没有说出口。

  我却听得再次懵逼了,他这是在表白?那我不用被浸猪笼了?

  紧接着,房间里再次陷入了沉默。

  许久后,龙清才又缓缓说了一句:“钱不用你还了,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我无法向龟丞相交代。”细听之下,他的语气竟带着失望。

  然后,我听见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再接着就是离去的脚步声。

  我从被子里悄悄探出头,发现龙清已经走了,桌上放着几锭银子和一张纸,那张纸正是龙清叫我签的那张借条。

  为了避免夜长梦多,我当机立断地将那张欠条吞下了肚子。

  十

  那日之后,我没有再见过龙清。就连那个算命摊,也在一夜之间消失了。

  我望着空空如也的街道,一时之间有些惆怅。

  龙清为龙实在也太小气了,虽然我不小心轻薄了他,但他也没必要羞愤到不要那一百万两银子,抛下我独自回龙宫啊。

  抱着龙清能良心发现,回到这里来捎我回龙宫的幻想,我用龙清给的那几锭银子,在原来算命摊旁边的客栈里长期租了个房间等他。

  没事的时候就在周围逛逛,我想,万一能来个巧遇呢?

  这天,我一不小心又逛到了青楼,想着上次没长见识,正好趁此机会好好参观一下。

  谁知,刚踏进一只脚就被拦下了。拦下我的不是别人,正是那日的大婶。

  她看我的眼神带着惧意:“鳖……哦不,龟姑娘,我们这里不是你来的地方,你还是回去吧。”

  听她这么说,我从怀里掏出了一块碎银子:“我只是去参观参观,不会惹事的。”

  大婶见到我的银子,顿时眼冒金光,但不过一瞬,她就有些为难地再次开口:“龟姑娘,也不是我不让你进,实在是那位白衣公子太凶了。那日他来接你时警告过我们,说要是再让你进去,就拆了这里。这不,上次他掀掉的门还躺在那里呢,我们小本生意……”

  大婶后面的话我没听清楚,我只知道她说起白衣公子时,我脑海里一闪而过龙清的脸。

  于是,我将手里的银子给了她,说是让她修门,便再次回了客栈。

  我有一种预感,龙清一定会回来找我的。

  这一等就是一个月。

  这一个月里,我想明白了很多事。其实龙清对我的心意早有端倪,比如,他愿意替我赔偿损失,帮我教训那个偷看我的小贩。

  再比如,那日我明明是躲在他寝殿的床下睡着的,醒来时却在他的床上。我早该想到,如果不是他亲自把我抱到床上,我定会被他手下的侍女拖出去的。

  只是,他为龙骄傲不愿明说。而我为龟迟钝,没反应过来。

  我的脑海里不断地想起龙清,想起龙清的暴躁,龙清的毒舌,龙清红脸的样子,甚至是龙清柔软的嘴角……

  我突然发现,当我见不到龙清的时候,想念无处不在。

  对于我这种反常的表现,我觉得我是思春了,哦不,应该是红鸾星动了,而且对象还是龙清。

  转眼又是一个月过去了,我仍然没有见到龙清。而凡间的寒冬已经来临,我每天都困得要死想冬眠,根本走不动路。

  我用残存的一丝意识不断提醒自己,千万不能在凡间进入冬眠,因为分分钟可能被厨子带回家做成龟苓膏啊,我还要回龙宫去向龙清表白啊。

  然而,我果然是一个大写的天真。

  像我这种一沾床就睡的良好睡眠习惯,想挡住困意根本就不可能。

  最后,我十分没出息地冬眠了。

  我原本以为,我这一睡是醒不过来了,我对龙清没表完的白只能在来世了。

  所以,在醒来见到将我抱在怀里的龙清的时候,我不敢置信地揉了揉眼睛。

  龙清哑着嗓子提醒我:“你没瞎,的确是我。”

  多月不见,龙清改变不少,胡子邋遢,头发打结,衣袍灰黑。我脱口而出:“你为什么变成了这副鬼样子,是在回龙宫的半道上被人给劫了吗?”

  龙清没好气地回道:“还不是某只乌龟在冬眠的时候一直说梦话,担心自己会被做成龟苓膏,一直不让我走。我寸步不移守着她,才会变成这副样子的!”

  我怔了怔,没想到,我对龟苓膏的恐惧如此之深。

  可是,他不是丢下我回龙宫了吗?怎么会知道我冬眠了?我狐疑地盯着他。

  龙清仿佛看出了我的心思,红着脸对我说:“其实我从没离开过你,一直在你身边保护着你,只是从未现身而已。”

  听他这么一说,我心里偷着乐,没想到骄傲的龙清也会为了我这么费尽心思。

  只是,我望了眼揽着我的腰的龙清的手,我怎么会在他怀里!

  我悄悄地挪了挪身子,想从他怀里挣脱,刚一动却被他按住了。

  他的语气带着无奈:“你还是如此怕我?我的心意你如今还不明白吗?”

  我挪动的动作顿了顿,抬起头望着他的眼睛:“你不是喜欢矜持的吗?我觉得我现在好像有损妇德。”

  龙清听我问完,微微一愣,再开口语气已经带着笑意:“没关系,这次是我主动,我主动就不会有损妇德了。”说罢,他将下巴搁在了我的肩窝上。

  我觉得此时此刻,是和龙清互诉衷肠的好时机,于是我冲他温柔地眨了眨眼睛,轻声细语地问出了一个困扰我已久的问题:“你之所以喜欢我,是不是因为我长得倾国倾城?”

  龙清环着我的手僵了僵,面上带着踌躇,好一会儿才犹犹豫豫地回答:“你怕是已经忘了,你年幼时曾经去过龙宫里的鳞池抓鱼吃。那时你性格十分不羁,下水时一丝不挂。而我那时刚刚学会父王教的法术,正变成了小鱼和哥哥们捉迷藏,所以在水下,我一不小心就看了不该看的。自幼父王对我严加管教,我知道看了不该看的就要负责。所以自那之后就对你处处留意,日子一久,就发现已经不可自拔地喜欢上了你。”

  听他说完我已经目瞪口呆,许久才缓过来。

  我若有所思地问龙清:“龙宫里的珊瑚树们还好吗?”

  “啊?它们一切都好,你想干什么?”龙清被我突然而来的问题,问得整条龙都有点呆。

  我冲他温柔地笑:“你从小就为龙不尊,我想让你好好跪跪珊瑚树,纠正一下恶习。”

  “……我错了。”龙清有些委屈。

  “已经晚了!”我咬牙切齿。

  文/六歌

赞 (96)